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倾世宠妃:病娇皇帝太难缠 > 第345章:矫情的人生

第345章:矫情的人生

作品:倾世宠妃:病娇皇帝太难缠 作者:篮子里的菜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93 更新时间:19-10-10 03:14

“以前是,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了。”她说着,有点失落。

“看来你真的有很多故事可以讲。”菁耳对她更加的好奇了,这样的女人,是真的有趣吗?

“故事?别动不动就就故事的,又不是琼瑶剧。”唐画被问的有些烦了。

“琼瑶剧是什么?”她又问。

这个公主上辈子是十万个为什么吗?为什么总是什么都要问啊。

“大致意思就是…矫情又无趣的故事。”就算是觉得烦,可是最后还是要回答,她真的太难了。

“……”她是暗讽自己吗?菁耳不禁想到这里。

两个人又走了一段路,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后山来,这里的风景宜人,好到唐画竟然觉的这里的空气都是比前面的好点。

“这里景色真的不错,你说要是我在这里待的再久一点的话,可能我就会有皈依佛门的冲动。”

“为何?”

“看破红尘了呗。”她坐在了石头上面,把自己的长裙给捋了捋。

看着远方的风景,心情都变好了不少。

“那…你要试试吗?”她坐在了唐画的旁边。

“试什么?”她道。

“这里可以免费剃度,并且不一定要留在这里做尼姑。”

“这么人性化吗?”唐画眼前一亮,竟然还有这么人性化的设计,这不就是相当于一个免费的给你剃光头的理发店啊。

“人性化?不懂,可是经常有寡妇来这里这样做,大概是觉得留着这三千烦恼丝,太过于心疼了吧。”她说完,眼睛还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唐画的头发。

“……也是,留着这三千烦恼丝,的确让人有点…”她摸着自己的头发,真的很长,这个原主人留了这么长的头发一定特别的不容易吧。

“你该不会真的要去试吧,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看唐画眼睛里面有光,菁耳突然发现自己可能随口一提的一句,真的会让她付诸行动。

“既然到了这里,也该看一下了。”她猛然起身,把菁耳给吓了一跳。

“喂,别冲动啊唐姑娘。”她本抓住唐画,可多她走的太快了最后更是跑了起来,好像迫不及待一样。

“施主,你可是一心向佛?”

最终,唐画还是进来了,那尼姑拿着剃刀,并没有立马下手。而是开始了问她问题。

“呵,就是想去掉这三千烦恼丝而已,其他的什么皈依佛门这样的事情,我可不做。”她只是想要一个光头,因为这样的话自己也许就会因为没有头发而不出门了。

“施主,看样子你为情所伤。”在这里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尼姑,一眼就知道唐画这样的人就我受了情伤的。

“你怎么知道?”她抬头。

“见得多了,自然也就看的出来了。”

这年头,为了爱情什么看不开的女子多了去。她见的多了,也就烦了。

“那你真的看断红尘了吗?还是只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

唐画又开始反问她了,因为她不相信一个女孩子从生下来就是没有七情六欲的。

“这个问题,恕老衲不能回答。”

“呵,那八成就是有了吧,只是不敢说而已。”她转头,有调整一下自己的坐姿。

“施主说话,感觉总是带刺。”

“带刺吗?可能因为我本身就被伤了吧。但是无所谓,就算是我说话带刺,就算是我心里面还有红尘那些事情,只要我剪了头发最自己没有后悔,应该就算是真心吧。”

唐画现在就是典型的有点不怎么会管理自己的情绪了,之前和洛谭结婚那件事情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说话是也越来越不经过思考,恨不得把所有人都得罪一个遍。

“……”弄的人家道姑都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唐姑娘,你真的要考虑清楚啊,要是你真的剃度了,就算是你不皈依佛门,以后肯定也会后悔的。”菁耳还想劝一下,毕竟是因为自己随意的提了一句,结果她倒是来劲了。

“剪吧,我——不后悔。”她说的非常坚定。

“那老衲…”

正打算要剪,赫连哲突然就出现在了门外。

“谁敢!”

“…赫连哲…你怎么在这里?”唐画懵了,这家伙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

“你疯了吗?!逃了就罢了,居然还想出家,你经过我的允许了吗?”他一把把唐画拉了起来,眼里面的火好像要把她杀死。

“呵,我需要吗?赫连哲,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啊!你有什么资格!”唐画奋力把手一甩,直接和他甩开了一米。

“我恢复记忆了!”

“……什么?”唐画刚刚要走,就被赫连哲这句话给弄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记起来了,画儿,和我回去吧,我真的错了,这段时间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我的错,求你了,原谅我好吗?”他突然的卑微,反而让唐画觉得恐慌。

“…你莫不是骗我的吧,赫连哲…”唐画颤抖着嘴唇,她真的不敢相信,因为自己被赫连哲骗了太多次了。

“我怎么会骗你呢…我怎么敢…”

“那我问你…”

“……”

当唐画说要问问题的时候,赫连哲缩小的瞳孔,好像已经给了她答案。

“罢了,赫连哲,如果你是知道了什么,觉得对不住我的话,那么你完全没有没有必要。因为我没有打算出家,我只是剪头发而已。”她生冷的说道,眼睛里面也就没有了光。

“别玩了好吗?画儿。”

“别这么叫我,我真的觉得有点恶心啊。”唐画真的有些累了,累了和赫连哲玩这些猫捉老鼠的游戏了。

“……”赫连哲不敢说话,他也挺不舒服的,自己为什么要千里迢迢跑来求她。

“你们两个…是不是?”菁耳看出了一点端倪,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好像有点奇怪啊。

“公主,我不认识他。”

“公主?”赫连哲看向菁耳。

“可是看起来他好像真的认识你诶。”

“就是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男人而已,这位公子,麻烦你不要挡着我好吗?”唐画也不剪什么头发了,反正已经玩了。

“如果你要剃度,那么我绝对会拦着你。”

“那很可惜了,你越是拦着我,我便越是要这样做。”

本来没打算弄了,赫连哲说了这句话之后,唐画的好胜心又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