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在大唐当侯爷 > 第1642章 商人趋利

第1642章 商人趋利

作品:我在大唐当侯爷 作者:东一方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2237 更新时间:20-09-21 15:4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在大唐当侯爷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武千秋身子坐直,他沉声道:“许先生代表夏王来,所为何事呢?”

许崇文并没有兜圈子,开门见山道:“武家主,在下这一次来,便是夏王击败了南王,且南王一路逃遁,已经是回国都了。夏王如今,打破了扶风关,往南国来。夏王仁慈,不愿意多造杀戮,希望各地归附。”

“只要是各地归附,所有人过往事情既往不咎。除此外,夏王也会论功行赏,一一嘉奖。”

“这是大王给予的好处。”

“大王对南国不怎么了解,但我出身南国,却是深知武家主在南国的影响力。论及在商人中的影响力,武家主当居首位。而即便是在官场,武家主也是根深蒂固,和诸多的官员有联系。”

“毫不客气的说,在南国境内,论及人情练达,人脉关系,武家主可居首位。”

许崇文率先就是一阵夸赞,道:“所以在下,第一次就来见武家主,希望得到武家主的帮助。有了武家主的帮助,夏国在南国境内,必然是无往而不利。”

武千秋听到后,心中思索起来。

夏国实力的确很强。

短短数年时间,就发展到了如今的地步,很是不简单。

武千秋对于前线一战,还是有些疑惑的,他捋着颌下的胡须,暂时并未回答,说道:“许先生,老夫还有一些疑虑,请许先生阐述。”

许崇文道:“武家主但说无妨。”

武千秋说道:“前线南国和夏国开战,一直是僵持不下,甚至于,南国大军占据优势的。怎么突然间,便局势大变,一下出现了南国崩溃的局面。甚至于,王覃直接退走了。”

许崇文轻笑,又继续道:“这一事情,可就是简单了。原本的战事,是夏国大将燕三将军主持的,且不曾配备最精锐的武器。后续,夏王亲自御驾亲征,除此外,配备了最新的武器。”

“夏国最新的武器,能在两三百步外,精准射中人。而且,能直接射杀。”

“这就是夏国最新的武器。”

“这一武器的存在,使得南国兵败如山倒,根本就无法抵挡。在这一前提下,王覃不得不撤军,甚至王覃撤退到了扶风关后,也不曾在扶风关镇守,反倒是直接就退走。”

“事实上整个夏国的整体战斗力,是高南国一线的。除此外,夏国的武器,也是比南国更强。所以两国交战,南国根本不敌。”

许崇文继续道:“这,就是大体的一个情况。因为王覃根本没有抗衡的底气,他虽说士兵还算不错,可是武器完全被压着打,一到了战场上,就处处吃亏,完全挡不住。”

武千秋听完后,叹息道:“看样子,天命是在夏国啊!”

许崇文道:“武家主不曾见过夏王,所以不知道夏王的英明神武。等你见到了夏王,就会知道这天命,的确如你所说,是在夏国的。夏王英明神武,有大胸怀大格局大魄力。为夏王效力,这是难以寻觅到的机会。武家主,大体情况,我已经阐述清楚,且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只是具体怎么做,你是否愿意,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我可以肯定的是,你如今不为夏王效力,最终必然后悔。”

武千秋大袖一拂,道:“许先生,老夫自当顺天应人,为夏王效力。只是老夫为夏王效力,能得到什么好处呢?诚然,夏王是天命所归,可是我武家要转而归顺夏王,尤其如今南王还有足够的实力,我这时候要归顺,要为夏王谋划,总归要有好处吧。”

许崇文笑道:“武家主所言甚是,该有的好处,自然是需要的。这一点,没什么好多说的。敢问许家主,你需要什么好处?”

武千秋却是老狐狸。

涉及到条件,他自是不能率先表态的,不能急着表露自己的想法。

武千秋道:“许先生,你能给什么好处呢?”

许崇文说道:“武家主,我如今来,是带着诚意来的。另外,武家主也是愿意归顺夏王。有了这个前提,我们就是同一条战线上的人,就是在一条船上的人,何必要再耍弄心思呢?您想要得到什么好处,尽管说,我能全权代表夏王,这是我临行前夏王给予的允诺。”

武千秋眼中精光一闪,说道:“既如此,那么老夫就不再推辞了。”

许崇文道:“尽管说!”

武千秋说道:“老夫的条件很简单,南国昔日的南州,如今老夫带着武家归顺,南州的州牧,要由我武家的人出任。只要是有这一条件,武家自当为夏王驱策,万死不辞。”

许崇文听到后,却是仔细的思索着。

南国昔日的南州,不算小,且南州的州牧一职,等于是一方的封疆大吏。当然,如今的南国,对外吞并了几个州,实力进一步增强。

拿出一州之地,换取武家的投效,实际上是比较划算的。

许崇文说道:“武家主,你的条件,我可以代夏王准许。只是我这里,还是有一个条件。”

武千秋道:“什么条件?”

许崇文说道:“武家主的人要担任南州的州牧,这一事情没有问题。可是,如果名不副实,不能胜任,也没有能力治理一州。那么,夏王必然会换掉人的。你要治理一州,就必须要有治理一州的能力。如果这一点,都办不到,一切都是白搭,给再多的权利,那都是害了人,害人害己,没有任何的好处。”

武千秋的老脸上,多了一抹笑容,他保证道:“许先生,老夫保证,我武家的人担任州牧,必然是造福百姓,令南州大治。如果连这一点都办不到,武家人任由夏王处置。毕竟武家的人出任后,还是想要能更进一步,进入夏国中枢的。如果是安排一个只知道攫取利益的人出任,那是短视,是自找死路。”

许崇文也是笑了起来,赞叹道:“武家主睿智通达,在下佩服。”

武千秋说道:“许先生,如今你便暂且住在老夫的府上。接下来,老夫会迅速安排,派人前往游说。另外,我们也准备归顺夏王。”

许崇文道:“一切听武家主的,估摸着不久,夏王就会抵达多格县。到时候,你就可以亲自觐见夏王。”

武千秋道:“那就拭目以待了。”

许崇文脸上挂着笑容,心中也是欢喜起来。

事成了。

有了武千秋的归顺,下一步继续往南国的都城进发,甚至要夺取南国,那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毕竟武千秋这一脉的力量太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