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农门悍女:战神将军极品妻 > 316 竟然是你

316 竟然是你

作品:农门悍女:战神将军极品妻 作者:辰辰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15 更新时间:19-08-18 00:20

“昨天怎么跟两位公主混一块儿了?”

言归正传,沈慕寒虽然觉得这是好事,可还是有些担忧,两个公主可都不是善哉,若真心帮也就罢了,就怕另有心思。

“你还真别说,两个公主还真是皇室的一股清流,明玉嘛…就不用我多说了,那个文珊公主啊,可是个侠士啊,毫无拘束,一身正义,疯起来喝酒吃肉比明玉还要厉害,我可是长见识了,不过若真嫁给赵翰文这样的人还真的是……”说到这里,云喜儿是惋惜的摇头不已。

她觉得一百个一万个赵翰文都配不上文珊公主那个人。

她本以为这时代的女人都是那种封建迂腐只听父母夫家的,可文珊和明玉就不同,她们有自己的理想和报复,不被牵制,真的令她很欣慰,当然,必要的时候她还会好好拉一把的。

毕竟,幸福掌握在自己手里吗。

“她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悔婚,的确勇气可嘉,赵洋也未取得皇帝的同意,双方僵持了许久,赵洋甚至明里暗里说出了威胁的话,可皇帝依旧无动于衷……”说道这里,沈慕寒却是疑惑了,这是他唯一认同皇帝做法的。

至少,他没有因为种种原因逼自己女儿。

“嗯,你这么一说我觉得皇帝还不错耶,至少会尊重他人,不强求他人,你看看当初明玉对你吧,皇帝明知她追到了向阳县,其实随便都能找个借口逼你娶她,可他没有。而文珊公主这次犯下的可不是一般的错,他怒是怒了,可还是站在了文珊公主这一边,说起来,他是个好父亲不为过吧。”

云喜儿在这事上也是对一个皇帝刮目相看起来,虽然她的刮目相看不值一提,可用她现代人的思想能这样在这时代已经算是惊世骇俗了吧。

沈慕寒摇头,虽然想到一些东西,可并不能代表,而且几个月了,事情也没一点进展,那个贵妃上次犯病后被看的更加严了,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而猎场外围也频频出一些迹象,他的人无波伤了四波回来,暂时不宜打草惊蛇,所以他收回了一切人手,静观其变。

“对了,你今日不要早朝么?这都什么时候了?”

云喜儿穿戴洗漱好,结果发现沈慕寒坐在一旁等着她吃早餐,不由疑惑问道。

“告了病假。”

沈慕寒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推到她跟前,风轻云淡的说道。

算来,已经快两个月没有陪她好好吃顿饭了,心中有愧。

“酒楼定下来了你就少去,肚子大了也不方便,万一磕着碰着了要怎么办?”

云喜儿对他的行事风格已经见怪不怪,而且这本就是皇帝逼他上朝管理那些的,想必他也憋得辛苦吧,正低头吃的欢,沈慕寒却再次出声了,这次可没那么温柔,而是带着一丝警告。

她伸手抚上自己大了一些的肚子,很难得点了下头。

昨日许是动作大了,又和两位公主坐的太久,回来就有些不舒服,所以才早早歇息了。现在想想,竟是有些后怕,万一真的因为自己的任性而出了事,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若是这时代有正常的检查还好说,至少看到检查结果她知道如何注意。

沈慕寒微微一愣,想不到她会这般听话,心里不免放心了不少。

天气正常,还有半个月近年关了,他带着云喜儿出去散步游湖了。

京都沿河一带种了许多梅树,而此时正是梅花盛开的时候,云喜儿被包裹的像个粽子坐在画舫上,高兴的像是个孩子。

“沈慕寒,这是我来这里看的第一朵梅花,真漂亮。”

画舫并未在河中心,而是有些靠边,可以更好的欣赏那盛开的梅花,云喜儿哈着气,眸底亦是有些雾气,成亲后第一次这般叫沈慕寒全名。

沈慕寒一袭月色长袍,如若谪仙,仿画中走出来那般,令这万树的梅花都失了色彩。他伸手将云喜儿揽进怀里,“喜欢,每年都陪你来。”

云喜儿笑着往他怀里钻了钻,都说怀孕的女人易伤感,易满足,瞧不就是她现在这个样吗?

游湖的人挺多,数他们的画舫最小,为的就是更好的让云喜儿看清那些梅花。

寒风呼啸,却因为沈慕寒而驱散了所以的寒意。

云喜儿嘴角勾起漂亮的弧度,抬眸望天,突然叫道:“沈慕寒,下雪了。”

这不是她来这个时代第一次看雪,但却觉得这次的雪是最有意义的。雪花洋洋洒洒飘落下来,浮在河面,很快与河水融为一体,云喜儿咧嘴笑开,那一笑,亦是让百景失了色。

沈慕寒将她的披风拉紧了,顺便将帽子也给她带上,并未带她入舱,而是静静看着她,看着她仰着素净的小脸,双手捧的高高的,眉眼清澈如灵镜,正接着洋洋洒洒飘落下来的雪花。

那一刻,他承认,他痴了……

许是梅花盛开,河中画舫无数,大小不一,因为下雪,不少难得出门的姑娘们正欢呼的蹦起,到处都洋溢着欢笑声。赵翰文今日也出门了,他坐的是一个豪华的大画舫,画舫中都是酒肉朋友,还有歌姬正弹曲跳舞,好不热闹。

“什么鬼天气,居然下起了雪。”

几人在舱内欣赏歌舞,喝着美酒,享受着美女们的伺候,几人在舱外欣赏着一路的美景,顺便看看哪家漂亮小姐出门了,倏然,一人往河里呸了一口痰,满是晦气的说道。

赵翰文闻言放下酒杯,推开黏在胸口的美女悠悠走了出去。

望向这长空的大雪,双目微眯,嘴角勾起一抹阴鸷的笑,倏然,一包裹像是粽子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正欲说脏话,云喜儿却正好转身过来,寒风吹起她一头青丝,素净的明媚的笑脸,芊芊掌心裹着几颗雪花露出满足的表情,那一刻,赵翰文不知为何竟是看呆了。

可是,脑海里亦是浮现一张胆怯过后而俏皮的脸,脑袋一嗡,瞳孔紧缩,暗哑道:“竟然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