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若情已入骨 > 第449章:成也是你,败也是你

第449章:成也是你,败也是你

作品:若情已入骨 作者:暖小开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2037 更新时间:19-09-11 14:4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若情已入骨 妙笔阁小说网(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二天,高天恙依旧大清早就起床准备去公司。

而我,也不知道是因为半夜起来两次喂儿子,还是心里还介意着小松子的事,没怎么睡好,很惊醒,他起床我就醒了。

我侧躺在床上,裹着薄被,半瞌看着漱洗出来的他将衣服一件件换上,然后打上领带。

“看着我干嘛?还早,再睡会。”他对我说。

我打了哈欠,轻摇了下头,“等你去上班了我就睡。”

他唇角轻扬,打好领带的手放下,走到床沿,轻柔了我脑袋一把,“趁儿子还没饿,要不才睡着又要醒。”

我噘起嘴,“你是怕我睡不饱虐待你儿子吧。”

“你确实有后妈的潜质。”他含而不漏一笑,直起腰,走到床尾放着的婴儿床前,伸手朝睡在里面的儿子探过去。

他晨光下的侧脸,说不出的柔和,我心脏瞬的化成了一滩水。

“我去公司了。”他说着,收回手,转头看我说。

我笑着轻点了下头,“快去吧,下午早点回来。”

“嗯。”

他出了卧室后,帮我带上门,但我却睡不着了,爬到床尾,去看儿子。

儿子六点这样才醒过来吃了一次,现在睡得很香,红彤彤的小嘴儿轻嘬着,如同睡梦中还是在吃奶一样。

我深深吸了口气口,用手指轻刷过他肉呼呼的小脸蛋。

小家伙吃了就睡,醒了就吃,果然是长肉很快啊,现在全身上下都肉呼呼的,皮肤也饱满透润,可爱得不得了,弄得我有时候都要跟他争风吃醋了。

我看了儿子好会,才爬坐了起来,挪下床在梳妆台前坐下拉开抽屉。

抽屉里躺着大大小小的盒子,是高天恙送我的首饰,也有我自己买的小饰品,当然还有小松子送我的胸针和发夹。

我视线落在那连个黑色的绒面小盒上,顿了顿伸手将两个盒子拿了出来,打开。

看着里面静静躺着的胸针和发夹,记忆如洪水帮涌上,过了好半响,我叹了口气,将盒子盖上放回抽屉。

最后,我还是没舍得扔掉,即便我并不能原谅他……

之后的日子,我尽量把精力都放在小家伙和恢复锻炼的上,我能为高天恙分担的,好像也就是照顾好儿子和照顾好自己。

小磊放假来我们这里住了一周,他很喜欢现在我们别墅的环境。

他也是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我抱着小家伙坐在游泳池旁的靠椅上,问小磊想好了么,毕业过来帮他姐夫。

小磊说,想好了,就是专业不一样,他有点怕自己做不好。

我笑,“怕什么,你姐夫肯定会把你安排好的,就算你不懂也能让你懂,就像小松……”

我笑一下顿住,因为我想说的是就像小松子一样,最初也是一窍不通,但是出去两年回来,也是能独当一年的。

“姐,你是说松哥么?”

“……”我眉蹙起,轻轻点了下头。

小磊是看出我的不对劲,“姐,你怎么了?”

我深吸了口气低下头,看着怀里小宝贝说:“魏志松辞职了。”

“辞职?!”小磊声音惊讶,“他管理的分公司不是很好么?为什么会忽然辞职?”

我唇微张,犹豫了秒最后没把真是情况告诉小磊,而是说:“他现在去华荣了,应该是觉得那么比我们更有前途吧。”

既然高天恙给他辞职的机会,也就是帮他守住了这个秘密,要不出卖公司资料,这个传出去的话……华荣不用他,其它公司也不会用他。

“华荣……”小磊拧了眉,表情很想不通。

我知道小磊和小松子关系不错,偶尔还会联系,所以他有些无法接受很正常。

“人各有志,很正常的,别想那么。”

小磊没说什么,只是对我轻点了下头,“我没想多,只是没想到。”

小磊回去后的第三天九点这样,我哄睡了宝宝,去健身房做操,没几分钟,手机就响了。

我疑惑的从瑜伽垫上爬起来,从旁边地上拿起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的,不由得蹙眉,顿了两秒才按下接听凑近耳边喂了声。

那头的人立即吭声,但是我知道有人,因为我听到轻轻呼吸声。

我提高了分贝的又喂了声,正想着是不是打错电话的,那头的人说话了。

“是我。”淡淡的,平静的两个字,我立马听出了是谁,顿时拧了眉。

我没吭声,不知道是不愿意说话,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沉默维持了三秒这样,小松子的声音再度传来,“不愿意和我说话?”

“有点这个意思。”

我话落,是吁了口气的声音,然后他说:“我今天打电话给你,是想谢谢你。”

“谢我什么?”

“小磊昨天打了电话给我,问我为什么要跳槽,在天锐不好么?”

我捏着手机的指尖攥起,“你要谢的不是我,是天哥,是他给你的机会。”

“我不会谢他,我有今天,成也是你,败也是你,和他没关系。”小松子声音淡漠而决绝。

我一口气没上来,“如果不是天哥提拔你,你能有今天,你不仅连出卖公司的机会都没有,华荣更不可能看得上你!”

“他提拔我,是为了我么?他是为了自己,培养个能帮他办事的人而已,我们是各取所需。”

“你——那他也是你的伯乐!你就是那么对你的伯乐的?!”

“你才是我的伯乐。”

“小……魏志松!现在的你简直不可理喻!老子不想跟你讲话!”我低吼,直接把电话挂了,气得自喘息。

为什么要生气,为什么要为那种人生气?是因为那点情分还在,没掉完么?

我这口气还没缓过来,我手机又响了,不过这次是短信。

我看到还是那个号码并没有立即去看,而是过了好会了,气息终于稳住一点了,我才点开。

‘你觉得可以理喻的我,不过是带着面具逢迎的我,以后我想做我自己。’

我定定的看着短信,半响的深吸了口气,把短信删了,连同把那个电话号码列入了黑名单。

你想带着面具也好,想说自己也罢,以后都和我没有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