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洪荒之圣道煌煌 > 第590章 套路使尽留不住,最是真情动人心!

第590章 套路使尽留不住,最是真情动人心!

作品:洪荒之圣道煌煌 作者:星之煌 分类:武侠仙侠 字数:4189 更新时间:21-06-16 00:1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洪荒之圣道煌煌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茫茫岁月中,有至高古神在下一盘大棋。

这盘棋太大了,也因此多线作战,各种合纵连横。

套娃无穷,一娃套一娃,玩的不亦乐乎。

一般情况下,这里面的安全系数很高——哪边出了纰漏,直接卖掉就好了,还能为另一边做掩护。

但是!

纵使再怎样套娃,仍旧是有最关键的核心,成为棋盘的最有力支撑。

一旦它被拔掉……那后果,将会是灾难性的!

为了完美的隐藏核心,执棋的黑手曾经通盘考虑,在想如何落子方才能最妥当的保存,既能飞速的成长,尽早接班,承负大任。

又能不引人怀疑,被扼杀于中途。

最终,还真是被寻到了一招妙手,可谓神来之笔。

——灯下黑!

以有心算无心,以幕后棋手对某人心性的深刻了解,真正的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目前,已取得极为良好的结果,茁壮成长到令人满意的地步。

可惜……

此刻的女娲,警觉了!

她严肃的开口,郑重的强调——

这苍茫天地中,有一股可怕的暗流在汹涌……且,这暗流汹涌已经到了她的身边,蛰伏着,准备着,等待图谋不轨的时刻!

她要找出来!

为了证明她的话是真的,女娲还出示了证据——

女娃死了!

很可能就是被这个组织所杀害的!

‘唉……现在女娃死在谁的手里,已经不重要了。’

帝江挠头,却也想不出太好的办法——警觉起来的女娲,可不是好招惹的,动作越大,越会被她顺藤摸瓜,追根溯源。

‘重要的是,有了这个理由……’

‘等等……糟糕了!’

‘如果女娃真的是意外殒落还好,如果不是意外,是早有预谋……’

‘emmm……’

‘我去……那就不是钓鱼,而是打草惊蛇!’

帝江忽然感觉到身上有些发凉,仿佛在不久前的岁月时光中,一直有一双眼睛在暗中窥视着她,从女娃东巡开始浪那一刻开始,到其被伏杀、征战,还有落幕!

这双眼睛,窥视着整个世界,窥视了一整段的历史时光。

在突发的意外变故之下,在一位位大罗神圣还在当吃瓜看客的时候,监控摄像头已经悄然记录了他们的一举一动——在后知后觉销毁录像、篡改录像前!

谁,做了什么反应,符合不符合常理,是否有猫腻……

当所有人,都于无知无觉中本色出演……有几个能不露出点马脚来?

露了马脚,怕不是就被标注上重点记号了。

等彼时血战狂热,女娲以有心算无心……这些人搞不好会稀里糊涂的以英雄身份殒落,还会被这位女圣面容哀婉的在葬礼上朗诵功绩,号召大家向之学习……

一想到这,帝江就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这样的事情,女娲能做到吗?’

他心中盘算着,‘嘶……似乎有希望?’

‘重塑了轮回,完成对人道掌生控死的权柄……她如执掌天道的鸿钧一样,都有了一定的特权,是盘古接班人的预备役了。’

‘鸿钧掌握天道,先天有大义名分,所以能敕封于应龙,授予虚衔。’

‘女娲掌握了人道生死的规划……人道包罗万象,其实连大罗都被包含于其中。’

‘只是大罗的自主权极大,规划它们的生死是别想……但有心算无心,一定程度上探查言行动向,完全有希望做到。’

帝江低着头,嘴角抽抽。

他开始为队友们担心了。

至于他自己?

帝江是不操心的。

戏精之魂加身多年不说,以他知晓的可能内幕,纵是绝境,也可以作为死间,放出烟雾弹,误导观察者。

别的队友?

悬!

‘一个不好,就是一条战线全崩。’

‘再糟糕些……核心被锁定,所有的战线全部崩盘!’

‘诶……这些年,女娲成长的挺快啊!’

‘虽然演戏的水平还很差劲,有待提高……但是这一把的反客为主,把观众当成了演员,冷眼静观喜怒哀乐,还是挺优秀的。’

‘不玩套路,而是玩反套路……可真有你的,小娲!’

‘这一回,是真的麻烦了……’

‘希望那小家伙,在小娲这一波操作下,能苟住罢!’

帝江暗中摇摇头,随意的抽了个视角,去关注风曦那边。

他心底已做好准备,承受能力加强,即使风某人“没救了”、“等死吧”、“告辞”,也不是不能接受。

真到了这一步,大不了就给女娲摊牌,认输了。

毕竟,胜败乃兵家常事。

以他的背景,输,还是输得起的——尽管有些丢人。

可是,丢人这东西……丢给了自家人,那叫事吗?

‘伏羲跟女娲,顶多只有家庭内部矛盾而已嘛……’帝江一边看,一边自我安慰,‘这一次输了,下一次找回场子就好。’

‘虽然那样一来,教育意义大打折扣,某人将会气焰嚣张很久很久,再不谦虚低调,上房揭瓦也不过是家常便饭,嚣张得意更是随时可见……’

‘这太不妙了……’

‘但是,我这边也不是输不起,也不能输不起……自己这上梁不正,还有什么面目,去要求那下梁不可以歪呢?’

帝江心中叹气。

只是叹着叹着,他的心情莫名微妙起来。

因为,他遍览近些时日的风曦行事,忽然间觉得——

‘这……意外的不错啊!’

‘或许,不会崩?’

‘都说……自古真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可当受害人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毒打,痛定思痛,练成了一手反套路技法……’

‘那还敢在她面前玩套路的,都得被坑个半死。’

‘这个时候,一切都反转了。’

‘套路使尽留不住,最是真情动人心!’

……

“女娃死了。”

“我知道。”

“她死的很干净。”

“我明白。”

“你这么做,并没有多少用处。”

“可我还是想试一试。”

幽幽烛光下,鬓角有一缕缕沧桑白发的人皇轻语,“不然,我是不会甘心的。”

“这……”与人皇交谈的那人踌躇。

“句芒祖巫。”炎帝的眸光深沉,“我知道你的医术本领惊世,背景上更是凤栖山上的那位凤凰一族始祖大能,掌握涅槃的本领,保命本事独步天上地下,活死人、肉白骨,亦不过是等闲。”

“曾经,荣获过‘洪荒最难杀大能奖’,世间传为美谈。”

句芒祖巫听着,嘴角抽搐,对这难听的荣誉不想说话。

“正是因为知晓你的本领,所以才会想请你来施展神通本领,救治女娃,逆改悲剧。”

“可我改不了。”句芒摇头,“导致女娃殒落的杀招,是易道的顶尖手段,抹去一切变数,锁定唯一结果。”

“关于易道,其实我也略懂一二。”祖巫眼神悠悠,“毕竟,羲皇现在的府邸,就在那凤栖山上,他的道,他的法,我也时常能见识。”

“正因为见识过,我很清楚的知道这手段的可怕。”

“在这情况下,女娃死了……就是死了!”

“这刻在了人道的深处,是认知上的锚定。”

“纵使女娲有能力,轻轻松松拉出一个与女娃一般无二的化身……这人道,这苍生,它不认啊!”

句芒祖巫摊手,“有的人还活着,但他已经死了……大致便是这样了。”

“有的人看上去死了,但他却能一直活在苍生的心里。”炎帝的语气不疾不徐,“认知可以扭转,结果可以更改……不然我等修行,还修行个什么?”

“这对你没有什么好处……弊大于利呀!”句芒劝道,“不说能否成功的问题……即使成功了,女娃回来,也是接你的班的。”

“皇位?呵!我不在乎。”风曦摇头,“你非我,怎知我之心意?”

“只愿人族昌盛,愿人道太平……若能如此,这个位置上坐的是谁,坐的是不是我,又有什么关系?”

“更不要说,女娲娘娘于我有大恩,女娃在人前,也叫了我许多声父亲呢。”

“族人爱戴我,推举我坐上了皇位,我就要为人族负责。”

“女娲信赖我,助我走到了今天的地步,我如何能不竭尽全力去助她?”

“但得有一线生机,我都不会放弃!”

风曦的语气逐渐沉重、强硬起来。

句芒皱眉,思忖了许久,忽的轻叹,“罢!罢!罢!”

“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不好推诿了。”

“只是事前有言……此事难为,我点滴胜算都没有。”

句芒祖巫把话说开,表示失败了也别埋怨他。

“毕竟,复活女娃的难度,比救治东华都不差多少了。”

“女娃若能诈尸,东华就能揭棺而起……”

为了证明难度,句芒祖巫还特地举了个例子。

东华能揭棺而起吗?

公认是不能的。

所以,女娃能诈尸吗?

应该也是不行的。

“无妨。”

风曦平静的点点头,“救治方案是我写的,句芒你不过是执行者……失败了,自然归因于我,如何会怪你这相助之人?”

“那我的良心,岂不是被狗吃了?”

风曦自觉,虽然很多时候,他的良心、节操,处在不确定的状态下,可能有,也可能没有。

但在这一刻,他确信——他有!

“好!”句芒祖巫颔首,“那我便做个工具人,助人皇一臂之力!”

“善!”

风曦眸光明亮了一瞬,而后信手一翻,一具棺椁出现在身旁。

“我曾听闻,凤凰涅槃,最是神妙。”

“最巅峰状态下,甚至可以燃尽有形,归于无形,再从无中生有,打破一切桎梏,超越过往最强盛的姿态?”

“不错。”句芒祖巫点头,紧接着补充,“但这是对自己……对别人,效果可能有偏差。”

“一个不好,就不是涅槃,而是焚尸了。”

“我明白。”风曦平静道,“所以,我会以族运护持于女娃,作为预防的薪柴……句芒祖巫可置涅槃之火于其身,搏一把天数。”

“这……我要提醒你。”句芒面色肃然,“拿气运来烧,这就是损害到整个人族的利益了!”

“我会先烧我持有的那部分气数……”风曦并不动摇,“做为一位人皇,我好歹也是能持有一定气运股份的。”

人皇位格,非同凡响。

在之下的,都可能是打工仔。

可既成人皇,无论如何都是古今人族的高层了,以总经理的身份,成为董事会的成员!

“既然是你自己的东西,我就不好说什么了。”句芒摇头,“只是,成功率很渺茫,你不知道要填进去多少气运?”

“只希望,到时候你不要被人族自己清算……本是一代圣皇,却因为挪用公款,而被掀翻了。”

“放心,不会的。”风曦眉眼低垂,“在烧完我的那部分气数之前,我会带领人族杀出一片天!”

“如果自家的气数不够用了,那抢来外面的来使用,别人总不能再说什么了罢!”

平静淡漠的话音下,是掩藏不住的盖世杀机。

在这一瞬间,句芒祖巫有三分惊讶。

曾经的风曦,他见过许多次,感觉能耐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

做为见证过太昊成长的句芒而言,风曦虽强,却也胜不过伏羲……准确的说,有些半成品伏羲的感觉。

但现在?

女娃的殒落,似乎是打开了某种枷锁,刺激的这位人皇蜕变了!

在精神上,在心灵上,在意志上!

危险!

极度的危险!

“抢啊……”句芒眯了眯眼,“那可是很难的呢。”

“外面有很多人,不是省油的灯。”

“没关系。”风曦眸光悠悠,“我都决定复活女娃了……再难,能比这件事情难吗?”

“杀破星海,镇压八荒……我愿赌上一命,来换另一命归来。”

“行吧,你有心理准备就好。”句芒摇摇头,不再说什么,只是把手一伸,一朵灿烂的火花在绽放。

凤凰——涅槃之火!

这是这一脉的精华,能于死寂中复生,于破败中再现,曾经闯下过巨大的威名,震慑了一整个时代。

龙凤大劫……龙凤大劫!

能将族群刻于劫数称谓上,可见一斑!

如今,这凤凰的精髓再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