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高门庶女 > 第146章

第146章

作品:高门庶女 作者:秀木成林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3394 更新时间:18-07-26 20:2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高门庶女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六月的最后一天, 顾云锦顺利诞下龙凤胎, 母子均安。

她体力消耗殆尽, 匆匆看一眼小儿子后,便昏睡过去, 再次睁眼, 已是次日凌晨。

墙角燃了三两支巨烛,烛光柔和昏黄,能看清屋内,却不至于太明亮影响她安睡, 她恍惚片刻,方回过神来。

床榻一侧几步外,有两个小悠车, 她侧头看去, 悠车微微晃荡,赵文煊正俯身在旁,微笑看着。

“锦儿醒了。”

这边一有动静,他马上察觉了,侧头看她,快步行至她身边, “我命人准备了好克化吃食,你先起来用一些。”

赵文煊简单吩咐两句, 回头看她, “锦儿,辛苦你了。”

万语千言, 只化作这一句话,赵文煊语气难以描述的柔和,眸底有怜爱有疼惜,更有满满的欢喜。

“我不辛苦。”其实肯定是很辛苦的,但想到那两个小不点儿,她就觉得一切都很值得。

赵文煊抚了抚她微微泛白的小脸,“我们有三个孩儿,就足够了。”

他声音轻柔,却很坚定,“昨日我问过逸之,他说能配些药物,长期服用,既能调养妇人身体,还能避子。”无需多服,一月一次便可,一举两得。

这个问题,赵文煊从前与顾云锦说过,老实说,她很感动,古人讲究多子多福,他却时刻惦记着她的身体,自觉膝下有儿有女,心已足矣。

要知道,男人此刻已称帝,他却依旧初心不改。

顾云锦觉得自己眼眶有些热,眨了眨美眸,把水意压回去,她扬唇,“好。”

二人相视而笑。

“锦儿,我们的小闺女小儿子,容貌肖似娘亲,长得比他们哥哥秀气多了。”

等顾云锦用膳完毕,赵文煊便喜孜孜地炫耀起他闺女小儿子来了,他先小心把女儿抱起,放在她身旁,又再次折返悠车,抱小儿子抱过来。

顾云锦定睛一看,发现还真不是钰哥儿父皇偏心,有了小就觉得更好,小家伙们真长得比哥哥秀气。

钰哥儿随着年龄增长,早已能看清楚五官了,他随了父皇,眉浓黑飞扬,眼眸偏狭长,宽额高梁,虽一直都胖嘟嘟的,但长大后必是个阳刚十足男儿。

与哥哥刚出生时相比,小儿子小闺女模样秀气很多,小小的,顾云锦刚抱到怀里,就觉得比钰哥儿当年要轻了不小。

双胞胎嘛,体重当然要差些,不过赵文煊说了,司先生诊脉后表示,姐弟二人在娘胎时养得很好,身体康健,很不错。

这样就很好了,顾云锦心满意足,把怀里的小闺女交到赵文煊手里,她暂时抱不了太久。

“陛下,你不歇一歇么?”看男人这个兴奋模样,显然是一夜没睡了,顾云锦无奈,大约很快就要上朝了,稍歇一歇也是好的。

赵文煊确实一夜没合眼,不过他人逢喜事精神爽,神采奕奕,半点不见倦色。

他嘴里应着,脚下却没挪动打算,给顾云锦掖了掖锦被后,怀里抱着小闺女,一会低头看看,一会又抬眸瞅瞅小儿子跟孩子娘,笑意从未消去。

龙凤双胎,自古乃祥瑞之兆,若是出自皇家,那就更了不得了,少不了被冠上国运昌隆之类的预示。

若是刚好刚好碰上新帝登基,那效果更不言自喻。

双胞胎出生的时机其实不算好,是国孝期,大行皇帝刚驾崩半月,全国陷入哀戚氛围中,虽身份尊贵,但总有些憋屈。

虽心存嫉妒者不敢叽歪,但暗地里总有了嘀咕的由头。

只是一切,都被祥瑞之兆打破了,新帝刚刚即位,膝下便添了一对龙凤胎,意味了什么?

这意味着天降大吉,王朝将更为昌盛,天下将更为太平。

虽洗三,满月宴依旧不能进行,但喜庆已掩盖不住,人们欢笑赞叹几句亦无妨,这等大喜,即使大行皇帝在世,不也同样欢喜吗?

第二只靴子终于落地了,京中勋贵文武欢欣同时,不少人恍然大悟,原来之前流传出的小道消息,就是为了先抑后扬。

还有心思灵活的人猜到了,听说大皇子殿下的义父是位高人,医术尤为高明,想必诊出了脉息,陛下大喜之余,才开始造势。

不过不管真相如何,这顾侧妃膝下有了两位皇子一位公主,其中还有龙凤胎,一个贵妃之位,一世荣宠尊贵是少不了的了。且她膝下儿子,还是皇帝如今仅有的子嗣,将来还能有更多期盼。

相形之下,一直病卧在床的秦王妃章氏就不够看了,看来,日后中宫被打压是必然之事了。

有好事者开始观望,新帝的登基大典在一个月之后,再后面就是册封后宫了,这内廷想必又是好戏连场。

不过,赵文煊却没有如这些人的意,顾云锦诞下双胞胎后,他一腾出手来,便开始处理这件事了。

庆国公府。

这是一座开国功勋府邸,从太祖时期便延绵至今,赫赫百余载,可惜在今朝,遭逢了前所未有的低谷。

先是世子爷、大少爷重伤,这父子二人一个右胸中箭,一个腹中中刀,双双被人捅了个对穿,几番挣扎徘徊,方捡回了一条小命。

谁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国公爷章今筹死了,死因讳莫如深,死状却异常诡异,身首异处,两者被人被马踏得七零八落,间杂还中了几发乱箭,连个全尸也没落下。

他生前心腹不言不语,只管闷头干活,稍亲近些的窥见情况却胆战心惊,这死法一般人遇不上,国公爷这是上战场了?

怎么秦王,哦不,是陛下,陛下好歹是章家外孙,怎么没有保一保?

没保住也就算了,毕竟战场瞬息万变,很难确保谁平安的,只是为何,陛下也没命人收殓一下?

满府人都不知道国公爷去了何处,好在世子及时醒了,撑着一口气,吩咐人循着线索,方在血腥满地的战场找了回来。

除此之外,世子爷一声不吭。

积年世仆见惯了富贵人家的阴私,很多人暗暗揣测,陛下这是与母家有了龌蹉?

这得有多大龌蹉,才能连面子功夫都不做啊?

庆国公府人心惶惶,气氛低迷,管事出面吆喝过几次不管用,索性不理会了,他们还慌着呢。

在这种氛围下,庆国公府迎来一位特殊的客人。

两列黑衣护卫动作迅速而整齐,在世子爷寝室门前排开,房门被打开,倚在引枕上喝药的章正宏抬头。

一个高大俊美的玄衣青年出现,缓缓踱步进了寝室。

“陛,陛下。”章正宏有些激动,咳嗽了两声。

他伤没好,便撑着起来祭奠了章今筹。对于这个害了亲妹妹,又把他推出去挡箭的父亲,章正宏感情很复杂,但到底孝顺了几十年,他勉强起来上柱香,也算了结了这场父子情分。

章正宏受伤很重,能活下来,也算上天保佑加御医圣手回春了,身体加精神的双重折磨,让这个年近五旬的男人瞬间憔悴,双颊凹陷,衣衫空荡不少。

他见了赵文煊,就要挣扎起来行礼,“微臣叩见陛下,请陛下恕微臣失仪之罪。”

“舅舅有伤在身,这等俗礼便免了罢。”

赵文煊按住章正宏,打量了对方一眼,见他面色虽依旧苍白,但目中已有了神采,与重伤垂死已完全沾不上边。

他点了点头,根据日前御医回禀,说章正宏情况彻底稳定,已完全没有性命之忧,只需日后仔细调养便可,赵文煊才抽空过来的。

他厌恶章今筹,连带不喜庆国公府,但这舅舅却是真无辜,赵文煊没打算早早抖露消息,直接把对方给气死。

“舅舅先把药喝了罢。”赵文煊瞥一眼他手里的半碗药,没有落座,反倒挥退屋中所有下仆。

章正宏忙一仰而尽,咽下苦涩药汁后,他迫不及待问道:“陛下有何要事?”

赵文煊刚刚即位,又得了龙凤双胞胎,肯定忙得连轴转,出宫来庆国公府,肯定不会单纯来探望舅父。

想到龙凤胎,章正宏苍白的脸露出欣喜,“恭喜陛下喜得小皇子小公主。”

他转念间又想起自家一堆破事,神色黯然下来,“微臣愧对陛下。”

赵文煊不是个迁怒性子,况且认真算起来,章正宏是幼时唯一真心对他好的人了,他不愿意苛责对方,“过去的事情与你无关,舅舅休要再提。”

“朕此次请来,是有一事要想向舅舅坦言。”提起这事,赵文煊的声音冷了几分,他淡淡道:“朕不希望章芷莹占据元后之位。”

章正宏骤不及防,大吃一惊,他虽古板不知变通,却不是真愚笨,脑子一转,竟就隐隐窥测到真相。

“难道,难道芷莹她……”她也参与其中。

是了,必是如此,否则赵文煊为人一贯重情重义,章芷莹是他的亲表妹,即便他再宠爱顾氏,也不会如此苛刻对她,连名分也不愿意给。

章芷莹必然是协助章今筹或皇后,做下了不可饶恕之事。

章正宏离真相只隔了一层纸,一经提醒,顷刻便戳破。他不可思议,又惊又怒,不可抑制地剧烈咳嗽起来,手里的空药碗“砰”一声落地,摔了个粉碎。

赵文煊提起榻前小几上的瓷壶,倒了一盅温水,递了过去,章正宏喝了温水,方勉强止住咳嗽。

他抬头谢恩,眼角有些湿润,不知是因为咳嗽还是悲怆。

“陛下放心,微臣定会竭尽全力,将此事处理妥当。”面对皇帝外甥,章正宏羞愧难当,偏又格外恼恨章芷莹,手紧紧抓着茶盅,指节泛白。

赵文煊颔首,“如此极好,朕先回去了,舅舅好生歇息,不必相送。”

他信步出了庆国公府,翻身上马后,侧头瞥了一眼。

府门上匾额高悬,“敕造庆国公府”六个大字苍劲有力,记载了这座府邸百年繁荣。

赵文煊收回视线,打马而去,黑衣护卫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