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第1070章 世间必有双全法,卷破重云终见晴!

第1070章 世间必有双全法,卷破重云终见晴!

作品:我真没想重生啊 作者:柳岸花又明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7282 更新时间:21-05-12 12:3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没想重生啊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可能是时间太早的原因,从金陵御庭园到禄口机场的路上并没有堵塞,7点钟出发,7点半左右就到了。

机场的停车场也没什么人,那么多小轿车就像甲壳虫似的,孤零零的趴在跑道上承受着霜露侵袭,老萧他们到达后,这才带来一些喧嚣的动静。

“吧嗒~”

陈兆军是搭乘王梓博的别克过来的,他下车后带上车门,然后上下左右打量一下。

没想到居然这么多人接机,估摸着得有20来个吧。

不远处的禄口机场也是气势恢宏,巨大的金属框架上镶嵌着蓝色玻璃,好像坐落在江陵郊区的一颗明珠。

再往上看去······

陈兆军突然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陈叔?”

王梓博现在的观察能力也有了显著提高,自从和边诗诗正式住在一起以后,他身上那股沉稳气质愈发明显了。

毕竟,梓博再也不是那个五年前的青涩少年了,尽管“扭屁股”这个习惯仍然没有彻底改掉。

“天气不太好。”

陈兆军努努嘴说道。

“天气?”

王梓博仰起头,天空的确有些阴霾,片片重云覆盖在头顶,再加上周围冷清的环境,看起来似乎有些萧条。

不过这就是建邺啊,它经常这样灰灰沉沉的样子,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要是出点太阳就好了······”

老陈笑了笑:“晴天看上去喜庆一点。”

“是呀。”

王梓博也跟着笑了两声,不过等到老陈离开后,王梓博突然叹了口气。

“咋了?”

边诗诗拍了拍王梓博的肩膀,打趣的说道:“你们叔侄俩怎么都多愁善感起来了。”

“没有。”

王梓博挠挠头,感触的说道:“刚才我是第一次感觉陈叔老了,以前他的心态很豁达,怎么可能会关心天气这种小事呢······”

边诗诗知道王梓博对陈兆军的敬重,年幼的王梓博每次和父母吵架,他总是会来到陈汉升家里,吃着梁美娟做的饭,听着陈兆军的开解,羡慕着发小能够成长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

不夸张的说,老陈就是王梓博的“理想模样”。

“陈叔不是老,他只是进入了人生中的另一个阶段。”

边诗诗这个湘妹子,生气的时候像个小辣椒,善解人意的时候又很温柔:“陈叔现在当爷爷了,还是两个宝宝的爷爷,肯定要关心天气和温度的呀,免得宝宝着凉感冒了······”

边诗诗嘴上是这样说,不过在心里,她也觉得要是没有这些厚厚的重云就好了。

······

一行人从停车场走到到达大厅的接机口,没想到还有两个熟人等在这里。

一个是金洋明,一个是商妍妍,因为他们在江陵这边经营酒吧和开咖啡馆,距离禄口机场更近,所以就没有跟着大部队一起过来。

老陈以前见过金洋明和商妍妍,知道这是陈汉升的大学同学,而且关系很好,所以并没有意外。

“陈叔,萧叔叔,吕阿姨,莫阿姨······”

商妍妍为什么会讨人喜欢,除了有礼貌以外,而且还很注意形象。

她知道今天接机肯定很多长辈在场,所以打扮的非常保守,没有黑色丝袜,没有裸露的肚皮,睫毛膏都没有像以前那样浓厚,要不是那一头挑染的酒红色长发,还有炽热的艳丽红唇,简直都不像她本人了。

“呸!装模作样!”

不过,小胡可是知道商妍妍“真面目”的,她在心里啐了一口,走过去低声问道:“你来做什么,还穿得像个淑女似的。”

“胡支书,你这这句话好奇怪呀。”

商妍妍面上笑吟吟的,看上去好像和胡林语进行友善的交流,其实回复的一点不客气:“机场又不是你家,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还有什么叫穿得像个淑女,难道你见过我浪的样子吗?”

“我······”

小胡噎了一下,这两人在大学里互相看不顺眼,不知道斗嘴了多少次了,不过胡林语基本是输多赢少。

因为商妍妍既能刁钻刻薄,又能油腔滑调,还能说些迷迷糊糊的荤段子,耿直的小胡哪里是她对手。

“嘿嘿~”

金洋明听到商妍妍和胡林语又在吵架,他贱兮兮的一笑,悄悄对身边的冬儿说道:“一只是狐狸精,一只是母老虎,都是不好惹的女人。”

“小金哥哥很怕她们吗?”

冬儿天真的问道。

“怎么可能!”

金洋明瞥了一眼商妍妍和胡林语,发现她们注意力都不在自己身上,这才坦然的吹起牛逼。

“胡林语是个好人,但是性格太鲁莽了,她当年还想和四哥竞争班长呢,不过被我略施小计劝退了。”

在小金的故事里,任何人都是配角,陈汉升也不例外,只有他自己才是主角。

“至于商妍妍······”

金洋明神神秘秘的说道:“冬儿,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哈,商妍妍以前还想追我······”

“真的啊?”

冬儿信以为真,顿时产生一种紧迫感,因为妍妍姐明显更有女人味。

“你不要有压力嘛,那些都是往事了。”

小金淡淡的说道:“就是大一军训的时候,商妍妍想方设法约我看电影,甚至还托关系找到了四哥,不过都被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因为我当时只想好好学习,报效祖国!”

······

商妍妍和金洋明的到来,让接机的队伍更加庞大了,不过在机场里面并不显眼,大厅里到处都是步伐匆匆的旅人,耳边时不时传来机场播报员悦耳的广播声。

陈子衿是第一次来机场,她在“妈妈”沈幼楚的怀抱里,戴着一顶软软的小渔夫帽,好奇的到处东张西望。

有时候看见两个陌生人在挥手着告别,她虽然不认识人家,也会跟着举起胖乎乎的小手摆动,呆萌的样子倒是有点像妹妹陈子佩。

有时候她感到困了,就会趴在妈妈肩膀上睡一会,小孩子的世界就是这样简单和纯粹。

不过大人们心思就要复杂很多了,尤其随着到达时间一分一秒的逼近,飞机和地表距离也是一点一点的缩短。

萧宏伟和吕玉清心情最激动,他们站在人群的最前方,还时不时检查一下手机,生怕错过了小鱼儿开机后打来的电话。

“老萧。”

吕玉清眼睛盯着出站通道,和丈夫谈着其他事情:“闺女回来了,陈汉升的另一个女儿也要回来,你是怎么看的?”

“我能怎么看?”

老萧瞥了一眼妻子:“当然是用眼睛看了。”

“你这人······”

吕玉清转过头,她对丈夫这种逃脱式的回答并不满意。

“行啦,你也别试探了。”

萧局长摆了摆手说道:“一视同仁是不可能的,陈子衿才是我的亲外孙女,但是陈子佩来我们家,饿了有饭吃,困了有地方睡觉,玩具和陈子衿也是一人一份,不会亏待她的。”

“谁要你一视同仁了,我们又不是陈兆军和梁美娟。”

吕玉清叹了口气:“其实,咱们只要不对陈子佩有偏见就好了,不然会影响两边的关系······”

“两边”就是指萧容鱼这边和沈幼楚那边,虽然飞机还没落地,但是吕玉清已经想的很远了。

“我们的态度不重要。”

老萧倒是看得很透彻:“主要还是小鱼儿和小沈的态度,她们才是关键。”

“是呀,她们才是关键。”

吕玉清目光在沈幼楚脸上打个转,她也不太确定小鱼儿回国以后,这两人还能不能像QQ视频时那样和谐了。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立场,萧宏伟和吕玉清专注讨论“如何对待陈子佩”的时候,不远处的陈兆军双手背负身后,看上去颇为平静,但是平静中又有一丝隐约的担忧。

小鱼儿回国固然值得高兴,陈汉升前几天也曾经说过,他觉得“修罗场”应该结束了。

但是“应该”≠“肯定”,还存在着其他可能性,所以问题有没有真的解决,还是要看小鱼儿和小沈见面后的状况。

想到这里,老陈也看了一眼沈幼楚,两个“儿媳妇”开口后的第一句话,将会影响着整个大家庭的发展。

······

长辈们的想法很多,年轻人就要轻松一点,胡林语和商妍妍的斗嘴到现在还没停下来。

小胡性格的攻击性很强,商妍妍正好也是无聊,所以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抬杠。

商妍妍:胡支书,中午大家都要吃饭,你还是省省力气回去买菜做饭吧。

胡林语:凭什么指使我,你怎么不回去?

商妍妍:我对金陵御庭园那边不熟悉,回去也找不到菜市场,你整天住在幼楚家里,难道也不熟悉吗?

胡林语:······反正我不回,我还要等陈子佩!

商妍妍:小胡你可真没奉献精神,还好当年选班长的时候,我坚定的没选择你。

胡林语:你······

她们也没怎么压低声音,所以边诗诗也听得很清楚,她开始还觉得好笑,后来又觉得不对劲。

“为什么要回金陵御庭园吃饭啊?”

边诗诗默默的嘀咕。

金陵御庭园是沈幼楚的地盘,难道让小鱼儿刚回国就去做客吗?

金基唐城不可以吗?

也不知道最近是不是宫斗剧看多了,边诗诗总觉得“第一顿饭”在哪边吃,意义非比寻常。

不过她内心里又有另一个念头:其实在哪里吃都是一样的,陈汉升又不是皇帝,小鱼儿和沈幼楚也不需要争皇后,所以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

边诗诗不断的开解着自己,但是眼神却不由自主的瞄了一下沈幼楚。

“如果在金基唐城吃饭,沈幼楚应该不会多想吧。”

边诗诗到底还是“小鱼党”,多多少少总会偏向好朋友的,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耳边传来聂小雨的劝架声。

“哎呀!你们都消停会吧。”

小秘书对商妍妍和胡林语说道:“我早就定好了酒店,中午都在外面吃。”

“呼~”

边诗诗长嘘一口气,既不在金陵御庭园,也不在金基唐城,这样反而是最好的选择。

“小雨你可真厉害。”

边诗诗由衷的夸奖着聂小雨:“提前把酒店预订好,这样能够省了很多困扰,还是果壳这种大公司锻炼人啊,一切都能安排的井井有条。”

“啊······”

聂小雨愣了愣:“这不是我的主意,陈部长发信息让我做的,他还叮嘱我准备一些好茶叶,因为上午可能到的比较早,到时大家都要坐下来喝喝茶;并且提前打开包间的电视,有声音的情况下,气氛才不会太尴尬;空调保持恒温28度以上,因为有两个婴儿······”

“好家伙!”

边诗诗听得目瞪口呆,到底还是陈汉升啊,永远都快人一步,难怪连“修罗场”这种世纪难题,也硬是被他磨掉了。

······

有了聂小雨的调和,商妍妍和胡林语暂时和解了,接机的人群也慢慢安静下来,并且有一种紧张气氛在蔓延。

因为就在5分钟之前,吕玉清的电话被打通,飞机终于落地了!

萧容鱼和陈子佩,即将出站了!

沈宁宁虽然才一年级,但是她聪慧又有些敏感,大人们这种“略带不安又非常激动”的情绪,也被阿宁感知到了。

不过小阿宁很懂事,她没有去打扰阿姐沈幼楚,只是拽了拽表姐沈如意的袖子。

“怎么了?”

沈如意轻轻蹲下身子。

“阿姐和那个姐姐见面后······”

沈宁宁不太确定的问道:“她们会吵架吗?”

沈如意这才明白,原来小阿宁在担心着阿姐。

“不会的。”

沈如意心疼妹妹,伸出手整理着阿宁的衣领,轻声回道:“她们不仅不会吵架,还会一起抚养两个宝宝长大,你和陈子衿相处这么久,也很喜欢她的对吧。”

“嗯~”

阿宁点了点下巴:“她也很可爱。”

“那就是喽。”

沈如意牵着阿宁的小手,走到沈幼楚身后:“我们是阿姐的亲人,所以不管她做出什么选择,我们都应该支持的。”

“阿哥也是亲人!”

阿宁也在心里坚定的想着。

······

这次接机的人群中,基本可以分为“沈党”、“小鱼党”和“陈党”,当然也有例外。

吴亦敏相对于其他人来说,根本不属于陈汉升的核心圈子,不过她又是孙老教授的女儿,所以才有理由跟着来机场。

当然吴亦敏的心思都在陈汉升身上,果壳网络公司年末就要在香港上市,据说那时陈汉升的身家可能要超过百亿。

百亿啊,啧啧······

所以吴亦敏就抓住一切机会,加深和陈汉升的联系,同时也在教育着女儿孙棠棠:“你以后不仅要和萧容鱼来往,也得多和沈幼楚接触,她们都是陈汉升孩子的母亲,说话绝对管用。”

孙棠棠没有回答,不过她也在注视着那个比自己漂亮、比自己高挑,说话还会脸红的姐姐。

······

大家的目光几乎都会有意无意落在沈幼楚身上,其实她也感觉到了,不过这些还能够适应,但是听到飞机降落以后,沈幼楚发现自己的呼吸明显急促起来。

她一是想念自己的亲闺女,二是即将面对萧容鱼,心里有些忐忑。

其实沈幼楚和萧容鱼之间的关系很奇特,当年修罗场爆发后,虽然彼此都很伤心,可是她们并没有产生仇恨,只是都以为从此不再相见罢了。

结果因为宝宝,她们又慢慢的互相接受,并且还把视频聊天当成日常生活的必修课,分享着孩子的点点滴滴。

现在要见面了,沈幼楚突然发现身份定位有些模糊。

情敌?

不是,双方从来没有竞争过。

朋友?

也不是,没有这样古怪的朋友。

那是什么关系呢?

沈幼楚有些发呆,怀里的陈子衿似乎察觉出“妈妈”的异常,但是她还是个宝宝,只能乖乖的“喔”一声,好像在关心和安慰着妈妈。

“是不是紧张?”

这个时候莫二妈走了过来,抚着沈幼楚的肩膀问道。

“有,有一点。”

沈幼楚轻声回答,她说话已经很少结巴了,现在又开始不太自然。

“这也是难免的。”

莫珂打量着这个善良的姑娘,那双澄澈的桃花眼里都是懵懂和迷茫,双颊有些红,衬着一张美人脸蛋宛如新月生晕,莫名的还有几分可爱。

“当了妈妈还这么憨,也是没谁了。”

莫珂心里笑了笑,然后细声说道:“你不要想太多以前的事情,没有什么借鉴意义,心态放宽松一点,不如就把这次当成网友见面吧,反正你们每天都要视频的······”

“出来了!”

不知道谁眼尖喊了一声,瞬间把所有人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引入眼帘的果然是那几个梦寐以求的身影。

不过一马当先的不是陈汉升,而是“长公主”陈岚。

她发现候机的亲人以后,“啊”的一声尖叫,直接把自己的小包扔给了哥哥,兴奋的跑了出来。

陈岚后面就是陈汉升了,他高高大大的模样很难不被发现,尤其走路的姿势又那么欠揍,脸上罩着一副墨镜,墨镜下面是嬉皮笑脸的一口大白牙。

“小陈真骚包!”

“呸!恶心!”

“班长永远这么帅!”

······

面对陈汉升的造型,大家分别给了一个评价,然后目光跳到了他的身后。

“小鱼儿~”

吕玉清突然叫出了声,颤抖中带着一丝哽咽。

陈汉升的背后就是萧容鱼,准确一点说是萧容鱼和陈子佩。

萧容鱼的穿着非常简单,上半身是一件粉色的短袖T恤,下半身是宽松的白色阔腿裤,脚上踩着一双平板白鞋,她还戴着一顶棒球帽。

按理说戴着帽子并不好认,但是棒球帽后面那左右摇摆的高马尾,谁都知道这就是傲娇的小鱼儿,就连老萧都在喃喃自语:“闺女又回来了······”

陈子佩被萧容鱼抱在怀里,她也戴着一顶阿拉蕾的儿童帽,就是帽檐都藏不住那肉嘟嘟的小胖脸。

再后面就是梁美娟了,梁太后看到了丈夫、看到了另一个儿媳妇、看到了小孙女,一直跳着挥手示意。

然后就是德高望重的孙老教授、贴身秘书朱赛雯、保姆林阿姨,还有几个帮忙拎行李的空姐······

刚开始的时候,“回国的”和“接机的”两群人都有些矜持,毕竟这是在公共场合,虽然双方一步步靠近,不过都还在尽量的控制自己。

可是等到陈岚扑入沈幼楚的怀抱,并且带着哭腔喊道:“嫂子,我把陈子佩带回来了!”

“哇!”

这句话就好像炸弹的导火索,直接把所有人情绪都点燃了,大家也都扔掉了矜持,嘴里叫着各种各样的称呼:

“妈妈!”

“闺女!”

“小鱼儿!”

“我家小孙女!”

“小陈!”

······

这一瞬间,所有人似乎都只会哭了。

吕玉清搂着萧容鱼,梁美娟抱着沈幼楚,边诗诗伏在王梓博肩膀上,商妍妍眼妆都哭花了,结果发现自己忘记带纸巾的时候,旁边突然递过来一包清风。

“真,真受不了你们这些人,总是哭哭啼啼的!”

胡林语一边抽泣,一边递纸巾,同时还没忘记教育着商妍妍。

就连老持沉重的陈兆军和萧宏伟都背过身擦着眼泪,因为这段时间太辛苦了啊!

“生离死别”这两件最痛苦的事情中,大家都经历了“生离”,所以除了眼泪能够宣泄那些委屈和想念,难道还有什么办法吗?

始作俑者的陈汉升也并不好过,这四个月里,他的压力才是最大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婴儿的啼哭声终于把大家“拽”出了情绪,定睛一瞧原来两个宝宝都哭了。

小姐妹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所有人包括妈妈都流眼泪了,不过“哭”可是婴儿的拿手好戏,自己又怎么能输呢?

所以姐姐陈子衿率先开腔,妹妹陈子佩紧跟其后,这下大人们倒是要手忙脚乱的哄着她们了。

沈幼楚抹去陈子衿的眼泪,低声耳语:“宝宝不哭,宝宝不哭······”

萧容鱼也亲了亲陈子佩的脸蛋:“宝宝乖,宝宝乖······”

可是哄着哄着,大家都察觉到不对了。

刚才都没有反应过来,似乎应该把孩子换回来吧。

“唰~”

萧容鱼抬起头,看着沈幼楚。

“唰~”

沈幼楚也抬起头,看着萧容鱼。

“唰~唰~唰~”

其他人一会看看沈幼楚,一会看看沈幼楚,心脏不自觉的提了起来。

最关键的时刻,终于要到来了啊!

刚才又哭又笑的人群突然安静下来,随即全部模糊不见,仿佛在这一刻,除了沈幼楚和萧容鱼,还有怀里的两个宝宝,机场里所有物件都消失了。

沈幼楚和萧容鱼就这样面对面的注视着,两人一句话都不说,画面似乎就此定格,时光却在不停的扭转,最后经过了沧海桑田般的岁月变迁,又重新回到了这一刻,重新回到了建邺禄口机场。

刚才那些“消失不见”的人群,才再次喧嚣和走动起来。

“你闺女有时候挺憨的。”

萧容鱼开口了:“尿裤了也不知道叫一声,我每天都要检查十几遍才放心。”

沈幼楚听到有人说自己闺女的“坏话”,她也嘟起小脸,小小声的回道:“你闺女太调皮了,经常扯我的头发。”

说完以后,两人又对视一会,突然都“噗嗤”的笑了起来。

小鱼儿的笑容是灿烂的,沈憨憨的笑容是腼腆的,不过共同点就是都很漂亮,大概这就是“笑靥如花”吧。

建邺的落花时节,未必就是真花呀。

她们这一笑,所有人都跟着笑起来,隐约间还能听到一颗颗心脏落回肚子里的声音。

终于放心了啊!

也就在这个时候,王梓博突然发现,透过机场那些淡蓝色的玻璃窗,外面有淡淡的阳光挥洒下来。

“小陈!”

王梓博好像发新大陆似的那样激动:“天上那些云散掉了啊!”

“什么云?”

陈汉升没有理解。

“云啊!”

“重云啊!”

“遮天蔽日的重云啊!”

王梓博迫切的想和死党解释这一切,但是嘴笨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一着急又扭起了屁股:“云不见了!天放晴了!你的修罗场结束了啊!”

“噢~”

陈汉升仍然没有明白,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他把陈子衿从沈幼楚怀里接过来,又把陈子佩从萧容鱼怀里接过来,然后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我们终于回家了!!!”

正所谓:世间必有双全法,卷破重云终见晴!

······

PS:这应该是倒数第二章,还有一章正文就结束了,最后一章定在5月17日。

这一章借着“接机”写了很多人物,快结束时想让大家都露个脸,老柳对这些人物都有很深的感情,也比较喜欢这样的写作方式,而且也点题了。

最后,再推本朋友的新书《这个医生很危险》。

谢谢大家,等着17日的最后一章和完本福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