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在大唐当侯爷 > 第1644章 最后的坚持

第1644章 最后的坚持

作品:我在大唐当侯爷 作者:东一方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2766 更新时间:20-09-25 23:2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在大唐当侯爷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杜启一行人,开始往南国的都城方向去。这一路上,一切顺利,并没有什么阻拦,尤其各地的村镇等,都是纷纷归附。

原因很简单,武千秋作为大商人,关系广泛,和各地的人都有联系。这些人纷纷归附后,所有人全都是投降了。

以至于,杜启所过之处,望风归附。

这一消息,很快传到了国都。

都城内,皇宫中。

王覃坐在大殿中,脸上的神情很是凝重,他得到了杜启大军不断杀来的消息,心下喟然叹息。没想到,扶风关直接投降了,如果扶风关拖延一点时间,他也就有更多的时间谋划。

不至于,如此的仓促。

王覃一直枯坐着,足足枯坐快两刻钟,才吩咐道:“来人,通知丞相来议事。”

“是!”

大殿门口的侍从立刻去传令。

短短时间内,乌有道进入了大殿中,他躬身向王覃揖了一礼,说道:“大王。”

王覃道:“丞相,随便坐吧。”

乌有道坐下来后,道:“大王召见,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王覃道:“刚接到消息,杜启的大军,轻易打破了扶风关,直接往国都来了。甚至于,沿途各县纷纷归附,不断投降。从扶风关到国都的各地,没有一个人愿意抵抗的。”

刷!

乌有道也是面色大变。

他这一段时间忙碌得很,一直忙着处理国内的事。虽说也注意杜启的动向,可万万没想到,杜启竟轻而易举拿下扶风关,直接朝着国都来了。

乌有道沉声道:“大王,如今出去求援的人,才刚刚回来。这时候要寻得驰援,可不容易啊!我们眼下,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抵挡。”

王覃道:“丞相所言甚是,本王把你找你,就是要商量这一事情。这事情不商量妥当,后续就挡不住啊。”

乌有道陷入了沉默中。

夏国的武器,他是有所了解的,极难抵挡。亦或者说,根本就无法抵挡。

在这般情况下,事情很难办。

乌有道仔细的想了想,好半响后,乌有道才开口道:“大王,为今之计,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死挡。毕竟在当下,我们根本没有足够的援军来,这些援军都还未来,我们就必须要靠自己的力量。等各地的力量来了,我们才有扭转局势的机会。”

“唉……”

王覃喟然叹息一声。

他内心很是失落。

这一刻,王覃感慨道:“早知如此,当初陈灿来求和时,我们就真不该杀了蓝九真。如果当时,真的和陈灿联合,或许,还能和杜启一战,能削弱杜启的力量。可惜,实在是可惜啊!”

乌有道心头咯噔一下。

这事儿是他的建议。

当初,是他认为杜启强势,不可与之为敌。只是没想到,最终杜启崛起的速度,会如此之快。尤其第一次见杜启时,杜启的武器,都没有这般的厉害。

到如今,杜启的实力,竟是发展到这一地步,不仅是大炮远超他们,甚至于,连带着杜启的新式武器,更是威力极大,不可抗衡。

乌有道恭敬道:“大王,是臣失职。若非是臣建议,当时要把蓝九真交给杜启,也不至于杜启轻而易举就灭了陈灿。这一步棋,从现在开始,简直是错谬至极。”

说到这里,乌有道深吸了一口气,撩起衣袍跪在了地上,说道:“大王,臣有罪,请大王责罚。”

王覃摆手道:“丞相,本王没有怪罪你的意思,起来吧。事到如今,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眼下要做的,是团结一致,把所有的力量凝聚起来,所有人拧成一股绳,所有人全力以赴的抵挡夏国,这才是根本,才是最重要的。”

“谢大王隆恩。”

乌有道这才站起身。

王覃说道:“丞相,如今要全力以赴的抵挡,也不容易啊!”

乌有道说道:“大王所言甚是,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给所有人鼓劲儿,鼓舞人心,让所有人全力以赴的抵挡。”

王覃心中思忖一番,道:“既如此,本王立刻前往犒劳大军。”

乌有道道:“大王圣明。”

王覃道:“丞相,国内的政务,就交给你处理了。本王,便稳定军心。”

乌有道道:“定不负大王厚望。”

王覃摆了摆手,乌有道转身就离去,他望着乌有道离去的背影,心下喟然叹息一声。终究乌有道能力有限,也就只能到这一步了。

王覃心中思忖了一番,便道:“来人!”

“在!”

一名内侍立刻进入。

王覃吩咐道:“传令给邹毅,本王要前往犒劳大军。”

“是!”

内侍转身就去通知。

王覃站起身,便吩咐内侍给他准备甲胄,然后开始往军营去。

城内的军营,主要是设立在南城。

领兵的人,则是邹毅。

毕竟这是南国军方的大将。

王覃顶盔掼甲到了军营,邹毅亲自出来迎接,两人进入军中后,直接到了校场中,所有的士兵集合,数万大军整齐列阵。

这是王覃如今的军队。

所有人,齐聚于此。

王覃站在最前方的台上,他看着所有的将士,脸上神情锐利,他高呼道:“将士们,夏国的大军杀来了。我南国,已经到了生死危机的关头,已经是极为危险了。”

台下的将士,齐齐噤声。

所有人,凝神屏息。

只是所有士兵的眼中,却是有着淡淡的担忧,已经一丝丝的畏惧。因为夏国的大军,的确是强横无比,根本就无法抵抗。

王覃继续道:“鉴于如今夏国的大军杀来,本王已经安排了使臣,前往各国求援,请各国发兵来救援我南国。”

“毕竟夏国强势,很是不好对付。”

“如今,必须有外援。”

“当然除此外,我南国也必须要能守住。如果南国自身,都挡不住这些,那么后续一切,也就相当的棘手,也就相当的困难,甚至前面的求援也就失去了作用。”

王覃侃侃而谈,道:“所以如今,我们唯一能做的,那就是抵抗即将杀来的夏国大军。只要是我们挡住了夏国的大军,一切就都有希望,我们南国,就可以继续生存下去。”

将士听到后,仍是没有什么神情波动。

甚至,有些紧张。

因为夏国的武器,几乎是挡不住的。

王覃扫视了周围一眼,他眼见所有的将士,仍是士气略显低沉,便继续道:“这一战下来,只要是我们挡住了夏国的进攻,只要是等到了援军到来,本王给予尔等重伤。”

“所有将士,官升三级。”

“这是最基本的即将。”

“不要担心你们升官了,就没有最基层的士兵。你们升官了,接下来,还要招募士兵,所以你们都有各自的安排。”

“除此外,杀敌一人,赏赐二十两银子;杀敌两人,赏赐四十两银子;杀敌三人,赏赐八十两银子;杀敌四人,赏赐一百六十两银子,以此类推,不断的叠加。”

“只要是你们能立功,本王就能嘉奖。”

“此役,即便是大开国库,本王也是在所不惜的。”

王覃眼神锐利,说道:“这一战,死战到底。尔等不惧死亡,本王奉陪到底。只要是你们能立下功勋,本王全力支持。”

将士听到后,许多人有些激动起来。

因为这嘉奖太重了。

只要是挡住了,就是官升三级。只要是杀敌一人,就是二十两银子。

这样的嘉奖实在是重。

让人激动。

“死战!”

这时候,邹毅率先开口喊话。

他是王覃麾下的大将,自是随王覃死战到底。王覃给众将士鼓劲儿,他自是给王覃助威。随着邹毅的喊话,麾下的一个个将士,也跟着呐喊了起来。

“死战!”

“死战!”

所有的将士,都开始呐喊起来。

所有人激动不已。

因为这一战,已经是到了最关键时候,且王覃愿意给好处,他们自是乐意死战的。

无他,为利益而已。

王覃看到将士的斗志,渐渐的开始鼓舞起来,这时候内心欢喜了起来。

事成了!

将士用心,他就有死战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