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若情已入骨 > 第460章:十指紧扣(完)

第460章:十指紧扣(完)

作品:若情已入骨 作者:暖小开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2680 更新时间:19-09-11 14:4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若情已入骨 妙笔阁小说网(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他一脸无语的叹了口气,扣住我的手臂将我拉坐在他腿上,“这是干嘛呢?”

“那你是生什么气呢?”

“我没生气。”

“……”吹吧你,闷骚!“还没生气呢,问怎么说都不理我。”

“呵,我哪不理你了?我不都说了,想怎么问就怎么问,小松子很了解你,装没意思,他要是知道肯定会告诉你的,除非他不知道。”

我噘了噘嘴,将视线从他脸上挪到握着的手机上,犹豫了几秒,深吸了口气还是按下拨出,把手机凑到耳边。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果然正常的,这个号码又再用,只是响了好久都没人接,一直到挂断。

我打击有点大,缓缓放下握着手机的手,看向高天恙,“我好像没你说得那么牛……”

“接着打,应该不是没听到就是有事。”

“……”我嘴角微抽,眉拧起,没动。

他笑了,“怎么就那么没自信呢?他可是为了你命都可以不要。”

我开始在面子和公司间犹豫,只是才犹豫了三秒,高天恙就又说:“算了算了,不好意思就别打,这弄得……跟我怕了老荣似的。”

“想什么呢,我只是……”我话还没说完,握住手机的手机就震了下,紧接着铃声响起。

我有些猝不及防,吓了跳,然后低头一看,是小松子回过来的。

“呵,我就说吧。”高天恙笑,没有笑意的笑。

我无语,真的是每次和小松子挂钩的事,他就特别扭,毛刺刺的。

我抿了抿唇按下接听,将手机凑到耳边,还没来得及开口,电话那头就传来小松子的声音。

“小悦?”

“……”声音里是有掩饰不住的喜悦,我唇微张,顿了秒才挤出声音,“呃……是我……”

“今天怎么会想的起来给我打电话?”他含笑着问。

“呃……我……”不知道怎么的,我忽然间觉得自己好卑鄙,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怎么了?”

“咳……没什么,只是、只是有点事想问问你,然后……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电话那头忽然就沉寂了,好似断线一样的沉寂。

我等了三秒,抿了抿唇刚想开口,小松子声音传来,“和宋瑞生有关的?”

“?!”我心咯噔一下,挤出一声尬笑,“呵,你好聪明。”

“呵……”他笑了,淡淡的,完全没了刚接起电话时候的那种感觉,“你还是老样子,特别会献殷勤。”

“呃……”

“其实也不是我聪明,而是时局就是这样,你找我既不是叙旧,那应该就是为了风行的事,毕竟风行退场,下一个就是天锐。”小松子说的很直接。

很奇怪的,他这一直接,我那尴尬和罪恶感的感反而散去不少。

“我今天会打电话给你,确实是为了宋瑞生,不过我是想还他的人情,并不是我们天锐怕了你们华荣。”我死要面子。

“呵呵呵……”

“笑什么?”我没好气的问。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自信了,明明是求人家,还拽得二五八万。

但是我发誓,我真没是占着小松子喜欢我,那种感觉怎么说……好像是一种习惯……

“我笑你还是老样子啊。”

“……”我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小松子等了会,见我没吭声,轻笑了声说:“那个李幼微和她女儿在奥斯陆。”

“奥斯陆?”我看向高天恙。

“嗯。”他声音淡淡的应,“具体在哪我就不清楚了。”

我见高天恙若有所思的垂下眸,轻抿了下唇说:“谢谢了。”

“这是……打算挂电话了?”小松子声音依旧含笑,只是带了抹无奈。

他那无奈让我感觉自己这过河的把桥拆得有点快,有些尴尬,也有些……不知道如何形容的感觉,很不舒服。

但是努力忽略我这抹不舒服,告诉自己,他曾经是怎么背叛高天恙的,如果没有他和王助理的背叛,也不会给宋玖铭有借刀杀人的机会!

“不然呢?”我让自己的声音听起很无所谓。

电话那头传来深吸一口气的声音,然后他声音淡淡的说:“不客气。”

我心梗了下,“先这样了。”

“嗯,再见。”

挂上电话,我看向高天恙,然后长长的吁了口气。

“怎么了?”

“没什么……”我偏头,靠在他胸膛,“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宋瑞生?”

他没立即回我,顿了两秒才开口,“那些你就不用操心了。”

一周后,高天恙告诉我,宋瑞生找到那个叫李幼微的女人和他女儿了。

我再一次的好奇的问高天恙,“对了,那个李幼微查到点消息了么?”

他笑,“跟你同乡啊。”

“啊?”

“她临城的,而且和你一样大,跟宋瑞生的时间比你跟我的时间还长,十年了。”

我眸顿张,今年二十八,那不是十八岁就……

“应该是我入狱那会和宋瑞生在一起的,然后宋瑞生把她藏得深,所以连我都一直不知道。”

我心跳来跳,“既然那么久了,为什么要走?老头子都已经走了,他们之间没有障碍。”

高天恙唇角微斜,是欲笑不笑的感觉,“他们的障碍应该是宋瑞生自己。”

“……”我瞬的说不出话来。

因为我想到了这些年,从我认识宋瑞生开始,他带过在这边的女人,一个一个,还连我都不放过的要想抢一下。

“不过他现在应该能明白些什么了。”高天恙抬起头,手搂住我,“话说,那么关心他们干嘛?不如关心关心你天哥。”

我鄙夷他一眼,立马往下缩,从他臂弯滑出,拉起被子盖到脖子,“你关心不了。”

没错,我还惦记着要个闺女,尤其是见过宋瑞生女儿之后,好像要啊!

“切!你说了不算!”

他哄着我说,等小小天三岁再说,但我总有种感觉,他不想我再生了。

风行在两周后开始有动作,宋瑞生终于动了,虽然风行这次危机不小,但看势头,想要他出局不容易,尤其是……高天恙还在帮他。

对此,我很疑惑,而高天恙也叹息,他说,老头子入土了还给他下了个套,他不帮不行。

我问他到底是什么套,他却不愿意告诉我,知道得太多不仅仅是危险,而且很累。

我想起了那天从医院回来的晚上,他一个人在书房闷酒,以及他说的那句话。

‘是想醉啊,但是没勇气,一个人秘密太多,就不敢放任,得随时保持清醒。’

半年后,风行情况回暖,而荣佩佩和小松子也要结婚了。

对于这个消息,我一点都不意外,毕竟老荣是越来越得意他了。

入华荣一年,华荣营业额就比去年增涨了百分之三十,股票也是一直在涨,老荣能不稀罕他么?

荣佩佩早年在国外,是基督徒,婚礼是在教堂举行的,高天恙有收到观礼邀请。

那天我难得穿得正式……毕竟基本天天在家,又带儿子,我现在也更倾向于舒适随意的衣物。

小小天也换上了小西装,打上小领结,我给他梳了个大背头,那小模样简直了,帅得不要不要的!

我本来以为会看到宋瑞生的,结果没有,毕竟我一直觉得,商场这种地方,背后如何斗如何恨,明面上的谈笑风生还是要做的。

今天的小松子一身白色的西装,唇角挂着温文尔雅的笑,看到我和高天恙的时候,依旧面不改色,笑容依旧。

荣佩佩也是一派大家闺秀的风范,唇角微弯,被六个可爱小朋友抬着裙摆的婚纱看起来美极了。

是的,我更中意婚纱,以及小朋友天真的笑,她和小松子脸上的笑看起来像面具……

我用手肘轻撞了下高天恙,偏头凑近他,“诶。”

“懂礼貌么?”他压低了声音回我,懒洋洋的,完全没指责的感觉,到是带着调侃的味道。

“那婚纱,我喜欢。”我说。

“明天给你订个比这漂亮的。”

“你说的。”

“哥说的。”他唇角含笑,大手朝我伸过来,握住我的。

十指紧扣,很暖很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