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洪荒之圣道煌煌 > 第582章 往事如烟,鬼权行动

第582章 往事如烟,鬼权行动

作品:洪荒之圣道煌煌 作者:星之煌 分类:武侠仙侠 字数:4193 更新时间:21-06-08 15:2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洪荒之圣道煌煌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帝俊对轮回地府,念念不忘。

平日里,没少盘算,该怎样断去这巫族的臂膀。

东皇闻言,略有几分犹疑,“兄长,这可行吗?”

“纵使是之前,我们对娲皇的轮回战略动手,还是打的擦边球,得亏了道祖打前锋。”太一竖着一根手指,往上指了指,表示多亏了道祖冲锋陷阵,甘冒奇险——

若是没有这位大佬挑大梁,被迫抗住了暴走乱杀的女娲,互相对拼,两败俱伤……而是让女娲冲进了天庭里面,大开无双,那妖族里他们兄弟辛苦经营的盘子,怕是会被砸个稀巴烂!

只是这般一来,便宜的是鸿钧,女娲不取罢了。

“这一次,没有了道祖当靶子,换作我们成为出头椽子……这有一些风险呐!”

东皇低语,“何况,眼下的轮回地府,已经度过了初生时的人道瞩目、规则限制,是为女娲的一言堂,那里的规则彻底倾向于她。”

“可以说,地府……便是如今巫族最强的那一点!”

“这些道理,我都懂。”帝俊哂笑,“但你也要知道……”

“地府,是巫族最强的那一点不假,可同时也是最薄弱的环节。”

“因为……它来者不拒啊!”

天皇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最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被攻破的。”

“咦?”太一挑眉,初时有些诧异,不过很快他便若有所思,像是想明白了什么。

“你来看看。”

帝俊踱步,来到一处书架,抽出一叠尘封的档案,摆在太一的面前。

“这是……”

太一耐心的翻阅,挑了挑眉,“轮回的发展史?”

“不错。”

帝俊颔首。

他给太一的资料,正是漫漫岁月中,巫族轮回战略发展演变的过程,汇总成了一份份的档案。

“轮回,不是一天建成的。”

帝俊缓缓道,“不要只看最后的工程,宏伟壮阔,便升起了不可为敌的心思。”

“这不可取。”

“我们需要细细剖析,分解体系……只要足够的深入细致,这世间便没有什么所谓的坚不可摧。”

“轮回亦然。”

天皇笑着,翻出了最古老的一份情报档案,上面标注的地点与关键词,赫然是昆仑、都运会、轮回神教。

太一看着,过往的记忆重新浮出脑海。

“唔……这些,我有印象。”

东皇双眼一亮。

“当年,因为这相关的事情,我们天庭和巫族,还做过一场!”

太一想起往事,脸上就有莞尔笑意浮现。

“都运会的比赛现场,谁都不想输……于是,便我有我的超进化,你有你的变更赛制,黑箱操控。”

那一段回忆,十分有趣,让许多了解内情的参与者和吃瓜者,都是啼笑皆非。

在那一年,许多妖族的参赛选手,比赛进行到一半,突然就种族变异了……对照这些选手参赛前的照片,再看看参赛后的形体,维护赛事的工作人员万分震惊,连连追问——这特么的是你吗?

参赛的选手回答——这就是它!

工作人员心态炸裂——放屁,这就不是你!

——你一只兔子,哪怕超进化成太阴玉兔,我也认了。

——但你为什么进化成二十八宿的那个房日兔?

——特么的当我的星空物种学学的不好吗?

——不知道房日兔其实是马族的吗?有一个别称唤作是“天马”?

选手两手一摊,表示——我说,这特么的也不是我。

——但当时我超进化的时候,冥冥中一声提升,告诉我这就是我进化后的种属,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也很无奈啊!

——只好捏着鼻子,对别人说,这就是我啦!

——顺带着,进化后的种族,正好克制跟我比赛的那些人,也都是小事了啦!

这是妖族的参赛方的神奇操作,震撼了巫族,逼迫出了全新的套路。

主办方急了,于是……改了赛制!

赛制一变,不信你还能赢!

输了?

不怕。

违规、加时……骚操作一个接一个的安排上。

那个年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千奇百怪。

最终,事态扩大,周天战都天,两大旷世杀阵碰撞!

直到,共同的敌人——道祖,偷偷摸摸的身影被炸出来,巫妖才重归“友好”。

想着这段往事,太一心中感慨万千。

时光悠悠,这一切仿佛就是在昨天发生的一般,又似乎隔了万古,恍如隔世。

“嘿……”帝俊也被唤起了某些细节上的回忆,失笑摇头,“当年的都运会,牛鬼蛇神还真是不少,算是本纪元首次群体性突破下限罢……从此往后,一发不可收拾。”

“说到底,那场赛事……就不是什么正经比赛。”

“都运会,表面上的口号,是挺伟、光、正的……什么友谊第一,竞技第二。”

“什么为了创建友爱、美好的时代,加强各族群间的了解认知,帮助实现取长补短,整体提升……”

“但实际上,内中本质早已被扭曲的不成样子,成了种族优劣比较的窗口,大力激化我妖族内部各族群的矛盾。”

“需要承认,矛盾是客观存在的,哪怕时代如何发展,在解决旧有问题的时候,全新的问题也会出现,成为新的路障。”

“变易,是为天下至理。”

“羲皇都是因此而悟道,终成一代盘古。”

“都运会,迎合了这种大势……于是,附着在它身上,借此而成的邪道——轮回神教,便成了祸患。”

“这个所谓的神教,正是最早开始出现的,与轮回相关的、正式的行动,是一个地下流窜的组织!”

“以如今行将退位的人皇为当时的策划者,借着举办都运会的壳子,进行了所谓‘轮回理念’的输出。”

“轮回神教,永远为我妖族展望全新问题,大力抨击,汇聚了太多对现实不满的问题人员,很能引起共鸣。”

帝俊摇头,“正是因此,这个组织的生命力最顽强,怎么都无法彻底消灭。”

“无论在哪里,哪怕再被封杀,都能死灰复燃,很具有同化影响的魅力……它们强调,信轮回,投好胎!”

“并且举出很多的例子,大肆宣扬各种族之间的差距,什么‘生在劣等族群,你努力一辈子,也摸不到别族出生的起点’,所以‘不如信我轮回,宣传思想,拉人头,得功勋,来生保你投好胎’……等等等等。”

“还别说。”

“这种充满蛊惑的说辞,搭配上足够刺激的传消性手法,多年下来,轮回神教屡禁不止,已经成了我妖族的一大祸患。”

“毕竟么,轮回神教的背景,远在妖族之外,是巫族在操控……他们能憋着什么好心思?”

“他们总会想方设法的歪楼,扩散打击范围……从轮回上出发,先是攻击我妖族的种族间贫富差距,描述强族对弱族的压迫,然后再升华一下主题,攻击我天庭的体制。”

“总结下来,就是——千错万错,都是天庭的错!”

“想尽办法,就为了给我这里添堵。”

“是这样么……那兄长你这些年真的是太难了。”太一肃然。

“哈……”帝俊失笑,“不难!不难!”

“我有什么难的?又没有在这问题上投入多少心思,没有穷尽心力去想着怎么剿灭它,去跟大众的逆反心理对着干……我又不傻!”

“啊?!”太一错愕、懵逼,“兄长,你……你没管?”

“当然!”帝俊笑吟吟,“不然,尽管轮回神教生命力足够顽强,可我若重拳出击,还是能压制一二的。”

“比如说,借鉴一下当年诸神对魔道崛起时的打击手法……一个问题,只要上升到足够的高度,其实并不难打压。”

“将信奉轮回的成员,当做是极度邪恶的组织去打击……监控、举报、审查、连坐……等等,只要思想敢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只是,我思来想去,这能治标,却不能治本,故而不取罢了。”

帝俊轻叹。

“那……兄长你是找到了治本的方法了吗?”太一好奇。

“算是吧。”天皇沉吟,“如果以对轮回地府的最终解释权为问题的目标,我对之布局良久,隐约算是能治本了。”

“不过,若以‘世人皆不需要寄托来生、今生自立自强’为目标?”

“那还差的远。”

帝俊很坦然。

他能治本的范围,也仅仅是在轮回的掌控上。

至于真正要根治的,那人道苍生对今生的失望、对来世的寄托?

做不到。

最起码现在是做不到。

“差的远不怕,我们可以一步一步的去走,一点一点的去接近。”太一倒宽慰起他的兄长来,“如果我们能战胜巫族,自然有无数的时间去试错,一次次纠正路线上的错误。”

“的确……我也是这么想。”帝俊颔首,“路要一步一步走,不能操之过急。”

“所以,在轮回神教肆虐扩散的这些年,我埋了很多的雷……很好的是,这些雷,巫族吃了个七七八八。”

“如今,也该是收网的时候了。”

“什么样的雷?”太一询问。

“一些野心家而已。”帝俊悠悠道,“对轮回神教,我是打击了……但很多时候呢,都是选择性的打击。”

“并没有用十分的心思,去彻底消灭这一个组织……甚至于,若不是怕漏了太多痕迹,被对面发觉不妥,我其实都不想去打击。”

“不仅不打击,我还得扶持呢!”

“扶持?”太一侧目。

“是啊……扶持!”帝俊嘴角微弯,“谁叫轮回神教宣传的噱头,那么能勾动人心呢?”

“然而很现实的问题在于……实际上,这些噱头,都是没法实现的。”

“或者说,能实现,但起码是分期付款。”

“要对付这样的组织,最好的方法,是使其速成……压迫,反倒容易让它们树立起足够成熟的纲领,在一次次的血肉磨难中成长,最后彻底无法束缚。”

“牺牲,是一种最伟大的力量,也是最强大的共鸣,超过一切的宣传和言语。”

帝俊感慨。

太一明悟了什么,“所以,兄长你就没有太严酷的打击、消磨……”

“不……打击,还是要打击的,但需要筛选?”

太一的悟性不差,也是有潜力的苗子,从帝俊的话中悟出了些微妙的地方。

“打击那些脚踏实地做事,那些对各族群间不平等天赋做出变革努力的成员……放纵那些精致纯粹利己目标、为了己身万世延续不择手段的野心家?”

“选择性的间接操控轮回神教,让它壮大却臃肿,声势浩大,却从根子上便歪了?”

“等到轮回真的实现,地府真正降临……再戳爆这个虚浮的巨人,从内部攻破瓦解轮回的公正?!”

“很好!”帝俊十分的喜悦,“小弟,你很有天赋!”

“若是细细培养,不难走到我这样的地步。”

“不错。”天皇踱步,“火生于木,祸发必克!”

“玩弄人心,迟早也会栽在人心之上。”

“巫族设立轮回神教,以此来攻心,坏我妖族根基。”

“殊不知,这收益很大,风险同样巨大!”

“轮回没有建成的时候,这个饵摆在前面,还能调动起无数苍生的积极性。”

“如今,轮回落成了!”

“该是分配收益的时候了!”

“巫族能不能保证分配得当?这是个问题!”

“稍有不妥,这把轮回的火,就会烧到他们自己的身上!”

“公平!公平!还是公平!”天皇冷笑,“我妖族面临这个问题的考验,现在也该巫族来答同样的题了!”

“我几番布局,送上了大批心术不正的人员,进入了中层。”

“另外,还散布了一些特殊的言论,不断熏陶、感染他们,让他们不知不觉中成为我手中的刀!”

“当这刀刺出,伤的是轮回,破的是公平!”

“这是一柄‘自由’的刀!”

帝俊在笑,却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为了维护鬼权……相关的机构,也该出来了!”

天皇俯视地府。

“生的时候,是在做奴仆。”

“死后,到了家人们的地盘……是不是该做一次自己的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