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洪荒之圣道煌煌 > 第592章 猎人和猎物

第592章 猎人和猎物

作品:洪荒之圣道煌煌 作者:星之煌 分类:武侠仙侠 字数:4301 更新时间:21-06-18 00:1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洪荒之圣道煌煌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女娃的时代,结束了。

但,又似乎没有彻底的结束。

炎帝葬她于赤水之北,寄希望于未来,等待女娃诈尸而起的那一天。

不过,到那个时候,女娃或许就不叫女娃了,而是有了全新的名字,叫做——

女魃!

这是一个漫长的工程。

除却寄托希望于岁月,同样还要求有自身的努力。

毕竟如今的女娃,可是吞金兽。

涅槃之火一直在燃烧,如果不想让之被“焚尸”——新生不知道有没有,蜕变却是蜕变了,只是成为了一捧骨灰……这过程中,“药”可是不能停的!

气运!

气运!

还是气运!

运到用时,方恨少。

就炎帝占有的那点人族股份,每年定期的分红,够不够?还未可知。

且,分红的前提,可是建立在人族长存、鼎盛的基础上。

人族都没了,公司都破产了,纵有千万股份,又有何用?

废纸一张罢了!

而这一幕,搞不好还真的会发生……因为,如今掌握天庭的妖族,已经开始了重拳出击、全面渗透!

最可怕的压力,已经降临到了人族的身上。

或许在某一天,整个人族便是家破人亡,失去了角逐天地霸权的机会,被打入无尽深渊,再不用妄谈天地主角,只好委委屈屈的做妖族的一份子,在里面混个皇族的待遇,与三足金乌一脉相差仿佛。

——创业不成,只能回去继承家产了。

无论如何,人族拜的是娲皇,敬的是盘古!

不看僧面看佛面,别的族群等闲也不会去招惹人族,遑论人巫合流,血脉升华,本身也不弱了!

只是那个时候,人族或许还站着,但精气神却垮了。

无数的付出,无数的努力,无数的抗争,为了梦想而追逐,最终却失败于现实……如此冰冷残酷的打击,是人族中每一位圣贤与人杰都不愿意接受。

所以,人族需要赢!

要赢的灿烂!

赢的传奇!

“……人族,必胜!”

风曦站在人族的王庭中,沧桑的眸子深处,是最澎湃的心潮,化作了光芒,阐述着坚定不可动摇的意志。

“……必须胜!”

人族之中,一代代人杰接班积攒的期望,这是公心。

女娃遇难,涅槃的供养绝不能中途断掉,这是私意。

公心私意合一,落在了风曦的肩上,是世人难以想象的沉重担子。

在这担子下,风曦没有妥协,没有退缩,反而是要勇往直前,杀出一片朗朗乾坤!

“可,天庭已经动起来了,锋芒毕露……我人族的胜机何在?”随行的侯冈一脸肃然,“敌人是有备而来!”

“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小事化大,推波助澜……在不知名的凶手对女娃殿下进行伏杀之前,轮回地府已经被戳成了筛子!”

“鬼心乱了,队伍不好带了!”

“曾经,我们引以为红利的轮回,如今却成了负担……还是这要命的时候。”

“此刻,轮回动荡,天庭出兵……我们等若陷入了两面作战的困境中!”

“所以,是否要做出些舍弃?对一面进行舍弃。”

“以空间换取时间,争取重新将力量给整合起来?”

侯冈讲述着老成持重的建议。

“不!”风曦话音斩钉截铁,“我们不能退!”

“女娃殒落,人族正是哀兵时……一退再退,心气尽丧,就很难再挺起来了!”

“我们不仅不能退,还要打一场场漂亮的胜仗出来,告诉族人们——这天,还没有塌!”

炎帝神色坚毅,斗志昂扬,说的话让人听着很是热血沸腾。

只是,那血还没热多久,画风忽的就跑偏了。

“当然,打仗是打仗,策略上还是要讲一讲的,考虑现实……如果实在打不过的时候,我们虽然绝不撤退,但还是可以迂回转进的。”

转进的事情,怎么能叫败退逃亡呢!

毕竟,转进防守之中,未必不能藏着杀招,绝境反杀,歼灭敌手。

“我人族的底蕴,终究是比不得妖族中的那些古老强族……他们都经历了龙凤时代的积攒,底蕴太深厚了。”

“所以,我们要尽可能的保存有生力量,以应对未来注定艰难无比的挑战。”

风曦的担忧,是有理由的。

如果能平推,谁不想呢?

可惜,妖族比人族痴长了一整个时代,有浩瀚漫长的时光去积累。

天知道!

哪个犄角旮旯的地方,就蹦出了一尊隐世的强者!

亦或者,在某个玄奇的秘境中,便有妖族某位妖神昔年炼就的一直禁卫精兵!

尽管人族也有外挂模式——那巫族的存在,便是女娲腆着脸手搓的外挂,专门为了以挂治挂。

但风曦仍然觉得,凡事……还是要靠自己的好。

总想着寻求帮助,终有一天无人来帮,因此而栽的彻底。

靠山,山会倒;靠水,水会;靠别人,别人会离开……只有靠自己,才能硬气无比的横行霸道于世间!

巫族能帮上人族的忙,人皇欣喜。

巫族出了岔子,各种掉链子?

人皇也无所谓。

自己的敌人,就由自己来挫败!

“我们要战出风采,战出气势,为族群塑魂,为子民正骨!”

风曦既像是在对侯冈说,又像是在对自己说,一字一顿,若晨钟,若暮鼓,回荡在心间。

“至于地府方面出的问题?”

“无妨,我来处理。”

“阴间事,阴间了。”

风曦身形挺拔,神威凛凛,“待我去考察一二后,再见一见后土,交涉一番,总归是能有法子,平定那番乱局的!”

“那,我就静候人皇陛下的佳音了。”

侯冈轻叹,双眼深沉,眸光复杂,像是充斥了太多太多微妙的意味。

做为一位以记录历史为本职工作的特殊人才,他有着太多能见光、不能见光的手段,收集到种种信息,以成自家之言。

毫无疑问。

除了盘古之外,侯冈以及侯冈背后的白泽,是知道秘密最多的神。

也就是他口风紧,兼且实力强大。

不然……

他怕是活不过三天。

即使仅仅是在路上安安稳稳的走着,也很可能就会被人给套了麻袋,一顿暴打。

因为了解的最多,洞察的最分明。

这位记录历史的大人物,从某些蛛丝马迹之中,看到了很多有意思事情的冰山一角。

更有意思的是,白泽这尊古神,是以智慧博学立道,心思敏锐,摸着冰山一角,却是能大致算出那冰面之下的真实!

‘此去……多危难!’

侯冈为炎帝默哀,同时他自己的心也有些慌。

‘现在的女娲……很危险!’

‘老朋友。’

‘你如果倒霉,自己倒霉就好了,可千万不要……连累到我啊!’

侯冈给风曦祈祷祝福,也在自己的谍中谍中谍命运而叹息。

可惜,贼船上了之后,实在不好下。

不然,他怕是前去坦白从宽的心都有了。

并且,白先生还有一些侥幸的心理。

万一呢?

万一女娲眼瞎了呢?

虽然主客易位,谁是演员,谁是观众,在一场烟雾之下,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可某些人的强大,是全面的,是无短板的。

纵然遭遇意外,也能力挽狂澜,硬生生逆转大局,从容脱身,在残酷的清洗之下置身事外,可以笑到最后!

神与神是不同的……这个道理,早在很久很久以前,白先生便领悟到了!

……

事实证明,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白先生,他的侥幸心理抱的还是挺合适的。

唔。

这个时候,用侥幸心理来形容,未免不妥。

应该夸赞他有足够的耐心,没有在黎明前长夜的最后一刻倒下,坚守住了最终的阵地。

风曦没有被列入清洗的名单,依旧为女娲所信赖着!

做为旁观者、见证者,帝江心中赞赏着,有意在大劫终结之后,给风曦提名本纪元“最佳男演员”奖!

“这孩子,可实在是太优秀了!”

帝江暗地里感叹万分。

他搜集阅览了风曦近日来的所作所为,包括且不限于为女娃的逆天改命,都是历历在目。

透过这些表面,内里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对此,帝江有的就是两个评价。

要么,是风曦把套路给耍活了,从头到尾女娲的一切行动都在其意料中,包括了本次极有可能的打草惊蛇、钓鱼执法。

要么,则是“套路使尽留不住,最是真情动人心”……风曦演了女娲许多年,演着演着,就全身心投入了进去,真正为女娲喜而喜,为女娲悲而悲!

后者的可能性,越大于前者。

这就挺离谱的!

‘一石数鸟,环环相扣……吾道不孤矣!’

帝江祖巫嘴角挂着一丝意味难明的笑容,‘有此助力,看来……我也不用投子认输了。’

‘这一盘棋,还有的下。’

‘大龙得活,自由驰骋……呵!哈哈!’

真正的一石数鸟。

在风曦押上所有气运,只为让女娃逆天归来的时候开始,他在人皇的位置上就下不去了!

——因为,这是在为了女娲而拼命,实打实的努力!

偏生,女娲还要脸,不够薄情寡义,对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的技能锤炼的不够熟练……如何能辜负这一腔心血,令之付诸东流?

护着!

铁定的护着!

这一刻的风曦在女娲心中,怕是能信赖的程度更高了。

这是很大的一只鸟。

而另一只相差无几的大鸟……

那是真的鸟!

帝江的眸光悠悠,透过无垠时空,看到了那只憨憨的精卫鸟,关注点真正落实,好不容易才压下了爆笑的冲动。

‘啧……这精卫啊!’

‘看那充满智慧的小眼神。’

‘看那满满的冲动和干劲。’

‘唉呀呀……我不行了!我不行了!’

‘这是好大的一段黑历史!’

‘还是被人为制造出来的!’

‘如果有朝一日,小娲透彻了小曦的真实,明白了他的身份……’

‘芜湖!’

‘她还有何面目,在风家之中的得意洋洋的宣布,自己便是家里的大姐头?’

‘丢人丢的彻底了!’

‘有这张牌在手里。’

‘本纪元纵使我输了,我也能放肆快意的大笑上三天三夜,让小娲灰溜溜的缩起来,摆不出丝毫的威严!’

想到妙处,帝江祖巫沉淀在心中的微妙笑意,越发玩味了。

也让后土坐立不安,浑身上下都感觉别扭、不对劲。

——有刁民想害她!

意识到这个,她越发的确信了。

锄奸行动,势在必行!

“女娃,不能白死。”

后土脸色凝重,无比深沉,“我们既然已经捕捉到了,那隐藏在暗中的邪恶组织蛛丝马迹……就必然要有所应对,进行震慑压制,以避免重蹈覆辙,再现女娃的悲剧!”

“这……后土小妹,你有何高见?”帝江祖巫隐隐有所预见,因为符合他的利益,便索性顺水推舟,“我这边能够配合的地方,便一定进行配合!”

“要钱,我可以给钱。”

“要人,我也可以给人!”

“好……帝江兄弟爽快!”后土一拍桌子,她跟帝江扯皮了那么久,要的就是这句话!

“既然帝江兄弟,一番拳拳之心为族群……那我这里正好有一个计划,需要帝江兄弟出钱出人,支援一番!”

“啊这……”帝江摆出迟疑的模样,直到后土眼神隐有危险,才“不甘不愿”的开口,“支援……不是不可以。”

“但我想知道,这样的一股力量……你想用在哪?”

“我想组建一个最高情报组织……聚散无形、若云渺渺,应对那隐藏在暗中的刀刃!”

后土以拳击掌,话音铿锵有力。

“是这样吗?”帝江踌躇着,“那……以谁为其中领袖?”

“我觉得,炎帝风曦……就很不错。”后土看着帝江,“这个小家伙,曾经很受你器重,被你青睐……你不会不同意吧?”

提着问题的同时,后土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早已死死的盯住了帝江……帝江的一举一动,任何一点微妙的表情,都将会被放大千万倍,被后土彻彻底底的解读!

“他……是不是经验差了很多?而且实力都不到太易,不够强硬,压服不了这个组织啊!”

帝江眼神微动,提出着反对的意见,“还是后土小妹你亲自统领,还让我觉得靠谱一些。”

他在欲擒故纵着。

——最高明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形象出现!

“诶?你也这么认为吗?”后土若有所思,“那好吧……就不用他了。”

——猎人,也是会失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