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绍宋 > 第418章 条约

第418章 条约

作品:绍宋 作者:榴弹怕水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7140 更新时间:21-06-17 16:4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绍宋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午后的滹沱河畔阳光明媚,春风拂荡,如果不是真定城外那密集的尸体队列,以及滹沱河那湍流不息的河水中时不时冒出来许多残破旗帜、躯体,恐怕很难想象,就在前日,就在河对面,曾爆发过一场决定了两个万里大国百年国运的战斗。

随风飘荡的龙纛下,气氛稍微有一点点紧张,因为一身便装的赵官家一直在抬头盯着头顶的龙纛发呆,引得许多人一起抬头去看,也引得许多人一直都不敢抬头。

“该洗一洗了。”过了许久,赵玖方才低下头来,然后指着头顶龙纛对身侧的内侍省押班邵成章言道。“有点硬了……破洞也该补一补。”

饶是邵成章素来以沉稳严肃出名,此时也不禁一怔,然后才仓促应声。

交代完了这件事情,坐在马扎上的赵玖方才看向身前叉手立着的一群人,并最终看向了为首一人:“你便是讹鲁观?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第六子?”

“降人正是讹鲁观,排行在六,前为大同府留守。”和身后许多人一样,讹鲁观终于在心中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犹豫了一下,忍住没跪,只是在周围无数甲士的环绕下再度躬身作揖罢了。“今日特来谒见陛下,请为……”

“没有封王?”赵玖显然也不在意这些理解,只是蹙眉追问。“朕怎么记得前几年金国曾大肆封过王爵呢?”

“是。”被打断的讹鲁观赶紧在叉手应声。“好让陛下知道,确有此事,但当时是为了收拢各处人心,降人长兄当时曾跟降人说过……我们兄弟不宜抢了他人爵位。”

“确实有些道理。”赵玖点点头,不以为意道。“但应该也有定下名分,强调你们三个兄长在兄弟中权威的意思吧?你们兄弟得有十几个……”

这话听起来有点像是在质疑讹鲁观的分量,所以六太子本人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复。

但所幸,身前的这位官家并没有纠结此事,而是迅速进入到了正题:“讹鲁观,朕今日其实本不想来的,但后来还是来了,你知道是为何吗?”

“陛下仁恕。”讹鲁观作为立国后成长的皇族,虽然不至于跟眼下的金国国主相提并论,但基本的文化水平还是有的,再加上对方没有让他强行下跪,所以言语上就格外柔软。

“不是什么仁恕,不想来,是因为前日战后,朕就有些精神不佳……你想想,辛苦了十年,几乎卧薪尝胆一般,如今一朝成事,接下来几乎可以将大事尽数托付给朕的几位元帅,然后高卧后方,便可坐观席卷之势……当然显得有些空虚。”说着,赵玖还指了指不远处的真定城,彼处,韩世忠的大纛已经带着铜面甲士进城了。“不瞒你说,朕昨日还写了一个空虚公子的扇面……最后觉得羞耻,又给撕了。”

讹鲁观一时无言,却只能硬着头皮称赞:“陛下好雅兴。”

“而今日又过来呢,一个是因为你们有诚意,给朕省了不少事。”赵玖没有理会对方,只是继续望着真定城方向平静解释道。“你须晓得,自从太原之后,朕这里的火药就不足了,估计也就是再炸一个燕京城的事情,是断不舍得在真定这里用的,而真定城这里,偏偏还有这么多储藏……如此境况,你们愿意以礼来降,朕当然要投桃报李。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缘由,却是随行的吕相公,前日淋雨观战后便又卧床了,他的身体自北伐以来日益不足,朕怕耽误他北归燕京……宋金开战之前,他是燕山道经略使。”

这话听起来似乎既诚恳又严肃,但在讹鲁观这边听来,却更像是在直接讨论起了谈和条件。

话说,火药这玩意,赵官家说他有多少是一回事,金国敢不敢信是另外一回事;然后他跟那位吕相公有几分君臣情谊,恐怕也只有他们俩人自己知晓……唯独两件事都直接谈及到了燕京,却是让人不得不认真起来。

毕竟,燕山道本就算两国战争的根本缘由所在,也是此战后宋国有实力拿下而尚未拿下的核心地段……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正是用来谈和的核心条件所在……而从今日降人的角度来说,既然准备投降之余进行和谈,那其实就是心里已经默认了这个选项的。

只不过,默认归默认,可嘴上却不能明认……因为那是都城,讹鲁观根本没有资格做出许诺,甚至反而要尽全力维护和保住燕京才像话。

当然了,降都降了,反驳无效,然后暂时竖耳朵听一听赵官家的条件也总是没错的。

“官家!”一念至此,地上的讹鲁观赶紧拿出了早就预备好的言语。“燕京是我国都城,不是我一个丢了驻地的大同留守可以言语的……”

“朕知道。”赵玖有些不耐的摆手以对。“讹鲁观……朕从未指望过你一个降人能促成什么真正的和谈,也没指望着靠嘴上功夫拿下朕想要的东西……但这不是你们主动想谈的吗?且听一听朕还有多少本钱,朕的本意又在何处……也好让你们国中真正能管事的必要时有个决心。”

“是。”讹鲁观愈发放松,身后小心翼翼立成一片的金国文武也多释然,因为这本位官家委实痛快,而且确系没有为难他们的意思。

“那就认真听清楚一些。”赵玖继续言语,语气却不免忽然严肃起来。“不要擅自插嘴。”

而讹鲁观想了一想,到底是再度率身后金国文武拱手行礼,复又起身叉手恭敬以对。

“其一。”赵玖坐在马扎上,看都不看对方,只是望着身前空地平静言道。“战事因燕云十六州而起,金国必须退出燕山以南……这是根本一条。”

周围人皆无言语,唯有头顶龙纛猎猎而响,与旁边滹沱河水声相和。

“其二,辽东、辽西,自古以来便是中原直属……舜分五镇十二州,其中北镇的医巫闾山就在辽西……这是真正的自古以来,断没有放弃的理由。”赵玖瞥了眼陡然变色的讹鲁观,又看了看不知何时闭目以对的刘晏,继续平静言道。“故此,原辽国中京道,与西京道黄龙府以南,凡三十八州,一并要归还。”

讹鲁观此时已经如鲠在喉,但正如他身后很多真定府文武一样,虽然震动,却因为这位官家事先不许插嘴的明确警告,只能叉手无言。

“其三。”赵玖以手指向在旁肃立不语的耶律余睹。“朕还准备收回阴山之地,归于陕西路,取而代之的,是要在临潢府周边设立一个契丹自治路……第一任经略使朕已经钦定了,就是耶律余睹将军……金国必须让出大松林以东的契丹族、奚族故地,也就是你们的临潢府路。”

“臣感激不尽。”耶律余睹毫不犹豫,下跪叩首谢恩,周边一些契丹族裔,也都直接下跪。

而讹鲁观面色愈发苍白。

“其四。”赵玖朝耶律余睹点点头,示意对方起身后,继续冷静言道。“必须要归还靖康中掠走的金银、人口。”

话到这里,赵官家还微微伸了下脚,引得讹鲁观等人以为言语已尽,一时稍有动作。

但很快,随着耶律余睹等契丹人站起,这位官家便继续说了下去:“上面四条都是讲如何消弭战事的,于金国而言都算是外务了……可金国想要延续下去,不光是要了结此战,还要讲一个重修内务,重归中国之制……故此,除了外四条,还有四条。”

讹鲁观面色惨白,虽然依旧不敢言语,却忍不住愤愤回头去看洪涯,然而,洪涯迎面对上,居然面色从容,反过来又让这位六太子一时心慌,复又重新低头来听。

“首先一个,金国须与大宋重定名分……”说到这里,赵玖喟然以叹。“朕的长子在靖康中逃难,直接被军乱给吓死了,若是活着,跟你们那个国主也差不了七八岁,所以,朕的意思是,何妨让他代替这个儿子,来做朕的义子呢?等明年他成年了,还可以和东西蒙古一般,亲身来朕跟前,让朕亲自与他加冕……也只有如此,朕才能说服朕的元帅和将军们,不要总想着直捣会宁府,犁庭扫穴什么的。”

讹鲁观如坠冰窟,反而无甚反应了。

“其次一个,金国必须要遵从仪制……既是父子之国,便要听从调遣,替朕与大宋扫荡北方不服。”赵玖继续言之凿凿。“再次一个,制度还要继续完成汉化……所以,非经过朕的允许,不得擅自更易执政亲王与执政宰相。”

说到这里,赵玖终于正眼瞧了下讹鲁观:“具体来说就是,必须要以六太子你来继承你三哥的晋王之爵位,参与都督军国重事,而秦桧、洪涯、完颜希尹三人的相位也要确保。”

讹鲁观有点发懵,而他身后的洪涯也愕然抬头,目瞪口呆之下,居然有些跃跃欲试起来。

“最后。”赵玖停顿了一下,才一字一顿说了下去。“必杀兀术,方可和!”

回应赵玖的是长久的沉默,与无数粗重的呼吸。

“朕说完了。”赵玖等了一会,终于整个转过身来相对。“六太子……你觉得如何?”

可能是信息量太大,讹鲁观花了很长时间来消化后,才说出那句理所当然的话:“官家……降人……我觉得官家此内外八条,未免太苛了。”

“此一时彼一时嘛,靖康的时候你们更苛刻,朕至少没想着要你们完颜氏灭种吧?还留了你们女真祖地与旧都会宁府周边的上京道土地,足够宽仁了。”赵玖认真以对。

讹鲁观沮丧之余,居然无言以对。

“当然,朕也知道,前日之战,还没有扩散出来……非得这里尸首埋了,逃人追索完了,降人处置妥当了,彻底休整了,消息也传出去,彻底震动天下了,你们也掂量清楚自己还剩什么了,才会真正考量议和之事……而且朕也早就说了,朕从来没指望用言语来定什么乾坤。”赵玖目光转过讹鲁观,望着讹鲁观身后那一大群装死的降人言道。“但朕希望你们明白,朕的本意到底是什么……等你们的逃散士卒被抓干净的时候,等你们最后那几万新军再战败的时候,等燕京被朕的御营大军拿下的时候,你们不妨停下来稍微再想一想朕今日这内外八条,看看能不能接受?只要愿意全盘接受,随时都可以来跟朕谈……当然,彼时说不得要再改一改。”

讹鲁观一言不发,只是低头垂泪。

“所以你们呢?”赵玖心知此人是在逃避,也懒得理会,只是朝着对方身后一众降人继续相对。“你们谁可有什么言语?”

“陛下。”就在绝大多数人都学着六太子一声不吭时,一人忽然拱手出列,赫然是面色发白的太师奴。“四太子若在,必然赞同谈和的……陛下怕是误会了!”

“没有误会!”

赵玖扬声而叹。“此事跟许和不许和没有关系,而是说,兀术自淮上至南阳,自南阳至尧山,自尧山至河东,自河东至获鹿……屡败屡战,也堪称一奇男子了……所以说好听点,那就是此人不死,朕不得安!说难听点,便是打了那么多仗,朕总要杀人出气的!”

言至此处,赵玖复又扫视了所有降人一通,再度重申:“朕就是要他死……议和,你们来杀,不议和,朕自发兵去杀!”

所有人彻底无声。

“走吧!”赵玖忽然起身,干脆拂袖,然后直接往真定城方向而去,彼处,韩世忠已经率御营左军控制妥当。

龙纛下,众人匆匆跟上,而金国六太子讹鲁观以下,一众降人五六十之众更是不敢怠慢,准备仓促追上。

然而,走了两步,赵玖复又回头,冷冷相对:“六太子……朕让你走,不是让你跟朕入城……而是说,既然事罢,不妨早归燕京,带着朕的内外八条去做汇报。”

讹鲁观等人目瞪口呆,这才意识到对方居然是要放自己走?实际上莫说是讹鲁观了,便是昨夜还叱咤风云的洪涯都愣住了……偏偏又委实一个字都不敢吭哧出来的。

“赶紧走吧!”赵玖最后催促一声。“你们今日要见朕,不过两件事,一则献城求生;二则代替金国与朕谈论议和之事……两者相加,本该放你们早走……唯独战马珍惜,却是一匹都不能与你们,且自寻脚力;城中降军,也不可能轻易放过,就不要多想了。”

说完,这位官家直接动身,再不回头,周围将领、军士、近臣也都纷纷尾随……片刻之后,河畔受降之地便只剩下一些甲士往来不停,却是往来押送真定降军的。

讹鲁观等人初时依然不敢乱动,等了许久,确定无人理会以后,这才茫茫然绕开真定城,往北面新乐而去……便是洪涯,踌躇许久,看到果真无一人理会自己,也只好一跺脚,咬牙跟上。

你还别说,在绕过真定城,确定逃得生天之后,真定降人大约五六十众,虽然无马,却个个矫健如飞,当日傍晚便来到了北面滋水,却又不顾疲惫,匆匆寻桥渡河,然后方才暂时放松下来。

随即,众人寻得一座河畔依然空荡荡的小村落,然后自请六太子高坐,复又听从勉强打起精神的洪涯洪侍郎调遣,乃是一面生火,一面又往村内努力找得几个陶罐,准备烧一些热水,稍作歇息,然后便要再接再厉,今夜便要再渡沙河,抵达新乐。

不管如何,不用做阶下囚,且继续做人上人,总是极妙的。

但是,就在众人刚刚烧起水来,忽然间,马蹄阵阵,便有近百骑规制自北面而来。

众人半是警惕,半是希冀。

而匪夷所思的是,来骑虽然势大,却是因为一人三马,骑士不过二三十骑模样,且极为狼狈,既无甲胄,也无长兵,只是带着一些简单弓弩、短刃而已,明显不是大家熟悉的宋军或者金军。

“是蒙古人!”

眼瞅着对方直接往火堆前驰来,傍晚余晖下,常年驻扎大同府的六太子忽然猜度出了来人,继而释然。“蒙古人都是赵宋所统,应该不会出事的……那位官家不是食言之人。”

“但也没必要多生事端。”自从重新上路后就一直有些思绪不安的洪涯低声相对。“这些人明显从北面来,未必知晓咱们已经被赦……而且咱们全是单衣,无甲无械,又累又饿……一旦他们有了歹意,咱们只是箭靶。”

六太子当即颔首认可。

不过,六太子和洪涯俨然是多虑了,这些蒙古骑兵明显也是有事的,而且同样疲惫不堪,他们匆匆来到火堆前,其中自有几个通汉话的人主动出来,一则问南面滋水渡桥躲在,一面只是讨了些热水来兑马奶,准备稍作休息补充。

且说,真定降人这边,有文有武,但因为投降的缘故,孤身单衣出城,什么都没有,此时走了一整个下午,更是疲惫,待见到马奶,便有人主动搭话,恳求赠予。

而对面的蒙古人倒也和善,直接分出许多马奶来,双方气氛一时更加和谐。

不过,六太子也好,洪涯也罢,能去当面见赵宋官家投降的这些人,哪个不是平素锦衣玉食?所以一口又酸又冲的马奶下去,立即被熏得受不了,多有人出丑……复又引得蒙古人哄堂大笑。

但也就是此时,一直保持沉默的太师奴却被显现了出来,因为其人喝起马奶,根本就是毫无阻塞。

“你莫不是太师奴吧?”

忽然间,一名通晓汉话却蒙古装扮的骑士直接借着余晖与火光,认出了对方。“你不是跟了金国四太子吗?如何在这里?”

太师奴微微一怔,抬起头来,果然发觉对方有些面善,停了半晌,方才意识到什么:“你是撒八?耶律撒八?”

“是我!”撒八一时喟然。“不想咱们二人此生居然还能相……”

话到一半,撒八声音便越来越小,最后干脆停下,相顾身侧一名矮壮敦厚的蒙古武士,并低声用蒙语说了些什么。随即,那低头喝马奶的蒙古武士抬起头来,像狼一般扫视了这群真定降人一眼。

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洪涯暗叫不好,即刻起身解释:“诸位蒙古将军不要误会,我们是被赵官家亲口赦免的,不是逃人,你看我们这身形状便知,而且与四太子也无关……四太子战后一直在滹沱河南……太师奴只是恰逢其会。”

周围人醒悟,登时肃然,纷纷应和。

便是太师奴也无奈在六太子目视下匆匆起身,稍作解释。

而完颜撒八也老老实实做了翻译。

但出乎意料,火光之侧,弄清楚原委之后,那蒙古武士却让耶律撒八转述了一个匪夷所思却偏偏让人如坠冰窟的回复。

“我家……头人说……便是赵官家赦了你们,也不能让你们走。”耶律撒八咽了下口水。“须留下十个、八个首级,这样方好在赵官家面前说我们不敢懈怠私纵可疑之辈!”

众人听得头皮发麻,只能纷纷去看六太子与洪涯。

这下子,二人情知不能再遮掩下去,只好由洪涯站起身来,坦露一切:“不可以滥杀……这位是之前镇守真定的金国六太子,此番得了赵官家言语,要回燕京议和的。”

耶律撒八赶紧回头准备翻译。

孰料,听完洪涯言语,那蒙古武士反而直接起身,隔着火堆死死盯住了讹鲁观,并咬牙相对:“俺就说你是个面善的,却没想过是六太子……六太子,会宁府一别许多年未见了,那时你还小吧?!”

讹鲁观怔了一下,忽然一个激灵醒悟过来,也匆匆起身相对:“是合不勒汗吗?”

“自然是俺。”这轻装蒙古武士,也就是孛儿只斤合不勒了,连连摇头。“可惜,六太子,偏偏是你,若是别人倒也罢了,既然是你,反而不能轻易放过……因为若不是之前在大同让你逃了,俺何至于这般辛苦至此来与赵宋官家请罪?”

讹鲁观勉力来问:“不能轻易放过又是何意?合不勒汗刚刚没听过吗?我自是奉了赵官家言语,去燕京商讨议和的!”

“俺知道。”合不勒忽然狞笑。“俺也不杀你……但无论如何,得将你拿回去,才好跟赵官家表明俺没有半点私下放过的意思……”

“若只是这般,我与你再走一趟就是了。”讹鲁观彻底无奈。

“哪里能这般轻易?”合不勒直接弯弓搭箭,指向了对方,然后言语冷冽。“既是被赵官家亲自赦免的,那赵官家也必然知道你们人数,所以此番只能尽力杀个七七八八,多带些人头过去了!六太子以为如何?”

言语既出,火堆旁一时无声,讹鲁观本人以下,真定降人几乎人人腿脚发软,而周边蒙古武士却各自弯弓捏刃,静待合不勒发矢便要一起动手。

而接下来,打破沉默的却不是合不勒的鸣镝,而是意识到那支箭很有可能转向自己后,来自洪涯洪侍郎奋力一语:“不能杀我!我是赵官家钦定的金国未来宰执!位置与六太子一般重要!”

但也就是这句话,直接开启了屠戮。

话说到一半,合不勒便微微一怔,趁此时机,太师奴为首的十余名真定降人中的武将便忽然四散转身,尝试去夺一旁蒙古人的马匹逃窜,而蒙古人则赶紧各自动手……双方虽然都没有甲胄和长兵,而且一般疲惫,但带着匕首和弓箭的蒙古人却无疑处在绝对优势。

弓弦噼里作响,刀刃闪烁余晖,虽然有少数武职真定降人逃出生天,但更多的人却被东蒙古人轻易宰杀在了篝火畔。

杀了个七七八八后,讹鲁观与洪涯被捆缚起来,各自放到了马背上,抬头便能看到放在其余战马侧后方的熟人首级。

这些首级的主人怎么都没想到,赵宋官家没杀他们,却居然因为‘要摆出姿态’这种荒诞的理由而忽然便葬送了性命。

“六太子。”

再度渡过滋水的时候,马背上的洪涯忍不住朝不远处的六太子讹鲁观开了口。“兵败之下,人命如草芥,你我则皆如道旁败犬……能和还是要和的!”

已经渐渐黑下来的暮色中,讹鲁观没有应声。

随即,二更时分,合不勒一路辛苦,抵达真定城外,然后便按照之前完颜撒八的‘指导’,在通报了姓名来由后,直接脱去了衣服,大半夜的背着一根马鞭跪在了真定城的北门外。

“一个个的,这么拼命干什么?!”饶是白天因为得了真定府库而大大振奋了一番,可此番被刘晏和邵成章叫醒后,赵官家还是不免有些气急败坏。“不能躺平任朕宰割的吗?”

PS:感谢新盟主有熊来同学,本书第216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