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农门悍女:战神将军极品妻 > 326 小山和大灰

326 小山和大灰

作品:农门悍女:战神将军极品妻 作者:辰辰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54 更新时间:19-08-23 18:25

沈慕寒第一件事是去了如家酒楼,结果发现那边也找云喜儿找疯了,然后召集所有在京都的人手开始四处查探,不放过每一个人,每一个角落。

直到四天后,才有不准确的消息传来,便是十几天前,一宫女随着倒泔水的大伯出了宫,向那老伯问了路,并且还问了关于雇马车一事,因为那老伯是临时顶替侄儿的,那晚后便回老家了,直到沈慕寒等人找到他侄儿,这事才有了进展。

然后,便从京都的每一个车夫身上下手,结果得知一车夫的确在十几天拉过一个姑娘,但是那日之后,那姑娘便再也没出现过了,但是大底知道,去的地方是咸河那一带。

咸河沈慕寒已经去过不止一次,将那里翻遍了,可没有任何线索,而且几乎找遍了附近所有人,也未闻到任何关于云喜儿的消息。

当这消息一经传来,他心口一堵,吐出一口鲜血。

“老大……”

“将军……”

小离,青,以及几个暗卫异口同声,自责又痛心的看向他,这段时间他们实在太累了,发自内心的累,可云喜儿一日不找到,他们一日不得安。

那可是沈慕寒的命啊。

就在此时,又有人来报。

“报告将军,在西北方向的荒林里发现一辆马车,马车不远处有一具男性尸体,据知情人…说,那马车…便是当日夫人…雇佣的马车……”

暗卫灰头土脸,从未有过的紧张,每说几个字便小心翼翼看一下沈慕寒的神色。

沈慕寒都没来得及擦掉嘴角的血迹,便奔了出去。

快马加鞭,花了一个多时辰来到目的地,可是那尸体早已腐烂,马儿不知去向,马车翻到在地,他强忍着情绪在马车里一点一点的检查,哪怕是一根头发都不想放过。

“老大,这个……”

倏然,一张发臭的银票被人从那具尸体中拿了出来,小离脸色一悚,犹豫着上前,而沈慕寒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云喜儿随身携带的银票,因为上面有着钱庄的章印。

“找,就在附近林子里找。”

沈慕寒颤抖着手接过银票,毫不避讳的用东西包起来放进衣袖之中,寒声命令着。

两个月后……

“小山,你跑慢一点,我都跟不上了。”

破败不堪的村子里,一大腹便便的女子看着不远处男孩和一匹狼奔跑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弧度,清声提醒着。

“姐姐,刚刚下了雨,那里有水。”

小山便是男孩的名字,七八岁左右,正是当日救下她的男孩,在他身边跟着一条狼,云喜儿给他取名大灰,起先她挺怕的,相处下来完全当宠物养了。

这是一个荒村,除了一人一狼再无他人,云喜儿当日从林子的一个坡滚下后被小山救下,据说是直接用草店子将她拖回来的,而她昏睡了半个月,这里除了植被什么都没有,大灰很厉害,每天都会叼来几只野味,就这样度过了一个多月,云喜儿体虚,不是没想过要出这村子,带着小山和大灰一起出去,可是走不到一刻钟,就气喘吁吁,屡次尝试,十几次之后终于放弃了。

好在不至于饿肚子,有了大灰营养也跟上了,两个月,肚子已经六个多月了,明显大了很多,而越大,体力越不支,现在唯一担心就是生养的时候,每个产婆,就一孩子和一匹狼,能否安稳度过都是一个问题。

期间,她试着自己制作信号发出去,可是发出去后都毫无反应,渐渐的也就放弃了,心也跟着静了下来。

这里属于哪里云喜儿不知,问小山他也不知,但是缺水,没有任何河流和水源,近来雨水充沛,她将村里所有可以装水的瓶瓶罐罐都找了出来,一到下雨就接满水,然后让小山在一低洼处挖了一个坑,每次雨停那坑里的水沉淀之后便用瓢舀了上来,当喝的水。

不过这种生雨水,又不是泉眼里出来的不敢喝生的,只能烧开了才行。

小山无父无母,睁眼就是一匹狼陪着他,具体年龄他自己也不知道,云喜儿都是凭着他的身高和各种猜测的,大灰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很重要,甚至胜过了一切不曾尝试过的亲情。

因为一直不曾跟人交流,云喜儿刚醒来那会儿他连说一句完整的话都难,结结巴巴,词汇极少,但会准确的叫她姐姐。

相处一个月来,云喜儿是真心心疼这个孩子,也是真心想将他带着脱离苦海。

没有亲人,至少他还有她这个姐姐和大灰啊。

至于沈慕寒,她在梦里梦见无数次,都是他浑身带血的朝着自己走来的场景,可每次她哭着伸手去摸他,他却又忽而消失,她不知道在梦里哭过多少回,刚醒来,想他想的几乎发疯,后面渐渐平静下来。

虽然不相信他已经死了,可是这么久了,依着他的性子,即使阎王那里也会出动寻找的,可是却没一点消息,后面她不敢再想了,也不敢多想。

小山提着半桶子水过来,献宝一般道:“姐姐,够我们喝两天了。”

他单纯的眸底有些怯怯的,可对云喜儿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他时常会上山,会迷路,也有出去的机会,可是他去不习惯人多,而且带着大灰,别人怕不止,还会拿着工具到处追赶,后面他就怕了,也不敢去有人的地方,因为没了大灰,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小山可真厉害呢。”

云喜儿不知道具体日子,但是知道年已经过了,现在算是初春,万物生长的季节,山里好多东西可以吃,这几天也吃上了一些新鲜的。此时,手在小山脸上捏了捏,心疼的说道。

在她心里,小山很聪明,只是不善表达。

大灰叼来一只野鸡,云喜儿动手清理并且直接烤了,小山跟个猴子一样,爬山可厉害了,所以不缺那些配料,唯独缺盐,小山不知道用钱,一月前她身体刚恢复一些让小山去买盐,他倒是买了,但是五十两银子买了小半斤,被那人坑的死死的。

云喜儿不忍责备,只是苦笑这孩子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