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第1062章 罗璇:别乱想,这些只是感冒药而已

第1062章 罗璇:别乱想,这些只是感冒药而已

作品:我真没想重生啊 作者:柳岸花又明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8030 更新时间:21-03-20 09:4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没想重生啊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收到小台灯的这个晚上,夜深人静,年纪最大的婆婆已经睡着了,正在长身体的小阿宁喝完牛奶也休息了,不过沈幼楚的卧室却比较热闹。

除了她本人以外,还有胡林语和陈岚,以及小小鱼儿。

胡书记在金陵御庭园的房子没有装修好,所以就算是搬到别墅里,她大概还得再住一段时间。

陈岚就更不用说了,自从校领导知道这是“果壳陈”的妹妹,即使逃课都不会扣她学分。

毕竟医科大就在江陵,现在保留几分薄面,以后碰到陈汉升还能打个招呼。

小小鱼儿没睡着的原因更简单,她刚刚吃完奶没有困意,三个大人把她围在中间,一边说着话,一边照看着。

其实主要还是胡林语和陈岚闲聊,沈幼楚偶尔的应一声,她更多注意力还是放在陈子衿身上。

宝宝八个半月了,她已经能够稳稳的坐正身体,不过肢体动作依然很笨拙,手里的玩具经常“啪嗒”一声掉在床上。

每到这个时候,沈幼楚就会捡起来,温柔的递过去。

“喔~”

陈子衿对沈幼楚有着很深的依赖,她会突然抬起头,冲着“妈妈”甜甜的笑着。

沈幼楚也会弯着眼睛回应,在昏黄灯光的照耀下,浅浅的眼尾带着一种朦胧又好看的红晕。

这本是非常温馨的一幕,不过陈岚和胡林语都没有发现,她们都在专注的讨论另一个话题。

“这么说,台灯是小鱼儿姐姐专门寄过来的?”

陈岚盯着台灯,诧异的问道。

陈岚和哥哥一样鸡贼,她当着沈幼楚的面,从来不称呼萧容鱼为“嫂子”,只叫做“小鱼儿姐姐”。

同样的道理,她和萧容鱼打电话的时候,也不会称呼沈幼楚为“嫂子”,只叫做“幼楚姐姐”。

至于萧容鱼和沈幼楚同时存在的情况,长公主觉得还是挺难实现的,所以暂时还未考虑。

“是啊。”

胡林语点点头说道:“我分析,萧容鱼应该在传递一种善意。”

其实这三个人都不知道小台灯的真正渊源,不过萧容鱼愿意把拿走的东西还回来,细细品味之下,这里面蕴藏着很多含义。

或许就像胡林语说的那样,这是在释放和解的信号;

也或许是感谢这两个月以来,沈幼楚对陈子衿的照顾;

或许还是一种回应,因为陈子衿叫了“妈妈”,而沈幼楚答应下来······

“不管怎么说,对我哥都是好事吧。”

陈岚暗暗忖度着。

没过一会,陈子衿用小手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朝着沈幼楚伸出小胳膊,嘴里含混的叫着:“ma~ma~”

自打前几天陈子衿学会这个词语以后,她在日常生活里经常叫出口,不过因为只有沈幼楚一个人会回应,所以慢慢的,陈子衿只会这样叫沈幼楚了。

这就是婴儿“认人”的过程,她会逐渐产生一个潜意识——原来这个人才是妈妈。

沈幼楚知道宝宝困了,把她抱在怀里轻轻的哄着,胡林语和陈岚也降低了谈话的声音。

孩童时期都有这样一种感觉,当自己想睡觉的时候,如果身边有大人在窃窃私语,其实并不会觉得吵,反而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尤其“妈妈”的怀抱一如既往的舒适,还有床头柜的那盏小台灯,光线柔和而不刺眼,犹如另一个妈妈牵挂的眼神。

······

第二天的中午,陈汉升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后开车过来,他这段时间陪着大女儿的时间很少,所以一有空就想和陈子衿亲近。

不过沈幼楚和胡林语都出门了,因为江陵区人民法院接受了“奶茶店侵权案件”的诉讼,现在已经走上审查程序,她们有些资料需要提交。

至于为什么是江陵区的法院,因为“遇见奶茶店”起源于江陵大学城,注册地也是在江陵。

陈汉升至今都是没有参与的,江陵区的官司他要是插手了,那真是没有一点悬念,还如何谱写“萧容鱼帮沈幼楚打赢官司”这个圆满落幕篇章。

不过等到沈幼楚离开后,出于好奇还有王梓博他们的反馈,陈汉升还是打算去“遇见你奶茶店”实地溜达一圈。

“出去走走?”

陈汉升拍了拍妹妹的脑袋,准备拉着她一起。

陈岚今天又没去上课,懒散的躺在沙发上,用果壳MP4看着美剧《生活大爆炸》。

一转眼阿岚都快大三了,她现在已经是个“老学生油子”,很清楚大学里什么课能逃,什么课不能逃。

“出去逛街吗?”

陈岚顿时有了兴趣。

“请你喝杯奶茶。”

陈汉升笑嘻嘻的说道。

“切~”

陈岚对这个没啥兴趣,正准备重新躺下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一个疑问,赶紧过去换鞋子跟上。

不过两人开门的时候发出了一点声音,正在午休的小小鱼儿“咕噜”一下坐起来了,扒拉着婴儿围床的栏杆,盯着防盗门的方向大声叫道:“喔!”

好像还挺生气的,似乎在责怪爸爸和姑姑,你们出去为什么不带我?

外婆吕玉清走过来,皱着眉头说道:“明知道陈子衿对开门的动静很敏感,就不能注意点啊。”

“妈,我以为她睡着了。”

陈汉升笑着道歉:“要不我带着宝宝出去逛一逛吧,不然她肯定刚在家闹腾。”

吕玉清以为只是附近公园里散步,所以也没有阻止,先给宝贝外孙女穿上外套,又戴上小帽子,这才叮嘱道:“你们不能太惯着陈子衿啊,不能因为她哭着不想回家,就一直无下限的顺从。”

“嘿嘿~”

陈汉升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

吕玉清叹了口气,她觉得等到小鱼儿回来了,一定要建议她做个严母。

吕玉清的教育理念是这样的,父母不管哪一方,一定要有个人让孩子害怕,看看连陈汉升这样飞扬跋扈的人,见到梁美娟就和老鼠见了猫一样。

下了楼以后,陈岚问起了那盏小台灯的“前世今生”,这就是她好奇的事情。

陈汉升也没有隐瞒,一边开着车,一边把那年圣诞节的经过讲了出来。

听的陈岚是目瞪口呆,撇撇嘴“夸奖”道:“哥,你这思维也是异于常人啊,居然能把小鱼儿嫂子的礼物,转手送给幼楚嫂子,难怪翻船的时候,小鱼儿嫂子要把台灯拿走。”

“现在不是换回来了嘛。”

陈汉升也是一阵感慨:“大概,这就是卷破重云终见晴吧。”

“修罗场”爆发至今已经一年半了,在这段时间里,陈汉升事业上实现了三级跳,有些熟悉的人也离开了。

比如说相伴四年的室友,其中三个回老家发展,还有些人比如说黄慧,她是永远的离开了,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兄妹俩聊天的时候,小小鱼儿坐在姑姑的腿上,好奇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和车水马龙。

经过新街口的时候,各个商场LED巨幕上都是果壳三代手机“并蒂莲花”的主题广告,不远处还有果壳的线下生活店。

不过陈子衿对这些自家产业并不感兴趣,反而经过一处施工现场时,看到了熟悉的挖掘机,她才霍然转头看向爸爸,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兴奋。

“你是小傻子嘛。”

陈岚咬了一口侄女的脸蛋:“挖掘机有什么好看的,你可是果壳小公主,现在要学会把注意力放在限量版芭比娃娃身上,以后就要研究奢侈品,反正你爸的钱也花不完······”

面对陈岚的胡言乱语,小小鱼儿压根听不懂,干脆抱着姑姑也是一顿啃,最后两人脸上都是粘乎乎的口水。

陈汉升没管妹妹和闺女的胡闹,他把保时捷开到夫子庙附近熄火停了下来。

“不会吧!”

陈岚难以置信的说道:“哥,你不会真想带着我逛街吧,天呐,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逛个屁,去看看那家奶茶店。”

陈汉升也戴上一顶鸭舌帽,再有超大墨镜遮脸,不仔细辨认还真看不出这是“果壳陈”。

“噢~”

陈岚知道了哥哥的心思,“遇见你奶茶”蹭着“遇见奶茶”的热度,背后再有一些成本投入,已经轻松分享到沈幼楚、胡林语和冯贵经营好几年的建邺市场,甚至还开了好几家分店了。

其中最大的分店就在夫子庙,陈汉升走到奶茶店的门口,发现还有不少人在排队。

“是不是很像我们家的奶茶店?”

陈岚噘着嘴问道。

“呵呵~”

陈汉升皮笑肉不笑的回应一声:“不能说完全相似吧,只能说一模一样。”

这家老板也是真的有点东西,剽窃名字、logo、装修风格也就算了,最夸张的是连菜单都是从头抄到尾。

陈汉升观察了一会,然后抱着闺女走到一处太阳伞底下的藤椅上,夫子庙这边客流量比较大,一张桌子坐着好几个人。

陈汉升没有被认出来,反而是漂亮可爱的小小鱼儿很招人喜欢,同桌有个小姐姐一直对着她扮鬼脸。

陈子衿也很给面子,出来玩她心情一直很好,别人这样善意的逗弄,她也开心的手舞足蹈。

陈子衿很像亲生母亲萧容鱼,展颜一笑就有两个小梨涡,真是又甜又萌,小姐姐看了更喜欢了,主动从包里掏出一袋水果糖递过去:“宝宝太好看了,她现在能吃糖吗?”

陈汉升现在就是一个老父亲的心态,有人喜欢自家姑娘,他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所以拒绝的也很礼貌:“她还不到九个月,吃不了硬物,陈子衿谢谢姐姐······”

陈汉升引导着女儿说话,可惜小小鱼儿现在词汇量很少,开口就是:“妈妈!”

一句话把小姐姐惹个大红脸,桌上的游客都笑了起来,陈汉升也很欣慰,这闺女真是没白养,还不会走路就知道帮着亲爹泡妞了。

趁着气氛有些熟络,陈汉升问道:“这家奶茶店的饮品咋样,值得买一杯吗?”

“别去买!”

小姐姐毫不客气的吐槽:“我是看到果壳社区上面评论,才知道建邺的‘遇见奶茶’味道很好,这次过来游玩顺便买了一杯,结果真是大失所望,差点准备上社区打假了,后来才看清原来这家是‘遇见你奶茶’,晕死了,外形居然一模一样啊,不注意真的很容易被骗。”

其实仅仅是外形一样而已,“遇见”奶茶的纸杯很有质感,握在手里感觉很舒服;“遇见你”奶茶的纸杯就好像塑料锡纸那样单薄,偷工减料非常明显。

“这就是骗你们外地人的。”

桌上有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他应该在建邺工作或者读书,一脸鄙视的说道:“我们都不来这里买奶茶的,又难喝又死贵,真正的遇见奶茶在新街口有一家总店,那里的味道才正宗。”

“算了。”

小姐姐摇摇头说道:“我是懒得再跑腿了,不过再这样下去,遇见奶茶店的口碑迟早也会受到影响。”

“已经准备打官司啦······”

小伙子应该是个“懂哥”,道听途说了一些消息,尤其桌上还有两个美女,忍不住卖弄起来。

陈岚如果不开口,或者对于不了解她秉性的那些人来说,百分百要被归纳到“清秀的小美女”这一类中的。

“我有个朋友就在建邺司法系统工作······”

懂哥开头就是“我有个朋友”,他看到大家貌似挺感兴趣的,于是继续说道:“听说啊,这家‘遇见你奶茶’的老板有些关系,‘遇见奶茶’只是大学生创业,所以结果未必很理想呢。”

“现在哪里都需要关系的啦······”

桌上的人听了,各自都是一阵唏嘘,不过也仅仅如此了,这个世界有的时候就是很现实,明明占着道理,但是未必就能顺心如意。

没过多久大家都散了,不过那个小姐姐离开前,还特意多看了一眼陈汉升。

这个细节被陈岚捕捉到了,她立刻戏谑的说道:“哥,你这桃花运真是可以啊,带着孩子出门,还能有女生对你感兴趣。”

“你这个说法很肤浅啊。”

陈汉升一本正经的教育道:“我的人格魅力,与我有没有孩子,根本没有半点关系的,再说现在奶爸也很吃香的。”

“呕~”

陈岚做出一个呕吐的姿势:“明明那么普通,偏偏那么自信······”

话都没说完,就被陈汉升踹了一脚:“滚去买两杯奶茶,我总要尝尝的。”

排了十来分钟队伍以后,陈岚端着两杯招牌饮品过来,陈汉升先是端详一会包装,然后吸了一口,半晌后又“噗”的吐掉了。

陈岚一看这个样子,她干脆都不喝了,问着哥哥的感受:“就那么难以下咽吗?”

“一点都不夸张。”

陈汉升龇牙咧嘴的说道:“味道太差了,狗都不愿意喝。”

不过他忽略了自家闺女,陈子衿才八个多月,她现在正是看什么都想吃的时候,所以努力的想凑过去吸一口。

“狗都不想喝的东西,你要喝吗?”

陈汉升啼笑皆非,忍不住拍了一下她的小屁股:“你是小狗吗?”

“喔!”

小小鱼儿感觉被打了一下,她看着陈汉升,好像对爸爸的举动很不满。

“还敢生气?”

陈汉升又拍了一下闺女的屁股。

“喔!”

小小鱼儿更有情绪了,在陈汉升怀里纵身跳了一下,小脚踩在爸爸的腿上,已经有了点力气,也许再过两个月就能走路了。

不过,正当父女俩亲昵互动的时候,收拾桌子的奶茶店服务生很不满。

“先生,请你注意一下言辞。”

服务生说道:“我们奶茶是卖给人喝的,不是给狗喝的。”

“嗯?”

陈汉升打量几眼服务生,他对这家奶茶店可以说是极度厌恶了,那个“滚”字已经在舌头上了。

时间倒退一半年,陈汉升肯定是直接骂出口。

现在因为有了宝贝闺女,他不想当着小小鱼儿的面说脏话,这才咧咧嘴说道:“实不相瞒,我坐了两年牢刚出来,以为再也闻不到牢饭的馊味了,没想到你们家的奶茶,又帮我找到了那个熟悉的感觉,其实应该谢谢你们才对······”

“鹅鹅鹅~”

陈岚不可抑制的笑了起来,哥哥损人还是很有一套的。

“你······”

服务生口才哪里能和陈汉升相比,顿时被噎了一下,而且陈汉升这个人看起来就很凶悍,刚才似笑非笑的语气,再配着墨镜下的一口白牙,还真是有些渗人。

服务生就是一个打工的,能够站出来维护一下老板的利益已经很不错了,他又怎么敢惹这种“坐过牢”的痞子,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陈汉升在这里悠哉的坐了半个钟,也不管闺女听不听得懂,指着乌衣巷、秦淮河、瞻园······就是一通介绍,最后才抱着陈子衿离开。

在回去的路上,陈岚打听道:“哥,你打算用什么办法整治那个山寨奶茶店。”

“什么叫我整治,大清都亡了多少年了,咱们国家早就没有私刑了。”

陈汉升义正言辞的说道:“如果对方犯了法,法律会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

“额······”

陈岚非常的聪明,她愣了半晌就有些醒悟了:“你是不是打算借着打官司的理由,想办法让小鱼儿嫂子参与进来,因为小鱼儿嫂子就是学法的,这样正好能促使两个嫂子通力合作,修罗场也趁机落下帷幕。”

陈汉升听完,一言不发的开了会车,突然说道:“阿岚,我以前就和你提过这个事,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接班吧,从果壳长公主变成果壳武则天,你不做生意真是太可惜了。”

“我才不去呢。”

陈岚脑袋摇的像拨浪鼓:“我还是想永远当个妹妹,爸爸妈妈、大伯大伯母、臭屁哥哥、还有那么多嫂子一直疼我,然后我再疼两个小侄女和你以后的其他宝宝。”

“你怎么知道我还会有其他孩子?”

陈汉升瞥了一眼妹妹问道。

“这是肯定的啊。”

陈岚振振有词的说道:“别的嫂子我不知道,但是璇嫂子肯定会生的,不然她哪里会甘心。”

“哎~”

提起罗璇,陈汉升也觉得脑袋有些痛,不过明天就是8号了,还是先给她一个充满惊喜的毕业典礼吧。

······

晚上的时候,罗璇意料之中的打来电话,她并不知道萧容鱼和沈幼楚的“小台灯”事件,但是能够感觉出来陈汉升心情不错,所以好奇的问道:“陈师兄,你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三代手机的市场预测反响很好,应该能打破之前果2保持的销售记录,所以我比较高兴。”

陈汉升随意找个理由解释一下,如果说沈幼楚和萧容鱼的修罗场是一条线,那罗璇就是另一条线。

陈汉升尽管放不下罗璇,不过也在尽量避免两条线相交,否则这即将平静的生活很可能又被打破了。

“这样啊~”

罗璇没有怀疑,她和陈汉升讲了讲明天毕业典礼的准备,还嫌弃了丑陋的学士服,最后无所谓的说道:“陈师兄,你不过来了,我对这场毕业典礼压根没什么期待感,倒是我爸妈比我还激动,他们为了参加毕业典礼,还特意买了新衣服。”

“老陈和梁太后当年也差不多。”

陈汉升笑着说道:“大概在父母的眼里,子女大学毕业以后,也就意味着家庭发展迈入另一个阶段了。”

“哼!”

罗璇冷哼一声:“我才不想管他们的发展呢,最好他们也别管我的生活。”

这就是小师妹的性格,偏执还腹黑,不过陈汉升已经适应了,两人又简单聊了一会才结束通话,罗璇也从阳台返回宿舍。

沪城财经大学的宿舍是六人间,毕业在即,六个女生都很整齐的没有缺席,只是氛围不太正常。

按理说大学离校后再见面的机会非常少,现在更应该珍惜才对,当年陈汉升毕业前那是三天一场小酒,五天一场大酒。

不过罗璇的女生宿舍里,仍然存在很明显的孤立节奏。

罗璇也是被孤立的人之一,她还给陈汉升说过这件事,不过陈汉升倒是能理解,缘由也很容易分析出来。

一、罗璇是半道转学过来的,和室友没有共同的成长经历,平时没啥共同话题,所以也没有感情基础。

二、转学行为并非易事,背后一定有着强大的关系,大家摸不清罗璇的来历,一般也不愿意靠近。

三、罗海平和黄小霞在沪城买了房子,罗璇平时也是开车往返家里和宿舍,这种又有钱、又漂亮、背后还有关系、性格又不太好的女生,在宿舍里属于天然被孤立的对象。

四、罗璇本身对这种行为颇为不屑,也根本没有打算试图融入进去,在她看来只要有陈师兄,这些都是土鸡瓦狗不值得一提。

好在室友也只是孤立而已,她们对罗璇背景还是比较忌惮的,最多就是背后嚼嚼舌头。

罗璇打完电话去洗澡以后,小团体里的某个女生突然问道:“罗璇经常给一个男生打电话,称呼他为‘陈师兄’,那是她的男朋友吗?”

“我看不像。”

另一个正在整理学士服的女生回道:“如果是男朋友的话,不是应该叫‘老公’的吗?”

“骚蹄子,你以为谁像你啊,没结婚就叫老公。”

第三个女生开个玩笑。

“不过,罗璇条件那么好。”

第四个女生感叹道:“就算是找男朋友,也应该是很有钱的那种吧。”

这句话让宿舍里陷入一阵沉寂,2007年大学生开车上学本来就不多,罗璇还经常宝马和奔驰换着开,当大家都在辛苦找工作或者考研的时候,罗璇就好像没事人一样,似乎根本不需要为未来发愁。

宿舍里有六个人,四个人组成小团体,罗璇被孤立,还剩下一个“小六”。

其实这个“小六”更苦逼,因为她也是被孤立者之一,而且原因和罗璇不一样。

罗璇是转学过来的,除了不太熟悉以外,本质上和大家并没有什么冲突,偶尔还会说两句废话。

小六是沪城本地人,因为她大一时候不懂事,赤裸裸的表现出看不起外地人,所以被非沪城户籍的室友们孤立了三年,直到罗璇转来了。

罗璇虽然也是外地人,不过各项条件很好,在小六心里勉强弥补了“地域上的优越感”,再加上都被“邪恶势力”所孤立,平时两人相处的还算不错。

小团体在议论罗璇的时候,“小六”一言不发的看着电脑,等到罗璇洗完澡,她才走过去说道:“你可出来了,刚才真是鼓噪死了。”

“为啥?”

罗璇问道。

“因为有些人一直在叽叽喳喳的。”

小六冷哼一声说道。

“哦。”

罗璇明白了,拿起吹风机吹着头发,只是动静“噼里啪啦”有些大,似乎很不高兴。

以罗璇的性格,除了愿意对陈汉升忍让以外,其他人谁也别想在她那里占到便宜。

小团体的四个女生各自吐吐舌头,罗璇还是不好招惹的。

小六看的一阵暗爽,然后戳了戳罗璇的胳膊,羡慕的说道:“你可真是白啊,感觉都可以反光了。”

罗璇特点就是“肤白、漂亮的单眼皮、脾气偏执”,她在韩国读书时非常受欢迎,甚至还有星探挖掘她。

“还好吧。”

罗璇心想那又怎么样,自己最白的地方陈师兄都没有看过呢,她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转移话题问道:“魏蓉,你offer收到了吗?”

“收到了两家,一家国企,一家私企。”

“小六”叫魏蓉,她一摊手说道:“可惜我都不太满意。”

沪城财经号称“国内排名第一的财经院校”,找工作还是不难的,只是找到位置、收入、发展潜力都很好的岗位,这个就有些难度了。

“国企收入不高,私企要去苏州上班。”

魏蓉耸耸肩膀:“可是我又不想离开沪城,不过刚才我大着胆子给果壳投了一份简历,正好它在沪城有个分厂······”

“嘁!”

这时,宿舍里不知道那张床上,传来一声不掩饰的鄙视。

果壳电子那是什么企业?

工资高福利好、升级渠道透明、员工还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这些都是有口皆碑的事实,江浙沪皖的大学毕业生,哪个不想进去啊。

可是人家门槛也高啊,除了技术岗招应届生以外,财务岗几乎都要有经验的员工。

因为技术岗可以慢慢培养作为后备干部,财务岗越有经验,越能更快的上手。

“这个难度可不小啊。”

罗璇不动声色的说道。

“这可说不准,万一那边的HR看顺眼了,就把我招进去了呢。”

魏蓉倚靠在罗璇的桌边上,顺手拿起一些小饰品把玩。

“咦,这是什么?”

魏蓉看到一个小盒子,她以为是新买的耳坠,不过伸手打开后,发现里面居然是一袋蓝色的药丸。

“啪!”

不过罗璇的反应很快,她迅速的把盒子盖上,若无其事的说道:“换季气温不稳定,我备了些感冒药而已。”

“哦哦哦。”

魏蓉连连点头,她当然是不相信的,真是感冒药的话,罗璇为什么要那么紧张啊?

再说了,感冒药会是蓝色的吗?

······

(大家久等了,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