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洪荒之圣道煌煌 > 第583章 无情妖皇,千鬼千面

第583章 无情妖皇,千鬼千面

作品:洪荒之圣道煌煌 作者:星之煌 分类:武侠仙侠 字数:4212 更新时间:21-06-09 09:2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洪荒之圣道煌煌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幽幽冥土,浩瀚辽阔。

此地,初开未久,理论上当是空旷而死寂。

但,它太特殊了。

亡者的归宿!

新生的起源!

做为人道之魂魄的中转地,垄断的生意不要太好,最短的时间内,冥土便有了生气。

洪荒有多大?

不可计量。

生者有多少?

无穷无尽。

有生便有死,甭管怎么死……反正死后,都是要往这冥土走一遭!

碧落黄泉,彼岸花开,生死薄上销今生。

这途经幽冥的魂灵无数,地府的鬼口想不爆炸式提升都不行。

并且,在发展到一个极限后,还并没有停止,往着诡异的道路上狂奔。

超出了常理。

按理说,这本不至于。

因为鬼魂不止有来,还要有走,被送去新生。

可如今,问题出现了……

滞留!

鬼魂在滞留,不愿投胎!

或者说,投胎可以……但想要的东西,更多!

并且,隐隐约约的,若有若无的……暗地里有种种风声在流传,为鬼众津津乐道,偏离了轮回的初衷。

“家人们啊!”

有鬼魂聚众演讲,野心的火在燃烧。

“我们已经死了!”

“但我们的妖生,并没有结束!”

这只鬼鼓舞着鬼心斗志,疯狂煽动,“我们为什么会死?”

“因为我们活着的时候,没有得道长生!”

“于是,便死的阳寿尽去,形骸破灭,只剩下了魂身,失去了太多太多感受快乐的动力……我们是残缺的!”

“而为什么,我们会失去长生的机会?”

“因为当初的我们,无法参与到对洪荒资源的主导分配中!”

“那些高高在上的强族,冷酷的夺走了我们最后的一点修行资粮,将我们践踏在尘埃中,不得不跪着挣钱,到头来依旧不得好死!”

“那是一个冷冰冰的世界!”

“或许唯一的光,便是你们这些同为轮回神教的家人们!”

“我们都是可怜人……但我们只会可怜一次,不会再可怜第二次!”

“投胎,是不可能投胎的——问题不能得到根本性解决,再转一世也是无用,空耗精力。”

“好在,后土娘娘大慈大悲,怜悯我等境遇,于是开辟了这方冥土……这里是我等最后的净土!”

“在这里,我们可以修养生息,抱团取暖……”

“但!”

“前车之鉴,我们不能忘却!”

“我们不能重蹈覆辙,最后连这仅剩的安宁都被打破,再迎来一个被压迫的、条条框框的世界!”

这只鬼魂登高而呼,“为了无数的家人们……我提议!”

“我们要拥有死而平等的尊严,拥有鬼鬼应有的权利,建立一个不存在压迫的、自由的鬼魂国度!”

“噢噢噢噢噢!”

台下,千百亡魂号叫,一起狂热的呐喊。

……

“……轮回神教这个组织,其实是不适合见光的,不好走上台面的。”

天庭之中,帝俊对太一谆谆教诲,“因为它们的发展策略,纯粹是讲究招新的速度,蛊惑性极强,初衷是应对我天庭的打击,却对某些重要资源的分配、让所有参与者都享受到红利的工作,有太多的不足。”

“步子太大了,注定扯到蛋。”

帝俊微笑,“当它们见光的那一刻,也是崩塌的倒计时开始。”

“对时代制度改变的欲望,轮回神教的成员是强烈的,但也是盲目的。”

“缺少牺牲的锤炼,没有失败的反省,再被一些错误的路线给掺沙子……”

“于是,当它们造反成功的瞬间开始,当这个组织正式掌握了制定规则的权利……”

“便是——群魔乱舞!”

“人心的自私,叫嚣的自由,放纵的欲望……让最坚固、最雄伟的堡垒,开始了由内而外的崩塌。”

“女娲成于此,或也将败于此。”

……

“反攻!我们要反攻!”

野心的鬼魂,在筹划着建立鬼国,打着为家人们好的旗号。

另一边,心怀仇恨的魂灵,燃烧着愤怒的魂,发出吼啸声。

“我死的太惨了啊!”

一条丹参狗魂凄厉咆哮,“终我一生,割肉放血……只因为我的肉质美好!”

“我失去了一切身为生灵的尊严!”

“那时候,在囚笼里,我便在想……如果没有机会也就罢了。”

“一旦找到了那个机会……我要让这个世界感受到痛苦!”

“曾经,我很绝望。”

“但现在,冥土给了我希望!”

“这里面,有足够的漏洞可以钻,不需要立刻投胎转世,能勉强维持住自我!”

“所以,我要报复!”

“报复那生者的世界!”

“兄弟们!”

“枪在手,跟我走!”

“打开鬼门关,我要让洪荒天地感受到痛苦!”

雄赳赳、气昂昂,这位丹参狗魂组织力度强大,很快就组织好了队伍,跃跃欲试闯天地。

只是。

他还没有走出太远,愤怒的指向便有了全新的目标。

“呼……呼……呼……”

奋力的呼气,他的双眼血红。

他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平日里最喜欢凌虐丹参狗一族、吃肉喝血的死对头族群,它们也被纳入到了冥土中,等待轮回的新生!

这赤果果的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一时间,这支丹参狗队伍,也不提什么闯出冥土,杀往洪荒了。

直接当机立断,原地开干!

“杀啊!”

喊杀声是那般激烈,打破了冥土的寂静。

如此类一样的小规模冲突,不时上演,分散在各处,暗中酝酿着风暴。

……

“……公平和自由,是轮回神教的一个重要问题,但并非是全部。”

帝俊还在对太一耳提面命,细致讲解。

“还有一个东西,是能够贯穿万世的……那便是仇恨!”

“阳世仇,无法报。”

“到了阴间呢?”

帝俊哂笑一声,“女娲的祖巫身——后土,已经是被送上了神坛。”

“慈悲、公正、善良……这样完美无瑕的圣贤,是不是要来给处理一下问题了呢?”

“然而,这很难解决。”

帝俊走出宫阙,双眼深邃,似乎直接看到了冥土中的场景画面,有暗流在汹涌。

“对她的轮回机制而言,生灵一死,亡魂一出,进入到地府中,便理应算是个‘新鬼’。”

“既然是‘新鬼’,如何能承接旧身的因果仇恨?”

“这样一来,轮回的法理何解?一个接受亡者的系统,却干预了生前的恩怨……拿地府的剑,斩我天庭的人?”

“荒谬!”

“跨界执法,后土真是好大的官威……不知道人道那里买不买账?”

“而一旦她恪守轮回的原则,不管往事……那,那些曾经被压迫者的仇恨,如何宣泄?”

“这样一来,后土不违法理,但缺了道德,他日逃不了被人抨击,说她的慈悲都是假的,是虚伪的。”

“连为民请命都做不到,好意思做轮回的守护者?”

“还是赶紧退位让贤罢!”

帝俊低声笑着。

太一在他的身后,做一脸震惊状。

半晌后,东皇才收敛了表情包,“这么说,地府那边,反倒成了我妖族矛盾的泄洪区?”

“正是!”

帝俊颔首,“为了这个,我可是准备良久。”

“特意观察了好一阵子,那全新版本轮回的运转机制……”

“生灵死后,会被冥土规则接引到何处去?”

“冥土那么广袤,如何安排卡位,让一对仇家精准的碰面到一起?”

“这事情不难,但还挺繁琐的。”

“得分析一些人际关系,恩仇情感。”

“还要推算个体的思维方式……进入了冥土后,在新事物、新世界的面前,会选择怎样的路线行走?以怎样的方式生存?”

“最终,巧合到极点,让该见面的见面。”

天皇说着,脸色逐渐淡漠。

“所以,因此死了很多妖吧?”东皇听出了弦外之音。

“不错。”帝俊悠然点头。

冥土那么大。

想要精准卡位,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受害者在冥土中已就位,曾经的施害者,想要那么精准的走到人家面前……这种巧合,背后全都是明明白白的安排。

怎么安排?

被“主动”身亡!

死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作为一个合适的鬼!

“作为开胃菜,我送了一兆下去,做个开胃菜。”

帝俊语气从容,却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血腥气,刹那的展现,是生杀予夺的冷血无情帝皇。

“听个响,看看效果……如果效果不错,我继续追加。”

帝俊很淡然。

只是这一番,听得太一嘴角抽搐,“这……我们身为皇者,如此刻意屠戮子民,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有吗?有吗?”帝俊哑然,“我怎么不觉得,我有哪里做错了?”

“我现在只是执行了迟到的正义而已……”天皇很随意的说着,“这些被意外死的妖,本身就是施害者,平日里没做过好事。”

“但他们挺‘聪明’,知道各种钻漏洞,收买执法的人员,得以逃脱法网。”

“看在他们别的地方很上道,知道压榨底层、创造财富的份上,我不想花费精力去追查,严厉镇压罢了。”

“现在,我天庭方面遇到了点困难,需要拿他们去填坑……他们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都是得死的。”

“不仅死,还要死得其所,死的对我天庭有更多价值。”

“我们要列数其罪证,证明我天庭是公正的、有作为的……以前没能阻止相关人祸的发生,只是因为底下有人在蒙蔽。”

“现在,我们反应过来了,严厉审查了,必然还妖民一个朗朗乾坤……迟到的正义,也还是正义嘛!”

“所以,请妖族上下所有子民放心,踊跃为天庭做贡献,他日巫妖决战,为族群尽自己的一份力!”

“一举数得,你说妙不妙?”

帝俊笑问太一。

“妙……很妙。”太一不得不赞同,“清除了一些祸患,又收拢了妖心,最后还将矛盾祸水泼到了冥土之中,让娲皇殿下去头痛。”

“这真的很妙。”

太一心中感叹。

做为皇者,他还有很多地方要向帝俊学习。

“我也这么觉得。”帝俊颔首,“坐在妖皇的位置上,做事情就要有些弹性嘛!”

“像东华那样,一味追求公平公正,循法而行……道理都对,最后却将成为孤独的行道者。”

“下场,也谈不上好……死在了人道的手里。”

帝俊遥望昆仑。

在那里,东华的坟茔孤零零的,很是凄凉。

幸好,偶尔有道门的弟子给扫扫坟,才没让坟头草长到三尺高。

……

“我们为神教流过血!”

“我们为神教流过汗!”

“我们要见领袖!”

冥土之中,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并起,片刻不得安宁。

有嚷嚷着鬼权的、自由的,有喊打喊杀报仇雪恨的……除此之外,还有那么一类鬼,迫切的想要见到神教的领袖。

“你们想干什么?”

有小巫拦在前路,皱着眉头,认真询问。

“这位打人,您听我说……”

一只大鬼来了精神,“我们当初加入轮回神教,为了神教大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现在是真死了。”

“讲句实在话……我们这么努力奋斗,图的是啥,想来您也能明白吧?”

“就为了升到中高层,获取足够的贡献,来生起点直接超越今生努力了一辈子的终点。”

“我坦白,我对组织不够忠诚,但您应该能理解。”

“好的,我理解。”小巫回道。

“理解好啊,理解万岁……”那大鬼唉声叹气,“可现在,我们握着足够的功勋,去查询投胎具体情况的时候,却发现……我们没有几个上好的目标可选啊!”

“嗯?”这小巫动容了,直觉感觉到不对劲了。

“你把事情经过详细写一写,我帮你提交到统领那里,帮助你们解答问题。”小巫直接道.

“这……好!好!好!”那大鬼喜笑颜开,而后转身对着身后抱着同样目的的鬼魂说道,“我就说,统领们通情达理的嘛……”

“你们不要误信了外面的谣言,听风就是雨,说顶层要过河拆桥……大家都要跟我一样,要对组织抱有信心呐!”

“说不定,那投胎的问题,只是系统出了故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