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二次元 > 美漫的四次元口袋 > 第302章 16:自行体会

第302章 16:自行体会

作品:美漫的四次元口袋 作者:柠檬换气 分类:二次元 字数:2022 更新时间:19-09-11 19:21

“不是,没有,你不用瞎担心。只不过得了些情报。”树文给丽亚娜解释:“你之所以会被贝拉斯科掠走,是因为你变种能力的觉醒。”

“我的变种能力?”

丽亚娜摇头:“我并没有感觉啊,如果我真的觉醒的话,我不应该没有感觉,就算是我的灵魂剑,这也是我在地狱中学习魔法才创造出来的。”

“你的变种能力是空间传送类型的,所以脱出了你原本所处在的宇宙之中,而后才被掠走,如果你回想起你的能力,那么你可以自己回去的。”

丽亚娜懵懂:“可是,贝拉斯科还在,我回去,岂不是带着灾害回去。”

“不,他只怕是不敢去,去了只会遭殃。”

树文肯定,他去只是稍微动手,就被拉过去,对方动手肯定也要遭殃。不过为什么这么一动手就会被拉过去,对方或者说五大神这么关注那个宇宙嘛?

他思索着,含糊着应付过丽亚娜关于为什么会遭殃的疑问。

“你现在是可以回去,但是你要是觉得不保险就继续留在这里修行魔法。”,树文并非真的要强硬赶对方走,他也就提意见而已。

“你最近魔法可以先放放,重新想象怎么释放你的变种能力,有这个能力,你就算还没掌握魔法,也可以在两个世界来回偶尔去看下家人,直到能力掌握。”

丽亚娜听着,脸上现出,笑容,很喜欢树文这个提案:“那我试试。”

树文笑着点头,对方还是求稳。

不过x战警变种人世界,那边怎样了,虽然没了他,但教授就算解决不了万磁王应该也能离开。

唯一可惜的是被他丢进沙漠里面的那个人。

那个冲锋的壮汉。

树文在他身上感受到了魔法气息,那种气息还有些熟悉,他还想在回去的时候去研究一下的。

现在是没法研究了。至于过去,暂时先算了吧,过几天在说。

毕竟这才刚被遣送回来,要是转眼就又偷溜过去,多打脸呀,对方生气了可就不好。

所以在缓缓。

树文想了想去到了卡玛泰姬,想要更加了解下天神的事情。

古一见到他有些诧异:“这么快就回来了?”

树文苦笑:“被甩回来的。”

他说了具体的事情,古一才恍然的点头。

她思忖半响才摇头:“对于你说的天神,我没有了解多少,不过既然是五大神创造的,那么再小心也不为过。”

“五大神虽然也号称是神,可是传说中的那些神,玉皇、奥丁……真到了五大神变强,可不敢成神。”

树文叹气,十分意外,好吧这次无功而返。

不过还不能走,他先去到图书馆,同现在的管理员说道:“都有那些书籍涉及到灵魂?”

管理员指出那些书的名字。

树文拿来看了。

有一些是重温,有一些还真没看过。

关于灵魂的研究一向都是深奥的,普通法师看了只会一头雾水,更神奇一些的书,你就算看了都只会觉得是不认识的文字。

灵魂的深奥在于灵魂的独特,是灵性的升华,是意识记忆的存在。灵魂同身体息息相关。

肉体的死亡并不意味着灵魂的解放,大多数是肉体的死亡等于灵魂的消散,只有少量肉体死亡,灵魂会下地狱亦或者是上天堂。

所以即使有复活一类的法术,也很难施展。

因为灵魂不在,即使有着细胞复刻了一个人,没有灵魂,他也不是他。

这些书中的内容,同他想要的相差很远,最近的是一个类似夺舍的法术。利用这个法术可以把自己转移进无意识的身体内,当然如果转移进有意识的则是夺舍。

类似。

并非真的夺舍。

如果转移到有意识的身体里,很大的可能性是成为对方的第二个人格,而非消灭对方自己占据身体。

这些都不是树文想要的,树文想要的是转生。

但似乎并没有法师开发这样的法术。

怀带着不解和期待,树文询问了古一,希望能直接从这边有收获。

古一品着茶水,轻声说道:“树文,死亡和转生对你意味着什么?”

树文陷入沉思,反思着古一的问题,这些意味着什么?

死亡意味着什么?

转生意味着什么?

树文经历过死亡吗?

他没有经历过,因为他穿越前最后的记忆,是他去睡觉。所以即使是死亡,他也没有知觉,没有知觉去察觉死亡。

死亡的意义在于什么?死亡所带来的恐惧!疼痛,恐怖,与家人的分离……他所能感受到的只有与家人分离的别愁。

有一句话说的是,伤痛带来意义,没有经历生死中的大恐怖,那么死亡的意义有分量嘛?

到底只是永久的别离。

转生呢?

转生对树文有什么意义,转身对树文的意义在于现在,他感知的事情,有新的亲人,母亲、妹妹,这些也是他新的情感寄托。

他很庆幸。

盲人眼中的世界并非是正常人闭眼瞧见的世界,正常人闭眼,眼中还能瞧见黑色,可是盲人眼中是没有颜色的,就像你只闭上一只眼,那只闭上的眼睛瞧见的。

世界对死人而言,正如视界对盲人。

“死亡对我没有意思,转生对我是新的生活,是一种庆幸。”

古一放下茶杯:“然而,对我而言转生并没有意义,我经历了太多,时间越长久,人生越是重复,无趣枯燥,死亡倒稍显有趣。”

“我渴望死亡。”

古一毫不掩饰,很早之前也对他说过。

树文不语,古一继续说道:“对于法师而言,或许只有两种结果活下去成为神,死亡彻底安眠。”

“重新开始的人类,对于我只是重复过程。”

树文沉默,他并不是很能理解古一的境界。

他回顾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人生。

童年对他而言,很长一段世界是枯燥而且尴尬的,直到他妹妹的出现。

这给他一种不一样的体验。以孩童的身躯,照顾着自己的妹妹,也的确是新奇的体验。

“你想要的法术,你得询问你自己。”,古一意味深长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