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高门庶女 > 第148章

第148章

作品:高门庶女 作者:秀木成林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3488 更新时间:18-07-26 20:2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高门庶女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彻底解决章芷莹之事后, 赵文煊心情愉快, 他的登基大典在十天后, 他打算尽快立自家锦儿为后。

钦天监算出最近的黄道吉日,他圈了一个, 在登基大典的一个月后。

顾云锦一胎生俩, 损耗不小,赵文煊打算让她坐满双月子,好生调养一番,以免亏了身子, 届时出了月子几天后,正好封后。

一切密锣紧鼓地准备起来了,谁知却出了个岔子, 赵文煊正式登基半个月后, 大行皇帝继后章氏薨了。

赵文煊自西山行宫离开当日,章皇后又哭又笑,情绪激烈起伏,虚弱至极的身体根本支撑不住,爆发一瞬便萎了,事后立即病卧, 昏迷多清醒少。

她在隔日接到噩耗,太子战场殒命, 尸体抬回西山时,章皇后挣扎起来看了一眼,当场吐血昏阙, 此后便再没有醒过来。

白露等人得过赵文煊的话,不敢怠慢,忙找了太医过来,勉强吊住了皇后一口气。

赵文煊腾不出手来搭理她,章皇后便一直留在西山行宫,没有挪动,这般苟延残存居然也维持了一个多月。

最后,皇后实在撑不住了,终于断了气。

赵文煊很恼火,他没再搭理皇后,一来因为确实繁忙,二来对这么一个昏迷不醒,就剩一口气的仇人,他要报复也无从下手。

章皇后死了也就死了,居然死之前还要再戳他肺管子。

赵文煊正兴致勃勃地准备封后大典,不想当头被人浇了一瓢子冷水,大典不得不延后不说,他还得为章皇后的后事操心。

皇家秘辛不能宣扬,一个孝字压在头顶,新帝登基本万众瞩目,赵文煊哪怕捏着鼻子,也得把面子做足。

天下臣民看着呢,不求孝感动天,也得让人无法挑剔。

两者叠加,赵文煊心中憋屈可想而知,顾云锦只得设法劝解他。

“她也算受尽折磨,一无所有而死,你已经为母妃报仇雪恨了。”

“我如今笨拙得很,等上两月再举行大典也是好的。”顾云锦说着,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她生产后好生调养,一个月来,腹部虽平坦不少,但真没瘦多少,她坐的还是双月子。

也不知道有双下巴了没有。

“你怎么就笨拙了?”这话赵文煊不同意,在他看来,顾云锦从前美则美矣,就是纤瘦了些,但仿佛一用力就能伤了她,床第间也添了几分小心,他爱她越深越心疼。

其实顾云锦如今不算胖,顶多就丰腴罢了,她双颊丰润,面若桃花,某些不可言说的位置更汹涌几分,褪去青涩,举手投足间有说不出的风情。

赵文煊瞥了她胸前高耸处一眼,嗯,丰腴一些也很好,他表示相当满意。

“孩子们都在呢。”顾云锦成功捕捉到他的视线,恼羞嗔道。

赵文煊盘腿坐在软塌上,怀里抱着小儿子,腿上坐着大儿子,小胖子好奇,眨巴眨巴眼睛,看看母亲,又看看父亲。

这般安慰一番后,赵文煊心中那股子郁气倒散了不少,他低头对着大儿子亮晶晶的眼眸,笑着说:“你娘夸钰儿呢,说钰儿是个好哥哥,很懂得爱护弟弟妹妹。”

小胖子恍然大悟,他乐呵呵笑着,不忘看看小弟弟,又探头看看娘怀里的小妹妹。

顾云锦嗔了他一眼,赵文煊但笑不语。

不过,别看男人现在糊弄钰哥儿,他平时可不是这样的,自从有了闺女小儿子,赵文煊关心爱护大儿子不减半分,还常常领着小胖子带弟妹。

赵文煊私底下与她说过,长幼有序,且大儿子很聪明,他以后这位子,是要传给钰哥儿的,这其中利益太大,更要从小协调好兄弟间的关系。

其时男人很认真,说他两个儿子都是一母同胞,只要从小合适引导,教育妥当,他日手足间不说亲密无间,也定能保持和睦。

赵文煊一脸严肃,让她日后也要多注意,不能有所偏颇。

顾云锦很惊喜,她其实在怀孕时,就已经想过这个问题了,不过那时候赵文煊并未称帝,说这些为时尚早。等她诞下孩子后,正要寻个合适时间讨论一下,不想,他却主动提出,并一再叮咛她。

百姓家兄弟阋墙,很多时候都是老人家处理不当所致,一味均贫富或者过分偏心,都会使兄弟离心,她家是帝王家,不但要注意孩子们的感受,从小引导也必不可少。

顾云锦郑重应了。

小胖子站起来,颠颠儿跑到母亲身边,凑过来看小妹妹,玥姐儿醒了,今儿没哭,她睁大眼睛定定与哥哥对视,那黝黑双眸子仿佛蒙了一层水雾,湿漉漉地惹人怜爱。

钰哥儿欢喜极了,他凑过来,唧亲了一口妹妹的小脸蛋。

“钰儿要抱妹妹么?”

小胖子闻言又惊又喜,忙不迭点头。

顾云锦微笑,先将女儿交给乳母抱着,然后把钰哥儿搂在怀里坐着,小胖子学着母亲模样,伸出两只小胖手,乳母小心翼翼将玥姐儿放在他手里。

顾云锦伸手在下面托着呢,乳母其实是把玥姐儿给她抱着,小胖子就占个假把式,钰哥儿还小,谁也不敢单独给他抱孩子。

赵文煊昨日领钰哥儿抱过弟弟,这种亲子方式让小胖子格外兴奋,抱了弟弟一会,他就高兴了半天。

不过,抱的时候,小胖子可是万分严肃的,他板着小脸一动不动,小心翼翼托着妹妹,瞪大眼睛看着妹妹,就怕妹妹哭鼻子。

玥姐儿没哭,撅了撅小嘴巴,对哥哥眨巴眨巴眼睛。

“钰儿,你还小力气不够,自个儿的时候,可不能抱弟弟妹妹呢。”其实这事儿也不能发生,玥姐儿琛哥儿每人配了八个乳母,数十个太监宫女伺候,日夜轮班不停歇盯着,可出不了岔子,顾云锦只是要告诉钰哥儿道理。

钰哥儿认真点了点小脑袋,“我知道。”

顾云锦抬头,赵文煊正含笑看着娘三,二人相视一笑。

“钰儿把妹妹给乳母,她要饿了。”其实赵文煊是顾忌顾云锦没出月子,不能抱孩子太久。

“嗯”,钰哥儿抬头,看向候在榻旁的乳母,乳母上前俯身,他小心翼翼将妹妹交出去,并紧紧盯着对方。

乳母熟练地轻拍着玥姐儿,玥姐儿“咿呀”一声却没哭,小胖子方如释重负。

他收回视线,站起蹬蹬蹬走到父皇身边,盘着胖腿坐下,探头探脑看小弟弟。

“钰儿要抱弟弟?”男声沉稳,含笑。

“要!”童声稚嫩,很是兴奋。

……

深秋时分的武安侯府,洋溢着火般热情。

不过寅时,府里便灯火通明,各房主子早就起了,诸人忙着穿戴整理。

“人都来齐了吗?”侯夫人上官氏按品大妆完毕,便连声催促道:“今儿是大日子,可不能耽搁了。”

今天是钦天监选出黄道吉日,刚登基不久的新帝将在今日封后。

这要受封的顾皇后,正是她武安侯府的女儿。

自打章王妃下堂后,皇后便呼之欲出。皇后之位坐稳了,东宫还会远吗?

武安侯府诸人这段日子以来,是走路也带风,好在大家长顾青麟是个老成谨慎人,一再叮嘱教训子孙,谨言慎行,万万不可给娘娘及殿下们惹下麻烦。

顾家众人压抑下满腔兴奋,在外一如既往,碰上意有所指的恭贺时,只谦逊说一切但凭圣意。

偷着乐了两个多月,终于到了正式封后这天,大家的欢欣之情再也压抑不住,喜笑颜开,连带府里下仆也多赏了半年月钱。

顾青麟捻须,对二儿子说道:“你给我顾氏添了个好女儿。”

一堂和乐,上官氏笑吟吟招手,让林姨娘领恺哥儿上前来。

“今天委屈你与恺儿了。”上官氏执了林姨娘的手,又一脸慈爱地摸了摸恺哥儿小脑袋。

今天是顾云锦的大日子,偏生母林姨娘不能进宫朝贺,许氏倒是能进宫了,只是她心里大约还是不得劲的。当然,以后人前,她都必须挤出笑脸来,否则一家人包括两个亲儿子,都饶不了她。

林姨娘很遗憾,更多的则是欢喜,笑意仿佛从心里沁出来一般,“我进不进宫都不打紧的,娘娘与小殿下们安好便可。”

“娘娘上回遣人传话,说改天接我与恺儿进宫。”林姨娘说到此处更高兴,她看看小儿子,略带遗憾说:“就是恺儿怕是不认识姐姐了。”

恺哥儿比小胖子还小两个月,上次到秦王府看望姐姐外甥已是几个月前的事了,小孩子忘性都大,虽林姨娘日日提起,他知道自己有个姐姐,但模样却早记不清了。

乖巧秀气的小男孩知道母亲伤感,他仰头道:“娘,我姐姐。”

林姨娘颇觉安慰,抚了抚儿子小脸。

恺哥儿年纪小,“姨娘”一直没学会,他只会叫“娘”,这在嫡庶分明的勋贵世家是大忌讳,偏偏在场诸人都面无异色,只含笑听着。

有时候,这些所谓规矩之所以不能打破,只是因为利益不够大,林姨娘作为当朝皇后生母,两位皇子殿下、一位公主殿下的亲外祖母,她是武安侯府的大功臣,腰杆子早已挺直,与往昔绝不可同日而语。

上官氏与她母子说话时,笑语晏晏的众人都安静下来,笑眯眯倾听着。

“恺哥儿多见娘娘几回,肯定就认识了。”世子夫人余氏是个伶俐人,早视林姨娘为亲妯娌了,她凑趣道:“大皇子殿下与恺哥儿年纪相仿,舅甥正好一起玩耍呢。”

恺哥儿虽名义上还是庶子,但待遇早已与嫡子无异,祖父、伯父、父亲都相当看重他,顾青麟招手,笑道:“恺儿,到祖父跟前来。”

顾青麟待恺哥儿很好,祖孙平日很熟稔,恺哥儿立即撒丫子跑到他跟前,被抱到祖父腿上坐着。

祖孙二人说了几句,眼见时辰差不多了,上官氏忙出言催促。

男丁们先到祠堂给列祖列宗报了喜,然后才到二门登车,出了大门往皇宫奔去。

林姨娘领着恺哥儿出了颂安堂正房,目送诸人走远,她方收回目光,折返自己的院子。

“三太太,您小心脚下。”颂安堂婆子很热情,声音甚至有些谄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