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御神记 > 第三百六十九章 恰逢盛会

第三百六十九章 恰逢盛会

作品:御神记 作者:枫落忆痕 分类:玄幻奇幻 字数:3211 更新时间:19-10-09 23:4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御神记 妙笔阁小说网(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燕云缺眼神微冷,但却没有发作,只是顺势向着道路旁边退了两步,谁知那个疑似三皇子扈从的青年并不罢休,往前逼近一步,冷笑道:“看你的眼神,好像心有不满?给三皇子让道,那是你之荣幸,当感恩戴德!”

此时,路人纷纷驻足,远远看着热闹,有些幸灾乐祸看好戏,有人神色冷漠,面无表情,也有人微微摇头,似乎在为那个少年运气不好遇到了三皇子那蛮横的扈从而感到惋惜。

就在同一时间,燕云缺身旁,音婵的气息比平时更冷了,她往前一步,就要动手。

“别动!”燕云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暗中传音道:“看那边,似乎是对三皇子不满的人来了。”

他话音刚落,远远的就传来了非常好听的,但是却带着警告的声音。

“三皇兄,你身为王朝皇子,代表的是南离皇族的颜面。皇兄身边的扈从可真是蛮横得紧,难道皇兄就不打算管教管教?”

那声音从远处一辆由两头通体雪白,头生白玉独角,外形似马的生灵拉动的鸾车中传出来。

鸾车上雕刻着一朵朵粉色的花朵,而两旁则各有两个俏丽的宫女随行,一路而来,香风阵阵。

看到这辆鸾车,沿途的行人都纷纷避让。

“我当是谁,原来是九皇妹来了。”懒懒斜靠在轿子上面的三皇子南离宇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随即就转头看向那个青年扈从,顿时一喝:“小阿三,刚才九公主说的话,你可听到了?”

“回三皇子,属下听到了!”那个叫做阿三的青年转身面对那已经快到近前的鸾车,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道:“小阿三见过九公主,九公主教训的是,小阿三定铭记于心,老老实实,本本分分!”

他说完就退到三皇子南离宇的轿子旁边,充满蔑视地看了燕云缺和音婵一眼,嘴角噙着一缕冷笑,便不再言语。

“春夏秋冬,没看到九公主来了,还不赶紧让九公主先进去?免得人说本皇子好男跟女斗,连自己的皇妹都不让。”

“是,三皇子。”

抬着南离宇轿子的四个少女脚步微微移动了一下,便与轿子到了路旁,将道路给让了出来。

“三皇兄,皇妹可不吃这套,不过皇兄既然让了路出来,皇妹便先进去了。”九公主好听的声音在那鸾车的帷帐里面响起,两头流淌着独角兽血脉的马匹便拉着鸾车缓缓驶入,在即将进玉池石坊的时候,帷帐里面又传出了那动听的声音:“今日探灵识珀,三皇兄怕是也得让让了。”

“喔?九皇妹好像很自信?”三皇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谁胜谁负,还得拿出真本事来,我倒想看看,九皇妹,你们能请来怎样的高手!”

“三皇兄便拭目以待吧。”

鸾车里面传出这样的声音,随即那两头独角马便拉着鸾车驶入了玉池石坊。

三皇子眼睛微眯,看着九公主的鸾车消失在视线里,他的眼里闪过一抹冷光,随即便对那青年,也就是小阿三说道:“你说,本皇子今天能入围吗?”

“三皇子放心,请三皇子相信属下的师尊拥有的实力,在这南境之中,师尊他老人家在玄术界,也算是有不小的名气!属下就不信,九公主还能请来比我师尊更厉害的人!”

“唔,既如此,我们便入石坊吧,那两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就不要去理会了。”三皇子南离轩淡淡开口。

燕云缺自然知晓,三皇子口中的小角色指的是他和音婵。

他也没有去计较,因为现在不是去计较这些的时候,倒是对于三皇子与其扈从小阿三的对话颇感兴趣。

他们当时说话的声音很小,耳力不是特别敏锐的话,根本就听不见,但燕云缺还是听了个清楚。

那个小阿三有个师尊,貌似懂得玄术?

燕云缺以前在青山郡可没有听说过有谁会玄术,在得到玄字诀之前,玄术对于他来说是非常遥远的不可得的神奇术法。

来到这南离古城,首次听说了玄术界,这就意味着,会玄术的人虽然稀少,但由于南境浩瀚,各地加起来,玄术师的人数并不少。

只是,那小阿三口中的玄术,真的就是真正的玄术吗?

还是说,根本就是在岁月之中屡次因传承断绝而早已变得残缺不堪的后世玄术?

“公子,看来玉池石坊今日举办了什么盛会,广聚能人异士,也不知道是何缘由,想来与那九公主南离若萱说的探灵识珀有关。”音婵冷冷说道。

“我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燕云缺来了兴趣,今日来玉池石坊只是心血来潮作出的选择,没有想到碰上了一场盛会?

“两位请止步!”两个白衣少女将燕云缺和音婵拦下,略带歉意地说道:“两位若要购买灵石请往我玉池石坊外市,至于内市,因今日盛会,并不开放,需持有我玉池石坊发放的请帖方可入内,而两位似乎并未在邀请的名单之上。”

音婵也不说话,只是缓缓伸出纤细白嫩的右手,在那掌心之中,一缕又一缕符文闪现,交织成音符,最终组成两个字——天音。

两个白衣少女顿时一怔,仔细地打量着音婵,最终看到音婵的神色有些不悦了,这才收回目光,让开了道路。

“音婵,你刚才给那两个白衣少女看的天音二字代表的是什么,就这两个字便相当于请帖,能让她们放行,怕是不简单吧?”

燕云缺饶有兴趣地问道,他其实已经猜测到了,那天音二字,有可能代表音婵的宗门,她刚才是在表明身份。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玉池石坊背后的势力与音婵的宗门,应该是相交甚好的。

“公子已经猜到了,何必要问,天音便代表了音婵的宗门,也是副宫主,音竹小师姐的宗门。”

“你们的宗门在哪里,以后有空了,去你们宗门看看。”燕云缺笑着说道。

音婵看了看他,道:“公子还是不要去了。”

“为什么?”

“因为公子是毒药,腐蚀了音竹小师姐的道心,太上宗主若见到公子,可能会一巴掌拍死公子。哦,还有大宗主,她这些年都不在宗门,否则可能会找上门来,拍死公子。”

燕云缺闻言脸上的肌肉狠狠抽搐了几下,而且他看音婵说这话的时候,怎么看着有丝丝幸灾乐祸的意味?敢情是巴不得他被拍死呢!

“你们宗门应该全是女子吧?”燕云缺满头黑线,道:“一群女人,不懂得温柔也就罢了,还这么暴力,你是跟你们太上宗主学的吧?”

“是。太上宗主和大宗主都说过,要我们保护好音竹小师姐,要杜绝她身边出现任何对她的道心产生深远影响的人或事,否则红尘炼心这一环,音竹小师姐便有可能过不去。”

她说到这里,非常正经与严肃地看着燕云缺说道:“公子,音婵觉得自己对公子已是非常温柔,若是按照大宗主和宗主的意思,音婵应该杀了公子,或者把公子镇压起来。”

燕云缺听了,那个窒息啊,气得英俊帅气的脸当场就黑了,很想一把将音婵按在腿上,狠狠的抽她的翘臀!

“红尘炼心,跟音竹喜欢我有什么关系?红尘炼心,炼的是心魔,炼的是心中的脆弱,只要看清本心,做真实的自己,坚定自己的大道就行了!难道红尘炼心就是要把自己炼得七情泯灭?”

“公子说的不对,炼心便是要看清滚滚红尘只是过眼云烟的本质,犹如镜中月水中花,梦幻泡影,一切的美好都是短暂的。我们要承受得住任何欲望与情感的诱惑,直到心如止水,方可一心追寻至高大道!”

“行了,我跟音竹感情上的问题用不着你来指指点点。记住你的身份,你现在是百花宫的管事,没有资格干涉问百花宫主人与花神之间的事情。”

音婵闻言黛眉微蹙,想要说什么,但看到燕云缺的眼神有些冷,似乎是真的动怒了,最终不再言语。

他们暗中交谈这点时间,便一路来到了玉池石坊举行盛会的场地。

这里非常的宽广,四周都是长长的走廊,而后就是一片流淌晶莹之光的玉竹,再往里面些,便是一片摆放着各种形状,大小不一的灵石原料的地方。

在场有许多张玉石桌,桌前大都做着人,有年轻人,有中年人,也有老年人,但他们都有共同的他特点,那就是精气神非常旺盛,皆为大宗师以上的高手。

燕云缺甚至还在这些人当中感受到了丝丝淡淡的圣息,显然这里有半圣境界的强者。

他和音婵来到这里,随便选了个位置坐下,便开始的打量被邀请来参加这场盛会的人。

目前已经到场的人有数百,他看到了在门口遇到的三皇子,也看到了九公主,九公主眼下已经从鸾车里面走了出来,一袭粉红色的拖地宫装,静静坐在那里,显得高贵、优雅、宁静。

燕云缺看到了她的脸,微微一怔,倒是没有想到,九公主竟然生得这么漂亮。

青丝如墨,眸如秋水,琼鼻挺翘,红唇妩媚,她完全不施粉黛,精致的五官在天然的雕饰下,却也美的有些惊心动魄。

“哼!”

看到燕云缺看向九公主南离若萱时,那眼里闪过的一抹淡淡的惊艳,音婵只觉得心里莫名不爽。论美貌,那九公主比她还有些许差距呢,跟音竹小师姐比起来更不用说了。

这个家伙,有了音竹小师姐,还在外面乱看别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