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莫先生,别来无恙 > 第三百八十八章:写一个不是别人的故事

第三百八十八章:写一个不是别人的故事

作品:莫先生,别来无恙 作者:公子乔卿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0 更新时间:19-10-10 02:52

半个月之后,程箬与顾毅琛约定民政局相见,两个人在半个月内就定好了离婚协议,其实速度也是很快的,其实就如莫承烨所说,没有了自己死去的那三年的沉淀,顾毅琛如今对于自己的爱也是达不到之后依依不舍的状态。

而程箬虽然自己不会原谅顾毅琛的欺骗,但是在看到未来的一切后也都豁然开朗了,欺骗也好,迷茫也好在生与死的面前都不值一提的自己更加的像偷走了时间的人一样,纵然面上是20出头的年纪,可是心里装着的七八年之间的事情。

来民政局的那天,天下着绵绵细雨,顾毅琛开着车来到民政局的门口,看见程箬在雨中撑着伞。他立马停车走了下来。

顾毅琛刚想说什么,程箬面对顾毅琛是委婉的笑容“叶欣雨没有来嘛?”这句话程箬说出来是一点波澜不惊的,但是听在顾毅琛的耳朵里竟是千种滋味来回翻腾着,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怎么样去回答程箬的话。

自己去给你程箬说,跟她结婚的这些年不是全然无情的?这样的话,如今说出来真的是很好笑,有错之人,大错差点铸成,自己已经是没有任何颜面去跟程箬说什么挽回的话了。

顾毅琛没有接话,程箬撑着伞直接转身进去民政局的大门,记忆的大门也好像在缓缓的打开,好像当年自己偷了父亲的户口本跟顾毅琛历来民政局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阴雨,那时候自己扪心的欢喜,只希望自己能够和这个男人共度一生。

如今再想这些事情的时候,程箬突然明白自己其实早已经是放下了,现在的心情除了唏嘘以外什么都没有,哪里还有第一次听见事情真相时的心痛,哪里还有每次去回忆时候的苦涩。自己从来是清醒的,那些远去的记忆就已经是远去了。

程箬和顾毅琛很快的进行了离婚登记,这个过程两个人都没有继续说一句话。顾毅琛怎么会不懂程箬呢,这种情况下怕是说的再多也没有什么用了。

两人并肩的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叶欣雨站在不远处。程箬扫了一眼,转头对顾毅琛说“我想和叶欣雨好好聊聊。”

于是程箬径直走到叶欣雨的面前,叶欣雨看见程箬的走来,很镇定的问了一句“听说,你都知道了。”

“嗯”程箬颔首,以前看叶欣雨是满心的厌恶,总在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恶毒的人呢,可是自己看见了最初的叶欣雨,怎么看,她的面容还是那样的单纯清淡,哪里有什么心机的样子呀。

“叶欣雨,我很开心年少的时候遇到你成为我的闺蜜,我也很抱歉,我没有用对方法对你表达关心,如今我和顾毅琛已经离婚了,如果可能的话,我应该一生都不会去见他了,你也不必为他疯狂了,你要知道为了自己伤害任何人都是可怕的。而且你想放火烧死我的想法也很愚蠢,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死去,顾毅琛可能一生都没有办法忘记我?”

程箬平淡的话说完直接离去。

“你是原谅我了吗?”

叶欣雨出声。

程箬站在原地,嘴角淡淡的笑了一下“你应该是了解我的,要不然怎么会把顾毅琛送进我的怀里呢?我不会原谅伤害我的人,我只是自己放下了。以后此生不复相见就好了。”

程箬说完大步向前,莫承烨在不远处等着自己。

程箬走到莫承烨的身边,莫承烨开口“顺利吗?”

程箬点头“嗯,挺顺利的。”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好好经营以箬,然后嫁给你。”

程箬看着顾毅琛的眼睛,笑意全部荡漾在眼里就像是天上的繁星落在了程箬的眼睛里一样。

莫承烨回应的除了笑容以外没有任何方式回应了。

“你放开我!”

不远处一个女声传来,两人转身看去,之间身穿着洋装的江佩珊被苏壁城拉着。江佩珊那张精致的娃娃脸上,眉毛是微皱着,一脸的不情愿。

苏壁城没有放手,反而拽着江佩珊往民政局里走。

江佩珊与他一直拉扯着,“我不和你结婚,我妈妈和你姑姑是死对头,我要嫁个你我算什么,我不嫁,我不嫁。”

苏壁城停下来“那可由不得你,我想了一下,你是最适合当我妻子的女人,你嫁给我所以你想要,名分地位是什么我都能给你,你有什么好不愿意的?”

江佩珊仰着头“因为我自己可以选择我想要的,我觉得你不合适,所以我不愿意,就这样的简单。”

苏壁城直接将江佩珊揽进怀里“我想得到你,我自己也会有办法的,比如未婚先孕一类的。要么你现在跟我进去领证,要么,我们先上车再补票也可以。”

江佩珊直接推开苏壁城“你敢!”

苏壁城耸耸肩“不过,你嫁给我,你以后就是唐锦黎的表嫂了。”

苏壁城一下子就像说到了点子一样,江佩珊认真的想了一下“也可以·······”

程箬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人“看来世界上真的有缘分天注定一说,哪怕是孽缘,都会相遇的。不过这一次苏壁城那样的主动,看来真的是很喜欢江佩珊吧。

莫承烨认同“只是没想到最后的杀手锏竟然是唐锦黎喊表嫂,唐锦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这样被卖了吧。”

程箬点头笑。

这样很好,一切开始又像从未开始,故事的结局,又是故事的开始。每个人的相遇都是命中注定,每一次的遇见都是有的放矢。

每一个故事都在冥冥之中注定,也许这一次顾毅琛依旧放不下程箬,也许这一次叶欣雨悬崖勒马,也许这一次唐锦黎和沈佳泽天长地久,也许这一次苏壁城和江佩珊平平淡淡终其一生。

······

唐锦黎写到这里,关上了电脑,沈佳泽从身后直接抱住唐锦黎头靠在唐锦黎的肩上。

“写什么呢?”

“写一个不是别人的故事。”

“为什么不写我们的故事?”

“因为我们的故事很小,也在别人的故事之中。”

“我追了你那么多年的故事,还不算的最好的故事吗?”

“可是我想,自己慢慢品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