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猎户家的巧婆娘 > 第六百三十七章 自己断送了自己的路子

第六百三十七章 自己断送了自己的路子

作品:猎户家的巧婆娘 作者:米饭加汤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10 更新时间:20-01-14 23:22

“你们的蚕丝是比别处的要好一些,但也不至于好出这么多来!

原本按照我们给你的价格,这就已经是江南一带中等偏上了的。如今你们在这个基础上加了两成,那这价格比织造厂的价格都要高了。

既如此,我何不用这个高价去与织造厂的谈?又或者,我就拿原本的价格跟小散户们一家一家说的收过去。

他们的东西自然是不错的,且与外地的商户谈这个价格说的时候,因为是小散户,所以他们也要不到好价钱。”

长福一张口,就将如今整个江南蚕丝的鸡价格情况给说了出来。

说罢,他仰头对王管事说:“行了,我看他们都是些没有诚意的,今日也就不用谈了,到此为止。”

长福很是得自家家主的看重,且今日出来之前,家主也是与自己说过的,若是长福小少爷自己有主意儿了,自己在边上看着就是。

若是他说错了什么,自己再出来补上一两句也不迟。

在王管事看来,长福的表现非常好,而且是比自己当年的表现都要好。

所以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王管事也就点了点头,“是,长福少爷。”

那几个人一见王管事都点头了,瞬间就有些着急,“王管事,您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如今方家是由这个小鬼来当家做主了!?”

“就是啊,这么大的一件事情,怎么可以交给一个小孩子来做主呢?”

“难不成如今的方家已经没有人可以用了么?”

王管事见他们这么说,也就笑着摇了摇头,“诸位,这可是我们家主亲自教的人,可不是你们所想象中的那些普通小孩。

而且我们长福少爷说得也很清楚了,若是诸位坚持,那我们就不要浪费各自的时间了。”

长福小少爷头一回来江南都能够看出他们哄抬价格了,难不成自己就不知道?

同样的货物,自己要花费更多的银子去买,那不是讨家主骂么?

与其这样子,他还不如就按照长福小少爷说的那样子,自己辛苦一些去收散户的好了。

“王管事,咱们好好商量嘛……”

一听他这话,那几个人哪里还敢乱抬价,“咱们都已经是老相识了,这价格好商量的。”

王管事也好,赵梨也好,见他们这般,眼里多少都有一些不屑。

都是做生意的,谁不想挣钱!?

但是他们这样子弄,无疑就是在自己赶自己的客人走。

“王管事?”领头的一个见方家这边的人都不吱声,瞬间就有些后悔了,“要不咱们就按照最开始的价格谈吧?”

按照最开始的价格谈!?

长福闻言觉得有些好笑,都这样子了,他们还想要拿到最开始的价格?

他笑着问那几个人,“你们当真以为我们是冤大头了么?”

都这样子了,他们为何还要跟这几个人合作,找别人不是更好?

“不、不是……长福小少爷,我们之前不过是为了试探一下你们的诚意而已,当真是没有别的想法。”

“好了,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放在你们身上了。”长福道,“王管事、赵姑娘,我们走吧。”

王管事见他已经有主意了,也就点了点头,“好。”

他们这一走,那几个人彻彻底底的就傻了。

“这要怎么办!?我们可是囤了不少的蚕丝等着他们来收的,如今他们不要咱们的,那这么多的蚕丝,不是压仓了么?”

“着什么急!”其中一个眼神有些浑浊的人冷哼一声,“他们是想要收散户的不是?也行,那我们就将这些散户的蚕丝也给收了!”

到时候整个江南大部分的蚕丝都在他们手里,他倒要看看方家的人要怎么做!

“可、可是我们没那么多的银子啊?”

光是现在手中的这些蚕丝,就已经花掉了他们不少的银子。

若是再收别家的蚕丝,这怕是得要很多很多的银子才行得通。

那人闻言阴恻恻的笑了笑,“你放心,这个我自有办法!”

……

方寻知道这桩生意没有谈妥的时候,并没有生气,只是道:“既如此,那长福你打算接下来要怎么做?”

“方叔叔,我们接下来就什么都不做。”长福道,“蚕丝这一块儿就先放着吧,我们先将其他的货物收了,将要卖的东西都卖了再说。”

什么都不做!?

王管事闻言很是不解,“长福小少爷,若是我们什么都不做的话,别家也会来收这蚕丝的。

届时若是所有的蚕丝都被收走了,那我们这一趟怕是就收不到好的蚕丝了……”

外头那边要的就是上等的蚕丝,且三个月之后就要将蚕丝送过去了。

若是什么都收不到,那到时候这要怎么跟别人交代?

王管事很不理解,赵梨一开始也很不理解,但是她看到方寻眼底的笑意之后,瞬间就明白了些什么。

她笑了笑,说:“得,那几个人摊上你们这两个人,还真的是倒了大霉了。”

“不,不是他们倒霉,是他们自己断送了自己的路子,这可与我们无关。”方寻笑眯眯的道。

“家主,长福小少爷,赵姑娘,这……你们这到底是要怎么做啊!?”

他们三个都只顾着打哑谜,王管事猜不透,自然着急。

方寻笑眯眯的看了长福一眼,“现在说?”

“不,再等一等吧。”长福摇头,“现在的话,越少人知道,越好。”

王管事这下是真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好长福少爷,您就与小的说一声吧?不然小的今夜怕是都要吃不好睡不好了!”

“王管事你放心,有人比你更着急。”

长福说得没错,的的确确是有人比王管事还要着急。

那些人当天就找到了赵家去,问赵牧之的意思,想要得到他们这边的资助。

赵牧之一听这事儿是与自己妹妹以及方家有关的,二话不说就点头了,“这事儿我可以答应你们,但是你们也要将这件事情给我办妥了!

你们过来,我要跟你们好好说一说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