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高门庶女 > 第144章

第144章

作品:高门庶女 作者:秀木成林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3730 更新时间:18-07-26 20:2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高门庶女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越王一死, 大局已定, 赵文煊随即率军返回西山。

他进了行宫, 直奔宣德宫灵堂,给建德帝梓宫上香叩拜之后, 首辅杨鹤年便出列, 他深施一礼,恭恭敬敬道:“如今大行皇帝已崩,太子殿下又被逆王所杀,国不可一日无君, 为社稷故,老臣恭请秦王殿下即皇帝位,统御万民。”

话罢, 杨鹤年撩起前摆, 双膝着地跪下,他年纪大了,一贯颤颤巍巍的,此时这动作却相当利索。

不管真相如何,太子就是被越王暗杀了,秦王携安王出兵讨逆, 安王诛杀逆王于阵前。

大行皇帝膝下有六位皇子,头两位乃元后所出, 可惜早夭了, 第三、第五分别是太子与越王,如今也没了, 皇子仅余两位,即是四皇子秦王,以及六皇子安王。

安王此人,一贯是透明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不论是按照长幼有序,还是看个人能力,继位者非皇四子秦王莫属。

西山留守群臣,基本都是聪明人,不论是原先的中立者还是保皇党,一等杨鹤年话罢,诸人立即恭恭敬敬跪下,并紧随其后附和。

秦王已是板上钉钉的新帝了,他们即便不奢望有功,也但求无过。

赵文煊俯身扶起杨鹤年,“诸位请起,本王何德何能,敢居皇帝之位?”

杨鹤年闻言大惊失色,刚站起又硬要跪下,他泣道:“殿下,您万万不可弃黎民百姓于不顾啊!”

他身后诸臣又再苦求。

这是一场君臣心知肚明的戏码,即便要登基,也不是一说便上的,怎么也得谦辞个数次。

杨鹤年领着一众文武泣泪苦劝,赵文煊却自觉能力不足,再三推辞,这般来回几次后,他终于迟疑了。

自来文臣口舌皆犀利,杨鹤年虽垂垂老矣,但功力反愈发深厚,他见状立即乘胜追击,苦诉一番,表示秦王若是不答应登基,社稷百姓便危矣。

赵文煊无奈,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祖宗留下的基业陷入如此困境?

于是,他终于答应了。

杨鹤年大喜,连忙领着群臣后退几步,整理衣冠一番,重新双膝着地,三跪九叩大礼参拜。

“微臣叩见吾皇,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山呼万岁,大礼参拜过后,即便还没举行登基大典,赵文煊亦是名正言顺的新帝了,他抬手,“诸卿平身。”

“谢万岁!”

……

“娘娘,您慢些。”碧桃金桔一人一边,小心翼翼搀扶着顾云锦。

顾云锦颔首,丫鬟婆子簇拥着她,出了门,登上轿舆。

轿舆很宽大,明显并非亲王侧妃级别,还有最关键一个处,便是它虽比较缓慢,但要比马车平稳太多。

顾云锦这趟不赶时间,也再无任何顾忌,庄子距离京城也不算远,当然选择轿舆。

她这是要回京。

赵文煊即位为帝后,立即便想把顾云锦母子接回京城,那庄子一贯隐蔽,条件实在不算好,他唯恐回出岔子,命老良医再三诊过脉,确定她情况颇佳后,便命徐非廖荣前去,护着轿舆回京。

他很想自己前来,可惜实在无法抽身。

赵文煊如今正奉大行皇帝梓宫回京,这活无人能替代,一旦缺席,他这新帝立即便要背上不孝的罪名。

本朝以孝治天下,皇帝当然不能不孝。

顾云锦修书一封,严词拒绝他来,加上情况实在不允许,赵文煊只得罢了。

她坐稳了以后,轿舆被小心抬起,抬轿的大力太监经验丰富,即便地势不平坦,顾云锦也没感到颠簸。

她舒了一口气,相较之下,缓慢如龟速也不是不能接受了。

反正她不赶时间。

“娘娘,你如果有不适,一定要告诉奴婢们。”碧桃再三嘱咐。

“嗯,我知道的。”顾云锦没好气。

碧桃嘿嘿笑着,雀跃之情掩饰不住。

其实不单单是碧桃,整个车厢乃至明玉堂一众伺候者,都按捺着激奋之情,从昨日消息传回庄子后,她们便是如此。

顾云锦没拘着丫鬟们,即便是她,不是也欣喜万分吗?登顶称帝反倒是其次,她庆幸他大战后安然无恙,并彻底荡平一切隐患,日后一家人再无掣肘。

只不过,欢喜一日,也该按捺下来了,要知道,她们此行不是回秦王府了,而是直接进宫。

赵文煊称帝,顾云锦作为他后院女眷,当然是被接入宫中的。

“碧桃金桔,”顾云锦扫了车厢内一眼,“还有青梅。”

“我们如今欢喜一些,也是无碍的,只是进了宫,万不能再如此。”建德帝驾崩才几日,现在是国孝期间,不管心中如何想,都应该一脸哀戚,尤其身处皇宫大内。

“你们三人不但要严于律己,且还须约束底下一众丫鬟婆子,往不可懈怠,可知晓?”话到最后,顾云锦板着脸,一面正色。

“奴婢等遵命。”

金桔等人都不是笨人,主子话里意思一听便知,她们一贯严守规矩,也就是这次事太大了,她们才喜形于色,主子一提醒,她们立即醒悟,自此牢记于心,时刻注意不提。

赵文煊出征时,留下了一部分兵马镇守大本营,如今大事已了,这个庄子不再需要驻防,于是,留守秦军便直接护着顾云锦母子出发,也省了另遣人过来。

披甲军士开路,一直护送轿舆抵达京城,兵将太多入城会引起百姓恐慌,于是,统领挑选了一部分军士继续京城,余下的折返大部队。

早有哨兵打马奔向皇宫,将消息再次送到赵文煊跟前。

赵文煊此时已是新帝了,他奉着先帝梓宫,率先进了京城皇宫,领着宗室群臣哭灵一番,他待不了多久,又得马不停蹄处理堆积下来的政务。

登基大典只是一个加冕形式,实际在赵文煊正是被朝臣参拜那一刻起,权利便立即移交,这几日堆积了不少政务,其中有些十万火急的,他必须马上处理。

杨鹤年等阁臣们,也一并跟随皇帝处理政务,紧急的政务处理得差不多时,他们有幸一观新帝着急的模样。

新上任的大总管廖荣出去一趟,快步回来,在皇帝耳边低语几句,皇帝便一掷朱笔,倏地站起,匆匆往殿外而去。

阁臣小心交换几个眼神,皇帝未即位前,他们也接触过不少,陛下虽年轻,但一贯冷峻稳重,何成见过这急色难掩的模样?

后来,他们才知道,原来是顾侧妃并小公子抵达皇宫了。

让所有知情者大吃一惊,顾侧妃抵达皇宫,皇帝竟亲自迎到皇宫大门,诸人咂舌,这位侧妃娘娘了不得,而有了这么一个厉害亲娘,只怕小公子前程会更加顺遂。

外人的想法如何,赵文煊并不放在心上,他到了宫门时,正好见到顾云锦轿舆,他立即便上了轿。

“父王!”小胖子正趴在侧窗处,掀起一线帘子往外瞄着,母亲不许他大掀帘子,他正委屈着呢,听到声响回头一看,却见到他父王。

小胖子登时乐了,撒开脚丫子蹬蹬蹬扑过来,方才的小委屈立即抛于脑后,“父王,我许久不见父王。”

钰哥儿快两岁了,口齿伶俐不少,中短句子都能说清楚了,赵文煊一把抱起他,他正撅着小嘴,诉说自己的委屈。

赵文煊抱着儿子颠了颠,落座在顾云锦身侧,仔细打量她一眼,见她精神尚佳,面色也红润,才放下心来,摸了摸儿子小脑袋,说:“父王不对,父王下回再不出门许久了。”

近一段时日以来,小胖子确实只短暂见过父王几面,得到承诺后他很高兴,歪着小脑袋想了片刻,他又提出意见,“我出门。”

他的意思是,下次出门,让父王带上自己。

赵文煊很欣慰,儿子大了,懂得思考后讨价还价了,因此立即颔首应了,“好,父王下回若出门,肯定带你。”

小胖子咯咯大乐,赵文煊颠了颠儿子,侧头看向顾云锦,关切道:“锦儿,这两日休息得可好?”

他出征在外,她必然是忐忑的。

顾云锦微笑,“我很好,钰儿也很好,你无需挂心,紧着办前面的事便可。”这个关键时刻,能不出岔子就不出岔子。

一家几口笑语晏晏,外面廖荣指挥着抬轿的大力太监们,把轿舆引向养心殿。

本朝皇帝寝宫,都是在乾清宫,不过大行皇帝崩了以后,梓宫也会在乾清宫停灵一段时间,这段日子,新帝便另寻暂居之所。

养心殿便是赵文煊暂居之处。

轿舆进了养心殿,小心停下,赵文煊将儿子交给金桔,他亲自抱了顾云锦,下了轿往正殿行去。

“殿下,我自己下来走。”顾云锦扫了中庭一眼,殿内殿外太监宫人跪地行礼,虽然他们都低着头,但人数颇多。

赵文煊知道她的心思,“你放心,这都是我的心腹。”

顾云锦一想也是,遂不纠结了,她侧头笑道:“如今,我就该称你为陛下了。”

她语带打趣,赵文煊睨了她一眼,不甚在意道:“不过就是个称谓,你爱如何唤都行。”

信步进了内殿,赵文煊小心将顾云锦安置在榻上,坐在她身边,面色一正,十分严肃对她道:“我们相处,如从前一样便可,你若要与我生分,我可不答应。”

顾云锦凝视他,他很是认真,她昂首睨着他,“你的誓言我记得真真的,生分你倒是想得挺美。”

她皱了皱俏鼻,神态颇有几分刁蛮,赵文煊看着却欢喜,他立即假意讨饶,“是,请娘娘宽恕则个。”

顾云锦状似高傲,颔首语带矜持,“好,我且宽恕了你。”话罢,她忍不住笑了。

二人嬉笑几句,赵文煊展臂,顾云锦偎依进他怀里。

接下来的日子,顾云锦便在养心殿住下来了,这是赵文煊特地安排的。

建德帝的后宫虽然并不热闹的,但以前留下来的老妃子总有一些,作为一个宽宏大度的新帝,赵文煊让她们慢慢搬离,无需着急。

当然,这并不是顾云锦必须要住养心殿的原因。

赵文煊没想着委屈顾云锦母子分毫,她一入后宫,就必须居于坤宁宫,本朝历代皇后寝宫。

她是他唯一的妻。

目前有两个障碍,头一个,便是再次病卧昏迷的章皇后,即便她直接移走了,赵文煊仍打算先把坤宁宫大肆翻修一番,将对方所有气息痕迹抹干净,再让顾云锦母子迁入。

另外一个,就是章芷莹,这个名义上的秦王妃。

建德帝已经驾崩了,一切尘埃落定,这个女人无需留着了,赵文煊没打算让她“病逝”,毕竟,即便病逝了,她还是在玉牒上留下一笔。

即使顶着压力不封她为后,原配痕迹也留下了。

赵文煊怎可能答应?

只是现在他刚即位,一切军政要务需尽快上手,且大行皇帝的梓宫还停在乾清宫,千头万绪,还腾不出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