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超神宠兽店 > 第918章 眼眸(求订阅求月票)

第918章 眼眸(求订阅求月票)

作品:超神宠兽店 作者:古羲 分类:玄幻奇幻 字数:4166 更新时间:21-06-13 23:5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超神宠兽店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神墟内。

残缺的城池外,一道身影悄悄接近,在其身边陪同一头小骷髅,这小骷髅鬼头鬼脑,四处张望,在前面打探。

“这些诡尸的战力,各不相同,那些穿盔甲的诡尸,似乎是先前的城卫军,战力是星主境,其他的诡尸,大多都是星空境,天命境不怎么见到,估计是修为太低,难以抵挡这股诡异力量的控制,被腐化。”

苏平连续狩猎三十多只诡尸,已经杀出经验。

很快,他摸索到城内,让小骷髅在前面探路,引诱。

城内荒凉,经历过大战,处处残垣断壁,苏平注意到,一些建筑物中也有诡尸矗立,这些建筑内的诡尸最危险,不易察觉,很难被感知到,它们没有生物的气息,只是死物,就跟建筑、岩石、花草等一样。

“血!”

苏平狩猎经验极其丰富,已经找到轻松猎捕的办法,这些诡尸虽然危险,但比妖兽的智商还低,狩猎不难。

找到吸引它们的东西,再将其引入陷井,这是最原始的狩猎法,简单却有效。

苏平将自身的鲜血涂抹到小骷髅召唤出的亡灵小骷髅兵上,让小骷髅兵晃晃悠悠地上前,气血弥漫,立刻将那些建筑内的诡尸引动出来,瞬闪而至,直接将那走路扭扭歪歪的小骷髅兵击碎。

但下一刻,不远处又有骷髅兵走出,身上沾着苏平刻意释放出的气息。

诡尸再次瞬闪而至,将其斩杀。

一只只小骷髅兵爬出,将诡尸不断拉扯出来,等到了周围没有诡尸的区域,苏平直接现身,将其拉入到深层空间迅速斩杀。

随着狩猎,苏平积累的神核在飞速增长。

而这片城区也在逐渐被清扫出来。

以苏平侵入的地方为半圆,朝城内辐射而去,不少诡尸被吸引出来消灭。

“嗯?”

在来到城中时,忽然,苏平心中陡升警兆,他看到不远处的残破建筑顶上,站着一只诡尸。

这诡尸浑身战甲破碎,静静站立在那里,像是屹立千万年。

恐怖的危险感,从这诡尸身上散发出来,苏平浑身寒毛都竖立起来,他忍不住瞳孔收缩,快速地悄然向后退去。

这头诡尸,绝对恐怖无比,有可能是封神级的诡尸。

哪怕没有封神之术,单是本身的力量,就能瞬间将他压爆。

绕开这头诡尸,苏平继续向其他地方探索过去,他没尝试去试验这头诡尸的战力,没那必要,这是现实,死一次就结束,等他回到培育世界,有的是机会找那些封神级生物交手,甚至是更可怕的生物都行。

只是这种交手,意义不大,被瞬秒的话,对自身毫无提升。

很快,这座城池的九成地方,苏平都清扫空了,让他皱眉的是,整座城内没有半点生机,是一座死寂的城,连活的小型妖兽、老鼠,都没有!

“这个世界,该不会没有活的生物吧。”苏平心中暗道。

他离开这座城,继续前往别的地方。

翻越过城池后,便是荒凉的平原,在平原中除诡尸外,还有一些诡异神兽,以及一些深渊虫族的尸体。

从平原猎杀之后,苏平累积的神核已经达到3000多颗。

在平原外是一条大河,河水却没有流动,漆黑如墨,像是冻结的黑色冰块,但当苏平抛下石头时,立刻溅起墨水般的黑汁,表面也扬起涟漪,但很快,这涟漪便渐渐归于平静,一切又恢复镜子般的死寂。

苏平如法炮制,继续用小骷髅兵探路。

很快,河里爬出恐怖的生物,朝小骷髅兵杀去,是河域神兽。

苏平将其引诱到外面,埋伏袭杀。

从这河域中,苏平猎杀了20多颗神核,才没有再引出什么东西,他飞过大河继续向前,一路前行,寻找诡尸。

时间匆匆。

在大河之后,苏平没多久又遇到城池,这些城池彼此相邻,也是残破不堪,苏平同样将其小心清理。

有过先前看到的那恐怖诡尸,苏平不敢大意,毕竟要是惊动封神境的诡尸,他估计只能靠至尊师傅给的魂神甲,有可能保命。

第二座城池破碎得更为严重,苏平遇到的诡尸不多,狩猎了1800多只后,便基本清空,剩下都是一些危险区域,他不敢靠近,直接转向下一处地方。

……

“9000颗!”

清理到第五座城时,苏平累积的神核已经快要破万了。

他感觉自己狩猎的速度还算是快的,毕竟这些诡尸颇难对付,除了要花时间引诱之外,还得迅速击杀。

苏平中间险些被诡尸包围,这些诡尸全都瞬杀到身边,将苏平吓得不轻,他已经测验出,这些诡尸的利齿、指甲等处,都有一种黑气残留,这种黑气触碰到血肉之躯的话,会迅速将其感染。

苏平在战斗时被抓伤过,他直接削掉被抓伤的地方。

好在以他如今的修为,对身体的控制,就算是断臂再生都轻而易举。

“这是……”

忽然,苏平在这处城中,看到一座山。

山已经被摧毁,山头被打烂,似乎被什么暴力给掰断一样,山脚下被砸出数个大坑,一些建筑都被摧毁成废墟。

不知为何,看到此山的刹那,苏平心中忽然浮现出一种奇异的感觉。

似乎记忆出现某种重叠,眼前的山,给他的感觉似曾相识,很熟悉,像在哪里见到过一样。

“嗯?”

很快,苏平发现在山头有不少诡尸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立刻让小骷髅呼唤小骷髅兵,开始诱猎。

很快,有站在深坑内的诡尸被引出,苏平将其斩杀。

这些诡尸受伤极重,有的面容模糊,被什么东西砸烂了一样,有的身体残破,胳膊和胸膛破裂,生前经历过难以想象的惨烈战斗。

苏平在猎杀的同时,心情也慢慢变得凝重。

这些诡尸在生前,可都是神族。

这神墟究竟发生过什么事,让这些神族惨烈对战?

他想到碧仙子的主人,那位暮仙王,他挡住的那片天,背后究竟是什么?

这座山上的诡尸整体战力都很强,星主境的有七八只,苏平有些心惊,显然这座山曾是某处圣地,才会聚集这么多强大神族。

当狩猎十几只后,苏平慢慢来到山边,小骷髅兵继续上前。

这时,忽然一道诡尸杀出。

这诡尸瞬闪而至,将其捏死,随后矗立在原地未动。

苏平发现,这诡尸保存得极其完整,其他诡尸身体肌肤都已经紫黑,皱褶,堆满灰尘,灰尘跟身体似乎都快融合,形成一层岩盔了,但这诡尸的身体却颇为干净,身材纤细,一头青丝般的秀发,在微风下仍在飘动。

苏平寒毛微微竖立,这诡尸给他的感觉,比之前遇到的那头还要恐怖三分。

“退!”

苏平当机立断,迅速撤退。

就在他后退时,忽然间,苏平看到了那诡尸身体动了,但没有瞬闪靠近,而是慢慢转过身,面对着他暴退的方向。

苏平看到了这诡尸的模样,脸颊上有些灰尘,脏兮兮,但比起别的诡尸就要显得干净太多,在其喉咙处,胸口心脏处,有两道致命窟窿。

在其额头上,却有一道神印极其炽热,在焕发着浓烈的光芒。

苏平看到了她的脸,那是一张倾城绝世的脸孔,哪怕被灰尘蒙珠,也依然难以掩盖,完美得无可挑剔。

但表情却是麻木的,一片死灰。

“嗯?”

苏平心头忽然微微颤动一下,他莫名地,有种极其熟悉的感觉。

这脸孔,他从未见过,从不认识。

但那一双灰暗的、充满死气,却又似乎在注视着什么的眼眸,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像是曾在什么地方,见过她!

“是谁?”

苏平心头闪过一丝念头,有些疑惑,难道是在某个培育世界见过?

但他回想一下,自己去的那些培育世界,神系位面就那么几个,似乎并没有眼前这女子。

就算不是神系世界,其他的培育地中,苏平见到的绝美女子也不多,毕竟他主要是冲妖兽去的。

随着他的身影暴退,那张脸孔和纤细矗立的身影,也越发遥远,渐渐模糊,苏平有种错觉,对方似乎也在注视着他。

可是,这诡尸已是死物。

如果在注视他的话,早就瞬杀过来了。

她究竟是谁?

苏平心中茫然,直到那道身影模糊到看不见,他才停下,站在一处残破高楼上,他皱眉沉思片刻,忽然想到系统,当即心中默默询问。

许久,系统没有回应,并未作答。

苏平有些无奈,想了想,最终还是放弃返回查探的想法。

仅仅是一点熟悉的感觉,让他再冒险回去,太不值当。

“奇怪,以我现在的修为和敏锐度,感觉是不会出任何差错的,如果我觉得有危险,那就肯定会有危险,如果是熟悉,那就肯定是在哪见过。”

苏平皱眉,百思不得其解。

良久,他只能将此事暂时压下,先完成试炼再说。

离开这座城,苏平继续沿途杀去。

……

“你这小徒弟挺危险的,刚差点跟那头接近尊级的诡尸碰面了。”

至尊殿内,老者至尊轻笑对神王至尊说道。

神王至尊看到苏平退远,也是放心下来,心中暗松了口气,要是苏平早早淘汰,他也脸上没光,而且以那头诡尸的力量,他给苏平的魂神甲,未必能挡住多久,只能让牧神至尊出手,才能将徒弟解救下来。

“这头诡尸,似乎有点自己的思维。”神王至尊皱眉说道。

他看到画面中,那头诡尸依然在注视着苏平离去的方向,一动未动。

牧神至尊此刻也是微微蹙眉,心中却是惊讶,这神墟他已经炼化,里面的尊级诡尸也镇压,交过手,的确是诞生了灵性,但诞生出来的灵性较为原始,充满嗜杀,可这头诡尸,分明是察觉到苏平,居然放过了他?

“奇怪,这小家伙身上有什么秘密?”牧神至尊对苏平产生了一丝好奇。

有没有记录在联邦内的稀世神体,还有如此奇特的事,这小家伙绝对有天大秘密。

“牧神,刚是不是你控制了这诡尸,故意放水?”

有至尊向牧神至尊轻笑道,但话里却略微有些不满。

牧神至尊眉头一动,淡然道:“不至于。”

仅仅三个字,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和回答。

那质疑的至尊微微挑眉,但想了想,便没再说什么,毕竟牧神至尊已经这样开口,就说明绝不是他做的手脚。

“这小家伙的狩猎经验挺丰富,胆大心细,的确是可造之材,目前狩猎的神核是第一,其他几位,已经有人吃过亏了,够莽的。”

“哈哈,你说的是那只小鸟转世的小家伙么,他以为他的灭世凤焰能摧毁一切呢,殊不知这都是古尸毒,根本无解!”

“我倒觉得挺好,虽然莽了点,但性子爆裂,契合他的修炼之道,也许能杀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有至尊却另眼相看,淡然说道。

其他至尊笑笑不语,这话不能说错,的确有可能,但每个人的欣赏水平不同,没必要争执。

“等这些小家伙结束试炼,你准备怎么比?”

“听说打算送他们去虚空战场锻炼?那里可不是闹着玩儿的,真出事了,我们都未必能抢救到。”

如今试炼过半,他们已经大概看出这些小家伙的水准和表现,心中有了判断。

牧神至尊淡然道:“没经历风雨,怎么能磨练出来,也该提前让他们看看宇宙的真实面目了,让他们对天地,对宇宙,该有敬畏之心!”

“但这些小家伙,我看他们都是杀伐果断之辈,并非襁褓里的婴儿。”有至尊反驳道。

牧神至尊道:“他们杀的只是妖兽,是其他人族敌人,虚空战场的东西可不是妖兽。”

“有差别么,无非是模样和气息有些不同,只要见过血,心都一样硬!”

“我倒赞同牧神至尊的安排,虚空战场最近不太平静,这些小家伙原本等比赛结束,也要去那里锻炼,磨砺一番,对他们是好事,现在只是将此事提前了,如今宇宙重合在即,我们是应该将许多的流程,缩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