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在大唐当侯爷 > 第1633章 议策

第1633章 议策

作品:我在大唐当侯爷 作者:东一方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2341 更新时间:20-09-07 11:0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在大唐当侯爷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大同山,位于南国和夏国边境交界处,是夏国大军和南国大军厮杀交战的地方。

南国方面,王覃是御驾亲征。

除此外,邹毅、乌有道都在,且南国方面的大军,足足近五万人。

因为有了昔日攻打火国的冲突,南国方面,又派人对夏国有了更多的了解,知道夏国的军队战斗力强,才如此的重视,足足调集了五万大军。

此刻南国方面,中军大帐。

王覃坐在营帐中。

他面色严肃,看向坐在下方的邹毅、乌有道,说道:“丞相、邹卿,我们和夏国方面一战。这一战,我们开始就占据优势,取得了头功。可是接下来的厮杀,夏国方面,燕三带兵退守阵地,一直在大同山上防守。我们猛攻数次,都无法取得胜利。这一情况,你们怎么看?要击败夏国的大军,就必须要拿下大同山,就必须要灭掉燕三的大军。否则,一切都是白搭。”

王覃一向是不惧怕厮杀的。

他的军队,有十足战斗力,足以和夏国拼命一战。

甚至王覃想要灭掉夏国的大军。

王覃一开始,不愿意和夏国直接开战,毕竟他一直在发展,一直在扩张实力。可是,王覃也不惧一战,尤其夏国方面,故意挑起冲突,故意引发争斗,就是要攻打南国。

王覃自是要反击的。

乌有道听到了王覃的话,缓缓说道:“大王,关于要打破燕三的防守,这一事情,臣也是思考过。要智取几乎很难,因为不论是补给,亦或是防守,且夏国的军队,都是极好的,一切都没有问题。要取胜,那就只能是强攻。”

邹毅说道:“夏国的军队很是精锐,尤其对方的炮火,手榴弹等,不好对付。我们如今要取胜,末将也赞同强攻一事。因为在当下,没有其余的办法,只能是强攻。”

两个人,持相同意见。

都是希望强攻。

只是涉及到强攻,就涉及到将士的折损,这样的损失,是王覃不愿意看到的。

王覃也是沉默下来。

一时间,拿不出具体的方案,毕竟攻打大同山也有些时间。数次攻打,都是被逼撤退,在这般的情况下,攻打根本无济于事。

王覃看向乌有道,说道:“丞相,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乌有道想了想,道:“容臣考虑考虑。”

王覃点了点头,看向邹毅道:“邹卿,你也开动脑筋,仔细的想一想,该如何打破局势,如何取得这一战的胜利。”

“是!”

邹毅也是开口回答。

三人都不再说话,静静的思考着。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许久后,乌有道忽然道:“大王,臣这里,或许有一个办法。”

王覃道:“什么办法?”

乌有道说道:“只能采取笨拙的手段,我们派遣士兵,从山脚下开始挖沟,一点点往山上挖。只要是挖出来的山沟,到了夏国军队二三十步远的位置,将士就可以沿着山沟,潜入山上,然后近距离发起进攻。因为距离拉近,夏国的迫击炮失去作用,即便是有手榴弹,也无法阻拦。”

王覃眼前一亮,道:“这倒是一个好办法。”

乌有道缓缓道:“只是这一办法,因为对方要阻止我们,所以我们挖沟会耗费很长的时间。我们的士兵,为了能继续挖沟,所以要阻止山上的夏国士兵捣乱,也需要炮轰对方阵地,拖住对方的攻势。这一炮轰,会始终贯穿在挖沟期间。这样的策略,既费时也费物资,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王覃说道:“不管如何,这总归是一个办法。”

“报!”

就在此时,却是有士兵急匆匆进入。

士兵抱拳行礼道:“大王,有夏国的消息送回。”

乌有道接过来,便递给了王覃查看。

王覃拆开书信,快速的浏览,他看了一遍后,把书信搁在一旁,哼了声道:“刚刚送回的消息,是我们安插在洪山县的人禀报,杜启如今,又亲自率领八百士兵离开洪山县,往大同山的方向来。估摸着不久,杜启就会抵达。”

邹毅哼了声,说道:“必然是杜启得到大同山的战况,知道燕三的军队被压制在山上,无法主动出击,所以才来了。”

王覃道:“极可能是这样的。”

旋即,王覃又看向乌有道,问道:“丞相,你怎么看?”

乌有道仔细的思索一番,好半响后,乌有道分析道:“大王,杜启的手段,一向是不会坐以待毙的。他既然主动来了,所以臣判定,他极可能是会主动出击。所以这一次,恰恰是我们的机会。我们眼下,没有必要再挖沟进攻,先等一等,等杜启抵达后,再看杜启的动作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

王覃却是不曾立刻答应,他开口道:“丞相,杜启眼下还在赶来的路上。按照眼下的一个情况,你认为在杜启抵达之前,我们可否能先挖沟上去,然后占据大同山的山体这一高地。”

“难!”

乌有道摇了摇头。

他正色道:“刚才臣就已经说了,挖沟往高地上去,是费时费力的策略,甚至于,等抵达了上方,还要继续厮杀一番,看最终的结果。所以这一事情,没有个三五天,甚至十天半个月,未必能拿下。在这个前提下,现在要进攻一番,其实不划算。”

王覃叹息一声,道:“还真是难办啊!对付杜启,比对付其余的人复杂多了。”

乌有道笑了笑,说道:“大王,其余的各方势力,要说对付不难,因为他们都有这些那些的问题。可是杜启不一样,杜启自身没有任何问题。甚至杜启短短时间就崛起,极为厉害。这样的人,自然是不好对付的。可是在臣看来,如果灭了杜启,那么大王立足天下的基础,也就有了。届时逐鹿天下,也就有了真正的基石。”

王覃说道:“丞相所言甚是。”

他心下是赞同乌有道分析的,便顺势道:“既如此,我们静观其变,暂且等一等。不过眼下对于杜启行踪的打探,却是要盯得更紧一些。”

乌有道道:“臣明白。”

王覃摆了摆手,乌有道、邹毅起身就离开,两人出了营帐后各自去忙碌事情。

时间流逝,转眼四天过去。

这一日,便有哨探传来消息,杜启率领的八百士兵,已经抵达了大同山一线。王覃得了消息后,立刻通知乌有道、邹毅议事,他沉声道:“杜启已经到了,本王思虑一番后,觉得带兵去试探一下杜启,佯攻一番。对于这事,你们怎么看?”

乌有道颔首道:“臣赞同!”

邹毅道:“臣也附议。”

两人都是点头应下。

王覃当即就安排下去,在短短时间内,大军启程,直扑大同山去。当抵达了大同山后,王覃的军队已经摆开了阵仗,准备要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