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洪荒之圣道煌煌 > 第587章 女娃殒,人族悲!

第587章 女娃殒,人族悲!

作品:洪荒之圣道煌煌 作者:星之煌 分类:武侠仙侠 字数:4227 更新时间:21-06-13 15:5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洪荒之圣道煌煌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后土被轮回牵制,鸿钧成为了压倒平衡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最重要的筹码无力他顾之时,女娃的命运似乎已然注定了。

这也实在是事发突然。

谁能想到,竟然有人那般胆大包天,悍然在人龙谈判的关键节点上,发动了如斯猛烈的刺杀?

还是有备而来,无上神通手段,阻拦着救援的脚步,再群殴于女娃。

这样的情况下,女娃再强,也双拳难敌六七八手,难逃厄难。

“女娃不能出事!”

远在天边,巫族的祖巫咆哮,帝江祖巫撕裂了长空,“女娲小妹的这个号,不能丢!”

“不然,人族要出大问题!”

“可我们过不去,需要时间!”

宙光奔流,时间祖巫——烛九阴,他拨动了岁月,化作永恒道力,却凝练了刹那,要开辟一条坦途,冲入混战的那方天地中。

可惜。

终是差了一点。

就差那么一点……不多不少的那一点。

这让烛九阴都怀疑起神生了……怎能如此恰到好处?

“攻敌必救!”

关键时刻,还是帝江能拿主意。

“洪荒很大,却也很小……太易就是那么点人。”

“跟我巫族是对头的,范围更小。”

“妖族的嫌疑,跑不了!”

帝江抬手便是扣帽子神功,没有证据也无妨,直接就是妖庭做的好事,率众围杀于女娃!

“如果救不了女娃,那便随我杀上天庭!”

“逼他们回撤!”

“如果他们不撤呢?”祝融祖巫闷声道。

“那我们就荡尽星空,权当是为女娃报仇……拿女娃一命,换掉天庭总部,我觉得还行!”

帝江祖巫神色冷漠,铁血无情。

“好!就这么办!”雷泽祖巫点头称是,一马当先,化作滔天劫光,贯穿了苍茫洪荒!

“杀!”

既已有人出头,剩下的祖巫也极度果断,径直杀奔天庭而去。

女娃的生死?

看命吧。

如果真是妖族一方组织串联的“好事”,那他们这一手“围妖救娲”,也算是尽了最大程度的努力了!

“轰!”

数道神光灿烂辉煌,照耀了永恒。

撞入了星海,燃灭了星空。

至强者的攻伐是恐怖的,肆无忌惮且没有对手牵制之下,真的可以灭度万灵,葬下整个时代纪元!

不过,有矛便有盾。

纵然是盘古,都有“洪荒”这样的伟大存在制衡。

数位祖巫联袂行动,还谈不上覆灭妖族。

下一刻!

“嗡!”

无量量星辰大放星光,周天妖神叱咤星海,天皇法相矗立永恒,混沌圣钟震响八荒,鲲鹏风水驰骋宇宙。

周天星斗大阵启!

瞬时间,人道的力量波动,被借用,被牵引,化作不朽的长城,阻挡了至强祖巫进击的脚步。

从战术角度来说,这样的袭击失败了。

但,从初衷来算,也算是成功——因为,立竿见影的,东海之滨那围杀女娃的恐怖阵容中,立时间黯淡了两道藏头缩尾的道则力量。

“卑鄙!无耻!”

玄冥祖巫看在眼里,怒声喝骂,“手段如此下作……帝俊!太一!鲲鹏!”

“我不知道你们几个中是谁干了这种缺德的事情,但你们以后独自行走的时候,可千万小心……不要死于非命啊啊啊!”

一字一顿的说着似乎是关心的话,可语气中满溢的是赤果果的恐吓!

——别落单!

——落单了,就死!

“这……”

星斗大阵中,太一脸色变幻,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帝俊却是冷静的多,一边看看冲杀周天星斗大阵的祖巫,一边看看东海之滨惨烈的战场,神色微凝,一双眼眸深邃的可怕。

“没必要说什么的。”他抬手,阻住了太一,“本就是敌人,无所谓多言。”

“才两个呢……急什么急?”

天皇冷笑,不再多说,自顾自的指挥大阵,“变阵,绞杀!”

“咚!”

茫茫钟波阔撒,万千星光垂落,遂古的气息滔滔,恍惚间像是整片星空都被拉回到了那最古老的纪元,是盘古塑造星空的时刻。

最伟大的力量在汹涌,淹没了雄赳赳、气昂昂,上门找场子的诸多祖巫。

此地,一时间僵持下来了。

互相牵制,都难以分心他顾。

……

帝江祖巫组织的攻伐星空,有不少效果。

但可惜,终究是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女娃遭遇有备而来的杀伐,背后的黑幕重重,似乎将一切都考虑进去了。

尽管,虚淡了两股力量,但是剩下的那几道,却猛然间加大了力度!

他们像是在冒着暴露真实身份的风险,狂攻猛杀,不计代价。

当然,即使是这样的时刻,这些暗杀者,也做着补救的努力。

上一个瞬间,模仿迸发出苍龙的力量;下一个瞬间,流转鸿钧的精义。

弹指一个刹那,是太极图的扫荡;念头一个起落,有元屠阿鼻在起舞。

蓦然回首,却见虚空大海在横跳;悠悠长叹,是岁月长河在奔流。

……

寥寥几人,却披上了近乎超过十位人物的壳子,甚至于连女娲的造化、轮回大道都有!

或许,这些力量只是伪装的、模仿的……但谁能知道,哪些伪装之下,便是真实呢?

这并非没有可能。

因为……

在千变万化的伪装中,有那么一些微妙的瞬间,这几位前来围杀女娲的至强人物,在其中某人伪装成了“×××”的时候,有人的气息微微凝滞,仿佛是做贼心虚被曝光了一样。

当然,这不排除演戏的可能。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谁能辨清?

如果有足够的时间还好。

问题是,这全都集中到这短短的刹那,对女娃往死里捅刀!

不杀女娃,誓不罢休!

这些藏头缩尾的人物,那股杀心杀意太坚定了。

在如斯惨烈的战场中,苍龙也无法置身事外,被迫卷入,要协助女娃御敌。

然而下一瞬,如他一般的大道于某人身上展现,在女娃背后拍了一掌,打的她大口吐血。

“苍!”女娃怒喝。

“不是我……”龙祖蛋疼,却又哑口无言。

——他遭到了麻烦。

刹那的交锋,他敌对某个对手,手段特殊而玄奇,对消苍龙的神通法力于未发之时,起于无声,终于无息……境界上的被压制,让苍龙就如同演员一般,在打着假赛呢!

假赛不假赛的,外人一时半会也辨不清。

倒是拍在女娃背后的那一击龙掌,让人看着都疼!

而一招失误,局势立崩。

女娃顿时陷入了死亡的窘境,再难也挣脱。

数道绚烂的光辉亮起,环绕着她,是因果的破灭,是存在的抹消……绝杀已现!

“本殿下纵横天下多年,不料今日却要栽在尔等这群藏头缩尾的卑劣小人手中!”

女娃深沉叹息,回响在苍茫天地间,说不出的惆怅寂寥。

“不过,死纵死矣,本殿下也记住你们了,事后……”

“说什么呢?!”骤然一声轻喝,打断了女娃的落幕致辞。

一尊人身龙尾的圣皇出没,站在那东海之滨,手里还提着一把小斧头。

——羲皇!

“你不一定死。”

“好说歹说,人族也是我胞妹所造就。”

“你这人皇储君,虽然本领一般,能耐差劲,不上不下……可香火情还在。你若上道,唤我一声‘先祖’,我未尝不能救你于危难之间。”

羲皇不知道蹲了多久,此刻出场,就为了女娃喊一声“先祖救我”。

顿时,女娃双眼怒瞪。

这太欺负人了!

对于这个纪元羽翼丰满,开始膨胀得瑟起来的她而言,可是好面子的紧,连“兄长救我”都难以启齿,喊不出口。

何况是“先祖救我”?

这得被占去多大的便宜啊?!

女娃很有骨气,对此誓死不从。

“你在做梦!”

女娃咬牙切齿,语气沉闷,“我今天就是死在这里,被人群殴,被人围杀,死到这个号废了,我也不会喊出那么丢人的话!”

“哦?是吗?”羲皇叹息。

“你死了那条心!”女娃斩钉截铁,然后再不理会他,只管应对那些围杀者。

悲剧的是。

有羲皇这么横空出世一打岔,先前酝酿的感情,可都丢的差不多了。

强提一口气,女娃戏精之魂加持,方才马马虎虎的继续凑活。

然而……

“可是,我总不能看着你这么的扑街了啊!”羲皇却不想放过她的样子,“虽然你这也只是个小号,纵使被删号也无伤大雅。”

“但你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岂不是打我的脸?”

“我不允许……总归是要救你一救。”

“唉!我就是这么良善的、关爱家人的人。”

羲皇自我感动着,缓缓提起了斧头,斧芒乍现,有开天辟地的神韵。

——这是要劈碎混乱的法度,打开救援的通道!

只要有空子可钻,巫族那么多大罗,怎么说也能把女娃救出来了!

女娃看着这样的羲皇,喉头一堵,吐血的冲动太强烈了。

‘你怎么这么狗?’

‘坏我大事!’

嘴里含混着血,有被人打的,也有被气的。

不过很快,她就不用生气了。

因为,围杀的人物中,有人低喝,“速战速决!”

而后,匪夷所思的道则,绚烂的波光,盈满了整个视界,让羲皇都错愕了那么一瞬间。

那股力量……他熟悉啊!

如何能不熟悉?

是他的道!

“易”的力量,变动恒常有无,掌握一切变化流转,封锁演化种种可能,是最平凡,也最不凡。

在这样的力量下,女娃被凝定在其中,这个身份从过去到现在,再及至未来的种种,都被锁定,禁锢!

然后……

燃烧!

清空!

“啊!”

女娃悲呼,脸上挂满了不可置信的表情,回首看着羲皇,“你……”

话未说完,她的眸子便黯淡了。

生命的光芒在消逝,以一种根本无法追回的速度,犹如大河决堤,势不可挡。

临终的最后瞬间,她艰难的吐出几个字,“我……会回来的……”

而后,最恐怖的大爆炸发生!

“轰!”

时光乱流,虚空肆虐,此地在崩溃,在沉沦,欲要万劫不复!

女娃葬身于此,无法想象的恐怖灾变在上演。

苍天茫茫,有血雨在飘落。

古地无边,是黄泉在奔流。

这一刻,整个人族的气运都在动荡,无数人族的子民,蓦然间感觉到心中空了一大块,空落落的,悬浮在半空中,失去了安全感。

莫名的,悲愤情感,满溢在空洞中,填满了整个心灵。

不知何时,每一个人族的脸上,沾满了泪水。

人族恸哭!

举世同悲!

血雨无尽,黄泉无边!

死了!

女娃真死了!

在那一刻,羲皇的双眼,瞬间变得血红。

一声不吭,提起的斧头落下!

“咔嚓!”

整个战场,被一分为二!

而在那分化的线上,是那对女娃带去绝杀的存在,依旧是藏头缩尾的卑劣者!

“撤!”

最凄厉的呐喊声,生死关头,它喊出了道祖的声音,演化着道祖的道,往身后一遁,便跨入了虚无冥冥,逃的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其余几个隐藏很深的,也如他一样的表现。

可,同人不同命。

做为罪魁祸首,羲皇没有放过他,直接就冲了过去,跨入混沌,是一场大逃杀在展开!

别人谁都能活,他必须死!

……

事情的发展,惊呆了无数人。

纵然是正在僵持大战的祖巫、妖皇,此刻都茫然了。

女娃死了?

不是诈死,不是伪装……真的死了!

女娃这个号的存在,被封锁、被磨灭了!

当然,女娲还没死,活得好好的。

但女娃一扑街,对她而言也堪称是损失惨重,在人族中能发声的、有决定性权威的喉舌没了!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玄冥祖巫双眼通红,隐有泪光。

此时此刻,她也顾不得继续攻伐天庭了,径直转身离去。

一步而已,便到了东海之滨,双拳紧握,杀气滔天。

下一瞬,其余的祖巫也都赶至了,看着女娲的葬地,面目表情皆是痛苦伤感。

“不可饶恕!”

帝江低吼,转身就冲去了轮回地府,“鸿钧!”

“你做的好事!”

“拿命来!”

他没有忘记,最后时刻,那人逃命的手段,可是鸿钧的大道演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