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爆笑世子妃:爷,别追了 > 第929章 掉马甲

第929章 掉马甲

作品:爆笑世子妃:爷,别追了 作者:柳七白子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10 更新时间:20-01-14 23:22

事情更加扑所迷离了,居然牵扯出了叶景朝,还有秦王余部,真够乱的!

两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叶景朝在南诏,一直用的是化名,除非亲眼看到,否则是可能知道他就是朝廷通缉的叶景朝。

文渲心里有点儿不踏实,看着唐乐乐如此维护那个男人,忍不住冒酸水!

拽了她一下,道:“人都是不满足的,他那样野心就大的人,谁知道呢?”

唐乐乐也不敢确定,毕竟人心易变!

“好吧,想知道他的消息,你可以问问凤羽,她可是差点儿收了人家当面首呢,可怜的叶叔叔,差点儿失了身呢!”

文渲忍不住笑出来,他还有这个黑历史,活该!

文青岚上下瞄着她,“你这么熟悉,那么你跟他又算什么关系呢?”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唐乐乐摊摊手:“没关系,顶多算朋友吧,毕竟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

这叫什么事儿呀,你看,这样好不好,咱们打个商量,蜀郡王这人,确实不是东西,你也不是想自己当皇帝,要不,各退一步,咱们重新选一个?

晋王,燕王,或者九皇子,都成,这样就没矛盾了,皆大欢喜,你觉得呢?”

蜀郡王没想到她会这么提议,有些惊慌,“青岚,你别听这女的胡说八道,咱们可是同盟,你觉得就算你支持了他们,难保他们不会秋后算账?”

文青岚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烦躁:“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我文青岚,不是背信弃义之人,既然觉定效忠蜀郡王,就不会轻易改变。

有这个功夫,你不如劝劝皇上,禅位给他,大家都轻松!”

“才不要呢,谁当皇帝都成,就他不行!”

谁都说服不了谁,再次陷入僵局之中。

突然,外面喊杀声一片,文青岚得意地笑了笑:“我的援兵来了,诸位,臣服或者死,该做选择了!”

不仅如此,还有一阵轰隆的炸药声,唐乐乐顿时变了脸,他们从哪里弄来的炸药?

中军的人原本就不多,又被突然出现的炸药给炸懵了,死伤无数,不一会儿的工夫,大门打开,文青岚的人增援而来。

不过这次的人就有点儿杂乱,居然有北荒人,拓跋有敬赫然在列。

更多的是面容黧黑,身材普遍低矮的南诏人,足足占了一大半,眼神凶恶,赤着胳膊,极为彪悍!

唐乐乐眼睛一下瞪大,今儿真够玄幻的,都是熟人。

领头的南诏人,看到她的时候,更是见鬼似的,手里的刀剑下意识掉在地上!

这还不算,膝盖一软,扑通通,下饺子似的,跪了一地,高呼:“参见圣女,圣女万安!”

这是什么剧情,满殿的人目瞪口呆,他们拜谁呢?

当然是听不懂他们喊的什么,毕竟他们说的是南诏话,却都知道,这里有他们极为忌惮的人!

唐乐乐干巴巴笑了笑,突然觉得,自己回来,就是个大型掉马甲现场。

顾灵犀的马甲掉了不算,唐乐乐的马甲也保不住,得,看来瞒不住了!

文渲也很奇怪:“他们跪的是谁呀?”

唐乐乐举举手,“貌似,好像,大概,可能,是我哈!”

“你?”文渲看怪物似的看着她,“干嘛跪你呀?你是他们什么人?”

“呵呵,圣女,就跟咱们这儿的国师似的,一种信仰!”

唐乐乐弱化了圣女的权威,否则大魏没法混了,谁会容许一个侵略自己国家的首领在自己身边啊?

“这是一个曲折而又悲伤的故事,回去我再跟你讲哈,先解决眼巴前的事儿,行吗?”

唐乐乐觉得,以后自己的好日子怕是到头儿了,瞒着他这么大的事情,得签多少丧权的条约才能把他哄好啊?

“好,他们会听你的话吗?”

文渲也知道,此时不是计较这件事儿的时候。

“那必须的呀!”唐乐乐有些小得意,想不到,自己也有力挽狂澜的时候!

主角就是主角,谁都盖不住自己的锋芒!

想起之前叶景朝说的有三个寨子赞成他当皇帝,想必就是他们了,真是该死,居然跟文青岚搅和在一起,参与皇宫夺嫡之事,简直是给南诏招惹祸端呢!

她缓步走来,气势逐渐威严,用南诏语说道:“木寨,谷寨,青寨,你们可知罪?”

三寨寨主惶恐道:“属下知罪,恳请圣女宽恕!”

“宽恕?我拿什么宽恕你们,南诏好容易得来的大好局面,差点儿被你们毁了,你们是南诏的罪人。

若是大魏皇帝因此恼了南诏,发兵攻打,你们的子民将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这就是你们想看到的吗?”

木寨寨主辩解道:“汝阳王承诺我等,事成之后,于我南诏乃是友邻之邦,互通有无,还给了大批物资财务,我等鬼迷心窍,才会受他差遣!”

“怕是还有支持你们其中一个,登上帝位,成为开国先祖吧?

本圣女可说过,叶先生雄才大略,乃治世之才,是山神派来救助子民走出贫困的神使,你们这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嗯,很好,我就站在这儿,来杀我啊,杀了我,就不会有人管束你们了!”

三寨寨主是有心做那个最高的位置,但是却从没想过忤逆圣女,圣女在南诏人心中,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哪怕将来叶景朝建立国家,皇家中人,也得对圣女行大礼,不敢凌驾于圣女之上!

听她这么说,三人满心惶恐,一个劲儿的磕头哀求,额头都肿了,渗出血液,不敢露出半分痛楚,唐乐乐不发话,都不敢停!

文青岚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一向蛮横无礼的南诏人,居然跟奴才似的,跪在她脚下!

想起她对蛊术的精通,还有凤羽对她流露出来的恨意和忌惮,文青岚惊呼一声:“你是南诏圣女?这怎么可能?”

唐乐乐挥挥衣袖:“暂且退下,约束族人,不得滥杀无辜,给你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但是这寨主之位,自己禅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