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第1061章 那一盏美国寄回来的小台灯(万字大章)

第1061章 那一盏美国寄回来的小台灯(万字大章)

作品:我真没想重生啊 作者:柳岸花又明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10967 更新时间:21-05-11 11:1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没想重生啊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爸,你说话也伤人了吧。”

陈汉升被亲爹嫌弃了一下,讪讪的笑了两声。

老陈从来不会对陈汉升大吼大叫,不过他说话很有艺术,很多时候就好像一把匕首似的,比吵吵嚷嚷的梁太后更有杀伤力。

陈兆军毫不在意儿子的抱怨,平静的跳过这个话题,继续说道:“另外啊,你有空也要回老家看看。”

“嗯?”

陈汉升愣了一下。

“很多亲戚都想见你。”

老陈解释道“不过有些年纪大的不方便走动,年纪小的还在读书,他们只听说你在外面事业很成功,对你充满着好奇,但是又很久没见面了。”

陈兆军不是那种喜欢炫耀的性格,这一定亲戚们听到陈汉升的名声后,纷纷给老陈和梁美娟打了电话,打算见一见这个传说中很有钱的“老陈家儿子”。

“好。”

陈汉升点了点头,说起来自己也的确很久没回港城,偶尔回去也只是为了看看外公外婆。

陈汉升依稀记得,以前小的时候,周围邻居家里好像也有这种哥哥姐姐,他们身上都有几个共同特性,比如说:考上了外地的大学、大学毕业后留在外地工作、邻居们都不知道他们具体做什么工作······

这就是部分大学毕业生的一个缩影,在大城市里未必找到合适的机会,可是也不想回老家,心里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排斥感。

不过仔细想一想,也不知道这股排斥感来自哪里,也许在大城市那个十几平米的出租屋里,能够满足在老家享受不到的自由感。

“那今年春节回港城过吧。”

陈汉升笑着说道:“我再不回去露个面,说不定都有人造谣我犯事被抓了起来。”

“行,你自己衡量时间。”

陈兆军和梁美娟都有很深的乡土情结,如果不是因为两个孙女,他还是更喜欢悠闲的十八线小城市节奏。

“你能平时也要注意点。”

吕玉清还是关心女婿的,提醒道:“有些亲戚借钱,汉升要妥善处理,记得帮急不帮穷。”

“这倒不怕,我们家里早就有一个规矩了。”

陈汉升冲着老陈努努嘴:“任何要帮忙的亲戚,我都让他们和我爸妈开口,老陈同意了我就帮,不同意我就拒绝。”

“这个挺好的啊。”

吕玉清对丈夫说道:“我们也可以学一下。”

目前看来,萧容鱼回国已经成了定居,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小小鱼儿的长大,她和陈汉升之间的关系很可能瞒不住了。

那个时候不知道陈汉升能达到什么社会地位,不过就算维持现在的资产没有变化,他随随便便提携一下就能让普通人成为千万富翁。

说不定以后也会有萧家这边的亲戚找到陈汉升,请他看在小鱼儿和陈子衿的份上,伸手援助一下。

“嗯······”

老萧微微颔首:“不要让这些事情影响到小鱼儿的生活。”

陈汉升眼神转动,从每个人言行举止的细节上,揣摩他们的心里状态。

刚才岳父岳母这几句简短的对话,陈汉升能够推测出两点:

一、他们也许没有原谅自己,这是情理之中的,小鱼儿回国后应该会有所改善;

二、他们已经接受“换孩子”产生的结果,甚至开始考虑以后发生的情况了,虽然更多的是无奈,不过总归是接受了。

没过多久吃午饭了,看着同一个桌上的吕玉清和沈幼楚,其实陈汉升脑海里有些恍惚。

听说在两个月前的时候,吕玉清都不愿意在这里多坐一分钟,甚至都不愿意欠下一包辅食。

从“敌视”到“和平相处”,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太过离奇曲折,就连吕玉清有时候也觉得不可思议,自己这样一个挑剔的人,居然能对沈幼楚放下成见。

此中酸甜苦辣,大概只有这些当事人心里最清楚。

不过,这样的后果就是把所有错误都归咎到陈汉升头上了,他是始作俑者,大家也需要一个发泄怒火的渠道。

幸好,陈汉升也是心甘情愿的承担。

所以在餐桌上,很少有人主动和陈汉升攀谈,不过今天本来就比较热闹,就算他不吱声也不会冷清。

沈幼楚和陈汉升之间隔了好几个位置,自从上次回国沈憨憨第一次“动手”打了陈汉升,后来两人都没有怎么说过话了。

这个传统、娇憨、温柔的川渝姑娘,因为陈汉升的所作所为,她是真的生气了。

不过沈憨憨也只是生陈汉升的气,对于家里的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变化。

给长辈们打饭、给妹妹夹菜、给婆婆盛汤······如果桌上有盘菜的味道不错,大家都挺喜欢的,她一口都不会吃,默默夹一些大家都不怎么动筷子的菜。

陈汉升心里感慨两声,沈憨憨就是这样的,她真的非常善良。

吃完午饭婆婆就去午休了,莫二妈也因为有事要离开,其他人都准备下楼散步,顺便消消食。

这是陈子衿最喜欢的环节了,宝宝的作息习惯和大人不太一样,不需要遵从一日三餐,她是饿了就吃,困了就睡,所以刚才大家吃饭的时候,陈子衿就独自坐在围床里玩耍。

不过,只要一听到防盗门的动静,陈子衿立刻抬起盯着门口,等到姑姑陈岚走过来抱起了自己,小小鱼儿也意识到要下楼玩耍了,兴奋的小短腿在空中来回倒腾。

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沈幼楚陪着宝宝的时间最多,陈岚带着宝宝下楼的次数最多,毕竟姑姑就是个坐不住的性格,经常一溜烟就带着小阿宁和小小鱼儿出去玩耍了。

“今天我来抱。”

陈汉升接过宝宝,八个半月的陈子衿也没有忘记这是“爸爸”,一只小胳膊搂着陈汉升的脖子,另一只胳膊指着门外,大声的叫道:“喔!”

大家都笑了起来,小小鱼儿这是示意赶快带自己下楼,陈汉升亲了亲闺女的脸蛋,哄着说道:“叫爸爸,叫爸爸就带你出去。”

“喔~”

陈子衿转头看着陈汉升,黑葡萄一样眼睛里有些疑惑,她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不知道怎么说出“baba”的正确发音。

“她还不会叫爸爸。”

陈岚自得的说道:“宝宝,叫一声姑姑!”

“咕咕咕咕······”

大概还是“姑姑”这个音节比较简单,陈子衿学起来最快,叫起来也最为熟练。

“阿岚!”

陈汉升不满的说道:“你不能只教她叫姑姑,听起来和鸽子似的,爸爸妈妈这些才是学习要点。”

“我都教了啊。“

陈岚理直气壮的说道:“可是宝宝喜欢姑姑,这又不是我的错。”

其实不仅陈岚会教,之前吕玉清以为萧容鱼能够准时回国,她也教了“妈妈”这个称呼,想让小鱼儿下了飞机就能听到。

结果,小鱼儿又以公事逗留美国,吕玉清后来就不教了。

母亲都不在身边,教会了叫谁呀?

真的要叫沈幼楚吗?

吕玉清虽然对沈幼楚放下了成见,不过让外孙女叫别人“妈妈”,她心里还是有些别扭的。

不过陈岚教的时候,吕玉清也没有阻拦。

陈岚平时做事很不靠谱,兄妹俩还经常吵架,不过她心里肯定还是向着哥哥的,也希望两个嫂子的修罗场能够尽早解决。

“喔!”

看到爸爸和姑姑在争论一些没用的东西,小小鱼儿又急促的催了一声,陈汉升这才准备带着闺女下楼。

今天人比较多,所以大家就打算分两次坐电梯,年轻人第一趟,老陈和老萧夫妇俩等着搭乘第二趟。

陈汉升率先走进电梯,后面是陆陆续续进来的王梓博和边诗诗、冯贵和沈如意、小金和冬儿、胡林语和小阿宁、还有挽着沈幼楚胳膊的陈岚······

“咳!”

陈汉升突然咳嗽一声:“梓博,你和诗诗要不要先去喝杯水?”

“啥?我不渴啊。”

王梓博呆头呆脑的,一时间没有领会。

“笨死了!”

陈汉升心里骂了一句发小,又对金洋明说道:“小金,你要不要突然打个电话什么的?”

凤雏的思维勉强能跟得上卧龙,金洋明扫了一眼陈汉升和沈幼楚,果真掏出手机说道:“我好像是有一个重要电话要回复······”

小金一边说,一边牵着冬儿走了出去。

冯贵就更机敏了,姐夫大概想和阿姐单独呆一下,平时在家里都没什么机会,所以他也拉着沈如意离开了电梯。

“我们也搭乘下一趟吧。”

边诗诗也看懂了,撇撇嘴对王梓博说道。

现在电梯里只剩下胡书记和小阿宁,还有一个妹妹陈岚。

“林语姐姐,我们也出去吧。”

懂事的阿宁,眨着大眼睛说道。

胡林语有些犹豫,不过看到小阿宁都愿意这样“成人之美”,她也只能叹口气走出电梯。

唯一不解风情的就是陈岚了,她因为哥哥不愿意设计“妹妹款”的主题手机,故意捣乱道:“哥,我不想喝水,也没有电话要接,今天偏要搭乘这一趟电梯了,不过你要是愿意说点软话······”

“抱歉,我不愿意。”

陈汉升一点都没和妹妹客气,掐着陈岚的脖子往外面一推,嘴里还喝道:“滚蛋!”

陈岚就这样被无情的撵了出去,本来沈幼楚也想跟着离开的,不过陈汉升故意用身体卡住了,顺便按下了关门键。

当金属门缓缓合上的时候,电梯里只剩下了“一家三口”。

沈幼楚带着一顶低调的灰色渔夫帽,帽檐看起来软软的,稍微一低头就能遮住脸庞,很适合沈幼楚这样的性格。

她手里还拿着一顶袖珍版的渔夫帽,淡黄色的棉质布料,上面还印着一些卡通图案,这应该是给陈子衿准备的。

宝宝外出基本都会戴个帽子,夏天遮晒,冬天避寒,春秋两季就是为了防风吹的。

“刚才太挤了,这样要宽敞一点。”

陈汉升瞅了一眼沈幼楚,笑呵呵的解释一下刚才的举动。

沈幼楚没有说话,她是有点憨,不过陈汉升这样明显的举动,又怎么可能看不出目的。

尤其陈汉升这个坏胚,他嘴里在找理由辩解,不过手指已经“咕噜噜”的一滑,把18层到1层的电梯全部按了一遍。

这样电梯就要在每层都停一下,为了延长两人单独相处的时间,陈汉升也是不择手段了。

幸好这栋公寓比较高档,入住率并不高,中午下楼的邻居就更少了,不会引起太多不方便。

看到这些亮灯的楼层,沈幼楚终于抬起头,开始她还没有理解这个举动的含义,澄澈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可爱的迷茫,后来反应过来了,又嘟着小脸不搭理陈汉升。

“嗬嗬~”

陈汉升咧嘴笑了笑,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忍不住回忆起两人初识的时候了。

大一刚开学不久,沈憨憨其实很怕陈汉升的,她只想安静的完成学业,根本不想和陈汉升有什么瓜葛。

当初面对陈汉升的“调戏”,沈幼楚就经常露出迷茫和不安的神色,她当时绝对预料不到,几年以后自己会给陈汉升生一个宝贝闺女。

陈汉升这样一想,胸口也涌起一阵触动,嘴里刚想说点什么,电梯突然“叮”的一声在17楼停了下来。

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刻,陈子衿以为到一楼了,高兴的身子都前倾了,甜美的小梨涡在两颊两侧深深浅浅攒了出来。

不过让她失望的是,外面不是阳光灿烂的花园,只是开着灯的楼道走廊。

“喔~”

小小鱼儿有些失望,又重新回到陈汉升怀里,脸蛋倚靠在爸爸的肩膀上,继续盯着缓缓关起的电梯门。

“那个······”

陈汉升打破这个封闭空间里的平静:“姐姐还是喜欢热闹,妹妹就很老实,哪怕一天不出门,她都不会吵闹。”

其实沈幼楚本来不想回应的,不过她不开口,陈汉升就一直炯炯有神盯着自己,在这个密封空间里很不自在。

“嗯~”

最终,沈幼楚还是回应一下。

“嘿嘿~”

陈汉升笑了笑,他总归是有办法让沈幼楚说话的。

“还有······奶茶店侵权的事情。”

陈汉升又继续问道:“你处理的怎么样了?”

“下个月开庭。”

沈幼楚低着头,轻声说道。

“噢~”

陈汉升没有多说什么,又换了个话题:“最近找个时间搬到新房里吧,装修好已经通风一年多了,再不入住那些家具都要自然磨损了。”

金陵御庭园的别墅是去年7月份左右装修完毕的,原来打算年底入住,不过有了宝宝以后,为了她们健康又延迟了半年时间。

今天中午这么多人,就算是五室三厅的公寓也感觉有些拥挤,如果别墅就应该轻松很多。

沈憨憨没吱声,她没吱声的意思,那就是不会反对。

电梯仍在断断续续的下行,不过因为陈汉升把那么多楼层都按亮了,现在也只是到了十二楼而已。

不过电梯里的空调一直在“呼呼”的吹着,沈幼楚担心宝宝不舒服,还是把那顶黄色的帽子戴在陈子衿头上。

动作是那么的体贴,就连小小鱼儿都开心的冲着“妈妈”笑了起来。

闺女笑了,陈汉升也跟着笑了起来,尤其在他的角度恰好能够看到沈幼楚帽檐下高挺秀直的鼻梁,还有线条分明的红唇,白皙的下巴勾出一个圆润弧度,桃花眼里仿佛覆着一层薄薄的水膜,温柔而澄澈。

陈汉升心里突然一动,自打沈幼楚怀孕以来,两人都没有再亲近过了,所以趁着沈幼楚为宝宝整理帽檐的时候,他突然搂住沈憨憨的细腰。

沈幼楚被吓了一跳,慌忙向后面退后两步。

陈汉升本来只是随意一个举动,不过沈憨憨这个反应,他反而强硬起来了,一使劲又把沈幼楚揽向自己:“我们孩子都生了,你和我还这么见外······”

“不要······”

沈幼楚噘着嘴挣脱。

这个男人出轨就算了,她已经放下了爱情,所有心思都在女儿的身上,没想到陈汉升又把幺儿抱走了,沈幼楚眼泪都不知道流了多少,现在肯定很抗拒亲近。

不过陈汉升力气很大,就算只用一只手沈幼楚也挣脱不了,就在两人拉锯的时候,怀里的小小鱼儿似乎感受到了“妈妈”的情绪。

尤其沈幼楚眼泪都委屈的涌出来了,陈子衿不再犹豫,用她那刚刚长出不久的小奶牙,“狠狠”一口咬在陈汉升的脸上。

“嘶······”

陈汉升倒吸一口凉气,他还真有一点疼痛感了,也不知道八个多月的宝宝,咬人居然这么大力气。

不过这是自己的亲闺女,就算被咬的龇牙咧嘴,陈汉升还不敢动弹,生怕自己一甩头,闺女的两颗小奶牙被磕到。

沈幼楚看到这一幕,她也不再和陈汉升撕扯了,连忙拍着宝宝的后背,哄着小小鱼儿松口。

“喔~”

陈子衿松口以后,在陈汉升脸上留下一滩黏糊糊的口水,还有两个很清晰的小牙印,关键她好像都不知道刚才做了什么,一脸无辜的盯着爸爸。

陈汉升也没有着急察看自己的“伤势”,他先拨开闺女的小下巴,确定那两颗小奶牙完好无损以后,这才放下心。

这可是亲生的,哪怕脸上被咬出血,陈汉升第一反应也是检查闺女的小奶牙。

“你可以的啊。”

陈汉升随意擦了擦脸上的口水,对沈幼楚说道:“把我闺女都策反了。”

沈幼楚噘着嘴巴没有说话,不过因为陈子衿的参与,沈幼楚眼泪也收了回去,她伸出手掌拍了拍,在陈汉升怀里的小小鱼儿,立刻探着身子就要过去。

陈汉升没有阻拦,把闺女送到沈幼楚的怀里,“母女俩”都带着一顶渔夫帽,看起来是那么的和谐可爱。

很快,电梯最后“叮”的一声响,已经到一楼了。

当金属门缓缓打开的时候,站在前面的沈幼楚突然转过头,小小声的问道:“如果刚才在电梯里的是萧容鱼,你也会那样欺负她吗?”

“我······”

陈汉升没想到沈幼楚会有此一问,顿时噎了一下。

不过沈幼楚并没有想要一个答案,她问完了以后,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平静的抱着小小鱼儿出去了。

可是陈汉升心里很不好受,因为在解决修罗场的过程中,他更多考虑的是小鱼儿那边的情绪,对于沈幼楚这边,大概因为长久以来的温顺和娇憨,似乎早就笃定她不会吵闹一样。

实际上,只要沈幼楚稍微心狠一点,坚持不给陈子衿喂奶,“修罗场”哪里能像现在这样快要进入尾声。

······

六月初的建邺,太阳还没有那么炽热,景色还是很不错的。

树木葳蕤,鲜花盛开,葱翠古藤缠绕着木架,碧绿苔藓攀附着石头,池塘水面上时不时闪过一条耀人眼睛的光波,偶尔从指尖溜过的杨柳风,都能深切感受到初夏矜持的热望。

陈汉升和沈幼楚都掩藏的很好,没人知道在电梯里发生了什么,所以大家看起来心情都很好,小小鱼儿更是兴奋,伸出小胖手想抓住眼前的蜻蜓和蝴蝶,唬得吕玉清小心的护在身边,生怕宝宝从沈幼楚怀里掉下去。

随着散步的进行,人群逐渐分成两个圈子,女性都簇拥在吕玉清和沈幼楚身边,逗弄着漂亮的陈子衿。

男性跟在身后,以老萧和老陈为中心,谈着家国大事和社会日常,在一处凉亭里,两个圈子又自觉的汇合。

“哥,你快看。”

陈岚已经忘记和哥哥吵过架,踮起脚尖指着水里的莲花:“这就是果3的主题。”

大家似乎都知道果3主题暗示着什么,纷纷站起来观看了一会。

“冬儿姐姐。”

小阿宁突然问道:“现在夏天来了吗?”

“来了吧。”

冬儿想了想说道:“你看小陈哥哥和梓博哥哥都穿了短袖。”

“可是,两个伯伯都穿着长袖衬衫啊。”

阿宁看向陈兆军和萧宏伟,认真的反问道。

“额······”

冬儿不知道如何回答了,老陈和老萧因为都是体制内干部,穿着向来都很稳重,而且他们还是长辈,自然不会像陈汉升这样自由肆意。

“不要看别人穿什么。”

陈汉升摸着小阿宁的脑袋说道:“看看你现在穿了什么嘛。”

沈宁宁低头看了看,自己是一声白色连衣裙,还有一双干净的小皮鞋,这些都是沈幼楚打扮的。

“阿哥,我穿着裙子。”

沈宁宁睁着大眼睛说道。

“对啊。”

陈汉升吹了声口哨:“那就说明夏天已经来了,因为阿宁你就是夏天!”

“哦~”

阿宁乖巧的点点头,似懂非懂。

“小陈。”

王梓博悄悄的问道:“以咱俩现在的条件,要不要把阿宁母亲接来建邺······”

王梓博是好心建议,虽然这里每个人都很疼阿宁,不过她还是会想念妈妈,平时画册上也涂满了对母亲的回忆。

所以,王梓博就想着把沈宁宁母亲接过来,不过多养一个人而已。

“······算了吧。”

陈汉升盘算一阵子,还是没同意:“阿宁母亲有了新家庭,人家未必会过来,再说了,万一她真的拖家带口的过来了,对阿宁也未必是什么好事。”

“就这样僵着吗?”

王梓博问道。

“僵着也挺好的。”

陈汉升微微颔首:“我偶尔也让冯贵打听一下消息,据说阿宁母亲过的还不错,以后这种逼事你就不要提了,免得被小丫头听到,影响她现在的生活。”

“昂!”

王梓博在这些事情上,他非常相信发小的眼光,既然陈汉升判断可能影响阿宁现在的生活,那就真的会影响。

众人话题又转到了对于初夏的印象上,其实六月是个很有意思的季节,7号到9号是全国高考时间,高考后以后的假期又是学生时代最轻松的一段时光。

这两个月会发生很多事,有些暗恋会被表白,也有很多懵懂的青春爱情,因为异地大学而夭折·····

一个个精彩的故事在六月晶莹的露珠里若隐若现,一个个动人的情节在蛙声蝉噪里羽翼丰满。

“突突突······”

突然,公园外面一阵噪声吸引了注意力,原来是一辆正在作业的挖掘机。

大人们都习以为常,反而觉得这里会有灰尘,准备去别的地方散步。

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小朋友对这玩意特别感兴趣,八个半月的陈子衿更是第一次见到挖掘机,注意力非常集中,紧紧盯着上下飞舞的铲斗。

沈幼楚刚迈动一下脚步,陈子衿就剧烈的扭着小身子,哭闹着不愿意走。

“这有什么好看的啊。”

大家都哑然失笑,不过沈幼楚为了满足宝宝的心思,特意多等了一会,可是想离开的时候,陈子衿依然不依不饶的拒绝。

这一下,就连疼爱外孙女的吕玉清都假装生气了,她拍了拍小小鱼儿的屁股,严肃的说道:“够了啊,陈子衿,不听话的宝宝要被打屁股的。”

“哇~”

小小鱼儿马上哭了起来,晶莹的泪珠瞬间填满眼眶,陈汉升心疼闺女,走过去打个圆场:“那就再多看几分钟吧,反正周日也没事做。”

陈汉升一边劝,一边对沈幼楚说道:“我来抱,你休息一会。”

现在的宝宝加衣服都有十来斤了,陈汉升其实也心疼沈幼楚。

沈幼楚看了一眼陈汉升,不过她没有拒绝,默默把宝宝递了过去。

在爸爸厚实的胸膛里,小小鱼儿因为被抱的更高,看得也更加入神了,只是她依然不愿意离开。

“要不······你们去散步,我在这里陪着宝宝?”

陈汉升请示着陈子衿的爷爷、外公和外婆。

三个老人都没同意,吕玉清还教育道:“你可不能太惯着陈子衿,免得养成了不好的习惯。”

“啥不好的习惯?公主病吗?”

陈汉升咧嘴笑了笑:“我闺女才不会有这毛病,她长大后又漂亮又有钱,那就是真公主。”

吕玉清:······

不仅如此,陈汉升还带着陈子衿走到挖掘机前面,对着操作工人喊道:“师傅,你能不能去买瓶水啊,我想带着闺女上去坐一坐,她对这玩意非常好奇。”

“小陈向来都是这么大胆的。”

王梓博觉得有些好笑,同时也很佩服死党的勇气,如果这要换成自己,就算再疼女儿,也不会这样过去开口的。

两个操作工也觉得稀奇,不过陈汉升高高大大的,短袖和短裤都是看不懂的英文牌子,脸上的墨镜也很时尚,估摸着应该挺有钱的。

所以师傅虽然拒绝,不过也很客气:“我们带水壶了,现在进度比较赶,以后有时间再过来玩吧。”

“这样啊,我刚才没说清楚。”

陈汉升从兜里掏出两张纸币:“师傅,你们能不能拿着这200块钱去瓶水啊,小孩子注意力转移的快,不耽误多少时间的。”

操作师傅没说二话,马上把位置让了出来:“才想起来,我们带来的水正好喝完了。”

吕玉清摇了摇头,陈汉升是很坏,不过也是个超级女儿奴啊。

当初老萧刚有闺女的时候,也是这般模样。

在挖掘机的驾驶室里,陈汉升不管别人怎么看,他很有耐心的教着陈子衿:“闺女,这个是开关键、这个是操作杆、这个是仪表盘······”

经过一番内部探索,终于满足了小小鱼儿的好奇心,第三次离开的时候,她没有再吵着留下了。

“看到没有······”

陈汉升沾沾自喜的说道:“就得这么教育孩子,千万不能打击她的求知欲,这样才能激发孩子的创造性思维。”

不过没什么人响应,“激发求知欲”和“过分宠溺”两者之间差别还是很大的。

“他们都不懂。”

陈汉升没得到夸奖,转头又逗着女儿:“宝贝,叫爸爸,叫一声爸爸听听······”

陈汉升本来没打算女儿现在就学会的,不过八个月的宝宝已经能说话了,只不过说什么她自己也不理解罢了,所以陈子衿听着听着,突然冒出来一句:“mama~”

“什么?”

陈汉升愣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听到闺女叫“妈妈”。

“mama,妈~妈~,妈妈,妈妈······”

开始的时候,陈子衿还不是很顺口,不过后来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脆,越来越顺利。

“老萧,小小鱼儿说话清楚了啊。”

吕玉清高兴的对丈夫说道。

对于外孙女叫妈妈,吕玉清并不太吃惊,因为之前陈子衿就叫过,只不过当时比较含糊,远远没有这次口齿清晰。

其他人看到陈子衿突然叫“妈妈”了,一个个全部围了上去,争着想让她叫伯伯、姨姨、叔叔······,不过可惜的是,宝宝见谁都只会叫“妈妈”。

陈汉升本来也是笑吟吟的看着,后来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抱着陈子衿来到沈幼楚身边,颠了颠怀里的宝贝女儿说道:“来,叫她!”

“妈妈!”

正叫着顺口的小小鱼儿,毫不犹豫的叫了出来。

沈幼楚顿时怔住了,其实不仅是她,所有人都怔住了。

小小鱼儿刚才不管叫边诗诗、还是叫胡林语、甚至是叫王梓博“妈妈”,大家都觉得很有趣,因为就是闹着玩的。

不过沈幼楚不一样啊,她和萧容鱼之间的关系很微妙,而且陈汉升处心积虑的调换宝宝,也正是为了这一刻。

“宝宝叫你呢,你不答应吗?”

陈汉升用说笑的语气,实际上又逼了一下沈幼楚。

场面上慢慢安静下来,这一瞬间,大家脸上的神情各不相同。

陈兆军很平静,不过负在身后的双手也在暗自搓动,说明他心里也是有些紧张的;

萧宏伟和吕玉清嘴角动了好几次,他们已经在组织语言准备转移话题了;

王梓博目光很期待,边诗诗则有些复杂,胡林语对陈汉升这种逼迫行为非常不屑,小金则满眼佩服······

“我哥这狗胆真大,当着这么多人尤其是吕姨的面,啧啧啧~”

陈岚暗暗咂舌。

只有小小鱼儿不知道这些大人们的想法,一个劲的叫着“妈妈”,同时伸出了胳膊要求沈幼楚抱抱自己。

其实沈幼楚很清楚陈汉升的意图,不过有时候情感是不受理智控制的,就好像两个月前的那个晚上,吕玉清抱着被饿哭的陈子衿找过来。

从此以后,虽然亲生女儿远隔万里之外,不过身边又出现了另一个小天使,她穿着陈子佩的衣服,用着陈子佩的奶瓶,晚上也睡在那张婴儿床上·······

似乎,她也变成了女儿。

“妈妈,妈妈,妈妈······”

陈子衿叫唤声越来越迫切了,小奶音里也有了哭腔,因为平时只要自己一伸手,“妈妈”就会抱起自己,她现在怎么一直没有动静呀。

吕玉清清了清嗓子,准备打断。

“哎!”

不过与此同时,沈幼楚眼眶红红的应了一声,伸手把小小鱼儿接了过来。

宝宝很高兴,在沈幼楚的怀里继续叫着“妈妈”。

沈幼楚抱着陈子衿,努力不让眼泪落下来,她曾经无数次幻想陈子佩长大后叫自己“妈妈”,没想到人生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居然是从萧容鱼女儿的嘴里。

人生,真是太奇妙了。

陈汉升长呼一口气,大女儿叫妈妈了,就看憨憨的小女儿什么时候开口了。

不过,现在的气氛还是有些莫名尴尬,大家似乎都需要消化一下。

这个时候,老陈又站了出来,他看了看时间说道:“已经快3点了,回家给宝宝喂辅食吧。”

就这样,陈子衿叫沈幼楚“妈妈”的这件事,似乎就这样被揭了过去。

实际上有没有揭过去,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

······

晚上,当萧容鱼和母亲习惯视频的时候,吕玉清说起了下午的情况。

“闺女,小小鱼儿叫沈幼楚妈妈了。”

吕玉清长吁短叹的说道:“还是当着很多人的面。”

吕玉清知道,就算自己不说,陈汉升也会通过其他方式让小鱼儿知道的。

“叫了吗?”

萧容鱼沉默一下:“也算是预料之中吧,宝宝早就会叫妈妈了,现在只是被沈幼楚听见而已,那她是什么反应呢?”

“先是发愣,后来在陈汉升的催促下,小沈也接受了。”

吕玉清有些懊悔:“早知道我就应该出声阻止的,心里犹豫一下就晚了。”

“也没有关系。”

萧容鱼开个玩笑:“那就让陈子佩也叫我一声妈妈,这样就还回来了。”

吕玉清没有回复,目光也逐渐沉了下来,自己的孩子自己了解,萧容鱼留在美国,表面上以“律所公事”为理由,实际上就是在照顾着陈子佩啊。

小鱼儿和沈幼楚,其实她们都已经“沦陷”了,在汹涌的母爱和可爱的宝宝面前,控制不住的陷进去了。

感觉到母亲似乎看穿了自己的心思,萧容鱼也缓缓的低下头。

“闺女,早点回来吧。”

半晌后,吕玉清叹了口气:“其实小沈这个人真的很不错,抛开那些事情的话,我真的挺喜欢她,以后你们之间如何相处,我和你爸不会多嘴的。”

“我和她直接相处的机会,应该不多。”

萧容鱼对这个问题,仿佛已经考虑过了:“不过小姐妹俩能够一起长大,这也是小陈谋划的最终结果。”

“那你和陈汉升以后怎么办?”

吕玉清又关心起了这个问题。

“还没想过。”

小鱼儿在母亲面前也不会撒谎:“我现在不会原谅他,但是世事难料,之前我以为这辈子和沈幼楚再无交集······小陈太过聪明了,如果在国内的话,不知道五年八年以后,我会不会心软······”

萧容鱼现在还很年轻,就算八年以后也不过三十出头,吕玉清有句话在嘴边绕了绕,最后又咽了回去。

结束视频后,萧容鱼走到床边,温柔凝视着还没睡醒的小小憨包,然后从书柜里拿出一样东西。

“seven。”

萧容鱼找到了朱赛雯:“麻烦你件事,能把这个寄给沈幼楚吗?”

“寄给沈幼楚?”

朱赛雯虽然心里疑惑,不过还是爽快的答应下来,当然也没有忘记和大老板汇报。

陈汉升听说了以后,立刻吩咐道:“这个东西很重要,你不要走快递了,国外的办事处有没有员工要回国,让他妥善带给我。”

因为陈汉升的特别指示,包裹只用了三天时间,6月6号就到了他的手中。

晚上的时候,陈汉升来到沈幼楚这边的公寓。

上班时间家里就没有那么多人了,沈幼楚和胡林语都在客厅里,小小鱼儿好像是刚刚睡醒,懵懵懂懂的坐在“妈妈”怀里。

“美国那边寄过来的。”

陈汉升把没有拆开的包裹放下,抱起闺女去阳台溜达了。

“美国?”

小胡狐疑的问道:“你美国那边还有朋友吗?”

沈幼楚没有吭声,只是轻轻的打开包裹,胡林语眨了眨眼,终于后知后觉的说道:“不会······是她吧?”

“嘶啦~”

当最后一层塑料海绵垫被撕开的时候,胡林语终于看清了,包裹里居然是一盏粉红色的小台灯。

沈幼楚大学时,用了将近四年的小台灯。

修罗场爆发时,又被萧容鱼拿走的小台灯。

现在,重新又来的小台灯。

“这是什么意思?”

胡林语怔怔的问道:“萧容鱼在传递彻底和解的信号吗?”

阳台上的陈汉升,怀里抱着大女儿,眯眼打量着笼罩在夜幕下的巍峨紫金山,脸上浮现出一种“大橘在握”的淡定微笑。

······

(台灯:万万想不到吧,我才是贯穿本书的真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