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暖婚入骨,总裁娇妻狠大牌 > 第1020章 威胁

第1020章 威胁

作品:暖婚入骨,总裁娇妻狠大牌 作者:月下大美人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2064 更新时间:19-10-10 03:02

宋颜书的内心并非是毫无波澜,可事到如今,他绝不可能再让其他状况破坏他的计划。所以对待陆采儿,他只能这样。

“宋颜书,你是不是人!”陆采儿怒斥一声,随后便疯了一样的上前跟宋颜书撕扯起来,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再没有比这样的事情更令人绝望了的。

宋颜书推开陆采儿,两个人在纠缠和撕扯间,将陆采儿的背包推搡在了地上,里面的东西瞬间掉落出来,散了一地。一片狼藉之势,瞬间凝固了气氛,变得异常冰冷。

看着陆采儿一脸欲哭无泪的样子,宋颜书的心纠结了片刻,“孩子是无辜的,如果你执意把它生下来,将来没有完整的家庭它也不会幸福的。你年纪还小,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我们没可能的。”

“为什么人会变得这么快呢,我还以为你不会变,原来男人都是一样的......”陆采儿低声说着,眼神里布满了绝望的光芒。

她没有在继续说话,而是摸了摸眼角的泪,开始俯下/身子去捡地上的东西。整个休息室的地上全都是陆采儿包里的杂物,女孩子的物件来来去去也就是那么几样,宋颜书闭了闭眼,一种麻烦上身的感觉。

他伸手勾起椅背上的外套,余光刚好落在陆采儿的手上,她从地上捡起一个银色的哨子,竟然跟自己的哨子长的很相像,几乎是如出一辙。他刚要开口追问,可陆采儿却慌忙收拾起东西,哭着跑出了休息室。

宋颜书皱了皱眉,哨子只是很普通的配饰而已,并没有大不了的,样子也都差不多,是自己想太多了。他这样安慰着自己,也就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里。

手术前三天的时候,墨连城仍旧在用繁重的工作麻醉自己,只不过今天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秘书敲了敲门走进来,示意墨连城有访客到,在墨连城本打算拒绝的时候,秘书补充道,“墨总,那个人说他叫金世勋,他还说只要跟你说他的名字,你就会见他的......”

墨连城放下手中的文件,犹豫了片刻,摆手示意,“叫他进来吧。”

“找我有事吗?”墨连城的态度很淡然,似乎少了几分冷毅。

金世勋自顾自的坐在了墨连城对面的椅子上,毫不客气的把脚搭在了办公桌上,一副分明挑衅的样子,“废话,没事我干嘛来找你,我闲的?”

墨连城并没有什么反应,也意识到了金世勋的来者不善,可他的冷静和善意很大部分都因为金世勋是慕卿卿的弟弟,仅此而已。

“直说吧,有什么事?”

金世勋四下看了看,嘴角还挂着一丝淤痕,是宋颜书的杰作,他自然是不会将这么丢脸的事情说出去,便淡然一笑,“既然你跟我姐已经分开了,有些事我想我们也应该算算了吧?”

“哦?我怎么不知道我们之间有什么没算清楚的东西吗?”墨连城淡淡的说着,语气平淡。

金世勋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恶狠狠的瞪着墨连城,“你装傻是吧,我养父母的死就是拜墨家所赐,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含冤而死一直不能瞑目,我要你将当年事实的真相公之于众,还我爸妈一个清白!”

墨连城当然知道金世勋所为何事,只是仍旧平淡的说道,“当年的事故早就有了定论,是经过有关部门批核的,调查的人也并非是墨氏集团的人,所有的结果都是毋庸置疑的,当年也在报纸上刊登了整件事的经过。虽然那个时候我还小,但是这件事我很清楚,并不是墨家的责任。”

“呵,我爸妈尽忠职守,是绝对不会作出违规的事情的。而且有人说过,出事前墨氏集团工厂的进货商突然作出变更,一定是有人中饱私囊以次充好,你们为了维护自己公司的利益,所以将责任全都推在了死人的身上。

你知不知道,当年所有矛头全都指向我们金家,连那些一并死去的工友都来找我们问责。爸妈的墓地一次又一次的被人涂鸦,我们家门口还一直被人泼红油漆,他们死了都不得安宁,你还敢说这件事跟你们没关系?

墨连城,我告诉你吧,我读大学新闻系就是为了曝光黑心企业,替别人发声的,我的目标就是有朝一日为我爸妈报仇!如果你公开当年的真相,换我爸妈一个清白,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金世勋越说越激动,压抑很久的情绪终于泛滥,这么多年来,他无数次的想要站在墨老爷子对面跟他对峙。不过可惜,墨家老爷子死的早,父债子偿,金世勋自然要找墨连城报仇。他冲的不是墨连城这个人,而是墨家,和整个墨氏集团。

墨连城定睛看着金世勋,面上没有激起丁点波澜,他只是抿直双唇试图将手搭在金世勋的肩膀上,叫他平静下来激动的情绪,只不过金世勋恨透了墨连城,一把将他的手打开了。

“当年的事情我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你说你父母尽忠职守,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谁敢保证这一辈子都不会出任何差错呢?

还有,你质疑当年墨氏集团工厂突然变更供货商的事情,中饱私囊的不是墨氏集团负责人,而是之前被换掉的供货厂。

他们借着公司对他们的信任,所以以次充好,公司是因为这件事才不惜赔钱换人。你仅凭着这一件事,就说是墨氏用你爸妈做替死鬼,未免也太偏激了些。”

“你撒谎!”

金世勋的情绪变得更加激动了,可相比墨连城手里的证据,他掌握的不过都是出于情感上的分析而已,力道薄弱了许多。

“我当年是亲口听到你爸的司机对公关部的人说,要把我爸妈推向风口浪尖,这你又怎么解释!”

“没错,这的确是当年墨氏集团的公关对策,因为原本公司是打算死者为大,将事情隐瞒下来。毕竟你爸妈都是公司的老臣子了,可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了预期,相比墨氏集团动辄百亿的股份波动,我们没有办法,只能公开事实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