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农门悍女:战神将军极品妻 > 321 下水牢

321 下水牢

作品:农门悍女:战神将军极品妻 作者:辰辰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34 更新时间:19-08-19 23:40

而此时的赵府,正火光冲天,地牢不知被谁开了锁,那些被关押的罪犯纷纷逃了出来,因为人太多,拥挤间几乎拆了整个赵府,加上赵洋命人格杀勿论,逃跑间,打斗间,不知怎地就起了火。

大火烧了整整一个多时辰,现在还未扑灭。

赵夫人蓬头垢面的被一干下人搀扶着,哭的泣不成声,决裂的眸底满是恨意。

因为,昨日傍晚,四五个女人带着儿子来认爹,纷纷说是赵洋在外养的儿子,吃的,用的,甚至银子都有他赵府的记号,这些人被安排的很好,读最好的学堂,受最好的教育,似乎整个世界都知道,唯独她这个正室被蒙在鼓里,所以她疯了,彻彻底底的崩溃了。

赵翰文被她那模样给吓到了,母子两大吵了一架,最后赵翰文举剑追杀几个来人认爹的男子,整个院子一地的血,五个死了四个,还有一个已是出气多进气少,赵洋回府就看到这么一情形,气的直接吐血,一掌拍在了赵翰文的胸口,赵翰文直接被拍飞,重伤不起,这才是赵夫人真正恨他的主因吧。

“大人,水牢有人闯入。”

看着这么多年的家突然化为灰烬,赵洋除了杀意再无其他。

偏偏,这时有人来报,他猛地伸手,狠狠掐住了来报之人的脖子,骂道:“废物。”话落,转头骑上了一匹马绝尘而去……

小离和青透过层层迷雾终于找到水牢的入口,还真的就在猎场外围,迷雾有毒,两人分别受了不同程度的伤,沈慕寒赶到的时候两人已经昏迷不醒,他给两人做了最简单的处理,便让人送两人离开,自己则带着其他人下了暗道。

一路枯骨腐臭,不愧是赵洋的手笔,直到有水声传来,他们才看清了眼前的形势。

说是水牢,还不如说是地狱,偌大的水面深不见底,上面飘着许多头发和还未腐烂透的残肢断臂,听见异响,里面竟是出现哗啦哗啦的声音,定睛一看,竟是几条大鳄鱼,在那墙眼里,还盘着几条比手臂还粗的蛇,不过那蛇一动不动,像是在冬眠。

“大家小心。”

沈慕寒伸手夺过一人手中的火把,贴近近处的墙照去,再三提醒。

倏然,一面具闪现,沈慕寒瞳孔一缩,将火把移近,只见墙里面凹出一个人形大的槽,一身高瘦骨嶙峋的面具男笔直的站着,露在袖子外的手只剩骨头。

“是赤都尉。”

倏然,人群中一道声音突兀的响起,沈慕寒举着火把的手一抖,再看去,那只是一具干尸,而穿着和这身佩戴就是赤。

“将军,那边也有。”

这时,另外一边也有人出声,沈慕寒握着火把的手青筋凸起,极力压制住自己的怒气,循声声音走去。

也是一个墙槽,那人并未带面具,四肢被长钉死死钉进墙砖里,尸身早已腐烂,可依稀可见墙砖上的血迹,地上残留一堆残忍的道具,钳子,火燎,锯子,甚至还有一根被保持完好的舌头,那舌头就挂在墙眼之上,只要那人一抬头就能看到自己被割下来的舌头,而两具尸体的面对面的。

说明,是眼睁睁看着对方受刑的。

“啊……”

沈慕寒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这就是蓝和赤啊,他们心心念抱着一丝希望,结果却是让他看到这样惨不忍睹的场景。

有人捡起一旁的兵器,里面就有赤和蓝的独家佩剑,还有很多都是沈慕寒之前部下用的,都有统一标记,看样子,赵洋当年在“杀”了沈慕寒之后一直都在找他们的部下,并且都不留活口。

“将军……”

“将军……”

这些暗卫大多都是当年培训出来的,都认识蓝和赤,并且知道他们和沈慕寒之间的友情,见沈慕寒伤心到吐血,纷纷担心不已。

“看看,里面还有没有活口。”

沈慕寒深吸一口气,以手示意自己没事,抬眸看了眼墙槽里的尸体,眸底杀意迸裂,却是对着人吩咐。

他话一下,大家便纷纷去找人了。

倏然,墙有异动,大家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墙突然露出很多洞眼,然后无数羽箭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

沈慕寒将火把一扔,大声命令:“都跳入水中。”

水中虽然养着鳄鱼,甚至那些他们看到在冬眠的蛇也可能会有很大的攻击力,可这是唯一的出路和选择了,因为除了两个墙槽再无藏身之处,这也充分展现了为何来这里的人都是有进无出。

扑通…扑通…大家纷纷跳入水中。

羽箭落了一地,很多落入水中,沉入水底。

这水牢很大,几乎除了那个进来的小道,这底下几乎都是水,水里恶臭不已,让人头晕目眩,暗卫们虽然也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可面对这满是死尸的水牢,真的有些承受不住,纷纷捂着口鼻剧烈咳嗽起来。

倏然,“波”的一声,就像是在水底打开了一道口子,接着,以肉眼的速度见一条血柱冲天而起,血柱喷涌而上的红色液体落入水牢,瞬间,整个水牢都呈血红色。

“是鲜血。”

这场景,真的即使经历千军万马都难见,有人控制不住自己颤声而出。

这就是鲜血啊,他们太熟悉了,这得多少人的血才能有这么多。

“大家小心,将箭都捡起来,遇到东西就杀。”

沈慕寒保持着理智,望向四周,见水开始剧烈波动,立即下达命令。

暗卫们一阵后怕,纷纷捏住鼻子下水将箭捡起,沈慕寒见状又道:“大家围成圈,提高警惕,随时作战。”

和人打仗是常事,可和这些巨大的动物搏斗还是第一次,这种感觉令人无法言喻。

倏然,一条巨大的尾巴朝着沈慕寒这边扫来,沈慕寒长剑一扫,在水牢甩出一道漂亮的水花,硬生生将那鳄鱼的尾巴给隔断。

鳄鱼受痛,疯了一样朝着沈慕寒攻击过啦。

水波如浪,加上鳄鱼尾巴被斩断,新鲜的血液顿时将其他鳄鱼都给引了过来,一场人与鳄鱼的厮斗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