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高门庶女 > 第145章

第145章

作品:高门庶女 作者:秀木成林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3855 更新时间:18-07-26 20:2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高门庶女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娘!”

小胖子一早便起来了, 不过他被乳母哄着, 没让打搅顾云锦休息, 他老大不乐意应了。这不,正殿刚有动静, 他便撒丫子奔过来了。

钰哥儿直奔母亲榻前, 扒住榻沿,就想往上爬。

他怀里抱了个小藤球,显然有些难度,小胖子尝试几次都没成功, 他便停下了,歪着小脑袋想了想。

顾云锦被搀扶坐起,含笑看着儿子, 也不让宫人帮助他。

小胖子只停顿了一瞬, 便一把将藤球扔上榻,然后迅速爬上来,蹬蹬蹬冲到床角,捡起藤球回到母球身边。

“娘,给!”小胖子乐呵呵,将藤球给母亲。

“钰儿真乖。”顾云锦夸他, 这小藤球是钰哥儿心爱之物,轻易不给人碰, 不过父母除外。

小胖子笑呵呵。

顾云锦给儿子脱了小鞋子, 又摸一把明黄色的衾枕,话说这龙床不但被她母子二人睡过, 还被小胖子反复折腾无数遍,想来历朝以来,就数它最委屈了。

她暂住养心殿,便已让外头起了不少骚动,若是再传出她睡的是正殿龙榻,估计更了不得。

赵文煊为防那些迂腐老臣叽叽歪歪,对外说她领着儿子住偏殿,饶是如此,顾云锦盛宠之名,已悄悄传遍京城,比以前热烈瞩目多了。

不过,这些八卦,顾云锦只当闲暇时解闷用的,笑笑便过去了,她与赵文煊二人,目前最关注的就是她腹中双胎。

此时已是六月末,顾云锦怀孕快九个月了,老良医以及有经验的产婆都说,她快要生了。

也是,双胎一般都会提早生产。

赵文煊近日颇为焦虑,即便政务缠身,也一日几次回来看她,他还多次询问徐非,有司先生的消息没有?

这种时候,有医术高明的司先生在,不但让人安心,还能更有保障。

当初确诊顾云锦怀了双胎后,赵文煊便立即打发心腹往青城山去。可惜很不凑巧,司先生出门了,行踪不定,下面一直没找到人,徐非也没办法,只得如实禀报了。

正当赵文煊万分失望之际,遍寻不见司先生却自己出现了。

他游历之时,听闻老皇帝驾崩,新帝登基,这新帝便是先帝膝下第四子。

先帝第四子不就是他的好友秦王吗?还是他义子的亲爹呢。

好友一家适逢大变化,刚好他也想念义子了,司先生本是洒脱之人,说走就走,于是直奔京城去了。

赵文煊喜出望外,领着小胖子迎了出去,把司先生请进宫。

司先生是隐士高人,并不将俗世富贵权利放在心上,赵文煊即便黄袍加身,待好友亦无丝毫改变,二人相处一如既往,无任何间隙。

反倒是小胖子,他早不记得前事了,听了父皇介绍,他睁大一双骨碌碌的眼睛,好奇看着司先生。

司先生捻须,含笑回视他。

小胖子是个胆大的孩子,对司先生颇有好感,蹬蹬蹬走过去,仰起小脑袋,大声唤道:“义父!”

“好孩子,好孩子!”

司先生大喜,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笑得合不拢嘴,他虽洒脱,但还是很疼爱这个小义子的。

事有缓急轻重,顾云锦临产在即,赵文煊也不客套,直接说了出来,二人立即决定,先去给她诊脉。

一行人直奔养心殿。

双方颇为熟悉,那些子避讳之事便可以免了,顾云锦腕子垫了丝帕,司先生三指轻按她脉门,凝神细听。

半响,他含笑松开,拱手道:“恭喜陛下,恭喜娘娘,娘娘脉息强劲,母子均安。”

赵文煊很高兴,他刚要说话,不料司先生接着又抛出了一句话。

“娘娘腹中怀的正是双生子,一龙一凤,正合成了个好字。”

“逸之,此言当真!”

赵文煊顾云锦又惊又喜,对视一眼,虽对司先生医术笃信,他还是忍不住出言询问,“真是龙凤双生?”

顾云锦喜极而泣,孩子无论男女她都一般疼爱,只是若能够刚好一男一女,日后不必遮遮掩掩,让孩子受不必要的委屈,那就再好不过。

司先生含笑点头“确是如此。”

俗世之陋习,害人不浅,即便贵为九五之尊也不能幸免,他从不相信,但也很替好友夫妻高兴。

感谢的话若多说,反倒显得生分,偏如今国孝期间,酒宴是不能有的,赵文煊欢喜过后,拍拍司先生的肩,有些歉意。

司先生不以为意,反倒转过来安慰好友,他许久不见义子,正是亲热的时候,让赵文煊自个儿忙碌去,他与钰哥儿好好说话便可。

他抱起小胖子,抛了抛,十分感慨,“不过大半年没见,我这义子便长了许多。”小胖墩沉甸甸的。

钰哥儿高兴极了,“义父,再来,再来!”

“好!”司先生哈哈大笑,“这小子跟从前一样,是个调皮的。”

从前即便进宫后,赵文煊也没让御医给顾云锦诊脉,这回得了司先生的确诊后,赵文煊不再像往日一般讳莫如深。

他心里踏实了,更不愿委屈孩儿们,于是,京城中,很快便悄悄流传起一则消息。

“嘿,你听说了吗?”一圆脸贵妇压低声音,神神秘秘道:“听说养心殿那位娘娘,怀的是双胎。”

“早就听说了。”答话的妇人嘴巴有些尖,她撇撇嘴角,意有所指,“我就说,人的福气是有限的。”

尖嘴妇人不得丈夫宠爱,但凡听到有出嫁妇人过得好,她总要嫉恨,这顾侧妃自赐婚后一路顺遂,她早就很不是滋味了。

顾侧妃昔日在潜邸时,便独宠于陛下跟前,又生了长子,如今陛下称帝,更被直接接到养心殿,与陛下同居一处,这已经不是所谓“不喜美色”能解释清楚的了。

京城很多人暗暗猜测,这大约又是一个张贵妃要出现了,且看形势,这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新帝尚未举行登基大典,册封后宫当然在后面,不过在京城诸人眼里,这一个贵妃之位,已是板上钉钉了。

尖嘴妇人暗暗嫉恨已久,如今窃喜着,顾侧妃看来福气到尽头了,若产下双生子,哼哼,陛下必然厌弃她。

这边尖嘴妇人嘀嘀咕咕,那边厢圆脸贵妇却不再接话,她蹙眉道:“看你说的什么话,即便这事是真的,娘娘自然也要龙凤呈祥的。”

圆脸贵妇只打算八卦一下,可没想着惹祸上身,她啐一口,难怪这人不得婆家欢心,这张破嘴多年不知道改改,若两人不是表姐妹,她才懒得跟这人说话。

况且,她可不认为顾侧妃会被陛下厌弃,毕竟对方都快生了,双胎脉象也早诊出来了,为何之前没传言,偏偏现在有了。

双胎跟单胎,怀孕时腹部大小是有差别的,陛下肯定知道的,要厌弃,早就厌弃了,还用等到亲自迎进养心殿再厌弃吗?

更何况,陛下身边的小道消息,是那么好传出来的吗?圆脸贵妇是个聪明人,嗤笑一声,不再跟蠢妇说话。

像她这样伶俐人还有许多,大家虽偶尔八卦一番,但实际上,都等着皇帝的后着。

是的,绝大部分人都不是傻子,他们已经能猜到放出消息的是哪位了。

外面暗流涌动,养心殿却万分和谐,顾云锦一觉醒来,赵文煊照旧已上朝理政去了。

她梳洗用膳后,照例小心运动一番,在凉亭坐下喝了盅温水,顾云锦便问道:“钰儿呢?”

碧桃接过茶盅,“殿下清晨便起了,与司先生出了门。”

小胖子活泼,很快跟义父熟稔起来了,一大一小相处得极好,司先生闲云野鹤惯了,也不乐意拘在宫中,于是,他便携了钰哥儿,两人出宫闲逛去了。

赵文煊毫无异议,于是,司先生很快便出名了,宫内宫外,都知道大皇子殿下刚出生时,便认了个高人为义父,这高人是陛下至交,陛下十分乐意让高人领大皇子出门。

暂时,大皇子是陛下唯一子嗣,陛下对高人之信重,两人关系之好,由此可见一斑。

小胖子高兴坏了,出了两天门,他简直乐不思蜀,每天早早便起,乐颠颠去找他义父去了。

儿子不黏她了,顾云锦有些小失落。

好,有人给带孩子也是很好的,她只能这般自我安慰一番。

“我们回去。”顾云锦并不太累,歇一会就好了。

她遛弯的地点,就在养心殿正殿门前的中庭处,距离大门不过二三十步远,也不用轿舆。碧桃金桔等人小心扶起主子,一行人往正殿而去。

顾云锦拾级而上,她微微仰头,今天天气不错,一大片白云遮住太阳,不怎么热,还有丝丝凉风。

她身心愉悦,上了回廊,正要继续举步,不料这时,却突然感觉腹部猛地往下一坠。

紧接着,便有水意汩汩而出,顾云锦一怔,随即反应过来,“金桔,碧桃,我要生了。”

金桔几人正突兀主子无端停下脚步,刚要发问,不料顾云锦却放出大招,她们愣了一瞬,立即便紧张起来了。

“快!快去召稳婆!”

“来人,快去禀报陛下!”

“娘娘,您疼吗?小心脚下。”

……

养心殿如被打开了机括,瞬间急速运转起来,这生产的步骤,一应宫人都反复演练过几遍,因此她们虽面带急色,却丝毫不乱。

赵文煊赶过来时,顾云锦已经被送进产室了,他呼吸急促,在门前来回踱步,不停询问道:“司先生回来了吗?”

司先生与钰哥儿很快折返,小胖子听说母亲要生弟妹了,他虽不懂,但依旧被紧张的气氛感染了,他揪住义父衣领不放,小胖脸板地紧紧的。

“钰儿莫要紧张。”司先生拍了拍怀中小胖子,同时不忘安慰好友,“娘娘脉息脉息强劲,并无异常,定能母子均安。”

司先生每天给顾云锦把一次脉,对她身体状况最了解不过。

只是赵文煊依旧无法淡定,司先生了解当局者心情,也不多劝,径自走开,细心安慰怀中的小胖子。

酸胀过后,便是疼痛,一浪接一浪,汗水濡湿了顾云锦衣襟鬓发,沁入她的眼眸,让她有些睁不开眼皮子,只是她却无心关注。

她正咬牙忍着,也不敢用呼喊宣泄疼痛,以防泄了力气,后劲不足。

产婆们告诉顾云锦,一切比想象中顺遂,大约天黑前,小主子们便能出来了。

顾云锦抬眸,瞥一眼还亮堂堂的窗棂子,好,大概不用太久。

产婆们经验老道,说得果然没错,到了申正时分,顾云锦便觉疼痛已经积攒到了一个极点,她忍无可忍,痛呼出声。

随着这声痛呼,积压已久的疼痛找到宣泄口,一股脑涌向那方。

“哇!”

一声嘹亮婴啼后,紧接着,便是产婆高兴得几乎要变调的大嗓门,“恭喜娘娘,贺喜娘娘,生了一个小公主。”

顾云锦勉力仰头,看着产婆小心抱着的襁褓,小女婴红彤彤的,闭着眼睛,正张着小嘴哭泣,嗓门一点不比她哥哥当年小。

她微笑,正要说话,不想腹部疼痛又起。

再度老牛拉车地使劲儿,约摸一刻钟左右,又一声婴啼声响起。

“恭喜娘娘,您生了位小殿下。”龙凤呈祥,产婆话音一落,一屋子人喜笑颜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