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第1066章 扬我国威者,陈汉升也!

第1066章 扬我国威者,陈汉升也!

作品:我真没想重生啊 作者:柳岸花又明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7981 更新时间:21-04-13 14: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没想重生啊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虽然陈汉升愿意加入这个“开放手机联盟”,也答应去硅谷参加这个会议,但是他有个特点,根本不懂技术。

不过李小楷是“果3”生产研发的总负责人,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离开,好在果壳里还有一尊技术大佬,他就是果米研究院的首席科学家兼院长冯南起。

冯院长其实也的董事会成员之一,今年四十出头,外表看起来普普通通,说话也是慢声细语,而且他不喜欢插手任何行政方面的事务,简单点说就是不喜欢揽权。

不过老冯的履历非常牛逼,他和李小楷一样也是斯坦福博士毕业,曾经在美国高通和台积电担任主任工程师,并且还是国内最早研究“大数据算法”的那一批人。

能够把冯南起聘过来,除了优厚的条件以外,陈汉升当时还请了不少中间人一起劝说。

所以参加这种世界性会议,果壳这边有冯南起坐镇,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反而陈汉升就是去溜达一圈,拍个照证明“到此一游”,然后按照原定计划去看望小小憨包。

硅谷也是在旧金山湾区,两地距离还是比较近的。

7月2号的时候,当“果壳三代机”和“青花瓷”在国内热度依然上涨的时候,陈汉升已经和冯南起登上私人飞机,前往美国开会了。

随行人员里除了几个技术工程师,陈岚和聂小雨也在其中。

陈岚是因为放暑假了,她这种直博生又没有什么考研和考博的压力,所以就死皮赖脸的跟着。

聂小雨仍然是贴身秘书,陈汉升现在有三个秘书,“大秘”永远是聂小雨,“二秘”是覃英。

不过为了混点资历,为以后提拔打下基础,覃英暂时被调去了“果3”的项目组了,陈汉升也没有打扰她。

“三秘”就是正在美国的朱赛雯,不过修罗场解决后,seven同学也是必然会被提拔的。

没办法,秘书党本来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位置。

飞机上因为陈岚和聂小雨的存在,十几个小时的旅程还是很欢快的,她们带了一大堆零食和漫画书,叽叽喳喳谈着二次元情节。

陈汉升有时候也会参与其中,不过他比较讨厌,因为总是用各种梗去调侃。

比如陈岚和聂小雨谈起《海贼王》的时候,两个丫头都在赞赏路飞的勇气,陈汉升就笑嘻嘻的插嘴道:“王路飞看上去很莽,其实一肚子坏水,他遇到战五渣就自称‘海贼王路飞’,遇到大将那就变成‘蒙奇•D•路飞’,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家庭背景,一拳把自己打死了。”

谈起《火影忍着》的时候,陈汉升就点评春野樱——有事那鲁托,没事萨斯ki,真是典型的绿茶婊。

最后妹妹和小秘书都不搭理他了,两人跑到休息室闭门讨论,不过看到大老板这样平易近人,有些第一次跟着出差的工程师都放松了不少。

至于冯院长,人家只是一边饮着空姐泡好的热茶,一边阅读着关于“Android智能操作系统”的相关新闻,知识分子大佬的气度一览无余。

到了硅谷以后,在谷歌安排的下榻酒店里,陈汉升也见到了移动、联通、电信和华为的参会代表。

这五家企业里,三家国字头公司的内部矛盾比较多,相反果壳和华为现在因为没有什么太多的利益竞争,双方都在客气的寒暄。

这个说“陈董年轻有为,要是知道陈董亲自参加,任总肯定会过来的”,那个回答“任总日理万机,有机会我要去深城拜访才对”。

陈汉升个人对华为还是很尊重的,当然尊重归尊重,如果华为以后也搞起了手机,果壳打压起来也丝毫不会手软,这大概也是现代商业的真正精髓:

交情归交情,竞争归竞争,在竞争中寻找合作的机会。

······

这一夜无话,第二天开会的时候,在会场里陈汉升见到了许多牛逼的全球性公司,什么英特尔、德仪、软银、索尼······,甚至还有“老熟人”三星电子。

三星电子的常务副理事金在焕是出席代表,在三星电子的职务划分中,常务副理事就相当于副总裁了,金在焕也是个中国通,去年陈汉升前往韩国谈生意时,也是他出面接待的。

双方当时谈的还不错,如果不是郑宝旭横插一杠,说不定果壳都要和三星和解了。

不过也多亏了这个老棒子,陈汉升狠狠刷了一波荣誉值,当然在最后,逼着郑宝旭自杀的也是金在焕。

金在焕也注意到了陈汉升,或者说他其实一直在寻找陈汉升的身影,然后挥挥手热情的打个招呼,好像忘记了两家之间的矛盾纠纷。

“我操你妈的······”

陈汉升啐了一口,他倒不是骂金在焕。

果壳和三星电子的国内竞争中,始终是果壳占据优势,不过因为三星集团在国际上综合实力更强大,所以其他参会代表都愿意和金在焕交流。

反而是国内习惯占据C位的果壳电子,突然有些边缘化了。

冯南起听到陈汉升的芬芳之语,扶了扶眼镜安慰道:“现在我们的电子制造行业,在国际上供应链上还是处于末端,难免会被人瞧不起,不过我相信这种情况会慢慢改变的,也许20年以后,您就可以坐在最前面享受别人的恭维了。”

“老冯,你很有志气的嘛!”

陈汉升也是喜怒无常,他刚才还一脸阴鸷,现在拍了拍冯南起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如果有那一天到来,首功肯定是你们这些科研工作者,我这种不懂技术的老板,只能努力创造更多的机会和平台,大家通力合作爆掉那些鬼佬的菊花!”

冯南起无奈的摇摇头,看上去他这种文静的技术工作者,似乎和陈汉升的磁场似乎很不相搭,实际上正好相反,老冯是最喜欢“陈汉升式”的老板了。

首先是大方,在果壳电子里,关于技术科研方面的款项申请,陈汉升很少会驳回;

其次是大度,只要在规定时间内把结果拿出来,不管研发部门在这个过程中做了什么,哪怕是集体去火星旅游了,陈汉升看到就好像没看到一样。

第三是大气,冯南起这些人提交的中层管理任命,陈汉升只是了解,但是并不干涉。

最后就是从不画大饼,陈汉升喜欢吹牛逼,但是从来不和下属灌毒鸡汤,他喜欢用“奖金”和下属沟通,下属也很喜欢这个方式。

日薄西山的公司才要整天把情怀挂在嘴边,果壳电子这种蒸蒸日上的大厂,根本不需要玩这一套。

······

会议开始以后,谷歌的首席技术官先发表一番讲话,陈汉升虽然英语四级都没有过,不过会场里有同声传译,完全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听着谷歌这边的意思,研发Android系统有两个目的,一是当前的塞班太落后了,需要研发一款新的智能操作系统,而且这套系统是完全开源的,任何移动终端厂商加入到Android联盟中来。

陈汉升瞅了眼前一排的华为参会代表,他们以后的“鸿蒙系统”就是脱胎于安卓,不过因为开源性,根本就不会构成侵权,相反会促进安卓平台应用的成熟。

研发安卓的第二个原因,那就是苹果第一代手机已经发布,如果不做好充足的准备,当面对更为先进的ios系统时,大家目前拥有的蛋糕都会被挤占。

看来,也不止陈汉升一个人认识到iphone的威胁啊。

这个会议持续一周时间,不过陈汉升就打算在这呆一个晚上,剩下的对接工作都交给冯院长了。

不管联盟里其他公司怎么想,陈汉升都有自己的一套计划。

先利用安卓系统,超过诺基亚和摩托罗拉在国内市场的份额,等到苹果2011年全面进入国内市场时,再联手小米设置障碍。

想轻轻松松的在14亿人口市场捞钱,那得问问恶霸地头蛇同不同意了。

······

一天的会议结束后,陈汉升在聂小雨和陈岚的房间里玩耍,其实他主要是吐槽,那些狗几把跨国公司,居然没几个找到果壳电子搭话。

另一个原因就是想“蹭蹭网”,因为陈岚正和萧容鱼视频聊天,他可以多看两眼陈子佩。

陈子佩现在也九个月了,就是仍然憨憨的,她坐在萧容鱼的怀里,目不转睛的盯着摄像头。

大概对于电脑屏幕上出现的另一个自己,小小憨包已经有好奇的情绪了,歪着圆乎乎的小脑袋,漂亮幽黑的小桃花眼里,倒映着摄像头的光亮。

偶尔趁着大家不注意,她“噗”的吐个泡泡,不过在嘴角被濡湿之前,萧容鱼伸出纤细的手指,温柔的抹掉了。

“啊······”

陈岚有些抓狂,冲着小侄女大声说道:“陈子佩,你为什么那么可爱,你信不信我明天见到你,‘啊呜’一口咬掉你的小胖脸!”

自打换孩子以来,陈岚就只能在视频时见到陈子佩,她心里着实比较想念。

聂小雨也在隔着电脑逗弄,不过小小憨包没啥太多的反应,呆呆的看着两个姑姑张牙舞爪的样子。

“这个憨宝。”

最后,陈岚气馁的摇摇头,小姐妹俩实在是太像各自的妈妈了。

陈子衿一看就是活泼甜美的性格,就算被惹哭了,大人们稍微哄一哄,她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陈子佩就很安静,以前奶奶梁美娟还担心过,软软糯糯的小孙女长大后,会不会被人欺负呢。

这就纯粹是杞人忧天了,有陈汉升这种痞子爹,谁能欺负到他的女儿。

“谁憨啦,我们可不憨。”

没想到萧容鱼不答应了,她好像竭力证明自己闺女很聪明,低头对陈子佩说道:“宝宝,今天我们学会了什么,做一个给姑姑看看。”

“喔~”

陈子佩仰起头看着“妈妈”,她好像听懂又好像没听懂。

“就是奶奶出去买菜时,我们都会怎么做的呀。”

萧容鱼提醒道:“再见再见再见······”

小小憨包愣了半晌,突然举起自己的小短胳膊,对着镜头上下摆动几下,这大概就是表达“拜拜”的意思了。

这个笨拙的动作惹得所有人“哈哈”大笑,陈汉升也是恨不得马上亲亲陈子佩,不过就在这个温馨的时候,白天见到的三星电子副总裁金在焕,他居然委托移动和联通的参会代表,转达和陈汉升见面的请求。

“见面?”

陈汉升举着手机,脑袋里快速思索着,同时嘴巴不正经的回道:“金在焕又不是风**人,我大晚上见他做什么?”

其实移动和联通那边都知道果壳和三星之间的过往,不过他们也有不得已的原因,在电话里耐心的劝道:“陈董,就当出来喝杯茶吧,三星和我们有一些项目还在进行······”

三星手机在国内没爆雷的时候,它和三大运营商都有比较深的联系,甚至有些项目还一直持续到现在,国企领导抹不开面子当个中间人,其实也是能理解的。

不过陈汉升没琢磨出三星的真实意图,暂时使用个拖字诀,抹起短裤“啪啪啪”的拍了几下大腿,笑嘻嘻的说道:“领导,其实我正在洗澡呢,有什么急事洗完后再说吧,总不能让我一直光着腚和你们通电话吧。”

“好好好~”

对方只能挂了手机,陈汉升这种混不吝的作风,一般人还真的很难应付。

“哥,你又忽悠人了。”

陈岚撇了撇嘴,然后对视频里的小侄女说道:“宝宝长大以后,千万不能学爸爸呀。”

“也不能遇到这样的男生。”

一直对陈汉升视若无睹的萧容鱼,很突然插了一句。

这一瞬间,脸皮那么厚的陈汉升也觉得很窘迫,他偷偷瞟了一眼电脑视频。

小鱼儿应该刚洗完澡,微湿的长发散在肩膀上,她穿着一套淡粉色的睡裙,棉质的面料吸附在身体上,勾勒出迷人的胸部和腰围,瓜子脸的轮廓很精致,卷翘的眼睫毛随着眼神转动,忽闪忽闪的。

果然,少女心是一辈子的事,即使她已经当了妈妈。

不过因为小鱼儿的那句话,陈汉升已经不好意思继续在房间呆下去了,正好他也要找冯南起商量一下,金在焕到底在图谋什么。

老冯听说了以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三星手机打算重新进入国内市场。

“这个不太可能。”

陈汉升沉吟着回道:“三星手机在国内已经凉透了,就算我们让出一点市场,消费者也不会承认,我估计是想重新谈合作······”

陈汉升娓娓而谈,冯南起也陷入沉思。

自打果壳和三星闹翻了以后,其实都没等到三星主动采取措施,果壳这边就直接终止了三星旗下产品的采购计划。

“果3”这款手机,可以说是从头到尾和三星没有一点关系。

可不能小看果壳电子在中国的影响力,果壳这边停止采购三星的供应链,小米也是单方面终止,表达了同气连枝的友商的立场。

国内最大的两家手机制造厂商都对三星说“NO”,很容易产生一种跟风效应,下面的厂商都以为继续和三星做生意会吃亏,索性就跟着果壳和小米选择了其他供应商。

所以三星在中国市场折损的不仅仅是手机这一块,还有幕后的供应链。

当然果壳和小米能够这样有骨气,还是因为当前这个时代,三星并没有实现真正的技术垄断,就算是引以为傲的电子屏幕,日本的夏普都可以完美替代。

因此,陈汉升估摸着金在焕的意思,就是想重启果壳和三星的合作。

当然这不是关键,主要还是引导一下那些跟风的中国电子器件制造商,不要无缘无故的仇视三星了。

“那······”

听完以后,冯南起皱眉问道:“我们要答应吗?”

“冯院长的意见呢?”

陈汉升反问。

“近期完全不需要合作,但是长远来看的话······”

冯南起不偏不倚,只从技术上进行分析:“首先,三星目前正在研发的柔性OLED屏幕,我和李董都分析认为是一种发展趋势,我们三代机可以用夏普,四代机也没有问题,可是以后的果5、果6和果7呢?”

陈汉升微微颔首,这一点李小楷也曾经提过。

“其次是芯片。”

冯南起继续说道:“目前咱们一直采用的是美国高通的芯片,就怕有一天他们突然断供,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不过万一发生了,三星还可以作为备选。”

“唔······”

陈汉升揉了揉眉心,芯片问题在十年后依然存在,不过这没有办法,因为我们国家在这方面起步太慢了。

其实最简单的办法,那就是以后财大气粗的果壳电子,为了获取最先进的芯片技术,直接把外国的芯片公司都给收购了。

这样看似花了一大笔钱,不过相对于研发过程中的人力、物力和时间,反而是最划算的。

“最后一点啊。”

老冯叹了口气说道:“我这两天一直研究苹果公司,不违心的讲,ios系统真是和windows一样,属于人类历史上的一项伟大发明,所以未来给予我们最大压力的,大概不是三星手机,而是苹果。”

“嚯~”

陈汉升咧咧嘴,冯院长真是挺有远见的。

“那我们就和三星试着谈一谈?”

陈汉升问道。

“谈是可以谈。”

冯南起顿了一下:“不过态度······”

“态度要强硬一点。”

陈汉升心领神会:“不然以棒子的德性,他们会顺着杆子往上爬,对不对?”

“陈董真是我见过的,对局势把握最准确的人。”

冯南起真诚的夸奖道:“大概这也是创业者必不可缺的能力吧。”

“咦惹~”

陈汉升又玩了个梗:“冯院长,就算你夸我,我也不会高兴的,愚蠢的人类!”

“什么?”

老冯压根没看过《海贼王》,并不知道乔巴的这句名言。

“没啥。”

陈汉升耸耸肩膀:“我的意思是,装逼和演戏我最在行了。”

······

商定好了以后,陈汉升还特意把头发弄湿,装作好像是真的刚洗完澡的样子。

对于大老板这些神神叨叨的举动,冯南起也是见怪不怪了,来到一楼的咖啡厅以后,金在焕正和移动联通的领导们谈笑风生。

他们看到陈汉升走过来,脸上的神情微微收敛一点。

对于这种明显见外的表现,陈汉升压根就不会在意,只要不影响果壳的利益,陈汉升管他妈的和谁交往呢。

“陈董,好久不见。”

金在焕主动伸出手,他的中文倒是比以前进步了不少。

“哈~”

陈汉升随意握了下,挑挑眉毛说道:“goodnight啊。”

说完,他就“咯吱吱”的拉开一个椅子,大大咧咧的坐下以后,冲着冯南起努努嘴介绍:“我们果米研究院的冯院长。”

冯南起在普通人眼里,好像低调没什么名声,但是在业内的名声很响亮,大家都是认识的。

一阵没有意义的寒暄以后,金在焕慢慢转入正题:“陈董,你们三代机的预售场面很火热啊,我看正式上市的时候,首个月的销量很可能要超过摩托罗拉的。”

“是吧。”

陈汉升翘着二郎腿,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这得托贵公司的福啊。”

三星手机从大陆退市以后,留下来的市场大部分被果壳侵占了,根据“谁是最后得利者谁就是凶手”的推论,三星基本能确定那些手机爆炸案例,就是果壳在背后搞鬼。

陈汉升现在这样说,真是有点杀人诛心的味道了。

面对“果壳陈”展现这种不配合的态度,两家国企领导都是恍若未闻问,他们能够当个中间人,这已经是极限了。

再帮三星说话,果壳可不是个软柿子,说不定直接去工信部告状了。

“阿西吧!陈汉升真是个难交流的混蛋啊!”

其实金在焕心里也在吐槽,不过目前来说,三星还真的需要果壳的作用,所以他还是冠冕堂皇的回道:“三星的使命就是为人类社会做出贡献,能够对果壳有所帮助,这也是职责之内。”

“呵呵,差点就信了这个逼的鬼话。”

陈汉升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

不过陈汉升不积极,冯南起更是一句话都不说,场面上突然就凝滞起来了。

移动和联通的国企领导都有些坐立不安,当中间人最怕的就是这种局面了,就在气氛要彻底冷下去的时候,金在焕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他双手交叉搭在桌面上,身体微微前倾,摆出一幅端正稳重的样子。

果然,金在焕再开口的时候,他语速慢了下来,还带着点严肃和“掏心掏肺”的诚恳:“陈董,因为不可避免的历史原因,我们两家公司存在着一些成见,当然我承认,这种成见主要来自我们韩方······”

几个国企领导对视一眼,他们都有些诧异,很少见到韩国企业高管这样说话啊,平时这群棒子眼皮都要抬到天上去了。

“stop!”

没想到陈汉升根本不给面子,很不耐烦的打断道:“金理事,我要申明一点啊,其实对你们韩国人的成见,我们真的从来没有特别在意,你们总是觉得中国在追赶你们,实际上我们从没把韩国当成一个对手。”

“我是这样认为的。”

陈汉升一脸嚣张:“老冯也是这个意思,你还可以问问国企的领导,看看在他们的心里,有没有把韩国当成对手?”

“咳咳咳······”

几个领导不约而同的咳嗽一声,其实陈汉升这番话,倒是让他们突然想通一件事。

为什么和韩方交涉的时候,不论他们态度如何高傲,自己这边似乎都没怎么放在心上,这种“不予计较”的背后原因,原来压根就是没把对方当成一个级别的对手啊。

就连今晚喊着陈汉升下来喝咖啡,好像也是因为拗不过金在焕,不得已满足他的要求一样。

“白手起家创业的人,看问题就是这样的一针见血。”

国企领导们面上平静,心里都挺佩服的,今晚“果壳陈”的表现,给大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不管是公开场合,还是私底下交流,扬我国威者,始终还是“果壳陈”啊!

不过陈汉升的这番话,却是狠狠给了金在焕一巴掌,他的眼神顿时不善起来。

可惜陈汉升是正经的痞子,哪里会怕这种威胁,他毫无顾忌的仰在沙发上,同样凶狠的盯着金在焕,还端起咖啡大口抿着。

咖啡喝完,他就准备起身离去,也就意味着今晚的交流无疾而终。

现在双方之间,很像买卖衣服时的画面。

顾客说:“老板,这件衣服80能卖吗?”

老板回答:“进价就90了,你要是真的喜欢,100给你了,我赚个10块钱的路费。”

顾客说:“80元!不卖我就走了。”

老板说:“那你就走吧,这个价真的拿不到。”

顾客转身就离开,老板开始也没有挽留。

明明双方都有需求,不过就是看谁先绷不住,到底是老板率先“等一下,赔钱卖给你吧”,还是顾客提前认输“好吧好吧,100就100,我也是真的喜欢,不然不会买的。”

陈汉升和金在焕也是僵持住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汉升手里的咖啡也在一点一点的见底。

就在他准备站起身的时候,金在焕突然叹道:“陈董,我今晚约你,不想讨论那些意识形态的东西,我只是觉得大家合作空间依然很大,尤其面对苹果这样一个强劲的对手。”

“贱皮子!”

陈汉升心里冷哼一声,三星电子的需求明显更急切一点,不过他已经拿到了谈话的主动权,不会再继续挑衅和逼迫了,于是潇洒的打个响指,装逼的喊道:“waitress,please续杯咖啡!”

金在焕松了一口气,陈汉升这是愿意继续留下来了。

狗日的,这真是个超级难对付的中国人。

“是嘛是嘛,我们就是喝点东西,不要聊那些政治话题······”

国企领导察言观色的能力都能敏锐,马上见缝插针的圆场,气氛马上热闹起来。

冯南起依然默不吭声,只是趁着扶眼镜的功夫,老冯嘴角还是弯起一抹笑容。

今晚大老板的表演,堪称完美!

······

当天晚上陈汉升和金在焕谈了什么,外人无从得知,不过本来应该在建邺负责“果3”业务的李小楷,他突然连夜乘坐飞机赶来了硅谷。

这可是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离开建邺的人,那就说明情况已经很需要他了。

同一时刻,很可能接班“果壳董事长”职务的曹建德,他直接飞去了韩国三星电子的总部,据说这次收到了热烈欢迎。

只有陈汉升依照原来的计划,悄悄的离开硅谷,去找自己的白月光和小女儿了。

······

(这章大概就是一些伏笔,以后番外提到一些商业进展,大家不会觉得突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