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第1071章 又是一年的夏天(正文结束)

第1071章 又是一年的夏天(正文结束)

作品:我真没想重生啊 作者:柳岸花又明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12018 更新时间:21-05-18 18:2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没想重生啊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萧容鱼回国了,并且和沈幼楚相视一笑,这就说明两人已经放下了所有恩怨。

既然她们都是这种态度,“小鱼党”和“沈党”两帮人也只会化干戈为玉帛,至于后面“陈子衿和陈子佩回到各自母亲身边”这件事,那也不是很困难了。

这肯定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毕竟在陈子衿的眼里,沈幼楚才是妈妈,而陈子佩也只熟悉萧容鱼身上的味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沈幼楚和萧容鱼都会互相配合,争取让两个宝宝尽早的习惯。

看起来似乎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事实上并非如此,因为陈汉升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

“放下恩怨”和“原谅坏男人”并不能混为一谈,陈汉升那些行为多恶劣啊,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沈憨憨和小鱼儿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现在怎么可能轻易的接受陈汉升呢。

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换宝宝”的初衷只是为了小姐妹俩能够一起成长,现在已经实现了这个目的,至于更过分的奢想,陈汉升心里也有着充分的逼数。

毕竟“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当初白月光和宝藏有多难过,现在挽回就有多难,这个过程也许要一年,也可能是三年,甚至可能五年或者更多······

不过陈汉升有着充分的耐心,谁让宝贝闺女都有了,既然这是细水长流的任务,他就打算先解决眼前的事情,比如说“奶茶店侵权的二审官司”。

萧容鱼是8月5日回国的,她也像之前说过的那样,主动介入了司法程序,有几次陈汉升下班后来到金陵御庭园或者金基唐城的别墅,发现沈幼楚和萧容鱼都不在家。

“又去边诗诗那边了吗?”

陈汉升问着亲妈梁美娟。

“是啊。”

梁太后有些不能理解:“这两个丫头也是,明明别墅那么大的地方,还要去别人家里讨论问题。”

“还把宝宝都带走了!”

梁太后又闷闷的加上一句。

“嘿嘿~”

陈汉升干笑两声:“边诗诗也是律师嘛,官司也要参考她的意见,我也过去看看吧。”

“爸,晚上少看会电视,早点休息。”

临出门前,陈汉升又和老陈打个招呼。

“知道了。”

陈兆军淡淡的应了一声,他正在修葺院子里的绿植,神情专注而悠闲,也没怎么搭理自家儿子。

等到陈汉升开车离开后,老陈放下手里的剪刀,又喝了两口泡好的茶水,这才缓缓的说道:“以后小鱼儿和小沈去哪里、做什么、带不带宝宝,你就不要掺和了,老年人就得有老年人的心态。”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梁太后很纳闷,她看事情不如丈夫通透。

“也不是不对······”

老陈从客厅里搬过来两把椅子,一把自己坐下,一把让梁太后坐下。

此时正值夕阳西下,候鸟成群的飞过天空,氤氲的霞光落在这对相濡以沫几十年的夫妻身上,美的像一幅画,暖的像一首诗,果真是最美夕阳红。

“自从机场那一次接机以后,小鱼儿和小沈有没有在公开场合见过面了?”

老陈耐心的问着妻子。

“好像······”

梁美娟仔细的回忆一下:“好像是没有了。”

“这就对了嘛。”

陈兆军说道:“我估计啊,这也是两人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如果像你说的那样回家讨论,到底回哪个家呢?如果是小鱼儿来金陵御庭园,以她的脾气会不会不自在?如果小沈去金基唐城,会不会有一种喧宾夺主的感觉?”

梁美娟怔了怔,若有所思。

“所以啊。”

陈兆军总结道:“我觉得私底下见面,梓博家里挺合适的。”

老陈很注意细节,他不说“边诗诗家里”,而是说“王梓博家里”,因为边诗诗是小鱼党,王梓博可是铁杆的陈党啊。

“原来是这样。”

梁太后终于明白了,随即她又想起另一个关键问题:“照你这么说,接机那天我们一大家子在酒店吃饭的场景,其实也是最后一次了?”

“怎么?”

陈兆军瞟了一眼妻子:“你还指望逢年过节的时候,两个儿媳妇能够团聚呀?”

“嗯!”

梁太后使劲的点点头,憨直到有些可爱。

“你也要考虑考虑她们的脾气嘛。”

陈兆军叹了口气说道:“小鱼儿那么骄傲,小沈又是外柔内韧,私底下见面会有很多次,但是公开团聚真的很为难她们了······”

梁太后一下子很沮丧,她还计划着2008年春节的时候全家人一起欢聚呢。

陈兆军注意到妻子的反应,握住她的手掌,轻轻拍着安慰道:“但是!两个宝宝来往是没有限制的,你应该也发现了,前天陈子佩被小鱼儿留在金基唐城那边过夜了,昨天陈子衿也被小沈抱回金陵御庭园了······”

说到这里老陈顿了顿,用一种既无可奈何,又有些苦中作乐的语气说道:“你儿子太能折腾了,所以咱们家的家庭关系有些复杂,能有目前这个局面我已经很满足了,你就当陈子衿和陈子佩分别多了一个妈妈吧,这样想想是不是就容易接受一点了。”

梁太后沉默半晌,最后也是幽幽的说道:“希望这个狗东西以后能够少折腾点吧。”

“这个你不必担心。”

老陈说道:“我观察他也是有些怕了,以后折腾肯定少不了,但是应该都在事业上了吧。”

······

所谓知子莫若父,老陈猜的一点没有错,除了那件官司以外,陈汉升现在的工作重心都是“果壳三代手机发布会”和“果壳网络公司香港上市”这两件公事,根本没有太多其他的心思。

尤其来到边诗诗家里后,他也终于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画面:

淡雅温馨的卧室里,沈幼楚和萧容鱼面对面的坐着,一人手里拿着一份资料,小鱼儿脆生生的说着话,沈憨憨安静的听着,边诗诗和胡林语站在旁边,时不时发表一下意见。

远处的床铺上,陈子衿和陈子佩正在拨弄着玩具,两个宝宝都穿的很清凉,胖乎乎的小胳膊小腿就裸露在外面,粉嫩嫩的真想咬上一口。

小姐妹俩相处的很融洽,姐姐现在也不啃妹妹的脸蛋了,妹妹那个软糯的性格也不会和姐姐抢玩具,两个宝宝一边玩耍,一边“喔,啊,噢”的好像在聊天。

大人们听不懂,但是小姐妹俩交流的很愉快。

“我猜······”

胡林语分析道:“她们估计在商量着,今晚要举行一场比赛,看看谁更能熬夜。”

“那我就要下注陈子衿了!”

边诗诗凑趣的说道:“我可是被她闹腾过的,真是一整晚都合不上眼。”

沈幼楚和萧容鱼都没有说话,她们只是放下卷宗资料,爱怜的看着两个女儿。

这样的场景很治愈,可惜陈汉升出现后立刻就被打破了,他现在的身份就是比较尴尬。

当然陈汉升本人是不会在意的,反正只要自己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他还大大咧咧的和边诗诗点头致意:“梓博没下班吗?”

“应该也快回来了。”

边诗诗看了看时间说道。

“记得让他多买点菜啊。”

陈汉升理直气壮的说道:“我还没吃饭呢,再说大家讨论了一整天,总不能饿肚子吧。”

沈幼楚和萧容鱼都没有回应,胡林语撇撇嘴也不想搭理,不过边诗诗是女主人,她是躲不过去的,只能开口说道:“放心吧陈董,少不了您的晚饭。”

“这就好,我今天想吃茄子煲,别忘记整一盘啊。”

陈汉升还笑嘻嘻的点个菜,这才大步走向两个宝贝闺女,大声说道:“有没有想爸爸啊······”

“我真是服了!”

胡林语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有时候不得不佩服陈汉升的心理素质,普通人碰到这种局面,估计都是躲着不敢现身吧,偏偏陈汉升就要强行融入进来,还要努力创造一种温馨和谐的相处氛围。

不过······

倒也真的挺温馨的。

只见陈汉升抱起小姐妹俩,把脸伸到她们中间说道:“来!亲爸爸一下!”

“啵~”

陈子衿知道这是爸爸,凑过去用小嘴巴亲了一下,陈汉升心里甜丝丝的,也“mua”的亲了一下大女儿,逗得活泼的小小鱼儿咯咯直笑。

陈子佩也知道这是爸爸,但是她注意力还在玩具身上,仍然低头揪着玩具娃娃。

“我家的憨宝宝~”

陈汉升笑着啃了一口陈子佩的脸蛋,这时她好像才反应过来,嘟着小嘴看向爸爸,好像在奇怪他为什么要咬自己。

接下来,在外面呼风唤雨的“果壳陈”,任由两个闺女扯耳朵、吐口水、还要无怨无悔的换着尿不湿,谁都能看得出来,陈汉升真的很爱她们呀。

每到这个时候,沈幼楚和萧容鱼的眼神就特别的温柔。

······

6点半左右的时候,王梓博下班回来了,手里果然拎着一些冷菜热菜,他是个好男人,基本上有时间就会做饭,舍不得累到边诗诗。

不过今天陈汉升过来了,边诗诗把王梓博推出厨房,笑着说道:“你还是陪陪陈董吧,不然他回港城以后,指不定要在王叔和陆姨面前乱嚼舌头,把我描述成一个好吃懒做的女人了。”

王梓博这才取下围裙走出来,其实他比陈汉升还要壮实,穿着围裙显得圆墩墩的有些滑稽,所以陈汉升揶揄道:“你就和狗熊似的。”

“嘿嘿~”

王梓博也不恼火,坐到陈汉升身边,问着“果3”发布的具体日子。

没过一会阵阵饭香飘了出来,让人不禁胃口大开;电视里播放《新闻联播》,主持人好像那么多年都没什么变化;客厅里两个多年死党在闲聊,热闹而放松······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卧室里子衿和陈子佩玩累以后都睡着了,胡林语也在厨房里帮忙,萧容鱼和沈幼楚原来正商量着官司,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停下来了,只是默默注视着陈子衿和陈子佩。

两个宝宝是那么的可爱,也是那么的亲昵,头靠着头,肩挨着肩,仿佛在传递着一个无法更改的事实——哪怕她们一个在南极,一个在北极,也是有着血缘关系的姐妹。

“睡着的时候,还是能看出一些像的地方。”

萧容鱼突然说话了。

“嗯~”

沈幼楚微微颔首,陈子衿和陈子佩五官都是随着妈妈的,但是把她们摆在一起,总又有些莫名其妙的相似。

“我这两天经常有这样一个错觉。”

萧容鱼幽幽的说道:“回国以后好像突然不生他的气了,尽管还不想搭理他。”

这个“他”,自然就是指陈汉升了。

“其实······”

沈幼楚不会撒谎,既然对方吐露了心境,她也是慢吞吞的说道:“其实我见到陈子佩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了。”

聊到了这个话题,卧室里又逐渐没了声音,只有两个宝宝睡熟时的呼吸声。

半晌后,萧容鱼抬起头:“你以后会原谅他吗?”

“······我不清楚。”

沈幼楚有些迷惘:“大三的时候,他让我答应一个条件,不管他以后做了什么事,我都要原谅他······”

“你答应了?”

萧容鱼问道,原来那个时候小陈就知道有些事不可避免,所以早早就开始布置了。

“答应了~”

沈幼楚垂着脖颈,磕了磕圆润的下巴。

“你······”

萧容鱼刚想说“你怎么这么傻呀”,如果换成了自己,肯定会提前说明某些原则问题是不能被原谅的。

可是又转念一想,其实两人差不多都一样傻,只不过沈幼楚是直接被诓骗,陈汉升对待自己时就换了一个招数。

深夜堆雪人、为了放烟花被保安室抓起来、能够记一辈子的二十岁生日宴会、还有生活中所有点点滴滴的快乐······

萧容鱼突然发现,其实这些就相当于陈汉升的“存款”啊,不论自己多么的生气,只要想起这些往事,突然就恨不起来了。

“哎~”

萧容鱼不想再深究了,反正有女万事足,尤其还有两个闺女。

“宝宝既然睡着了,那就不要折腾了。”

萧容鱼跳过那个话题,和沈幼楚商量着说道:“今晚陈子佩就留在金基唐城吧,我想她了。”

“喔?”

沈幼楚差点没跟上萧容鱼的思维,她愣了一下,然后柔柔的反驳道:“她前天才跟着你睡觉的~”

“那我也想她了嘛。”

萧容鱼抚摸着两个宝宝的脸蛋,心情瞬间好了起来:“今晚两个宝宝都归我吧,下次再让她们跟你。”

“那,那······”

沈幼楚想说些什么,可是外面传来边诗诗叫唤的声音:“小鱼儿,幼楚,吃饭喽!”

“那好吧。”

沈幼楚只能答应下来,不喜欢争论的沈憨憨,在这种时候总是有些“吃亏”,但是她也会尽力争取,争取让两个女儿都跟着自己回去。

这种桥段以后大概会经常发生,哪怕陈子衿和陈子佩逐渐的长大。

······

在王梓博家里吃完饭的第二天,陈汉升知道了二审官司即将开庭,他也不再啰嗦,直接找到了建邺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相关领导,表示自己投资了“遇见奶茶店”。

现在这家奶茶店是果壳电子的合作伙伴,所以不希望看到再有不法分子恶意侵占自己的合法权益了。

中国的确是“官本位”的国家,正常来说应该是“官>商”,不过如果是陈汉升这种在区域内、行业内乃至全国都有影响力的企业家,那就不一样了。

所以,尽管领导们心里在有些嘀咕,果壳电子明明是靠着MP4和手机起家的,投资一家奶茶店做什么?为了果壳的员工可以免费喝奶茶吗?

尽管那家盗版的“遇见你奶茶店”背后有些错综复杂的关系,最后领导们还是答应了陈汉升的诉求。

陈汉升的诉求暴力而简单,对方先道歉、再赔钱、最后坐牢,如果建邺的司法系统不能满足的话,他放话就要去首都的司法部伸冤了。

这点破事如果闹到那种层次,基本上碰过这个案子的经手人员都要遭殃,所以为了顾全大局,只能把那个牛逼哄哄的老板送去吃皇粮了。

在这个过程中,有人各种托关系都求到了聂小雨那边了,声称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只为了获得一个和陈董谈话的机会。

小秘书一听很高兴:“你能帮我找到EVA初代机的等身手办吗,找到的话,我就安排一个你和老板吃饭的机会。”

emmm······

对方走的时候,脑袋还是懵逼的,送礼送了一辈子,哪有人不要钱不要房不要金,居然要什么EVA的初代机,那玩意能吃吗?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在背后悄然发生的,表面上所有程序都很正常,在二审官司开庭之前,沈幼楚和萧容鱼几乎每天都要碰面。

······

解决了这件事以后,陈汉升注意力就全部放在8月18日的手机发布会上面了。

这次发布会的规模远超前两次,一是果壳电子现在的影响力越来越,还有各种媒体的宣传。

二是因为那首《青花瓷》,现在没有太多的音乐播放平台,千千静音已经被果壳云收购了,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也没有什么听众,所以目前最有公信力的音乐榜单只有两个,一个是果壳云自制的“原创音乐排行榜”,一个是光线传媒的“音乐风云榜”。

自从《青花瓷》上线以后,几乎都是雄踞这两个榜单的第一名,可见有多火热。

这首歌就是果壳三代手机宣传vlog的背景音乐,所以听到《青花瓷》,立刻就能联想到“果3”的青花款手机,这是非常成功的一次双赢捆绑。

最后一点原因,果壳手机的发布会一直都是有说道的,网上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你可以不买果壳手机,但是发布会一定不要错过。

因为陈董实在是个很有性格的boss,他把产品发布会当成了相声舞台,手撕三星、调侃友商、也喜欢和粉丝互动,还有一个爱国的人设······

虽然现在很多企业家都学习了陈汉升,同样是老板亲自上阵召开产品发布会,但是除了小米的郑观媞以外,其他人效果都很一般。

简单来说,就是没那种味!

媞哥有效果,因为她本身就是美女老板,属于自带话题的那种。

······

很快就到了8月18日,依然是“老地方”金陵国际展览中心,发布会是上午9点才开始,不过7点没到,展览中心外面已经是人山人海了。

有布置会场的果壳电子员工,有陆续到来的媒体记者,还有那些疯狂的粉丝,粉丝可以分成三部分,一部分是壳粉,一部分是周杰伦的歌迷,还有一部分既是“壳粉”又是“歌迷”,而且双料粉丝的人数还是挺多的。

8点左右陈汉升到达会场,适应展厅的投影仪和音响,他的出现受到了所有人的欢迎,到处都是兴奋的呼喊声。

记者们都在感慨,“果壳陈”的国民认可度真是太高了,他大概是身家几十亿巨富中最接地气的那个人了,这样当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了,“果3”预售的30万台手机早早被抢购一空,这就是市场认可的证明。

当然陈汉升也没有让大家失望,8点一刻的时候,展厅的大门突然打开了。

“检票了哦,大家拿好自己的门票,依次排队······”

穿着红色短袖衬衫,印着果壳logo的员工拿着喇叭到处提醒。

“小姐姐,不是8点半才开始检票的吗?”

立刻有粉丝疑惑的问道。

“对,按照计划是8点半检票。”

果壳员工笑吟吟的说道:“不过陈董看到外面太阳有些晒,所以检查了话筒以后,立刻就让我们喊大家进来吹空调了。”

“原来是这样啊······”

其实也就是提前了15分钟而已,但是粉丝们都有一种被尊重的自豪感,陈董那么忙,但是他仍然能够注意到这些细节,说明心里是有我们的。

记者也是看在眼里,果壳对于媒体朋友向来非常大方,所以正好可以把这件小事写进报道,趁机帮着陈董说点好话。

展厅里共有1200个座位,最前面几排椅子都是留给政界领导和商界友人的,在也是约定俗成的规矩,从8点40开始,那些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人物依次出现。

小米董事长郑观媞进入展厅的时候,也是引起了一阵轰动。

郑闺蜜的穿着很商务,一套裁剪合适的修身白色小西装和长裤,微微烫过的棕色长发披在肩膀上,看起来有些慵懒,但是长长睫毛下时而深邃,时而锐利的眼神,似乎是“霸道女总裁”从小说里走了出来。

不巧的是,郑观媞好像和孔静撞衫了,孔御姐也是一身白的搭配,唯一不同的是,孔静下半身穿着过膝短裙,小腿上裹着肉色的丝袜,紧紧绷绷的勾勒出一条圆润光滑的曲线。

郑观媞大概也察觉到了,不过她和孔静很熟悉,笑着坐到孔御姐的身边,两人轻松的交谈着。

9点的时候发布会正式开始,陈汉升在无数灯光和目光的聚集下,对着PPT侃侃而谈。

首先还是介绍果壳三代手机的各种性能,其实坐在展厅里的观众粉丝,基本上都对“果3”的配置倒背如流,国产手机的性价比之王嘛,而且还是无可争议的那种。

大家最感兴趣的内容有两点:一是手机的价格,二是“并蒂莲花”这个主题的意义。

陈汉升也知道大家的心思,所以每当涉及这两个敏感话题时,他就故意跳过不谈,让听众们抓耳挠腮又没有其他办法。

郑观媞抿嘴笑着,这个人真是够坏的,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在建邺这边将近六年了,最快乐的回忆就是和这个渣男闺蜜一起吃路边摊。

郑闺蜜没有被陈汉升吊起胃口,不过粉丝们逐渐忍不了了,就在他们准备举手强行提问的时候,陈汉升突然看了一下时间:“没注意都10点了啊,我要喝口水休息一下,把舞台交给别人20分钟。”

“啥?”

“时间这么宝贵还要中场休息?”

“发布会上谁还能代替陈董啊?”

······

粉丝们不满的喊着,可是陈汉升依然“固执”的离开了,大家只能气馁的互相抱怨,甚至准备发个QQ空间吐槽一下。

“陈董是不是飘了呀,直接把我们甩下了,再这样下去的话,我就······”

粉丝这句话还没编辑好发出去,耳边突然传来两句歌声: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与此同时,舞台上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卧槽,周杰伦!”

“周杰伦居然都被请来了!妈的!果壳尽搞一些骚东西,还悄摸的不告诉我们!”

“这张门票是我加价300块钱收来的,没想到还能听到周杰伦的真人演唱会,其实老子是赚了啊!”

······

刚才还在发牢骚的粉丝们,心情瞬间愉快起来,周杰伦唱了两首歌,一首《青花瓷》,一首《晴天》,手机发布会的氛围似乎达到了高潮。

“陈董永远的神,我愿意当他一辈子的舔狗!”

粉丝删掉了刚才的内容,换成这句话当成日志发了出去,顺便附上一张周杰伦唱歌时的照片,可以想象一定会收获很多朋友的羡慕。

当陈汉升再次出现的时候,下面的观众还是余韵未消,好不容易按捺下情绪准备继续听“陈氏相声”,陈汉升居然又添了一把火,他直接公布了果壳三代机的价格。

3388元!

当PPT巨幕上出现这个数字以后,粉丝们幸福得快要晕过去了,这可是260万像素的摄像头、自动对焦、氙气补光灯、超大内存容量,记忆棒扩展、同时支持wma、rm、mp4等格式、超薄大屏机身、双卡双待的手机啊!

怎么才3388?

是不是做PPT的下属不小心,把“5”写成了“3”?

不说是3588,哪怕是5388,那也比诺基亚和摩托罗拉便宜呀,这何止是性价比之王,简直就是王中王!

“不用怀疑,就是3388。”

直到陈汉升亲口确认了这个消息,会场里又是一阵阵顶掉屋顶的欢呼声,陈汉升笑眯眯的看着,有些粉丝连续受到两次刺激,脸蛋都涨得通红。

“再给你吃个大瓜······”

陈汉升笑眯眯的想着。

等到展厅里气氛稍微平复的时候,陈汉升握着话筒咳嗽一声,眼神扫遍全场,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关于三代手机‘并蒂莲花’的主题,其实代表着我的两个女儿。”

观众们开始还沉浸在刚才亢奋的情绪里,心说原来“并蒂莲花”是这个意思啊,后来慢慢的一咀嚼,人当场就傻掉了。

“我是不是听错了?”

“陈董有孩子了?”

“还是两个?”

“尼玛,我是不是没睡醒啊,刚才是周杰伦,现在果壳陈又冒出了两个女儿······”

刚才还人声鼎沸的展厅里,无缘无故的就沉寂下来了,只有记者们在“咔擦,咔擦”的拍着照片,陈汉升知道这需要一个消化的时间,所以他也不着急的等着。

郑闺蜜虽然知道陈汉升并不打算瞒着这件事,但是也没想到渣男会大大方方的公布真相。

看了看身边的孔静,她似乎并不惊讶,说不定也是早就知道了。

“这是一个大新闻,再有舆论的推波助澜,果壳的三代手机的单月销量,说不定真能打破诺基亚和摩托罗拉在国内的统治。”

郑观媞和孔静低声说道。

“这是必然的呀,陈董说迟早有这么一天的,我们都很相信他。”

孔静回答的很坚定。

郑观媞点点头,她有些羡慕下属与老板之间的这种信任,不过想想也正常,孔静毕竟是跟着陈汉升打天下的元老之一。

“如果影响力持续到11月,等到果壳网络在香港上市的时候,开盘价应该都会提高一点。”

郑观媞开个玩笑:“以静姐在果壳的股份,年底胡润再排那些榜单,你的名字就要赫然在列了。”

“其实······”

孔静浅浅一笑,笑容里蕴藏着她这个年纪的风情和成熟:“这段时间,我愈发觉得名利是人生中的一大困扰。”

“你作为果壳电子的董事,这些困扰是避免不了······”

聪明的郑闺蜜刚说了一半,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静姐要离开果壳?”

“有这个想法了。”

孔静没有否认。

郑观媞顿时怔住了,孔静是个成熟的企业管理者,她既然这样说了,听起来好像是没有做好准备,其实已经是打定主意要离开了。

“那······”

郑观媞有些为陈汉升担心,不过她刚要开口的时候,展厅里那些终于反应的观众们,骤然喧哗起来,对陈汉升有女儿这件事议论纷纷。

郑观媞也没有强行追问,她只是皱眉看着前方,听着陈汉升回答粉丝们的八卦。

这是必须要回答的,如果不能满足一下观众们的好奇心,陈汉升估计都不能离开展厅。

“陈董!”

率先站起来的是一位记者,他也问出了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孩子的母亲是谁?”

“这个保密。”

陈汉升回答的也是毫不拖泥带水,而且没有商量的可能性。

“咦~”

观众们发出一阵嘘声,不过除了这个问题以外,还有其他东西都可以挖掘。

“陈董。”

又有一个小个子女生获得机会,她站起来就急匆匆的问道:“并蒂莲花的意思,您的两个女儿是双胞胎吗?”

“是的。”

陈汉升承认了,他不能说两个小姐妹相差11天,那样就暴露了她们母亲不是同一个人。

“宝宝现在多大了?”

这是粉丝的第三个问题。

“十一个月左右。”

陈汉升说话时想起了小小鱼儿和小小憨包,脸上不自觉的温柔起来,他的表情投影在大屏幕上面,大家都能感受得到那种宠溺的感觉。

“有了小棉袄以后,就连嚣张跋扈的陈董都变得慈眉善目了。”

这是大家共同的想法。

“陈董~”

第四个粉丝站起来,笑着问道:“看得出您很疼女儿,其实我们也很想见见宝宝呀,以后会有机会吗?”

“会的!”

陈汉升肯定的说道:“我只要有时间,每天都会接送她们上学放学,不想错过她们任何成长经历,新闻上应该能够看到照片。”

“啪啪啪······”

不知道谁起个头,下面的观众突然都鼓起掌来,这是为了父爱。

“陈董一看就是个女儿奴。”

有观众笑着说道:“以后有人欺负您女儿了,您会怎么处理?”

“我会用AK扫过去。”

陈汉升半真半假的回道。

“太暴力了!别忘记您都当爸爸了!”

立刻有观众抗议一下。

“那我可以换成粉色的AK。”

陈汉升挑挑眉毛说道。

“哈哈哈······”

展厅里顿时哄堂大笑,“果壳陈有孩子”这个消息乍听起来真是骇人听闻,但是冷静的想一想,这就是理所应当的呀。

陈汉升是企业家,又不是明星,所以根本无所顾忌,他主动公开这件事,只是希望大家以后看到两个孩子,不要大惊小怪。

······

随着三代手机主题的揭晓,这场手机发布会也逐渐的落下尾声,所有参会者都是收获巨多,回去可以和朋友吹嘘一整天了。

“静姐怎么过来的?”

这个时候,郑观媞才重新和孔静说话。

“搭着公司的车。”

孔静指了指停车场。

“我准备回江陵。”

郑观媞问道:“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可以呀。”

孔静没有推辞。

现在正是散场的时候,所以外面有些拥挤,等到郑观媞的专车拐上环城高速以后,车厢里瞬间安静下来。

女司机专注的握着方向盘,好像听不到后排的任何对话。

“静姐离开果壳以后,打算去哪里发展呢?”

这种时候就没必要试探了,所以郑观媞语气诚恳的询问。

“去建邺一所大学教书。”

孔静也没有隐瞒,她和郑观媞也不是认识第一天了,很信任这位隔壁女总裁的素质和品德。

“原来是大学教书······”

郑观媞略微松一口气,她还在担心孔静去果壳竞争对手的公司。

“是啊。”

孔静看着窗外,憧憬的说道:“我一直都很喜欢象牙塔的环境,以前从深通快递辞职的时候,还想着去大学里当个颠勺的厨娘呢。”

郑观媞转头打量着孔静,这真是一个勇敢的女人,她不仅敢于追求自己的理想,也敢于放弃世俗中的名利,大概过三十岁的女人就应该有这样的沉淀,把美丽炼成自信,把年龄化为宽容,把时间凝成内敛,把经历写成一本书······

“静姐教书的水平肯定很高了。”

郑观媞真心夸赞道:“有机会我也会去听课的。”

“我哪有资格教你啊。”

孔静笑着说道:“但是你过来了,我一定泡好热茶候着。”

“好呀~”

郑闺蜜弯着眼睛,开心的答应下来。

快到果壳电子厂门口的时候,郑观媞才想起来问道:“静姐,你要离开的事情,陈汉升知道吗?”

“他应该是知道的。”

孔静想了想说道:“毕竟陈董的人脉在建邺很深,但是他从没找我谈过。”

“那他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不会阻止你离开。”

郑观媞心里想着,不过这样也好,大家似乎都得到想要的东西。

“渣男公开了两个孩子,孔静去了梦寐以求的大学校园,我呢······”

郑观媞看着孔静下车后的背影,自己多收获了一个朋友。

······

18号的发布会结束以后,“果壳陈有双胞胎女儿”的消息也传了出来,不出意外引起了很大轰动,但是对手机销量没有一点负面影响。

说到底,陈汉升本质上就是一名商业大佬,他的私生活不值得太过关注,这种配置的手机才3388元,傻子才不买!

现在正是准大学生即将开学的日子,在各种因素的综合下,果壳第一次以微弱优势超过了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成为国内市场的新王者。

11月份,果壳电子在香港成功上市,初始发售了5亿股,开盘就达到了32元股,这已经超过了腾讯在港股的单价了,下午的定盘价是42.3元股,根据陈汉升拥有的股权来看,他身家估值已经超过百亿了。

只不过今年是房地产大年,据说有个房地产女老板身家已经超过千亿了,所以有些经济专家惋惜的评论,果壳这次只是把网络子公司送进港股,如果陈董愿意把实体电子厂也运作上市的话,富豪榜的名次大概要更高。

“你们他妈的懂个屁!”

陈汉升看到这类报道后,心里嗤笑一声,老子的钱一分一厘都是自己的,可是哪个房地产老板敢这样拍胸脯的装逼?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是一年的夏天。

在中央商场的大厦里,一个二十出头的大学女生,牵着两个走路都有些不太稳的小娃娃,从各个店铺柜台门口悠哉的路过。

她们三个人穿的衣服很相似,都是短袖白衬衫加灰色小马裤,再配着一双运动鞋,虽然是亲子装,但是没有人会认为这是母女三人。

因为女生的白衬衫背后明明白白写着四个大字:我是姑姑。

左边孩子背后也写着四个字:我是姐姐;

右边那个孩子的背后,自然是“我是妹妹”了。

这就好像双胞胎出去玩耍,担心别人会认错了一样,可是这对小姐妹明明很好辨认呀。

姐姐是个开朗活泼的性子,虽然说话还不是很利索,但是她总喜欢缠着姑姑交流,笑起来的时候,脸颊两侧会出现很明显的小梨涡;

妹妹就要文静很多,小胖手紧紧牵着姑姑的手指,好像是有些怕生,不过她有一双乌漆漆的桃花眼,尽管看上去有些憨憨的。

再后面还跟着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妇,他们手里各推着一辆婴儿车,眼神一直放在小姐俩身上,应该是宝宝的爷爷和奶奶。

这不用说,肯定是陈兆军、梁美娟、陈岚、陈子衿和陈子佩五口人了,老陈两口子是享受着天伦之乐,陈岚则是兑现着以前的诺言——带着两个小侄女到处逛街。

陈子衿和陈子佩还不到两周岁,虽然能走路但是也容易累,所以现在还离不开婴儿车。

“姑姑~”

经过一楼肯德基的时候,陈子衿突然停下了脚步,仰头看着陈岚。

“又想吃圣代?”

陈岚马上明白了,陈子衿继承了小鱼儿嫂子的容貌,没想到连口味都继承下来了,超级喜欢吃甜食。

“想次~”

陈子衿还是小奶音,“吃”和“次”混淆不清。

“我也想吃,就怕你爷爷奶奶不同意。”

陈岚咽了咽口水,又低头问着陈子佩:“妹妹呢,想不想吃甜食?”

陈子佩的反应有些慢,她睁着圆乎乎的小桃花眼,看了一会姑姑和姐姐,才小小声的说道:“想~”

“既然大家都是吃货,那姑姑就想个办法,可是如果被骂了,那你们也不能让姑姑一个人担责任······”

陈岚正在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突然“咚”的一下,自己后脑勺被敲了一下,同时还有个声音说道:“猫猫祟祟的阿岚,又寻思什么坏主意呢?”

陈岚本来捂着脑袋很生气,可是听到声音后,她一脸惊喜的转过身:“璇嫂子,你怎么回来了······我懂了,你们也放暑假了!”

来人正是罗璇,她比起去年的这个时候,头发长了很多,眼神也更加平和了,不过皮肤还是那样的白皙。

“璇嫂子在香港读的是心理学,看来真是有用呀。”

陈岚暗暗的想着,她看起来都没有那种冷冷的偏执感了。

“子衿子佩,这是······额······这是······”

不过介绍的时候,陈岚突然卡壳了,因为她不知道怎么介绍罗璇,最后才吭哧吭哧的说道:“这是你们的璇阿姨。”

“璇阿姨~”

陈子衿礼貌的叫道,陈子佩呆呆的看着罗璇,有些不好意思叫出口。

罗璇似乎并不在意这些称呼,她轻轻的蹲下身子,端详了陈子衿和陈子佩许久,说出一句让陈岚胆战心惊的话。

“小丫头,你们知道吗?阿姨可喜欢你们的爸爸了。”

······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