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上门神医 > 第七百五十一章 越描越黑(第一更)

第七百五十一章 越描越黑(第一更)

作品:上门神医 作者:芸丫头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2148 更新时间:19-11-09 01:03

陈瑜已经站了快十分钟了,林语嫣就一直在低头写东西,也不理他,他也不敢动,不敢坐,好像身上绑了个定时炸弹一样。

“那个……”陈瑜实在受不了了,开口了。

“我在工作,别打扰我。”林语嫣冷冷地说道。

陈瑜知道,林语嫣现在非常生气,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人家生气一哭二闹三上吊,暴风雨似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她可不一样,她生气就是不理你,这样才是让陈瑜最难受的。

上次因为厉冉扒衣服的事,林语嫣生了回气,这没过多久呢,又来事了,早知道不和厉冉联系好了。

可是不联系,又怎么找血蜘蛛,做男人难,做个已婚男人更是难上加难。

啪!

笔拍在了桌子上,林语嫣终于写完了,抬起明亮的双眸看着陈瑜。

“你有黑眼圈。”

陈瑜摸了摸眼睛,“有吗?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

“腰很酸吧?”林语嫣又“关心”道。

陈瑜晃动了一下腰,嘎吱一声,他哎哟了一声,“确实好酸啊!”

昨晚坐了一宿,不酸才怪!

啪!

刚刚用来写病历的笔被林语嫣折断了,陈瑜感觉自己的腰也跟着疼了一下。

“你挺卖力啊,新鲜的就是刺激是不是?”林语嫣咬牙道。

“你说什么……啊!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想你肯定是误会了,我没休息好,我腰酸只不过是因为我昨晚没睡,你知道的,我们俩住一个屋子,只有一张床,我……”

“别说了!”林语嫣一拍桌子,把陈瑜后面的话也给拍没了。

林语嫣委屈的要哭了,陈瑜一见就心疼了,上前想要安慰她,却被她把手打开了。

“别碰我,你找她去啊!现在她自己在家,没人打扰你们,你去啊!”

“嫣儿,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怎么会去找她呢?我找她干嘛啊?”

“你肯定现在还在想她,说不定她一个电话就能把你叫走了!”林语嫣气道。

这时陈瑜的电话果然响了,他低头一看,是厉冉打来的。

姑奶奶诶,怎么这时候打电话?这不是引爆炸弹吗?

陈瑜赶紧把电话挂了。

“是厉冉打的是不是?”

陈瑜没否认。

电话又响了,陈瑜又给挂了。

这姑娘怎么看不出听来?挂了还打。

“你不接就是心虚,果然你们两个有问题!”林语嫣杏目圆睁,现在怎么看陈瑜都不像好人了。

陈瑜也是无语问苍天了,这不是飞来横祸吗?

厉小姑奶奶赶紧打电话来啊!我接了嫣儿就不那么生气了。

果然,隔了不到一分钟,厉冉的电话又来了,陈瑜果断接起。

“陈瑜,你干嘛挂我电话!”厉冉气道。

“我挂你电话怎么了?我想挂就挂,我跟我老婆聊天最重要!”陈瑜故意抬高声调说道,表明立场。

“你有病啊?我给你打电话是有急事,我们长官来了,在别墅区外面等很久了,你赶紧回来!”厉冉催道。

陈瑜心头一喜,果然来了,这老外还真是沉不住气,不过他不能回去,厉冉一个电话把他就叫回去了,林语嫣肯定更不相信他了。

“我不回,爱等就等吧!”陈瑜说道,瞟了一眼林语嫣,她表情没什么变化。

“你必须回来,临风道长出事了!他醒了之后自己偷吃丹药把他药着了,要死了,长官已经把他带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就来不及了!”厉冉急道。

“你怎么不早说!等着,我马上回去!”陈瑜一听就急了,来不及跟林语嫣打个招呼就跑了,把林语嫣的车也给开跑了。

林语嫣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脑子里不断回放着陈瑜刚刚往外跑之前激动的表情。

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陈瑜可没这么激动过,也没腰疼过,简直不可原谅!

陈瑜半路上想起忘和林语嫣打招呼了,赶紧打电话,林语嫣拒接。

算了,以后再说吧!

陈瑜猛踩油门,现在没有什么比救活临风道长更重要了,何奎一死,他就是唯一的线索了,绝对不能出岔子。

赶到家门口,外国大佬已经快把鞋底子磨破了,两辆黑色轿车,一辆保姆车,临风道长就应该躺在保姆车里。

跟外国大佬一起来的几个人都拿着武器,一脸刚正不阿地将保姆车包围起来,吓得门卫小张和小刘躲门卫室里不敢出来。

看林语嫣那酷炫的莱肯跑车来了,厉冉跳起来招手,兴奋地喊道:“长官!陈瑜终于来了。”

陈瑜一下车,便被厉冉带到了保姨车旁,把后门一开,陈瑜钻了进去,开始检查临风道长的情况。

就见临风道长的脸都青了,嘴唇青紫,嘴角还有白沫,呼吸还有,心率有些低,确实是中毒了。

不过这毒看起来可怕,其实并不厉害,虽然成份陈瑜还说不清,但号了一下临风的脉,陈瑜发现临风体内的煞气按本应有的进展来说,确实少了许多,只不过有些副作用。

这些副作用会引起一些皮肤病,比如发青发紫,伴有昏迷,并不致命。

急吼吼的跑过来,结果没什么事,陈瑜松了一口气,想起了昨天外国大佬跟他吹的牛逼,他把已经拿出来的针盒又放回了包里,不能就这么轻易把人救活了,要不然岂不便宜他了?

“陈先生,他怎么样?还有救吗?”外国大佬见陈瑜出来了,上前急问道。

陈瑜忍着笑,长叹了一声,“情况不妙啊!”

“唉!怎么会这样呢?能做的努力我们都做了,好不容易把他弄醒了,自己又乱吃药,我们队医是没办法了,只能靠您了陈先生!”外国大佬诚恳地说道,绝口不提昨天的事。

“这话我昨天就说过了啊,除了我没人能救活他,你忘了?”陈瑜好意提醒道。

“这……呵呵……”外国大佬尴尬地一笑,“陈先生您看,您可是医生,医生的天职就是治病救人,再说救活了他,对我们都有好处的,对不对?”

“对您的好处更大。”陈瑜笑道。

“我知道,可是……这个……”外国大佬凑了过来,冲陈瑜小声地说道:“陈先生,我知道昨天是我不对,请你看在我们过往合作还算不错的份上,就出手帮帮我吧!”

“你说什么?!”陈瑜退后一步,把手挡在了耳朵后面,故意抬高声调问道,弄得外国大佬脸通红。

厉冉偷笑了一声,也没有帮她的长官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