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情缘 > 敬酒不吃吃罚酒 > 第369章 还给我

第369章 还给我

作品:敬酒不吃吃罚酒 作者:懒惰的七言 分类:网络情缘 字数:3050 更新时间:19-09-13 19:05

天色昏暗,大雨倾盆。

天地好像变成了汪洋大海,漫天卷地的暴雨和肆虐的狂风,在比武台上的人仿佛将整个身体都融进这场大雨之中,地上有一个被一刀斩落的狐狸面具,却迟迟并未化作白光消失。

后来,在比武台的玩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清楚的记得这样一幕——

花渡武侠排行榜上能在前十榜上有名的玩家,除却莫雨,已经全齐,在偌大的比武台上,仿佛创造出只属于他们的空间,外人根本无法迈进一步,令人色变......

心脏依旧被紧紧揪着,强烈的情感并未随着西决将秋落倾城雪杀了完全消散,无色仍能感受到滞留在胸腔中的巨大绝望感和恨意,冰凉的触感仿佛深深地嵌入他的心中。

那种“这里是游戏但渺渺空弦音并没有化作白光消失”的认知几乎要将无色吞噬,私聊频道的按钮不断闪烁,冰冷无比,却比不过眼前的大雨和血雾。

狂风愈来愈肆虐,骇人的腥红色血雾自红衣男子周围呼啸着盘旋而上,风声像是尖锐的凄鸣,逐渐布满整个乌云密布的天幕,与底下一身红衣的男子遥遥呼应。

看见剑落惊心,西决脸色惨白,嘴唇嚅动了一下,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即使他现在完全有与他抗衡的能力,呼啸的寒风将脸庞刮得生疼。

西决其实从天歌口中知道很有有关剑落惊心的事情,无欲无求,无所畏惧,冷心冷清,时刻做好全身而退的准备,在所有事情中保持着自己冷然过场的态度,如今却为了保全渺渺空弦音和天歌,陷入痛苦,可他明明是那个最该保持冷静的人——

事实也的确如此。

他以为他赌赢了,甚至在赌赢的那一瞬间有过沾沾自喜的情绪,但最终还是输了,早就注定好的结局,只是没想到最后会两败俱伤。

“还给我。”剑落惊心看着在西决怀里已经呈现出半透明的青衣女子,再看看跌落在不远处的无色。

映入眼帘,一袭墨衣浸满鲜血,剑落惊心的目光在他身上短暂的停留,随后将目光定格在西决那张熟悉的脸上:“把她们都还给我。”

西决的身躯狠狠摇晃了一下,连带着他怀里毫无生息的青衣女子的身体也跟着坠了坠。

她们。

《花渡》天大地大,明明知道她在自己一无所知的,无比遥远的地方,眼前却清晰地浮现出她的面容来。

这样的要求合情合理,不管是他第一个亲友,对他来说有特殊意义的渺渺空弦音,还是他的挚爱,原本就都不是他的所有物。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西决艰难无比的说出这句话,嗓音已经沙哑无比。

剑落惊心苍凉的眼眸中情绪沉得更深,声音倏然变得更冷:“...不知道?”

移形换影的技能发动,将渺渺空弦音打横抱着,剑落惊心的声音冷冷淡淡的响起:“在幻世所有程序员和GM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无上宫首席大弟子...渺渺...空弦音获取花渡十大神器之首焚心琴,与此同时,原有的记录数据显示,渺渺空弦音是在完成名为一梦百年的无上宫隐藏剧情任务后,才解除琴剑双修的限制,但细查之下数据库里的记录被修改过,因此,渺渺空弦音能成为这游戏第一个一派两系的玩家,原因不明。”

“两个月后,花渡001号测试员,隐藏GM,天歌,被发现晕倒在家中,至今在医院不省人事,昏迷不醒,经调查发现,她在游戏中最后记录的地点坐标是无上宫,坐标与当初音灵幻境的预设地点一致。”抬眸的瞬间,剑落惊心眼底的黑暗瞬间汹涌而出,面无表情的看着西决:“你有两个选择,一,告诉我天歌在哪里,为什么要将音灵幻境的数据强行封存到公测,为什么要对渺渺下手,我可以放你一马...”

听着剑落惊心的话,西决的脸色越发苍白,尽管他早就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现在听见从他人口中道出渺渺空弦音和天歌的往事,依旧心痛不已...

“二,我现在就杀了你。”剑落惊心的话语不带一丝温度,眸光淡漠:“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永远不能再进入花渡。”

正因为现在的科学技术非常发达,现在也有发生医疗事故的病患们连接服务器到游戏玩耍,天歌在突然间陷入一种像是植物人的状态,失去了所有的意识,昏迷的原因无迹可寻,只是,她当时连接着《花渡》的服务器,这让剑落惊心,乃至于完全确定完整的构想——天歌就在《花渡》中的某处!

提及天歌的时候,剑落惊心很敏锐的察觉到西决眼眸中划过的爱恋和思念,就算现在思绪混沌,偏生大脑已经自动想出此时最好的做法。

“我...”西决的喉咙剧烈的滚动了一下,良久,苦笑道:“既然这是你布的局,目的就是杀我和追问天歌的下落,那无论如何,你都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了吧?渺渺她因为死亡消除的数据,能恢复吗...?”

剑落惊心淡漠道:“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

答案很明显了。

“...那个什么叫天歌的,我已经找到了。”

突然,一个极冷的声音从西决的身后传来,一股巨大的震惊在一瞬窜变西决全身,快速扭头去看那个摇摇晃晃站起来的墨色身影,那瞬间,许许多多情感犹如烟花般遽然绽放!

就在一瞬间,原本被抱在剑落惊心手上的渺渺空弦音凭空消失,取代她的是一片墨色衣角。

无色将渺渺空弦音打横抱着,雨幕夹杂着血腥味,他的墨发全部湿透,墨色金纹的发带黏在墨发上,形容狼狈,但浑身气质依旧出尘。

剑落惊心的震惊程度绝对不亚于西决,张了张嘴,眸中强烈的期盼好像摇曳的烛火,随后又一点点沉了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剑落惊心心中短暂的兴奋和喜悦像是被当头浇灭,下意识握紧的拳又迅速松开——一直以来,他都陷于痛苦的回忆中无法自拔,直至,察觉端倪时知道渺渺在现实生活中和叶铭认识,当时他心中的内疚和愧疚感,才被他强行狠狠压下去。

可是现在...即使知道渺渺的数据完全能被他修复,一直追寻的目标在他面前完全没有逃脱的能力,天歌已经有明确的下落,但不可否认,牺牲渺渺,这仍是无法逆转的,让人悔恨无比的选择!

可是,他别无选择。

他对未来一无所知,他根本承担不起出计划发生一丝纰漏的代价...

“你说真的?!你说真的吗?!”强烈的情感在胸腔中流动,西决身体剧烈一颤,眸中竟流下泪水。

轻描淡写的“嗯”了一声,无色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浑身的气息阴冷无比:“你违背了我们的交易原则,我不会告诉你她的下落。”

“...你?!”西决根本没有想过无色会做出这种回答,明明知道无色没有在开玩笑,但不知道为什么,手中紧紧捏着的,蓄势待发的清明扇却完全打不下去。

西决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下不去手,那瞬间,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无色席卷过来的疯狂杀意,脑海中的各种谋划在一瞬间破碎开来,只剩下无边无际的荒芜感。

无色根本不去看西决一眼,径直抱着渺渺空弦音和他擦肩而过,冷淡的声音很快就消散在大雨中:“那是你心爱的女人,不是我的。”

就算无色再怎么因为渺渺空弦音强忍着不去迁怒西决和剑落惊心,在听完剑落惊心和西决的对话后,心头只剩下无边无际的恨意和巨大的心痛感——她知道吗?她憧憬的,被她称作在这游戏里最重要的人的师父,竟然为了确保将西决的后路全部斩断,不惜牺牲她...她很欣赏的,在前一刻还跟她浴血而战的同伴,竟然对这一切全部知情却选择闭口不谈...

想到这里,无色就忍不住痛彻心扉,酸涩不已,不禁低下头去看满身伤痕累累的女孩,她陷入绝望境地的时候,咬牙硬挺,不曾呼救半分,甚至不惜舍命去救宁如轻尘也要完成西决的任务,然而,她重视的人竟然各怀鬼胎,为了贯彻自己的计划选择袖手旁观...

可是从最理性的角度上分析,他们又有什么错?一个昏迷不醒,迷失在游戏里的程序员,的确比在现实中活生生存在的,活蹦乱跳的玩家的情况要危急得多!

尽管能够尽其所能的去理解他们说的一切,将所有的事情都串联起来,无色心情终究是酸涩无比,无论如何,难道这就是选择“牺牲”她的理由?

一滴液体滴落在女孩满是血痕的脸上。

笨蛋...

蠢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