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空间农女:将军,把持住 > 第499章 论诗

第499章 论诗

作品:空间农女:将军,把持住 作者:白茶土豆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50 更新时间:19-10-10 03:00

等到宋戎抱着青铜器回到家,正碰上林薇薇,林薇薇问道:“你这拿的什么东西啊,我看看……”

宋戎宝贝似的,把包裹起来的青铜器小心地递给林薇薇,林薇薇打开包裹一眼,原来是青铜器,她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了看,问道:“先秦的?还是后世伪造的?”

“这应该是周鼎,你看看这上面的纹路和字样……”宋戎指着青铜器,说道。

林薇薇看了看,见上面刻着甲骨文,心里便信了一般,因为甲骨文的发现是在近代,她想着这青铜器搁在后世的价值,肯定能够买一座房子,便高兴地说道:“不错嘛,这物件这么小,很有可能是文王在狱中研究周易时用来吃饭喝水的呢。”

宋戎听了这话,哈哈大笑,说道:“要真像是你说的是文王的饭碗,那这东西可就真是宝贝了。”

说着,他便把那件宝贝放进了书房的架子上。

等到第二天,孟飞尘又约宋戎到京城的山上玩赏风景,宋戎出了门才发现马车上只有小葵花一人,他便问道:“小葵花,你哥哥怎么不来?”

小葵花满不在乎地说道:“我哥那人整天忙里忙外都不知道在忙些什么,飞尘哥哥到我家来,我闲着没事,就跟了过来。”

宋戎心道,这姑娘倒是不怕生,哥哥不在身边也敢出门玩,也不怕被孟飞尘这家伙给拐跑喽。

他们在马车上一路谈笑,很快地,便来到了旁边的景山山脚。

下了马车,宋戎对小葵花微笑道:“小葵花,这景山虽然不比三山五岳,但是算不上低,所以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别到时候到了半山腰,你累的受不了,那时候上不来下不去,可是每人帮你哟。”

小葵花却说道:“别小看人,别说是景山了,就是华山,我也能爬上去,这点路程算得了什么。”

“好。”孟飞尘点点头,三人便径直朝着景山爬去,身后跟着两个贴身随从,身上带着点心茶水什么的,随着他们三人一起往山上爬去。

约莫一个时辰,三人爬到了半山腰,小葵花叫苦不迭,她说道:“这半山腰那边有一个亭子,要不我们在那个亭子上歇一歇吧。”

说着,就径直往亭子的方向走去。

孟飞尘和宋戎拗不过她,便跟着一起到了亭子下面,那亭子四四方方,中间放着一个石桌,桌子旁边带着四个石板凳。

三人落了座,仆人摆上茶点,孟飞尘喝了一口凉茶,说道:“很久没有这么清闲过了,今天来到这里,倒是偷得浮生半日闲啊。”

宋戎说道:“不错,你看看从这里看风景,果然别致,这个亭子建造的地理位置真是恰到好处。”

小葵花调皮地说道:“要不是我,你们能来这个亭子下面欣赏美景吗?”

“对对对,我们首先要感谢小葵花,来……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孟飞尘说着,举起茶杯,和小葵花的茶杯碰了一碰,然后仰脖子一饮而尽。

“此情此景,怎么可以没有诗呢。”宋戎顿时来了灵感,拉着两人要对诗。

那两人也来了兴头,纷纷点头道:“好,一何物为题?”

宋戎摆摆手,说道:“诗者,不是说做就做的,靠着一肚子的博学来作诗,的确有不少的好诗,但是我们今天所做的诗却不是以博学见长,而是以情作诗,诗中不要有过多理学喻人的内容。”

小葵花听了,眼睛一亮,说道:“对对对,我就讨厌那些理学诗句,什么学海无涯苦作舟啊,问渠那得清如许啊,这些哲理的诗句虽好,却与诗意不符。”

孟飞尘哦了一声,说道:“小葵花,你这话我倒是头一次听说,你倒是说说,什么诗句是符合诗意的?”

小葵花娓娓道来,说道:“所谓诗意,是充盈于胸中,欲发泄而不得,因此作之诗歌,唱和吟哦之间,人们胸中的情感得到满足和发泄。所以啊,诗意这东西不是说来就来的,有时应景而生,有时却不生,像世间那样,估计活了几十年,也不会存在诗意这种高尚的东西吧。”

“你的这种见解,十分新鲜。”孟飞尘点评了一句。

宋戎却摇了摇头,说道:“小葵花,你前面说的话都不错,若是说世间俗人没有诗意这种东西,却是大错特错。”

“怎么个错法?我要倒听听你的高论。”小葵花不服气地说道。

宋戎开口讲道:“若是单单论这诗意,我觉得并非是登高望远,见清流水、青葱木、天上云、空中风这些东西才能触发诗意,诗意应该存在在多种多样的人们心中……”

“新鲜,接着讲……”孟飞尘催促道。

“……比如我之前南征北战,领过兵打仗,”宋戎喝了一口茶水,润润嗓子,接着说道:“在北疆,风沙很大,那里的兵员个个都是糙汉子,但是与外敌打起仗来,处于性命攸关之地,有时胸中凭空生出许多英雄气概,就是这股子气概让那些士兵勇不畏死,敢于杀敌,我认为这英雄气概未必不是诗意。”

小葵花听了,却摇摇头,一脸懵懂地说道:“英雄气概是英雄气概,怎么会和诗意扯到一起呢?”

宋戎看向孟飞尘,只见孟飞尘露出会心的微笑,他便说道:“你给小葵花讲讲……”

孟飞尘笑了笑,说道:“这是你提出的新见解,由我来讲,恐怕不妥当吧。”

“有什么不妥当的,你们不要卖关子,赶快跟我讲讲吧。”小葵花一脸急切地看着孟飞尘,催促道。

孟飞尘只好讲道:“就像你说的那样,这诗分为豪放派和婉约派,而那些哲理诗不在此列,这是因为以诗意划分的狭义的诗,懂了吗?”

小葵花半知半解地点点头,又摇摇头。

宋戎微笑道:“你还小,不够复杂,有些事情只有经历过一些世事,才能懂得。”

这时,远处的斜照落在宋戎的脸上,小葵花坐在宋戎的对面看见了,心中忽然起了一种莫可名状的东西。

她在心里想着,这感觉有点像是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