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汉世祖 > 第993章 和约缔成,平南准备

第993章 和约缔成,平南准备

作品:汉世祖 作者:芈黍离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2711 更新时间:21-06-19 21:2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汉世祖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郎有情,妾有意,汉辽双方实则都有暂求和平的意思,经过陶谷与萧护思几轮的磋商,很快达成共识,新一份的汉辽和约也就因此出台,也代表着新东亚秩序的正式建立。

和议内容,与乾祐四年的和约还是有所区别的,不过大方向上是统一的。互不侵犯是基本条件,通商通市只是附带。

同时,双方头一次宰割天下,划分势力范围,基本按着双方实际控制的地盘来,兼顾周边的小势力部族。大汉这边,是直接把河西走廊上的归义军、回鹘、吐蕃、温末等势力,全部划归自己,萧护思是强烈反对,最终以大汉不插手东北事务为条件达成共识,当然,不包括已经向朝廷称臣的定安国。

这些年,大汉的暗间,在辽国内部的附属势力中可做了不少挑动工作,东北方面,尤是由渤海贵族、遗民组建的定安国,在得到朝廷的支持后,也闹出了一些动静,尤其在“渤海叛乱”中,分外活跃。

有点特殊的,在于阴山以南的草场、土地、湖泊,始终难以达成共识,大汉强调是本朝固有领土,辽国则坚持是他们多年治地,最终选择搁置,都不驻兵,作为汉辽双方的缓冲地带,由两国百姓部民自由交流贸易。

总体而言,这一份和约,要细致些,但却更加不稳,双方实则都不满意,矛盾仍旧尖锐,只是碍于情势,都有意避免冲突,从而采取的权宜之计罢了。而时机一到,该撕毁也就撕毁了。

另外,为表诚意,拉近关系,还有一条,则是双方进行联姻。辽国提出,双方皇帝结为儿女亲家,在兄弟之国的基础上再发展为婚姻之国。

刘承祐与耶律璟二人,年纪相仿,但是,比起刘承祐的儿女满堂,耶律璟膝下,却无所出。刘承祐呢,公主们都还小,待其长成再说,不过刘皇帝显然不愿意把自己亲身女儿嫁到契丹去,大抵会选个宗室女或宫娥封个公主送去。耶律璟则是没什么办法,只能从内四部贵族中挑选联姻的公主了。但不管如何,婚约是定下了的。

到乾祐十五年三月二十五日,汉辽两国在开封,正式缔结和约。其后,汉帝以兵部侍郎王昭远为正使、羽林将军张琼为副使,出使辽国,作为回礼。孟蜀降臣王昭远,在大汉朝廷已然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存在价值,哪怕仍旧有许多人鄙视他、小看他,只要大汉皇帝愿意给他机会,他还是愿意为大汉进策效力的。

随着两国和约的签订,使得战后三年的北疆和平,有了一定的延续性,这份和约,虽然并不怎么牢靠,但是,在东亚新秩序的建立上,还是有其积极意义的。

对于双方的百姓而言,也可真正喘几口气,两国的经济、文化交流,或许也将有进一步的发展。于双方的首脑而言,和平的表象下,仍少不了提防、算计,但是可以维持在一个基本的和平环境下,各自进行自己的战略,为下一次的冲突与战争做准备。

说起来,如今的辽国,尤其是辽国上层,所受汉文化熏陶当真深厚,这种谋略、理性与坚韧,实属难得。

奉召觐见,陶谷脚步轻快,老脸上笑得跟朵花似的,这段时间,作为主持汉辽和约的大臣,很是刷了一波存在感,难免春风得意。

不过,在见到刘皇帝时,立刻恢复了规矩沉稳的表现,躬身行礼:“陛下!”

“缔结和议的结果,朕很满意,这段时间,陶卿辛苦了!”看着陶谷,刘承祐笑吟吟的,语气温和,对其工作成果予以肯定。

闻言,陶谷面上也露出欣喜表情,嘴里当然是谦虚的:“这是臣应尽职责,不敢怠慢!”

经过查实,在招待萧护思之时,陶谷确实收受了一些好处,从而为其说了些话。不过,在商讨和约的时候,倒没有因此而有所通融,再无私下会面,陶谷是完全站在朝廷的立场,与之争辩,为大汉争取利益。

看他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尚有底线,刘承祐也就暂时压制住心头的少许不满。陶谷此人,总是这样,既让人恼,却总能展示其能用。当然,对于一个幸臣而言,这未必是其生存之道,他也足够聪明,知道什么可以收,什么不能收。

“有功必赏,是朕一贯提倡的。此次嘛,金银财物,想必你也不缺,就不给了!”充满深意的目光投向陶谷,刘承祐摆了摆手,淡淡然地说道:“吴越那边,给朕送来了一批细酒、海味、姜瓜,朕让人准备了一部分,你带回府享用吧!”

闻言,陶谷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老脸上带有少许的臊意,讪讪一笑,拱手拜道:“多谢陛下!”

显然,以陶谷的机敏,皇帝话里暗含的警告之意,他是感受到了的。

言语敲打了两句,刘承祐也就揭过了,换了个话题,对陶谷说:“朕召陶卿来,还有一事需同你商量!”

见状,陶谷赶忙以一个积极的姿态应道:“请陛下吩咐,老臣力之所及,在所不辞!”

“吴越给朕送来贡品,颇为丰富,朕想着,也当回一份礼,为表重视,朕意以朝廷重臣为使,南下两浙!”刘承祐这么说来。

“臣愿往!”皇帝话音方落,陶谷立刻就很主动请命,反应可谓快了,天子话里的意思,他当然明白。

另外,杭州可是一个富庶不下金陵的地方,他陶谷享受过金陵风华,对钱塘景秀可还没见识过,作为朝廷的使者,前去杭州,这可是个美差。

而对于陶谷的机敏,刘承祐也不意外,而是问道:“陶卿身为大汉宰臣,身份能力,都是足够的,朕也是此意。不过,陶卿以为,朕此番派你去杭州,用意为何?”

闻问,陶谷沉下心来,总不至于去联络感情吧,思索了一会儿,陶谷试探着说:“敢问陛下,是否与平南事务有关?”

自从当年,因为管不住嘴,妄谈国家机密,从而受到贬斥后,这些年陶谷可小心的许多。说话也是分人分事,像平南,虽然大伙都清楚,陶谷也了解一部分,但对于具体细节,从不深谈。

“陶卿果然头脑敏捷啊!”刘承祐露出笑容,也不绕弯子了,直接道:“卿此去杭州,主要一件事,借道借兵,配合王师,讨伐江南。到杭州之后,卿可暂留,作为联军居中联络协调之人!”

闻言,陶谷的表情,变得严肃而认真,这是委以重任啊。没有丝毫犹豫,起身长拜:“陛下托臣以如此大事,臣必竭诚以报!”

“陶卿的能力,朕还是相信的!”刘承祐也恢复了和煦的表情。

随着夏季将至,在平南的大局上,刘承祐也开始加紧布置,加快落子的速度。

乾祐十五年,夏,四月上旬,万岁殿内,举行着一场不算隆重的宴,在座的没有其他人,只有赵延进、郭廷渭、潘美、曹彬、秦再雄以及即将派出的刘光义、史延德等将领,总共十一人。

这是一场临别宴,并且宴已至末尾,没有怎么饮酒的刘承祐端着酒杯走到殿中,环视一圈,朗声道:“诸君即将远赴前线,为国奋战,成就功名大业,朕以此宴临别饯行,稍显简陋,勿要见怪。不过朕话放在这里,等你们回朝之时,必在崇元殿备宴,为你们庆功!”

一番话,说得诸将也是热血沸腾。统一战争进行到如今的地步,这或许是最后一场可以轻松捞取功名的机会了,他们怎能不振奋。

宴终之后,诸将陆续离开,别京而出,分赴东南、荆湖,也代表着大汉的备战,进入新一个阶段。

同时,当夜刘承祐又召澶国公柴荣入宫,君臣俩谈了两个时辰,第一日,即诏命柴荣为西北巡阅使,让他远赴西北。刘承祐给他柴荣三千侍卫禁军随行,其行辕,暂时设立在灵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