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汉世祖 > 第989章 瑶女

第989章 瑶女

作品:汉世祖 作者:芈黍离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2596 更新时间:21-06-17 18:2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汉世祖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留下秦再雄自在享受,赵延进自己则悄然离开这逍遥窝,不过,离开前,招来一名随从吩咐着:“同坊间打好招呼,好生侍候秦将军,所有开销,府上支出!”

“是!”随从恭敬应付,随即请示道:“主公是否回府,小的备车!”

赵延进在自己身上嗅了嗅,脂粉味道有些浓,而后道:“先沐浴一番,然后进宫!”

显然,此番招待秦再雄,赵延进仍然是带着政治任务的。而同秦再雄的交流来看,此人对朝廷的态度还是恭敬的,臣服的,作为表率,带领楚蛮积极融入朝廷的统治。

对于这些少民英豪,刘承祐基本还是以一种包容的心态看待的,虽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说,但自唐以来,各族之中也涌现了太多为中原朝廷效死的忠臣名将,因此也无需一概而论。

只是,刘承祐的心性,总是难以让他彻底放心的,而唯一让他感到顾虑的,就是秦再雄此人有些聪明,又有手段。投靠朝廷固然是事实,但如果被他借机施展,扩充实力,进行一系列不利于朝廷统治的行为,那就需要得到遏制了。

就这些年的情况来看,有那个趋势,但还不严重,尚在底线之上。制衡,在大部分情况下,都是适用的,因此,对于此番苻彦通的入京,皇帝还是呈欢迎态度的。

事实上,湘黔楚蛮的问题,对如今的大汉而言,还不是什么大问题,也不是重点目标。但是,刘承祐却很重视,毕竟这些蛮民是最适合融入大汉的少民,有那个文化基础在。

如果湘西蛮民归制的事情能够办得漂亮顺利,那在今后向西南深入拓展上,也将取得更有利的条件,对朝廷对西南的统治,也有不小的裨益。

这些年,在剑南道,大汉对于生活在南部地区的黔中诸部民的统治,实则略显挣扎,叛服不定,仅上奏东京的叛动乱,就达十五次,其他小乱就更不可数了。虽然都被王全斌给强硬镇压了,但也反应出了,大汉对西南的统治,并不安稳。

在汉化、同化的水平上,同湘西诸蛮相比,西南地区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因为苻彦通的进京,刘承祐已授意政事堂,拿出一套合适的针对西南地区的羁縻政策制度,加强朝廷对西南地区的影响控制。

平南战事就在不远,而南方作为一整盘棋,通盘考虑,那将来针对西南地区的统治,也该有一套有效的措施,统治秩序的构造则尤其重要。

把自己收拾干净,骑在马上,向着皇城方向而去,赵延进面上则是一片沉思。他在考虑,如何向皇帝汇报。另一方面,他想得则更远,待南方平定之后,他很可能被调往西南负责军政方面的事务,对于这一点,从皇帝的口风中,已有所透露。

对此,赵延进的心情略显复杂,西南终究蛮荒之地啊......

思虑之间,前方大道间,传来一阵动静,周遭百姓,纷纷涌向。赵延进也略显好奇,对随从吩咐道:“去问问,何事引起这般动静?”

没有等太久,随从归来禀报:“是辽国使者进京,百姓争相观览!”

“辽使!”赵延进呢喃了一句,道:“走,去看看!”

开封城,已不是萧护思第一次来了,然而此前没有任何一次,像此番这般让他感到心情压抑。辽国使团有数十人,此番南来,一路上被看得死死的,同囚犯差不多,根本没有多少活动的空间,汉人的警惕与戒备,可见一斑。

而此时,京城百姓观者如堵,夹道却非为欢迎,人声如潮,议论纷纷,指指点点,只觉得自己这一行人,像是被围观的动物一般。

念及这些,萧护思不由一叹,不过很快平静下来,恢复了宠辱不惊的表情。当年的北伐战争,辽国从未承认过自己失败,如今,他仍是作为大国使节前来交通的,国家的体面不能丢掉。

使者队伍中,还有几辆车,装载的是献给大汉皇帝的礼物,也是此番来使的诚意,尤其吸人眼球的,是那一座黄金打造、宝石镶嵌的王座,在阳光下金光闪闪,美轮美奂,也是吸引百姓围观的因素之一。从这架势可以看出,辽使此来,是怀有善意的。

赵延进骑在马上,在围观的人群中也算鹤立鸡群,不过与周边吃瓜群众看热闹的心态不同,他却是若有所思。蛮王进京,辽使又来,平南在即,这天下,似乎又将有一场风云变化了。

......

清晨,万岁殿中,御榻之上,干净平滑白绸之上,一片落红,十分显眼。一夜的欢愉,在刘皇帝的采摘下,世间又少了一名少女。

盘腿坐着,刘承祐欣赏着羞涩地缩在锦被间,欲露未露的少女。秦再雄进献的美人,自然是绝色,容颜秀丽,肌肤雪白,清新脱俗,因是瑶女,还带有一种汉女所不具备的异样风情。或许只是心理作用,但就刘皇帝而言,感觉不错。

楚女细腰,此女也一样,身段苗条。探手撩起少女的下巴,看着那楚楚动人的眼眸,刘承祐轻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陛下,妾名黎!”脸蛋还泛着点醉人的红润,小声地答道。

听其口音,刘承祐不免意外,道:“你的汉话说得不错嘛!”

秦黎说道:“是将军找先生教的,将军说,如果妾有幸能够侍奉皇帝陛下,就不能不会说汉话!”

“这个秦再雄,倒是有心了!”刘承祐淡淡一笑,打量着这美人:“你是秦再雄的族人,家在何处?家里还有什么人?”

“回陛下,妾家居卢溪!”

“卢溪?”刘承祐眉头微皱,一时想不起这是什么地方,问:“在辰州吗?”

“是的!”秦黎十分小心地应付着,轻声道:“卢溪在武溪水畔,妾一家原本住在武山中,后来族长带着我们出山,分给土地,就一直住在卢溪了。妾家里还有父母、两个哥哥、个姐姐、一个弟弟。”

瑶女的话,对刘承祐而言,还是没个具体概念,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她那一家就属于归附瑶民,还是很早的那种。

面容越发和蔼,刘承祐对这方满十六的少女,语气更加温和,说:“你觉得,是迁居卢溪之后的生活好,还是之前好?”

“自然是到卢溪好!”对此,秦黎倒是连点两下头,说道:“妾见识不多,但有些事情,还是知道的。到卢溪后这些年,我们有了自己的土地、房屋,官府有专门派人教家人耕作,这两年,已少有挨饿了,偶尔还能吃上肉。父兄也不用经常与人殴斗,让人担忧,姐姐嫁了一朝廷军官,那可是能管五十人的队官呢......”

听着瑶女将她家中的情况讲来,注意到她那幽兰一般的笑容,刘承祐的心情也不禁好了几分,抚了抚她的脑袋。

洗漱着装,注意到伺候技能熟练的秦黎,又注意到她不方便的行动,唤来孙彦筠,刘承祐话不多,意思却很明白:“封美人,带去坤明殿,拜见皇后,之后的事情,让皇后安排吧!”

“是!”孙彦筠赶忙应道。

显然,对于秦再雄献的这名瑶女,皇帝是很满意的。当然,对于那秦再雄,他心中的戒心反而越重。人家这般殷勤逢迎,或许只是为了取悦他这个皇帝,没有其他阴谋用心。

然而,毕竟是刘皇帝,难免多思多虑。论迹不论心,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作为一个多疑的皇帝,更多的时候,还是习惯论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