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绍宋 > 第416章 崩摧(续)

第416章 崩摧(续)

作品:绍宋 作者:榴弹怕水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10728 更新时间:21-06-12 19:2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绍宋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下午时分,距离天黑还有相当一段时间,细细的春雨也依然没有停止的意思,金军全线便已经总崩溃了。

话说,总崩溃到来之前,在后方大营留守的兀术虽然已经惶恐至极,却还是勉力做出了连番应对准备……他一面让太师奴带虞允文去面谒赵宋官家,以求尽量拖延可能到来的总崩溃,一面又让亲卫打开所有营门吊桥,并在吊桥后准备好旗帜,以作必要时的接应;一面让营中留守部队直接从另一侧驱赶签军出营腾空,一面又让人清理营中通道与场地,方便部队进入和整备。

然而,种种准备,最起码是眼前的准备,随着地崩山摧那一刻到来,全然失效。

大营内从前往后全线失控,绝大多数人都不再理会军令,劫掠、争夺伴随着弃岗逃窜行为到处蔓延,安排的引导旗手也十之八九转身离去……一开始,兀术还尝试率亲卫斩杀旗手,以作约束,可是,随着第一批溃军抵达营前,便是这位执政亲卫自己的留守亲卫也丧失了最后一丝信心,不再执行军令。

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要知道,即便是营寨前因为之前出兵敞开了无数的吊桥和寨门,可当溃军折返时,依然发生了大规模踩踏,无数甲士直接被后军推入壕沟之中,随即,这些大金国最核心的战力,便为了一丝逃脱的可能性在吊桥与泥沟中进行了械斗和推搡。

他们相互践踏,相互撕扯,甚至不惜挥舞起战锤,还有人直接尝试在烂泥中脱去甲胄,只是为了能够更早一步爬入营中。

一瞬间而已,甲胄、兵刃与壕沟中的泥泞便造成了很可能是之前混战半个时辰才有的巨量减员。

实际上,见此情形,不止是兀术彻底放弃了努力,营寨中其余些许谨守军令之人,也都丧失了纪律性,直接扭头逃窜。

“魏王!魏王!四太子!”

粗气连连的洪涯对着望楼喊了好几声。“局势已然无救,此时不走,难道是要将大金国尽数葬送吗?咱们赶紧回真定府吧!”

面色惨白的兀术终于茫茫然点了下头,然后恍惚爬下望楼,却又差点直接摔下,但在他摔下之前,数名亲卫便一拥而上将自家亲王给连扯带抬扶到了地面上,并有人迅速牵来战马。

“不行!俺不能去真定府!”

兀术浑浑噩噩上了马,与洪涯还有几十名心腹亲卫微微进发片刻,行至一个营盘内的路口时,却又忽然回复了几分清明。“这般大溃,滹沱河上那几座浮桥根本过不了几个人,大股兵马还是得朝东面走……可若是去东面,洪承旨你是知道的……”

洪涯当然知道……不就是金军大部分溃兵仓促间肯定还会留在滹沱河南,而岳飞很可能会从下游包过来吗……但事到如今,他怎么还敢插嘴此事?

作为军中可能是对金军全线崩溃最有心理准备的一个人,他刚刚比兀术清醒多了,但愣是一个字都不敢多言,就是怕将来出事疑到他身上。

虞允文一滩浑水足够让人担惊受怕了!

“俺先去石邑,看看能不能沿途收拢,尽早渡河。”另一边,兀术见到洪涯不开口,反而会错了意,只以为对方文官怕死。“洪承旨,劳烦你去后营,带后营的人去真定府,之前俺让高庆裔唤老六发援军,现在你要拦住他们,不要让他们再过来送死,让老六守好真定……能守一日是一日……再让蒲速越把握好河上那几座浮桥,能收拢多少人是多少!”

这话开始说的时候,兀术便尝试从腰中取下自己的金牌交给对方,但不知为何,一直说到最后,却都未曾取下,最后还是洪涯自己急到满头大汗,亲自打马过去,就在马上伸手解开,劈手夺来。

夺来以后,二人便各自打马,准备分道而行,但走了数步,洪涯还是忍不住稍微旋马,就在马上捏着金牌朝着兀术侧身拱手:

“四太子,务必珍重!”

兀术茫然回头看了一眼对方,在雨中微微颔首,但旋即,二人终于还是各自打马,分道扬镳。

而如果说,兀术和洪涯因为在后方大营内,还有稍许回旋时间与思维空间,那么总崩溃之前,位于高地最突前的完颜活女、完颜剖叔、夹谷吾里补三将及其部属,便是首当其冲,然后在第一时间便意识到,大势已去,非人力可为了。

然而,当此地崩山摧之势,三名昔日娄室所属亲信宿将,却又表现的截然不同。

已经六十四岁的夹谷吾里补一声长叹,旋即打马归营,尝试逃窜,而且其人与大多数溃散兵马相反,居然率数十骑亲卫逆势向东面而去,俨然是准备反其道而行之,借用宋军铁幕大阵的行动不便,从容避开大队溃兵,而且也方便走浮沱河去真定府。

他可是知道尽快过河紧要性的。

至于完颜活女和完颜剖叔,二人则不约而同似的停在了原地,然后任由身侧兵马溃散,却只是怔怔看着山顶那面龙纛不动。

这倒也能够理解,其他人还有逃窜的理由,还有求生的本能,但活女和剖叔呢?

他们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了长久以来支撑自己的复仇的信念,没有了战胜那面龙纛的最后希望,甚至连最后立足的本钱都没有了……他们的军队此时在最前面,恐怕是最难逃脱的那部分,而且这一战,总归要有人为战败负责的。

魏王那个层次是一说,可活女与剖叔率先出击,导致最后一大股骑兵精锐被宋军骑兵分割,结果两侧的战略任务都没有达成却也是众目睽睽之下的事实,连辩都无须辩。

一念至此,细雨之下,活女勒马笑顾身后尚存的几十骑:

“你们且去找剖叔将军……他是太祖的庶侄,回去总还是有一条命的,将来退到塞外,白山黑水间,说不得还能东山再起,替我父报仇……千万不要在这里浪送了性命……速速过去!”

几十骑亲卫面面相觑,一时无人动弹,但随着前方宋军大阵滚滚向前,周围更有精锐宋军甲士窥见是金军大将针对性袭来,到底是有十余骑部众俯身而走,去东面寻完颜剖叔了。

活女原本想等人一走直接扔掉兜鍪,拔刀自刎,但眼见身后尚有十几骑在,却干脆纵马迎上,乃是避开宋军大阵,沿着拒马阵缝隙往那面可见而不可及的龙纛冲锋而去。

见到这般场景,其人十几骑再度折走数骑,一时只有七八骑尾随前行。

且说,拒马阵中虽然因为拒马的存在使得宋军分布零散,不如周边阵型紧密,却依然有足够重甲武士轻易阻拦下这十几骑根本跑不快的骑兵。

唯独活女窥视了半天,早就看到了有一群拎着长刀却无钝器的宋军盘踞龙纛前拒马阵一角,看似可欺,所以此时一马当先,仗着马术精良、武艺出众,左折右闪,居然一路避开了蜂拥而下的那些重甲武士,率数骑冲到了那群挥舞长刀的异族甲士面前。双方迎面,这些异族甲士果然不是活女及其亲卫对手,往往一锤下去便能料理,而长刀擦身,则毫无效用,少数换了锤斧的,也明显用不惯……一时间,居然被活女亲卫缠住,然后活女本人更是近乎于单骑冲到了龙纛前两三百步的位置。

而此时,活女与龙纛下的那个明显是御前班直组成的阵型之间,也只剩下了一名长刀异族武士。

见此情形,龙纛前的阵中稳如泰山,并没有半点动作,便是周边宋军大阵,也都无人来救,因为没有人会觉得这单独一骑能冲过上千御前班直,便是活女自己此时想的也只是,若能死在赵宋御前班直阵中,让赵宋官家看到自己死不旋踵,那也算无遗憾了。

孰料,就在活女全身热血沸腾之际,其人与对面的长刀甲士临近,对方非但没有退,反而大叫一声,挥刀迎上。

活女见状,也毫不犹豫,抡锤相对。

然而,一骑一步当面相撞,活女居然失去了目标,而大约是顺势驰出十余步后,其胯下披甲战马复又一声嘶鸣,继而轰然倒塌,顺便将活女直接甩到了旁边一组拒马上。

虽因盔甲遮护,没有被戏剧性的刺穿,却也足够让他疼痛难忍,失去行动力,任人宰割了。

迷迷糊糊中,被夹在拒马两根木锥狭缝中的活女奋力张开眼睛,正看到战马侧后有一大团内脏血污顺着坡面滑动翻滚,其中马肠子更是从战马腹部一路被拖了几十步不止,而就在这时,那堆内脏里面居然中站起了一个血人,然后一瘸一拐往自己这边而来。

活女哪里还不知道,对方这是死里求活的招式,只能说,这厮借着地滑划开马肚子的同时,居然没有被战马踩残废,也真真是走了大运。

当然,现在不是想对方的时候……活女努力想看清自己模样,却根本无法折身,只能心中暗叹,这般轻易死掉倒无妨,唯独没有死于龙纛之前,死在那个赵宋官家和无数宋国名将面前,不免还是有些委屈。

当然了,委屈也很快就消散了。

全身血污的源为义一步一步走上前去,在周围宋军的肃穆观望下,先是摘了对方腰中金牌咬在嘴里,然后挑开面甲,直接以腰后匕首一刀插到面门上,这才匆匆踩着对方尸身,对着高处一个方向将金牌高高举起。

之前挥刀后便相当亲自向前突进到拒马阵跟前的赵玖负手不动,此时遥遥看到这一幕,也只是伸手一指罢了,而也只是一指,源为义便也如释重负,继而又跌坐在地,一时莫名痛哭起来。

且说,因为仆散背鲁尸首一时没有寻到,完颜拔离速也只是被人发现帅旗折断,所以完颜活女是这一战中继阿里、突合速后,宋军确切阵斩掉的第三名万户,也是实际上被阵斩的第五名万户。

此时乃是下午时分,金军总崩溃后不过半刻钟,雨水未停。

另一边,赵玖既然挥刀下令全军总攻,帅臣不提,诸将纷纷督阵向前,他本人不知为何,反而不再愿意前行,此时遥见一金军大将几乎是单骑冲阵,却未及跟前便人仰马翻,展露金牌,心知是活女身死,情致愈发懒散,彻底不想再多言多动,只是任由邵成章将马扎与几案迁移,坐观大军倾泻而下,追杀逃敌。

然而,当这位官家刚刚再度坐下,忽然又有消息传来。

“曲大围住了完颜剖叔……完颜剖叔想让朕阵前相见?”赵玖蹙眉以对。“娄室的那个副将?”

“是。”刘晏脱口而对。“也是完颜闍母的庶子,完颜闍母是阿骨打的庶弟,算是阿骨打的亲侄子。”

“如此身份见一见倒也无妨。”赵玖在雨中端坐。“但今日朕并无兴趣……告诉曲大,速速杀了,然后去营前践踏敌军便可。”

刘晏俯首而走。

而大约半刻钟以后,军令便传达到了曲端那里,曲端点头会意,也不吭声,只是用眼睛看阵前一名没有兵刃和战马的金军,后者会意,直接折回金军阵中。

完颜剖叔周围,尚有数百铁浮屠,此时闻得回复,纷纷来看自家主将,而剖叔四面查看,尤其是看到身后营寨前壕沟处的乱象后,倒也光棍。

“宋国官家看不起我们,但我们不可以自轻自贱,大金国没有投降的合扎猛安。”剖叔一面摘除兜鍪与护项,一面高声宣告。“但事到如今,也不可能让你们强战送命……都逃了吧!营中储备战马就不要想了,现在先解开马甲,越过营寨后,再扔下甲胄,咱们的马好,找到浅滩,抱着脖子就能渡过滹沱河,能逃一个是一个,等逃回燕京,就去寻国主。将来国主万一要折回塞外立业,还要你们来护卫的。”

说着,其人复又解开脑后辫发,甩了甩上面附着的血浆污水,便直接拔出刀来,朝着自己颈部大动脉奋力狠狠一割,只是一割,便血如泉涌,将脖颈处的污渍雨水尽数冲刷的干净。

而周围铁浮屠也轰然上前,团团围住剖叔战马,小心翼翼扶着渐渐失力的完颜剖叔躯体,不让对方倒下。

与此同时,外围宋军骑兵已经迫不及待开始攻击杀戮,铁浮屠明明身后故意被撒开一个口子,却居然冒着被宋军东侧铁幕、高地大阵包裹的危险一时死战不退。

一直到剖叔颈部血涌渐平,瞳孔四散,周围扶着他的铁浮屠将其小心翼翼放平在马上,这才各归本部,然后解开马甲,轮次断后,努力逃散。

果然无一人投降。

总崩溃一刻钟后,虽不是万户,但此番领有四个合扎猛安的阿骨打亲侄完颜剖叔,自刎于阵前。

到此为止,金军当面阵线,失去了最后一丝原本就毫无意义的微弱抵抗能力。

早就得到追杀不断旨意的宋军骑兵居前,奋力冲上,成功追到混乱不堪的金军营寨前。而此处,无数疲惫不堪的金军甲士,无论步骑,早已经惶恐失控,踩踏和自相残杀也早已经出现,但随着宋军骑兵抵达,之前的混乱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了。

数不清的金军,明明身披重甲,腰悬重锤,却被一整天都没有造成些许杀伤的宋军轻骑给肆意追逐虐杀。

讹鲁补亲眼看见,成队成群的金军甲骑,在彻底失序中往往被一小队蒙古轻骑给追索的慌不择路,整个冲入满是烂泥和尸首的营前壕沟中,或者不顾一切将拼命式的冲锋用到了归营的吊桥上,以至于吊桥上的其他金军纷纷落入沟中。

而那片满是泥水、血污、甲胄、兵刃、躯体和哀嚎声的营前壕沟,此时早已经成为了人间炼狱。

“不用看了!”

平素格外少言的耶律马五上前拽住了讹鲁补。“走吧!再不走,壕沟都要被尸体填平的!”

讹鲁补回头相对,满脸不解:“为何会这般?便是败局已定,便是大败特败,又如何会这般?”

“本来就该这般。”耶律马五一边冷笑摇头,一边松开手,然后转身从亲卫那里接过一匹没有上过战场的营内储备战马,并翻身而上。“我亲眼见过契丹人曾经这般模样,也见过宋人曾经这般模样……如今轮到女真人,为何不能这般?难道女真人果然三头六臂,跟我们契丹人还有那些宋人、蒙古人不是一个种?”

讹鲁补居然无言以对。

“大营注定守不住了,留下来也没用!”耶律马五忽然严肃,当场呵斥。“这里有马,将军若是想求生,便速速去北面浮桥那里,到真定府……若是想努力救一救下属,便去石邑整备,回头在寝水和滹沱河前收拢部队……反正不要留在这里发呆。”

讹鲁补缓缓摇头,然后上前接过战马翻身而上。

就这样,二人一起率数百骑出了后方营门,然后刚一出门,往南侧走了几步,便闻得身后嘈杂声中里数声惊呼,其人回头,却才发现讹鲁补这个以豪勇闻名的东路军宿将居然一声不吭向北朝着真定那边去了。

其中一多半人也随之而去。

马五在原地旋马一时,犹豫片刻,但终究是摇了摇头,转身带着剩下部众朝南打马而去。

且不说马五如何,只说另一面,讹鲁补飞驰向北,越过营盘大略之后,远远看到前方有大队齐整人马,跟上前去,方才发现是洪涯与后营文官、参军,以及部分留守部队,更令人惊愕的是,老将夹谷吾里补居然也在其中。

三人相见,相互知会了一些言语,各自松了一口气,便汇合一处,继续向北去找滹沱河上浮桥。

而又行了两里,道路刚刚开始与太平河末端并行,未见得蒲速越兵马和讹鲁观援军,却先见到高庆裔率百余骑迎面而来。

见此情状,讹鲁补、夹谷吾里补二人微微低头落下,洪涯则赶紧率先迎上。

而未待洪涯开口,高景山便先行仓促来问:

“洪侍郎,战事如何?”

“地崩山摧,全局溃散,我此行便是奉魏王之名,让你不要再引六太子援军过来,然后让六太子收拢部队,小心守城,再让蒲速越整肃浮桥秩序……”说着,洪涯将手中金牌高高举起。“然后,我本人还要去滹沱河北岸下游接应溃兵。”

夹谷吾里补在后面微微一愣不提,高景山直接面色惨白,在原地怔了一怔,方才再问:“全然无救了吗?”

“全然无救。”洪涯不耐烦道。“宋军横扫战场,我军无一处能维持建制,便是四太子,也只能先去石邑那里,准备在战局外搜罗整备溃兵了……高通事速速掉头,随我们一起回去吧!”

高景山愈发惊惶,但终究是在对方催促之下调转头来,顺流而下。

一行人愈发壮大,又行了片刻,身后喊杀声渐渐偏远,反倒是渐渐闻得前方河水湍流不停,水声盛大在前,众人情知滹沱河将至,便不由加速向前,又行几步,见到滹沱河就在眼前,且这一侧蒲速越营地齐整,旗帜分明,这才彻底松下一口气来。

接下来不出所料,年轻的蒲速越跃马率众出迎,匆匆询问战事:

“高通事如何这般快回来?洪侍郎,前方战事……讹鲁补将军为何在此?吾里补将军也在?”

“不瞒将军。”洪涯早就破罐子破摔了,此时毫无负担,直接上前相告。“前方大败,宋军横扫,杀伤甚重,而我军无一处能立足……魏王去了石邑,准备在战场外围收拢部队,所以有金牌与我,让我传令与你,务必控制好浮桥,尽量收拢溃兵,必要时该做处置便做处置。”

蒲速越怔了一怔,目光从对方手中金牌上转过,又看了讹鲁补与夹谷吾里补一眼,这才茫茫然点了下头。

但很快,他又扫了面色发白的高庆裔一眼,并再度朝洪涯发问:“既如此……敢问洪侍郎,可有杓合将军讯息?”

洪涯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倒是高庆裔,直接在马上掩面了。

“不好说。”讹鲁补忽然接话。“宋军胜手是从东面过来,我与耶律马五将军、完颜斡论将军都在东线,先行溃散,反而得以逃入营中,吾里补将军应该是之前正好在营中轮换部众,但除此之外,西线和中军那里,兵马过于密集,溃散的也晚,人都堵在营门前的吊桥处,踩踏死伤甚重……贤侄,我直言好了,杓合那个位置本就危险,而且这天色距离天黑还有一个时辰……这么下去,等到天黑,便是杓合能侥幸活下来,他的那个渤海万户怕是也要死伤累累。”

听到这里,众人几乎一起抬头看了下天色,脸色全都更加难看起来。

半晌,蒲速越方才颔首:“如此,我送诸位渡河,六太子必定还在真定城翘首以盼,等诸位消息。”

众人一时喟然,但无人反驳,反而愈发加速随行,穿过蒲速越那只有两三千人的营寨,然后从营寨后方登上滹沱河上的浮桥。

滹沱河是大河,又是汛期,又是河口,浮桥建造委实不易,此处不过只有四处,可以想见,等到后方溃军过来,到底能过多少。

唯独几人既已偷生,却也懒得计较那些东西了。

实际上,一行人分别登桥,各自渡河后,终于彻底释然,居然有瘫软在原地之态,倒是蒲速越毫不犹豫转身回去了。

就这样,一行人在这边稍微歇息一阵,方才欲动身,但刚要行动,却又闻得河对岸营中一片嘈杂。

早已经成为惊弓之鸟的众人不敢怠慢,匆匆寻得浮桥前的一个小土坡,骑马登高而望,却既未见到追兵,也没看到大股逃散的本方溃兵,反而见到蒲速越的旗帜领着大约千骑之众直接出营,逆着太平河向着战场方向而去。

众人见此形状,如何还不明白?

但今日生死之事见的实在是太多了,反而一时无言以对。

一人除外。

“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高庆裔鼻中一酸,当场跌坐在雨中地上,一时痛哭流涕。“杓合与我生死相交多少年,其人生死未卜,我连问都不敢问,反倒是一个晚辈,这般视死如归……真真羞煞我也!”

众人听了这话,各自表情不同。

而洪涯干脆冷笑:“高通事,你何止是负了杓合?难道没有负了四太子?此次军阵,俱是你来参详谋划,虽说是情势所逼,没有什么错处……可既然战败,且酿成今日之祸,便该有人当其责……十五个万户,算你百分之一的错处,也该杀生偿命了!”

高庆裔闻得此言,反而连连颔首:“洪侍郎所言极是。”

说着,高庆裔不顾众人在侧,直接当众解衣,然后从坡上走下,趟入滹沱河那暴涨的河水中。

对此,所有人一言不发,冷冷相对。

而果然,高庆裔走了七八步,水到胸前,一脚试探了一下,发现前面似乎是个大坑,便不敢再动,只是原地仰头哭泣。

见此情状,岸上之人,懒得再看,纷纷调转马头,往真定城而去。

倒是洪涯,实在是没好气,直接在岸上呵斥:“高通事!差不多就行了!你这般聪明人,事情知机的比谁都清楚,结果粘罕元帅死时你不去陪葬,高景山送你出城时你顺势而出,之前路上也不问杓合生死,如何见了一个蒲速越逆流而上便挂不住面子了?真要寻死,还要脱衣服吗?速速上来,随我去见六太子!”

言罢,洪涯也不再理会,直接留下一匹马转身而走,倒是高庆裔半是羞愤半是无奈,在河水中哭了好一阵子,方才回到岸上,然后穿上衣服,抹着眼泪骑马跟上去了。

全程,竟然无一人愿意再归河对岸,去处置接管蒲速越的军营。

暂且不说这群人逃得生天,只说另一边,金军中路与西线部众,确系如讹鲁补所判断的那般,因为过于密集的军阵,在崩溃后陷入到被全面屠杀的境地。

宋军骑兵,无论甲骑还是轻骑,一时间三面蹂躏不停,金军则人马俱毙。而终于,随着宋军东侧铁幕与当面大阵渐渐逼近,金军开始大规模投降……自汉儿军开始,至契丹、奚族部众,最后终于有女真兵抵挡不住被屠戮的恐惧,开始成建制投降。

这些挤在营寨前的投降,固然振奋人心,但是也相当阻碍了宋军的追索,很多内侧金军反而因为这个缘故,趁势钻入营中,然后接着营寨掩护,从长条状的营地另一侧,四散而归。

或往真定而去,或往石邑而去,更多的则是因为求生之念,分出无数小股,茫茫然奋力向东,散落在河北大平原上。

但是这个时候委实顾不了那么多,只能赶紧转移降兵,追杀蹂躏那些在营盘这边却尚未投降的部众。

而耶律余睹因为知晓金军高层内情,所以奉命督军搜检金军部众,一时间,银牌、铜牌随着契丹骑士往来飞驰,传递不断,纷纷直达御前。

赵玖身前的箩筐一个接一个被满是血渍的牌子给摆满,而稍待片刻,甚至又有三面明显被雨水冲洗和擦拭过的金牌一起送到了赵官家手中,放在之前几面金牌一侧。

行军万户的金牌是有字迹的。

第一面显然是杓合的金牌。

“死的活的?”赵玖愈发恹恹。

“应该是死的,耶律将军有言,这个金牌是从尸首上直接摘下的。”刘晏俯首相告。“而且耶律将军本人也辨认了,虽然脑袋一半稀烂,但依然能大约看出来是杓合。”

第二面金牌很有意思,他的形制跟杓合的金牌完全不同,一面居然是平的,而且另一面字迹粗糙模糊,宛如什么粗制滥造的东西一般。

“这是谁的?”赵玖一时不解。

“是完颜奔睹的。”刘晏脱口而对。“完颜奔睹自幼被养在阿骨打帐中,很小就被赐予了这面金牌,许了他前程……后来完颜奔睹就一直带着这面金牌……”言至此处,刘晏微微一顿,方才言道。“官家,此人被活捉了,就在跟前,要不要带上来看一看?”

赵玖本懒得见,但环顾周围,重新折返渐渐汇集的诸将皆有意动,再加上完颜奔睹到底是堂堂隆德府行军司都统,算是此次对面前三的人物,而且耶律余睹就在侧前方不远处,面子也要给的,便终于点了下头。

须臾片刻,反剪捆缚着的完颜奔睹被耶律余睹亲自领人拖上高地来,直接扔在御前。

此人抬起头来,赵玖低头去看,却居然发现此人在流泪不止,根本不是单纯雨水打湿模样……非只如此,其人在坡上挣扎回头相顾,只见坡下金军或死或降或逃,且有许多宋军骑兵尚在追逐零散金军为戏,偌大战场,早间威势赫赫之阵,殊无半点残留,更是一时泪如雨下,哀嚎不止。

赵玖终于冷冷开口:“金牌郎君也要做啼哭郎君吗?”

完颜奔睹闻言,居然愈发哭泣的厉害,半晌才在赵玖身后、龙纛之下无数神色各异的文武臣僚的瞩目下勉力做答:

“正是想起了撒离喝,才这般伤心……好让赵官家知道,我与撒离喝俱长在我家太祖帐中,虽无兄弟之名,却有兄弟之实……他当日在桥山被吴玠打的啼哭,我虽公开维护,心中却不免一直嘲讽于他……可今日,今日见此山崩之势,方才晓得……大丈夫便是再豪勇,再自傲,可若是见到麾下儿郎这般如草芥而亡,又怎么可能不哭呢?”

说着,其人以头抢地,哭泣愈发激烈,以至于上气不接下气,片刻不停。

赵玖点了点头:“撒离喝未曾失节,早早自缢而死,你也随他去吧!”

闻得此言,不待完颜奔睹回复,耶律余睹便直接从旁边地上取来一柄弓弦松弛的大弓,然后以膝盖抵住对方后背,只将弓弦往脖颈上一套,复又一扭,完颜奔睹便不能再哭泣,只是双腿踢蹬不停,挣扎不断,但不过片刻,便没有了挣扎的力气,然后自有班直上前,一人持弓不断,两人拖拽,将完颜奔睹拽到一旁,确保他全尸而死,彻底死透。

赵玖对耶律余睹点点头,复又去翻第三个金牌。

这个金牌居然又与前两者不同,俨然更精致,而且重量体积都更大……不用刘晏和耶律余睹解释,赵玖便已经认出来了元帅二字了。

很显然,是有人报功报到了拔离速的金牌。

到此为止,这位官家终于懒得再看,直接扭头下旨:“良臣!”

“臣在。”

韩世忠拱手向前。

“发你部骑兵,再带随便哪里两个统制部的援军去夺金营北面滹沱河当面浮桥,其余御营左军全军,随朕回转获鹿县城。”赵玖平静吩咐。

韩世忠当即应声。

“晋卿……”赵玖将目光从鼻青脸肿的虞允文身上扫过,继续环顾四周,这才看向吴大吩咐。“军情不太确切,但确有相关言语,岳鹏举与张荣、田师中或已至下游河间府滹沱河口……御营左军你不要动,其余部众你看着安排一下,确保能追击妥当……战场收降安置,打扫战场也都不要拉下。”

吴玠早已经知道这个消息,甚至心中已经有了筹划,除此之外,今日大胜,金军全线失控,其实杀伤、俘虏是远超想象的,逃走的虽然多,但绝对没有一半。

所以,吴大此时只是淡淡应下,倒是些许不知情的将领,闻言振奋一时。

言至此处,赵玖也懒得多说什么,直接便要起身回转……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官家!”

就在这时,刘晏忽然上前,指着远处依然跪倒的太师奴相询。“此人该如何处置?”

赵玖怔了一下,然后才问:“之前虞学士汇报,他听到了吗?”

“没有。”

赵玖点点头,不以为意:“那就放回去吧!放给完颜兀术!”

刘晏赶紧点头,耶律余睹也一声不吭。

而赵官家刚要再走,刘晏却复又指着地上那些箩筐匆匆提醒:“官家,还有这些该如何处置?”

赵玖回头相顾,言语清晰:“暂且收起来……待明日滹沱河浮桥在手,将今日金军伤员好生打理干净,外加这些牌子一起送入真定城内便是!尸首也可以送进去,计略战功之后,便送到城下,让他们自己安葬。”

众将难得再度凛然起来。

而赵官家眼见着无事,到底是摘下头盔,仰天一叹,然后抱着头盔步行往太平河对岸的获鹿归去了。

天色彻底黑掉之前,又一捷报直接送到了获鹿城中,原来,韩世忠下属成闵部与董先部、邵云部奉命向滹沱河进发,居然在途中迎面撞上了滹沱河浮桥大营守将蒲速越……后者当场被斩,继而宋军追压溃军,轻松夺下浮桥,并遣游骑渡河侦查,临真定城而窥。

而算上蒲速越的话,这一日,宋军已经斩杀万户大将八人,占了此战金军十六个万户的整整一半。

对此,此时早已到石邑的石邑的兀术当然不知情,不过,其人等到天色黑透,却只收拢了零零散散不足两万众,便是万户大将,也只等来了完颜斡论、纥石烈太宇、耶律马五、乌林答泰欲、蒲查胡盏区区五人!

到了这个时候,这位大金魏王哪里还不明白,这一战之惨烈远超想象,宋军临阵斩杀收降,绝对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而之前以营寨接应败兵、阻碍追兵的预想,现在看来就是一个聪明反被聪明误的笑话!

怕是正因为那个奇怪的营寨,才造成了这般惨烈伤亡。

当然,即便如此,兀术估计也会有四五万人逃脱,这个时候就更不能放弃这些溃兵了……甚至,兀术都不敢与这些大将抱头痛哭一场,生怕会影响士气。

然而,刚刚与这些将军用了些热饭,说明了明日一早各自向东,收拢部队、分散渡河的计划,尚未说的妥帖,便陡然闻得营外喧哗轰然起来,居然是宋军不顾天黑,直接顺着营寨追杀过来了。

当此之势,营中好不容易汇集的小两万兵马,瞬间炸裂,直接如无头苍蝇一般向南、向北、向东逃窜……唯一没去的,就是宋军到来的西面。

兀术与诸将无法,也只能各自出营,按照原计划连夜分路而去,准备乘夜收拾部队,向东逃窜。

而出得营来,兀术骑马走了一阵,听得身后没有了追兵动静,仰头剥开面罩,这才发现,不知何时,雨水已经稍歇,此时更是晚风拂面,吹动人心。而其人回望身后尚有点点星火的自家大营,又见身后尚聚拢着不知道到底多少溃兵,一时欲哭居然不敢有泪。

停了半晌,完颜兀术方才仰起头来,朝着夜空奋力一声长啸。

一啸未止,便拉下面罩,纵马飞驰起来。

同一时间,赵玖直接在获鹿城中早早安眠……他已经好久没有睡得这般安稳了。

Ps:感谢盐拌西瓜、惊雁妖刀、光棍甲、半夏浅若离、蓝色电流、杨寒征、皮格利马翁、Jerrybao、书友160125133718474九位大佬的上萌!感谢夏侯宁远、往事随风百米深蓝、黑夜V帝国、杳如年、Gunslinger几位大佬的打赏。

本书已经215萌了。

顺便,感谢寒门大佬的荔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