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报告王爷,王妃是女人 > 第485章 再努力一下

第485章 再努力一下

作品:报告王爷,王妃是女人 作者:浅浅远兮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32 更新时间:19-10-11 02:31

“你太紧张了,我没事的。”

墨鄞伸手将人紧紧抱在怀中,丝毫都不敢放开。

他失去过,所以才会这般紧张,只有失去的过的人才知道,失而复得能有多珍贵。

“他来找你做什么?”墨鄞低声道,声音里带着一丝戒备。

“没做什么,说了些话就走了。”

墨鄞低头打量她的神色,摆明了不相信她刚才的话。

云莜然看出他眼中的疑问,低声问道:“不相信我的话吗?”

“不是不信你,是不信他。”

当日要不是云莜然命大,她早就已经死了,哪还有机会这样活生生的坐在他身边,十四爷能做出一次那样的事情,就能够做出第二次。

“其实,他以前对我很好。”

那是的十四爷心中都是她,保护她,对她好,还任由她欺负。

墨鄞抓着云莜然的手指紧了紧,低声解释道:“可现在的他,不是以前的他。”

“你也不再是以前的你。”

云莜然手指微僵说不出话来。

“莜然,你们都不再是以前的你们了,无论当初多好,都不是当初了。现在他是明月楼的十四爷,而不是当初你的十四哥哥。”

墨鄞说话的时候,一字一句都放得很轻,如果可以,他不想跟云莜然说这样的话。

不想提醒她,她跟十四爷回不到当初。

如果可以,他永远都不希望云莜然知道。

他想将她藏在自己的羽翼下,想护她一辈子周全,而不是用这样的方式,残忍的提醒她。

可有的时候,越是将伤口撕开,才能愈合的更加快一点。

撕开伤口的时候,很疼,但是他会在她身边陪着她,帮她承受疼痛,陪着她一点点愈合。

而不是让那道伤口一直留在心底深处,永远无法愈合,只要提起就隐隐作痛。

一时疼痛,跟一世疼痛。

算他自私也好,他希望只是一时。

云莜然伸手紧紧抓住他垂在身侧的手,突然笑了笑,她看着四周已经亮起灯笼,将整个长宁城装饰的五颜六色。

“我知道。”

她低声道。

握着墨鄞的手紧了紧,随后小声的说:“我只是想再努力一下。”

世上之事没有两全的办法,她无论如何做,都不会有两全其美的解决,可她还是想再努力一下,这样才会不留遗憾。

墨鄞握着她的手,低声道:“好。”

……

回去的路上,两人不顾世俗牵着手,无论旁人怎么看他们,都没有人在意。

云莜然只知道,这一刻,她还想跟墨鄞在一起,牵着手,静静的走在街道上。

两边全是卖东西的小贩,云莜然牵着墨鄞的手,走到一个卖糖人的摊前,她伸手买了两个,拿起来之后才想起来,墨鄞不吃这些东西。

云莜然抓着糖人,默默的叹气。

“也不知道文风到底去哪了,这么久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自从他独自离开之后,到现在都没有再出现过。

天下这么大,云莜然也无法得知他的下落。

墨鄞伸手拿过她手中另一个糖人,另一只手牵着她,低声道:“我在派人帮你找找。”

云莜然点点头答应,也只能如此了。

一路上两人边走边买,也不管能不能用上,反正喜欢的云莜然都想去看一看。

墨鄞则是随着云莜然,只要她喜欢的,感兴趣的,他都会陪着她。

现在如此,往后也如此。

……

接下来两日,十四爷没有再出现过。

云莜然也不知道十四爷是离开了长宁城,还是还在城中。

墨鄞派出去打听的人也回来复命,果然跟云莜然说的一样,木渊庄已经被灭了,整个庄子几十口人,未留一个活口。

虽是之前就已经知晓了,可再次听见这等惨事,还是觉得有些惋惜。

墨鄞让人将墨辰喊了过来。

毕竟事关木渊庄,墨辰有必要知道。

而且再有几日,就是墨辰和木灵儿的婚礼了,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木灵儿,也是要看墨辰的决定。

墨辰接到墨鄞的通知,没一会就赶了过来。

他看着墨鄞,神色有些紧张的问:“怎么样,可是如此?”

墨鄞沉着脸点头,回答道:“我的人已经去看过了,全庄没有一个活口。”

墨辰听见这个答案,脸上的表情顿时就沉了下来。

到底还是这个结果。

“你打算怎么跟木灵儿说?这件事对于木灵儿来说,不是小事。”

墨辰有些头疼的按了按额角,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半晌,才叹气道:“再有几日,就是我们的婚礼,等婚礼结束之后,在告诉她吧,不管怎么样,不能让她在成婚前,受如此打击。”

墨鄞点头,心知这是最好的选择了。

若是换成他,恐怕也是要做这样的选择。

于是他低声道:“那就暂时先别说这件事,等你们成婚后再慢慢告诉她。”

墨辰嗯了一声,可脸色并没有转好,还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灵儿想要木老庄主前来观礼,现在木老庄主已经……自然是没办法前来观礼,我怕灵儿察觉出不对劲。”

“随便找个理由吧,你说的话,她不会怀疑的,而且此前确实是事出有因,她应该不会怪你的。”

“希望如此吧。”

“对了,你跟云姑娘之间的事情,还没正是恭喜你。”

“无妨。”

‘“何时成婚可有定下来?”墨辰问。

“还没,等几日问问她,她想什么时候成婚,便什么时候成婚。”

墨辰看着墨鄞面无表情的脸,突然笑了笑。

“怎么了?”

墨辰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就是觉得很奇妙,以前我们之间可是很少这样坐在一起聊过天。”

墨鄞性格冷淡,早前,众多皇子中,他便是谁都不愿意多接近的人,其他皇子就算有心想跟墨鄞说话,也被他那冷淡的态度给止步不敢上前。

唯独四皇子墨允,两人为同母所出,自当是比跟其他皇子亲近许多。

后来,先皇走了,四皇子登基为帝,之后墨鄞便搬出宫中,在外自立府邸,其他皇子也相继在外受封建府。

离得远了,就更加不会走得太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