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洪荒之圣道煌煌 > 第585章

第585章

作品:洪荒之圣道煌煌 作者:星之煌 分类:武侠仙侠 字数:4184 更新时间:21-06-11 14:4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洪荒之圣道煌煌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嗯,小吉你说的很有道理。”

女娃老神在在的点头,表示认可。

“不过,你也需要明白……这些操作的前提,可是要明白最关键的敌人是谁呢!”

她老气横秋的说道,“不然,绝杀的手段打错了对象,就凭白为人作嫁衣了。”

“所以,该钓的鱼,还是要钓。”

女娃双眼深邃,眼神玩味,“我这一趟东巡,为的可从来不止是那条老龙。”

“我不离中央,一些黑手就不会跳出来,局势便永远是半遮半掩。”

“只有我走出来,成为风暴的中心,那些牛鬼蛇神才会迫不及待的横空出世,进行大动作。”

“对此,我都早有准备。”

“一些我信得过的祖巫,早已暗中做好了准备,默默关注。”

“平常时候,他们被我的光辉掩盖,普普通通,丝毫不出奇……但他们从来就不差!”

“今朝,他们成为我暗中的眼,注视着一切,记录下一切……或许,很多答案,都将水落石出。”

女娃轻叹一声,“答案揭晓的时候,希望能给我一个惊喜。”

她说的有些没头没脑的,让作为听众的应龙摸不着头脑,只能闭嘴不言,静听圣言。

“暗地里做好了准备,至于我们这明面上的队伍嘛……”女娃笑笑,“如果面对困难,便只好辛苦一些了。”

“不过……”这位人皇储君,伸出手指,遥遥点指拱卫大军的八位统领,声动万里,“我麾下之人族、巫族,人才济济……眼下,携八大英杰出征,谁人能阻?何人能挡?”

女娃对八大统领,话里话外,可是太有信心了。

如果不是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微微波动了那么一下……或许,将更加有说服力。

不过,这也就是在她身边观察仔细的应龙,才能发现的微妙了。

应龙听着,看着,恍然有所悟。

“诸位爱卿,你们说,是不是?!”

女娃放声道,回荡在拱卫大军的诸多英杰人才耳中。

“殿下英明!”

有统领大声呼喝,正是那栗陆。

“殿下神威凌古今,我等披肝沥胆,誓死追随,自当所向披靡,万古无敌!”

穷桑附和。

“正是!正是!”

其余六大统领,纷纷响应,一拍君明臣贤的气场油然而生,让应龙无话可说。

咂咂嘴,吉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得。

都是心中敲打算盘,满肚子里囤坏水……她段位低,实力差,就坐在场边看戏吧!

“哈哈哈!”

女娃豪爽大笑,“有贤臣如斯之众,本殿下何惧万难?”

“走!继续东巡!”

“让我踏破万难,看看这洪荒,都是有谁,对本殿下有意见!”

“是哪些个刁民,意图谋害于朕!”

女娃展现出了最头铁的姿态。

她的头铁,似乎是理所当然的。

巫族人族,英杰辈出,人才济济……出门浪一圈,有妨碍吗?

没有的!

只是。

就在同一时刻,冥冥中有一只大手,若隐若现的探出,伸向了这一段时光、岁月,覆盖而下!

若有若无的,有丝丝缕缕的妖异血色,凄凉又惊悚!

这诡异来的莫名而难查,唯有最顶尖的那批大神通者才能略微感应,模模糊糊的,难知其源。

最多最多是了解到,这与女娲有关……或许,就是行将受害的目标?

女娃坐镇大军中,她像是感知到了,又像是没感知到,从容自若,镇定无比,丝毫没有乱了阵脚,谈笑自如,让人心中陡升高山仰止之感。

一路前行,她有条不紊,处理公务,召见慰问了沿途各部落氏族,携威以施恩,让各方通晓——雷霆雨露,俱是天恩!

人族王权,中央至上,既是你们的爹,又是你们的娘,乖乖听话就好!

女娲的东巡行动,自然不可能只有对龙族方面的恐吓,压迫敲打,还要掺杂许多的政治作秀,团结民心,树立威严。

龙族很有排面,但却没那么大的排面,让女娃不惜动员浩瀚人力,就为了敲打一番。

直接传令东夷部族,再有增兵配合,祖巫去个三、五位,对龙族进入战时状态,岂不是简单省事?

说到底,人龙二族撕破了脸,可又没有完全撕破脸,顶天算是进入了“离婚冷静期”,似乎还有几分回转的余地。

团结不易,合作太深,漫漫岁月下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是那么好斩断的。

分家当的事情,都能吵个好一阵子,一个不好就是两败俱伤。

女娲纵使对苍龙恨的牙痒痒的,轮回战略上被坑了一个惨的,差点半身不遂,常坐轮椅。

但考虑大局,思索巫族局势,还是能摆正立场,做出相对合适的处理。

人龙两族,离婚是不可能离婚的,暂时不予考虑,只有凑活着过。

不过,该争夺的主权必须争夺,暗地里转移财产,谨慎防备……这个可以有,也必须有!

女娃,为此而来。

于是,东巡路线曲折,沿途经过许多部落氏族,很多都是人族、龙族理念交织重叠,影响力难分高下的——越是靠近东海,越是如此。

路过这样的部族,女娃将大军摆开,无形的震慑拉满,为人族的力量站台,暗捅龙族一刀,收拢了主导权。

之后,又施展开她自己的亲和力……召见人才、嘉奖勉励,是一方面;发表讲话、通告子民,人族中央经济圈发展扩散,将覆盖当下族群,又是另一方面。

清理高层,提拔中层,施恩底层……一套组合拳下来,方方面面都顾及到,一个部族大差不差就稳定了。

再抽掉一些刺头,拉入东巡大军中,磨练同化,前往下一个部落……

完美!

女娲行事,不疾不徐,稳健沉着,自有王者风采。

将人族的势,发挥的淋漓尽致,让中央王庭的光辉闪耀,灿烂辉煌。

哪怕是东夷,这曾经是东华帝君为奠基人,并且有青帝在这里养老坐镇的一方诸侯,当女娃的车驾抵达,也是老老实实的,半分不敢乱跳。

那些偷偷摸摸渗透入了这个部族的力量、成为里面暗中无冕之王的存在,也不愿直面女娲的锋芒,各种销声匿迹,亦或者自称良民。

当被女娲召见,实在躲不开,他们通常是在高喊——女娃殿下文成武德,千秋万代,一统洪荒!

表忠心什么的,不要太积极。

如此配合、老实的作秀,才勉强将女娃这位大神给送了出去。

在这期间,苍茫洪荒有几件大事发生。

那天在崩,那地在裂,起于高远莫测的天道,探入幽深晦暗的地府。

这是道祖在行动!

鸿钧以天道代言人的身份,上呈资料于冥冥,让人道、让“洪荒”这位盘古本能的垂目。

那些资料,详细论述了地府的情况,忧思鬼魂滞留、不愿轮回,容易导致产生轮回畸变,是为大祸。

故此,亡魂当有阴寿!

阴寿一至,强制轮回,不得停留!

然,上天有一线生机。

规则定下,也允许钻漏洞……只是钻漏洞也有代价,会被劫罚追溯,成为考验。

……

非无量量劫,鸿钧不出紫霄宫。

可这不意味着,他做不了什么。

无法主动干预洪荒,不能为自己谋私利……不代表他不能用一心为公的名义和行为,在某些事情上推波助澜,损人而不利己。

就跟某些“举报”的机制一般。

这一刻,道祖对人道,对洪荒,把地府给举报了上去,将相关问题当做了需要严厉打击的目标。

并且在此事上,有天庭在配合!

“活着,是妖族的妖!”

“死了,是妖族的鬼!”

“我们天庭,绝不会无视我们子民,身死之后,在地府之中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为什么不给我天庭的妖民轮回?”

“后土祖巫,是否存在歧视的行为?”

“这一切的背后,是否有不‘鬼道’的行为?”

“我天庭将详细关注,严格追查,汇报于全体人道苍生!”

天庭一方,大义凛然,成为了“鬼权”斗士,配合着道祖鸿钧,彻底活跃起来。

为了维护洪荒的“公平”,为了守护地府的“鬼权”,这个妖族的组织,愿意自带干粮当监督人员——虽然这监督的地方和对象都挺离谱的就是了。

——他们选中了不周山!

最精锐的兵卒,投放在此地,尽数是强族成员组成,让巫族一方不得不做出同等应对,进行彼此抵消。

纷纷扰扰,动荡不停。

直到愈演愈烈,一股浩瀚的力量降下,动荡了整个洪荒,要为地府打补丁,增添阴灵寿数的规则。

人道通过了道祖的部分提议,认可鸿钧进行试点上的改变。

当然,后土是不认同的。

于是,便有刹那的交锋,两强摩擦。

都不在圆满状态下的两大至尊,碰撞了瞬间,而后是僵持,彼此对峙。

……

“鸿钧?”

“帝俊?”

东巡队伍中,女娃沉着冷静,在一个又一个小本子上写写画画。

“很好,我都记下来了。”

女娲生怕自己的记性不好,所以准备了很多本子。

从每一天的日记,到月总结,年总结,元会总结,时代总结,通通都有!

不忘恩,不忘仇,恩恩怨怨,记录千古。

一般来说,正经人是不写日记的。

谁能把心里话写在日记里?

不过,女娲不是人,是神!

还是一位,经受过很复杂的天帝教导的女神,并且在压迫中进行成长。

为了有朝一日师出有名,证明自己变革家庭帝位的合法性、正当性,证据什么的自然要备好。

有一就有二。

已经记录了伏羲压迫她的日常。

再记录下平时都有谁坑她、害她……似乎也就理所当然了。

嗯。

对。

就是这样。

这不是小肚鸡肠。

这是受害人控诉不公世道的血泪账本!

有朝一日,娲皇还要拿着这账本,一个一个的拉清单!

此时,此刻。

面对天道和天庭的出招,女娲就很冷静的书写记录,附带上自己的心里话。

这事没完。

往后的日子长着,大家走着瞧!

等到记录完了,女娃才停笔,淡定的收好本子,召见应龙。

“吉,进来吧!”

“是!”

应龙大踏步走入,面上带着忧色。

“怎么了?”女娃很淡定。

“殿下……”应龙忧虑的开口,“事情似乎有些不对。”

“哦?说说看。”

“哪里不对了?”

“有人在窥视。”应龙道,“还是很多人!越来越多!”

应龙诉说着她的探知,“总有一些神念,浮光掠影,刹那而过,出入有无,莫可名状。”

“它们对我们的对我,擦边而过,窥视关注……并且,它们都掩藏着自己的根脚,这很不正常!”

应龙做出判断,并且有着自己的理由,“我们此行,光明正大,无所谓暴露于众目之下。”

“想要关注我们,完全无需这般鬼祟,藏头缩尾……还数量越来越多,胆子越来越大!”

“这是有人想搞事的节奏!”

“殿下……请三思!”

“嗯,我知道了。”女娃作所有所思状,“不过,我们这都已经到了东海之滨,眼看马上就要跟苍他照面了。”

“这个时候,退缩或踌躇不前的行为……似乎都不太妥当吧?”

“我们一路走来,前功尽弃不说,威信更是将大丧……不妥。”女娃敲敲桌案,“罢……吩咐下去,外松内紧,也算是以防万一了。”

“遵命!”应龙恭谨道。

接受命令,缓步退出,当她走出这临时行宫不远时,恰见一位统领——栗陆走来,身上若有若无带着一点龙族的气息。

“女娃殿下!”栗陆通报,“龙族方面派遣人员到来,欲就人龙二族会面军演一事,进行协商。”

“您,是否想要召见?”

“龙族来人?”女娃话音悠悠,“有意思。”

“这是想来给我一个下马威呢?”

“还是说,苍他想通了,要给我服软了?”

“呵!”

“那,便见上一见吧。”

“是!”

栗陆统领欣然道,疾步行走,往某处而去,眼看是要召见那位龙族的来人了。

应龙看着,眨眨眼,又眨了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