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第1064章 日子,很快就要好起来了(不要担心,技术性调整)

第1064章 日子,很快就要好起来了(不要担心,技术性调整)

作品:我真没想重生啊 作者:柳岸花又明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7096 更新时间:21-04-06 12: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没想重生啊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结束和罗璇的电话后,陈汉升站在走廊上怔怔入神,不断有技术工程师和下属高管从身边经过,他们礼貌的打着招呼,陈汉升机械式的回应。

小师妹的爱就像一只刺猬,就连陈汉升也经常被扎到,心里也会觉得厌烦,可是当罗璇主动选择离开的时候,这才蓦然发现,那块经常被扎的地方早已结成一层老茧。

其实如果没有了这些“刺”,反而有些空落落的不习惯。

就这样平复了一会思绪,陈汉升才重新回到研发中心。

研发中心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意,毕竟三代机性能和外观这么优秀,果壳极有可能凭借这款产品追赶诺基亚和摩托罗拉的国内市场份额,再不济总归能缩小差距的。

不过看到陈汉升神色平淡,眉宇间还有一股惆怅,大家也都不由自主的严肃起来。

陈汉升是大boss,他的情绪自然能影响群体氛围。

察觉到同事们这种微妙变化,陈汉升也没有解释,依然双手抱胸听着李小楷讲解“果3”的各项性能。

“怎么回事?”

孔御姐瞅了瞅聂小雨,眼神里都是不解。

“不知道。”

聂小雨摇摇头,她也不清楚怎么回事,不过根据这么多年对陈部长的了解,小秘书判断刚才的电话应该是某位女生打过来的。

“幼楚还是小鱼儿呢,不过幼楚那么温柔,应该不会吵架,小鱼儿的话,美国那边还是半夜吧······”

小秘书又开始走神了。

“叮~”

没过多久,陈汉升手机又来了条短信。

声音不大,但是足够刺耳。

因为除了陈汉升以外,其他人手机都是调成静音的,就算有不得不处理的业务电话,也是捂着嘴巴匆匆走到外面解决。

陈汉升低头看着短信,李小楷也是刻意放慢了讲解速度,他在等着大老板。

短信是罗璇发来的,她说:“陈师兄,我突然想起来,以后去香港的话,我们之间又是异地了。

“嗒嗒嗒~”

陈汉升旁若无人的回着短信。

陈汉升:香港又不远,再说我工作原因也经常要去香港的。

罗璇:哦。

小师妹这个“哦”,代表了她心情还是很低落。

陈汉升想了想,继续回着信息。

陈汉升:异地固然有距离,但是感情没学过地理,不认识距离,所以不必担心。

罗璇:我不担心我的感情,我担心你的会迷路。

陈汉升:我有导航系统。

罗璇:哼~,我妈叫我了,你也继续忙吧。陈师兄,说不定我什么时候就回来了,而且是突然出现在沈幼楚或者萧容鱼的面前,那样你怕吗?

陈汉升:······

不过这次发完信息后,陈汉升心情莫名好了很多,只要罗璇还继续说狠话,她就还是那个小师妹。

陈汉升恢复正常后,最明显的反馈就是下属了,研发中心很快又活泼起来,一扫刚才的低沉。

“发信息的应该也是某位女生,不过这次又是谁呢?”

小秘书胡乱猜测着。

销售部负责人崔志峰刚才一直没说话,现在大老板再次谈笑风生,他也凑趣的说道:“陈董,关于这款青花蓝的手机啊,我突然想起一个事。”

果壳三代机一共有五种颜色,除了黑白经典款以外,还有亮粉、淡紫和青花蓝,目前来看青花款的最为独特。

也许是青花蓝很符合中国人的审美观吧,它的整体色调清朗飘逸,透露出一种漫不经心的从容和儒雅,再加上手机背后那朵并蒂莲花,寥寥数笔就勾勒出中国风的韵味。

好比江南的水墨山水,袅袅烟,蒙蒙雨,典雅而风流。

“上周我和周杰伦公司商谈广告的拍摄计划。”

崔志峰继续说道:“听说他今年的新专辑还是11月份发行,我当时就很好奇,提出能不能先让耳朵享受下。”

果壳电子的形象代言人都是当红乐坛巨星,比如说周杰伦、比如说五月天、比如说林俊杰,当然这也和陈汉升的喜好有很大关系,毕竟谁都知道陈董是周杰伦粉丝。

所以在代言费方面,果壳也比较豪爽,也不会给代言人附加什么乱七八糟的规则,所以双方的关系非常融洽。

“他们同意了吗?”

陈汉升估计应该不会拒绝。

“同意了。”

崔志峰笑着说道:“我记得这张专辑里有一首歌就叫《青花瓷》,从曲调到歌词都非常符合这款手机的意境,好像是为了咱们专门创作似的······”

老崔当成一个趣事回忆,不过陈汉升心里很诧异。

“我操,《青花瓷》是2007年的吗?”

“怎么印象里好像是2017年的歌曲啊?”

“是不是经典歌曲都有这样的特异功能,明明传唱很多年了,但是不管什么时候听起来,永远都有一种不过时的新鲜感。”

······

“老崔。”

陈汉升思虑片刻,突然说道:“你和杰伦那边谈一谈,《青花瓷》这首歌能不能提前发布,我想配合着宣传三代手机,当然这样肯定会打乱别人的计划,所以补偿金是少不了的,这个也由你全权谈判。”

“至于赔偿金范围嘛······”

陈汉升沉吟半晌,竖起一根手指。

这是1000万的意思了,研发中心里的高管发出一阵阵惊呼的声音。

1000万对现在的果壳来说并不多,去年陈汉升就能花两个亿买私人飞机,今年果壳网络都要上市了,1000万完全是小意思。

可是周杰伦三年的代言费也不过才1200万,这个价格都是透明的,而且他之前所有歌曲可以随意选用。

如今为了一首没发行的新歌,花出去1000万值得吗?

“额······”

崔志峰自己也有些发愣,他只是顺嘴说一下,怎么大老板就冲动了呢?

“小雨。”

孔御姐也问着聂小雨:“你也是周杰伦的粉丝,了解过《青花瓷》吗?”

“没有啊。”

聂小雨摇着头:“不过从名字上判断,应该是类似于《东风破》和《菊花台》那样的中国风吧。”

自从《东风破》以后,这两年中国风的歌曲突然多了起来,而且在青少年和大学生之间广为流行,这批人恰好也是新兴电子产品的消费主力。

从这一点上讲,陈汉升的决策倒也没有错,用周杰伦的新歌《青花瓷》,宣传果壳电子的青花款新手机,效果一定很爆炸。

“陈董,要不您还是听听那首歌再做决定吧。”

就是崔志峰比较忐忑,这件事是他提出来的,万一出点纰漏什么的,虽然做决定的是大老板,但是背锅的一定是自己。

“不用。”

陈汉升咧嘴笑了笑:“我相信崔董的眼光。”

在6月16号的内部管理层会议上,决定了两件事:

一是大家对“果3”的样品机非常满意,可以进入量产流程了;

二是想办法促使周杰伦歌曲《青花瓷》提前发布,并且应用在“果3”的宣传vlog上。

可以预见的是,从今天开始直到手机发布那天,果壳电子厂又将是一个个不眠夜。

······

崔志峰的动作很快,三天后他就有了结果,急匆匆的来到陈汉升办公室汇报。

“杰伦公司那边有了回应,同意把新专辑里的《青花瓷》率先发布,同时授权给我们使用,而且······”

老崔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且他们没要赔偿金。”

“为啥?”

陈汉升问道。

“他们说有两个原因。”

崔志峰解释道:“首先《青花瓷》不是主打歌,没想到我们能够喜欢;其次这也相当于借着果壳三代手机,宣传了一下新专辑,认真算起来的话,差不多应该是互相抵消的。”

陈汉升听了心里很舒服,这才是长期合作的态度。

不过他做事向来不小气,直接说道:“这是人家的客气话,他们不要,但是我们不能不给。还是1000万吧,除了《青花瓷》的使用权,顺便买下《我很忙》这张专辑的果壳云独家首播权。”

“这样就差不多合理了。”

崔志峰点了点头说道,不过他还有一个疑问:“陈董,您怎么知道周杰伦新专辑的名字叫《我很忙》?”

“这个嘛······”

陈汉升抬起头,认真的说道:“我有自己的信息渠道啊,当年要是不创立果壳电子,以我的才华和颜值就闯进娱乐圈了。”

“嗬嗬~”

老崔干笑两声,告辞离开了。

陈汉升默坐一会,然后愉快的哼着“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的歌曲离开办公室。

今天是6月19日,小小鱼儿的9个月生日,陈汉升自然是放下手里所有工作过去陪伴。

······

沈幼楚这边人数还真是不少,陈子衿的爷爷和外公都从港城过来了,再加上梓博伯伯和诗诗姨姨,还有翘课的姑姑陈岚,客厅里又显得比较拥挤。

不过这应该是陈子衿在楼房里的最后一个生日,过两天就要搬到别墅里了。

老陈他们坐在沙发上聊天,不过眼角余光始终搁在宝宝身上。

陈岚陪着小小鱼儿坐在婴儿围栏里,九个月的陈子衿已经能够稳稳坐直身体了,她正在专注的玩着乐高积木,嘴里经常自言自语“喔~喔~喔~”的嘟囔着。

口齿含混不清,大人们也不知道宝宝想表达的意思。

不过陈岚很调皮,经常会把玩具从陈子衿手里抢走,小小鱼儿这才抬头瞪着姑姑,伸出小胳膊想抢回玩具。

每当这时,外婆吕玉清就心疼的说道:“阿岚,你把玩具还给她嘛,不然一会又要闹腾起来。”

“偏不。”

陈岚笑嘻嘻的说道:“以前我哥就是这样逗我的,非要把我惹哭才高兴,现在我要报复他女儿。”

“这丫头······”

陈兆军和萧宏伟都没有当一回事,没过多久陈汉升就到了,他先和岳父岳母、还有老陈打个招呼:“爸,妈。”

陈兆军“嗯”了一声,父子之间也不需要太客气;

不过老萧只是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他是在回应陈汉升的叫唤,或者仅仅是无意识的颔首。

果然,小鱼儿身上的傲娇劲,其实都是有遗传的。

只有丈母娘吕玉清正儿八经的说道:“汉升来了啊。”

“昂。”

陈汉升又去和卧室里的婆婆打个招呼,然后抱起闺女亲了又亲,哄着说道:“叫爸爸,叫一声爸爸听听······”

不过小小鱼儿很嫌弃,她被陈汉升抱起来以后,不仅不叫“爸爸”,小脑袋还一直左摇右摆的,着急的想下去玩积木。

其实小小鱼儿现在叫“妈妈和姑姑”最熟练,偶尔高兴了也会叫一声“爸爸”,至于“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这些复杂称呼,她目前还是不会的。

“汉升。”

吕玉清宠溺的看着外孙女,嘴里说道:“我刚刚听到小胡和诗诗在谈论,奶茶店侵权的官司败诉了,你知道这回事吗?”

“还有这回事?”

陈汉升错愕的说道:“我基本上不管奶茶店的运营情况,再加上最近果壳三代手机的问题比较多,所以也没有什么时间,不过对方那么明显的剽窃,居然也能胜诉?”

其实这句话半真半假,陈汉升的确不怎么插手奶茶店的日常运营,但是他知道败诉这个情况。

因为“遇见奶茶店”发源于江陵区大学城,所以一审就是在江陵区的法院。

判决结果出来之前,法院那边还特意打电话过来询问,表示“遇见奶茶店”的法人代表沈幼楚和公司经理胡林语,她们也是建邺财大的毕业生,不知道陈董认不认识。

陈汉升直接用“认识但是不熟悉”搪塞,因为他需要一个败诉的结果,这样才能让萧容鱼在二审的时候参与进来。

最终也是“求败得败”了,那家“遇见你奶茶店”的老板也有些背景,所以最终判定他们没有构成侵权。

这一波怎么说呢,对方看似赢了,其实没赢,因为陈汉升在大气层进行俯视。

“汉升,你不能只在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啊。”

吕玉清不知道这个情况,还教育着说道:“我们不提倡用关系去解决问题,但是遭受不公平对待时,也不能忍受下去。”

“妈,您说的很对,那我去问问沈幼楚。”

陈汉升毕恭毕敬的应下了,然后抱着小小鱼儿走向厨房。

等到他离开后,老萧才皱眉对吕玉清说道:“你和他说这些干什么?”

“我让汉升多关心一下身边的情况,这有什么错?”

吕玉清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我的意思是······”

萧局长淡淡的说道:“陈汉升还需要你教他这些吗,老老实实创业怎么可能把生意做这么大,真以为你女婿是什么好人啊?”

“额······”

吕玉清想了想,居然同意的说道:“也对,那是我多虑了。”

“咳咳~”

陈兆军尴尬的咳嗽两声,他知道萧宏伟心疼小鱼儿,对陈汉升还有很大怨言,有些冷嘲热讽还是要承受下来的。

······

公寓的厨房里更加拥挤,因为这里人更多。

沈幼楚、边诗诗、胡林语、冬儿一边摘菜,一边讨论着败诉的官司,王梓博在边诗诗身边打下手。

其实边诗诗以前是“小鱼党”的先锋大将,当年还曾经为萧容鱼出头,甚至和胡林语发生过争执。

现在因为陈子衿的存在,她就像一根沟通的纽带,不仅消除了沈幼楚和萧容鱼的矛盾,也让吕玉清不再埋怨沈幼楚,同时让边诗诗和“沈党”之间建立起了良好的交流关系。

所以说“换孩子”这个操作,前期伤害的确比较大,但是真的能解决问题。

陈汉升进来以后,女同胞里只有冬儿弱弱的叫了声“小陈哥哥”,胡林语和边诗诗都没有搭理他,她们只是逗弄着陈子衿:“宝宝你怎么过来了呀,要帮姨姨做饭吗······”

小小鱼儿现在已经能认人了,她知道这里都是熟面孔,尤其这里还有“妈妈”。

“喔~”

陈子衿很腻着沈幼楚,马上就伸出小胳膊,仿佛幼鸟要扑入母亲的怀抱。

沈幼楚也没有和陈汉升说话,不过却洗了洗手,擦干以后把陈子衿接了过去。

“喔!”

宝宝在沈幼楚的怀里,小脸上都是幸福安稳的笑容。

陈子衿是个活泼的性格,笑起来小梨涡又很甜,边诗诗赶紧掏出手机,把这一幕拍下来传给萧容鱼。

借着可爱的闺女,陈汉升成功融入厨房的环境后,这时他才问道:“听说官司败诉了,到底什么原因啊?”

“还能有什么原因!”

提起这件事,嫉恶如仇的小胡就非常不忿:“对方有关系呗,居然裁决他们没有剽窃和侵权,真是好笑!”

“太可恶了!”

陈汉升也气冲冲的表示不理解,他转头看向边诗诗:“边大律师,这是你们律所代理的案件中,第一次败诉吧。”

“啊······我们还没有代理呢。”

边诗诗愣了一下:“因为这个案子太简单了,所以小鱼儿和我只是把要点讲解一下,律所并没有接下来,没想到最后会败诉。”

“那你们赶紧代理啊。”

陈汉升用话拿捏着边诗诗:“一审败诉了,以后肯定要进行二审的,二审那就是终审判决了吧,所以万万不能失败的。”

“哦哦哦······”

边诗诗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具体哪里不对劲,她又说不上来。

不过现在彼此关系这么融洽,边诗诗最后还是答应下来了,拍了拍胡林语肩膀说道:“一会你记得把案子的卷宗拿给我。”

“行。”

小胡点点头说道:“你们平时什么收费标准,我们照给就是了。”

“谈这些做什么。”

边诗诗撇撇嘴,现在陈子衿和陈子佩之间都是糊涂账,哪里能算得清楚哦。

中午吃饭的时候,小小鱼儿也被抱在婴儿椅上,她现在已经能喝些米粥了,所以偶尔也会上桌吃饭,只不过需要吕玉清或者沈幼楚一勺一勺耐心的喂着。

今天是她的生日,沈幼楚照例又买了个小蛋糕,这样的画面已经重复了三次,不知不觉之间,两个宝宝和另一个“妈妈”都相处了这么久了。

“咚~咚~咚~”

小小鱼儿抢过切蛋糕的塑料软刀,在桌上胡乱敲着,吕玉清紧张的守在旁边,生怕外孙女不小心戳到她自己。

“爸,妈。”

陈汉升提议道:“今天人多热闹,还是宝宝的生日,咱们喝点酒吧,一会梓博也别开车了,打车去公司。”

如果现在让老萧和陈汉升单独喝酒,他肯定是拒绝的,不过看在宝贝外孙女的面子上,萧局长还是同意了。

吃到一半的时候,陈汉升把奶瓶塞在闺女的手里,然后让她给婆婆、爷爷、外公、外婆这些长辈敬酒。

小小鱼儿不会说话,陈汉升就代她说道:“我们祝曾外祖母、爷爷、姥姥、姥爷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其实婆婆不是陈子衿的曾外祖母,她是陈子佩的曾外祖母,不过现在妈妈都互换了,换个曾外祖母又怎么了?

老萧对陈汉升很不客气,也知道这是陈汉升借着陈子衿的身份,故意拍马屁和讨欢心的。

但是不得不说,这一招很有效。

看到宝贝外孙女给自己敬酒,萧局长心里别提多开心了,爽快的一口喝完,仿佛这不是白酒,而是天上的琼浆玉液。

“我也要,我也要。”

陈岚咋咋呼呼也给自己倒了杯饮料,和侄女的奶瓶碰了一下,发出“咣”的一声响。

“都有,都有。”

陈汉升又握着闺女的小胳膊,转向了沈幼楚:“我们也敬一下妈妈,她最近也很辛苦。”

餐桌上的声音稍微停滞一下,尽管沈幼楚和陈子衿现在情同母女,尽管沈幼楚像母亲一样照顾着陈子衿,但是正大光明的说出来总有些别扭的,尤其当着老萧和吕玉清的面。

“小陈之所以那么成功,就是因为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他能够做到啊。”

虽然这一幕有些尴尬,但是陈汉升非常坦然,王梓博不得不暗暗的感慨。

沈幼楚不习惯被这么多目光注视,即使这些都是家人朋友,她端起面前的玻璃水杯,轻轻和“女儿”碰了一下,温柔的说道:“宝宝,生日快乐。”

“ma~ma~”

小小鱼儿开心的叫了一句,然后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所以说孩子是家庭最好的调和剂,她这样一笑,刚才那点尴尬转瞬就消失了,就连边诗诗也要碰杯。

“你倒一点酒给我。”

边诗诗对王梓博说道,让他从自己的杯子倒些酒过来。

“白酒很辣的。”

王梓博建议道:“你和阿岚一样喝饮料吧。”

“不要。”

边诗诗昂着下巴说道:“我又不怕辣。”

王梓博说不过边诗诗,摇摇头匀了点过去。

别人都没有感到意外,陈汉升却发现了端倪,因为男女之间突破那一层关系后,举动都会不自觉的亲昵起来。

比如说在外面吃饭时,女生吃不下了,就会让男生帮忙吃掉;

又或者是逛街时,女生买内衣也不再避讳男生了;

这些都是异性相处时的小tips,嘴巴可以声称两人之间是清白的,但是细节不会撒谎。

边诗诗从王梓博杯子里倒酒的行为,陈汉升基本能够判定,发小和诗诗同学应该把所有流程都走完了。

“好家伙。”

陈汉升心想王梓博这狗日的真就人家赢家了呗。

不过,也真是为他高兴。

“鸡脖哥。”

陈汉升举起杯子说道:“来,咱俩走一个。”

“好啊。”

王梓博没有多想也举起了杯子。

“不过我下午还有事。”

陈汉升又像二十年前的小时候,故意刁难着死党:“所以我只喝一口,但是你得喝一杯,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你说了算。”

王梓博敦厚的笑了笑,一如这二十年之间,他对这个桀骜不驯发小的包容。

当然陈汉升只是说说而已,他也是喝光了一整杯,然后看着窗外灿烂的太阳,突然自言自语的说道:“日子,很快就要好起来了呀。”

桌上的人都是一怔,大家都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小鱼儿和小小憨包,她们可能很快就要回来了。

······

(大家不用担心,最近只是技术性调整,收藏在书架的不影响阅读,老柳也不会受到影响,好好进行收尾,PS:清明要请个假,下一章估计要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