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特工穿越之圣后未晚 > 第778章 痛打落水狗

第778章 痛打落水狗

作品:特工穿越之圣后未晚 作者:轻语幽幽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36 更新时间:19-10-10 02:53

很快刘文韬将证据交给了相关部/门之后,林建发和沈志业立马被带走了。

林建发和沈志业再也没出来,甚至连林城雪也进去了。

大家都知道,这次林氏和沈氏基本上是完了,许多人开始出手收购林氏和沈氏的股份,企图吞下这两头瘦死的骆驼。

然而林氏和沈氏的散股终究是少的,大头仍旧是在林建发和沈志业的手中。

这天,祁沐寒替程未晚打点好了关系,她准备亲自去看林建发和沈志业。

“我说程小姐,你就这么直接去跟林建发和沈志业谈?”容修文得知这件事的时候惊讶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去了。

“不然呢?”程未晚正坐在椅子上,祁沐寒在替她编头发。

“林建发和沈志业可是恨你恨得紧,你觉得他们会将手中的股票卖给你?”容修文撇了撇嘴,“我看你是去讨骂的吧。”

“那可不见得。”程未晚不置可否,一边指点着祁沐寒,“可以了寒,盘上去用黑夹子固定住就死了。”

“我也让人去找过林建发和沈志业了,沈志业还有些动摇,想谈条件,但是林建发就是不肯抛出手中的股份。”容修文耸了耸肩。

“容总的手段这么温和,那林建发又不傻,自然是不肯出售的。”程未晚固定好头发站了起来,今日她穿了一袭月牙白断面旗袍,其上绣了绿竹,清幽淡雅,别有一番滋味。

“我很好奇程小姐这次有什么手段。”容修文来了兴趣。

“没有,我只是想去痛打落水狗而已。”程未晚神秘一笑,“毕竟,林城雪可是花了大价钱找了人想干掉我们。”

“痛打落水狗,我也要参一脚。”容修文连忙举手报名。

三人到达局子里的时候,被安排到单独的探视室。

里头的布置很是简单,只有一张长方形的桌子和几把椅子,并且对面的那把椅子还是比较特殊的,专门用于给犯人坐的。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程未晚感叹道,“来探视沈志业和林建发的人可不少,单间可不好要。”

“沐寒出手,自然不一样。”容修文瞥了祁沐寒一眼,“不过沐寒,你这么不加掩饰,你家老头子怕是很快就知道你在晋城了。”

“无所谓。”祁沐寒像是对周遭都不感兴趣一样,只停留在程未晚的身上。

不一会儿沉重的铁门传来了声音,林建发被押了进来,他坐在椅子上后,看管人员将他的双手铐在一起,然后对着程未晚说道:“你们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

“多谢。”程未晚表示自己明白。

“没想到你竟然还敢来见我。”林建发冷哼了一声,阴沉地看了程未晚一眼。

“为什么不敢?那些报纸上登的丑事是你林家发和林城雪做的,又不是我做的。”程未晚身子向后靠去,一脸轻松的看着林建发,“哦差点忘了告诉你了,其实每日快报的那个记者能有你那些丑事的证据,有一部分也是我的功劳呢。”

“贱人竟然是你!”林建发大怒,就要朝着程未晚扑过去,但是他的手脚都被限制了行动,根本够不着程未晚。

程未晚就这么镇定地坐在那里,一点儿都不怕:“监控摄像头在呢,我劝林总还是悠着点儿。”

“贱人!你个贱人!小雪说得对,早知道那天就应该多找点儿人杀了你!”林建发一想起这些事情的背后竟然是程未晚,气得双眼发红,身不得掐死程未晚——然而他掐不到。

程未晚能无动于衷,但是祁沐寒却是看不下去。他直接走过去踢了一脚林建发的椅子,椅子上的脚铐扯得林建发摔在了椅子上,紧接着祁沐寒又是一脚,林建发整个人朝着地上摔去。

手铐卡在椅子缝隙里,林建发疼痛大喊了起来:“你,你做什么?这里可是有监控的,我要告你,我要告你谋杀!”

“你倒是去啊。”祁沐寒冷冷地说道,显然一点儿都不害怕。

“林总,其实早先时候我压根没想对林氏做什么,只不过林城雪三翻四次找人杀我,我可不想整日活在惶恐害怕之中,所以咯,我就把你做过的那些龌龊事都给公之于众了。”程未晚耸了耸肩,“本来只是想吓吓你的,谁知道一不小心就公布多了,害得你现在只能在这里头,还真是抱歉呢。”

程未晚就是故意的,赤果果地讽刺林建发,林建发怎么会听不出来,他气得胸口起伏,但是又不敢再动手,因为他怕祁沐寒动脚。

“贱人你别得意,我已经请了最好的律师替我打官司了,我一定能轻判的,等我出去有你好看的。”林建发平日里根本不会这般忍不住,但是一想到自己竟然败在一个女人手中,他就几欲昏厥。

“等你出去后,林氏可能就没了呢,你拿什么再去请杀手来暗杀我?”程未晚不屑轻笑。

“呵,我握有林氏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只要我不出手,林氏就还在!就算没了我,林氏也能继续运营。”说到自己打拼了一辈子的公司,林建发是骄傲的。

“是吗?那若是林氏其余的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大部分被别人收购了,那他也算是林氏的第二大股东了,而在你这个董事长在狱期间,第二大股东有权替公司做出各种决策。”程未晚从手包里拿出了几份合同甩到林建发面前。

林建发飞快地看完之后瞪大了双眼:“这,这,怎么可能?逆子,那个逆子!”

林城远好赌成性,这个事情还是容修文告诉程未晚的,程未晚只不过是让祁沐寒帮忙给林城远设了一个局,林城远就入局了,不但赔了手中的股份,还将其他散股整合了送出。

而祁沐寒自然是不要林氏的股份的,所以都转到了程未晚的名下。

“林总,我现在可是林氏的第二大股东了,而你又在狱中,那林氏不就是我说了算?”程未晚殷红的唇瓣如血,说的每一个字都深深扎入林建发的心窝子里。

果然是好一出痛打落水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