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农门悍女:战神将军极品妻 > 317 给本公子拦住那画舫

317 给本公子拦住那画舫

作品:农门悍女:战神将军极品妻 作者:辰辰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16 更新时间:19-08-18 00:25

云喜儿今日本就女装出门,帽子被风吹下,毫无修饰的脸就这样映入赵翰文的眸底,明明愤怒的想要飞过去一刀解决了她,可却偏偏移不开视线。

沈慕寒两人背对着他,此时沈慕寒轻柔的拂去云喜儿发丝上的血,将帽子重新给云喜儿带上,一双眸子几乎能溺出水,“冷么?”话落,似要牵她入舱。

云喜儿却不愿,笑出两个若隐若现的梨涡,“不冷,再看看好么?”撒娇的口吻卖萌的表情令沈慕寒不忍心拒绝,只得浅笑的看着她。

风吹起两人的衣袂呼哧作响,两道相依的背影如同一幅唯美的画,深深印在了赵翰文的脑子里,如何也挥之不去。

倏然,寒风呼啸而来,几艘画舫缓缓游来,再看去,那两道身影已经消失。

“快,给本公子拦住那画舫。”他有些气急败坏的吼出声来。

而就在这时,沈慕寒的那画舫突然加快速度,因为他们的画舫小,瞬间就穿过许多画舫稳稳游在了前面,而赵翰文的画舫过于豪华和壮大,一来两边河水浅,不好靠岸,二来画舫越来越多,几乎能用堵来形容,即使想要动用身份呵令这些画舫让道也无济于事。

实在画舫多的是没法让了,只能顺着河水悠悠前行。

赵翰文气的一脚踢翻了一旁的小几,随即招来自己的大护卫,再三勒令,务必要查到云喜儿的住处。

惹了他的人还想全身而退,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大护卫跃身而起,从一艘画舫跳到另一艘画舫,直奔沈慕寒的那画舫。

“暖和些了没?让你别站外面这么久。”

舱内,炭炉烧的滋滋作响,沈慕寒给云喜儿倒了杯热茶,看着她冻红的小脸,故作生气的责备。

云喜儿一边搓着双手一边烤着火,对着什么好做了个鬼脸,接过他递来的茶,缓缓抿了一口,“不冷,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

沈慕寒瞪她,云喜儿有些想笑,因为这还是第一次他拿这种眼神瞪她,嘴角一弯,挑眉道:“酒楼这几日肯定忙不过来了,下雪天,配火锅才是最好的。”

沈慕寒伸手捏她鼻子,“掉钱眼里去了。”

云喜儿连连点头,“那是当然,钱可是万能的呢。”

沈慕寒无奈失笑。

倏然,他耳尖一动,似乎感觉到了异样,余光一瓢,透过舱内小窗见一黑影正跃上无数画舫朝这边而来,而他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赵翰文的人。

寒眸一眯,随即吹了声口哨,不稍片刻,只听扑通一声落水声,惊起尖叫无数,云喜儿惊觉后探头想要将窗子全开,却被沈慕寒给拦住了。

“不过是些无聊的人恶作剧罢了。”

云喜儿疑惑的看了他两眼,也未勉强,打了个哈欠便靠在了沈慕寒的肩头。

“累了就睡,到家了叫醒你。”

云喜儿迷迷糊糊点了点头,然后沉沉闭上了眼睛。

两个多月了,自从计划开酒楼起她就没休息过,反而有些超负荷的劳累,虽然她只是指挥工作,可时间长,又怀着孕,终归是累的,如今沈慕寒就在身旁,那种熟悉而久违的安全感让她放下一切,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见她入睡,沈慕寒拉过毯子给她盖上,且命人加快速度回去。

河中心,大护卫扑腾在水里,好几次差点就沉了下去,因为穿的后,加上还带着兵器,河中央水也深,大家只顾着害怕尖叫,哪里想到要捞人,再说,也不熟悉啊,不知到底是自己寻死还是被人故意推下水。

“救命…救…我……”

河水因为画舫的游动而浮动大,随着寒风的呼啸,像是起浪一样,大护卫时而露出颗头颅大口喘息,一手举过头顶,张嘴之际大声呼救。

“救救命啊……”

同时,一手胡乱解着自己的衣物和兵器,在一较小画舫游来之际一手终于攀附上了。

两孩子正在画舫上打闹,突然见一颗湿漉漉的头颅,吓得哇哇大哭。

“哇呀……”

“哇哇…有鬼……”

孩子的家长被惊到,纷纷出来探个究竟,见是个活人,便齐齐将其拉了上来。

不等人家好心询问,大护卫已经红了眼,怒声道:“送我上岸。”

因为他发现那艘画舫已经不见了,想必是已经靠岸,之前已经犯了错,为了弥补,他不能再让公子失望,现在追过去或许还来得及,而下了画舫跑过去的机会更大一些,不然依着他的脾气,估计就威胁着人家加快速度了。

这家人也还好,好心的将他送上岸,大护卫一下画舫就死命跑向前方的码头,因为那里是停画舫的地方。

可当他气喘吁吁到达目的地之时,哪里还有他想要找的人,于是又去找看管画舫的人询问,结果一问三不知。

毕竟,这种事怎么会要沈慕寒亲自出面,一切都是属下办理好,他直接带着云喜儿上画舫便可,而他也不想透露自己的身份,免得节外生枝。

等赵翰文上岸之时已经是小半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大护卫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一般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浑身湿透还滴着水。

见了赵翰文,恐慌的谢罪:“公子,属下没用,没追的上。”话落,又道:“对方似乎早已知道属下的意举,还让人将属下打入河水之中。”

这些他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他对自己的功夫是有把握的,画舫之间的距离这么近,是绝对不会失足掉入水中,而且当时他明显感觉到浑身一麻,然后失去力气直直掉入河水之中的。

“这么说来…还是熟人?”

赵翰文这次倒是没急着责罚,低头琢磨了片刻,阴鸷的脸上露出邪佞的笑,一脸兴致的开口。

若是这样,那还真是场有意思的游戏。

大护卫顿时噤了声,因为他没有十全的把握,可对赵翰文的猜测却抱着疑惑的态度,因为在这京都,应该还没有人敢与他家公子玩这种游戏。

除非是皇室中人,而唯一可能的只有两位公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