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我貌似是邪神 > 第623章 要求

第623章 要求

作品:我貌似是邪神 作者:刘道然 分类:玄幻奇幻 字数:2193 更新时间:20-01-14 23:1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貌似是邪神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刘道和老法师乘坐的是八小时制式空飞艇,德鲁伊树人弹射起步,符文阵列滑翔式动力。

这是一次标准的赶路式旅程,从斯莱特克到南部军营只要八小时,虽然时间较短,但是与之相对的,飞空艇速度很快,外部气流流动迅速,不适合进行观光。

刘道和老法师举着酒杯出去,自然就显现出他们的不同。

船长如果不知道消息,那才是傻子。

刘道和老法师之所以展露异常,目的也是要和船长谈谈,他们两个不想直接在南部军营露面,需要在最后一段距离进行高空跳伞作业。

这需要船长的配合,虽然不配合两人也可以做到,但是相较而言,和船长谈谈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两位请。”

侍者带着刘道和老法师在船舱中穿行,飞空艇无愧于他巨大外表和高昂的身价,一次载客量高达百名,因此引申出的各式房间近百个,船长室在船舱的最中央,这里也是指挥整次航行的控制所。

“欢迎两位的到来,不知道怎么称呼?”

船长是个有些油腻的中年人,刘道和老法师一惊,没有想到船长竟然是个普通人。

“你应该已近知道我们的身份了,是吗?”

刘道的眼神有些危险,能够以普通人的身份当上船长,这说明这位油腻中年背后有不小的关系,这必然会使他知道刘道的身份,而在知道刘道大师身份的情况下还不主动接见,这其中代表着的意味让人深思。

有些人会把职业者看成高不可攀的人脉关系,有些则会看成麻烦。

“请您原谅,我们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幸运见到二位。”

中年船长一旁,一个老成的青年站了出来,身上的大师气势一闪而过。

青年发色碧蓝,露出的皮肤上带着水汽,刘道一眼就看出这是个揠苗助长的大师,借用的还是来自深海的力量,只是不知道有什么奇遇,身上根基不稳的症状被压制,反而使其实力大涨,在大师级站稳脚跟。

实力不凡的年轻人和他的胖子朋友,这个组合有点意思。

刘道暗暗想着,嘴上则不说话了,任由老法师和船长及年轻人交涉。

这也是之前两人定好的策略,刘道表演脾气暴躁的黑脸,老法师打圆场充当白脸,套路虽老,好用就好。刘道也不是什么魔鬼,不想任何问题都用暴力解决。

很快,老法师和年轻人商量好,刘道两人的要求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在目的地前跳船而已,又不是要飞艇提前降落,船长室这边改变一下飞行参数就能做到的小事,没必要不答应。

见目的达到,刘道就准备离开了,虽然这一队组合很有意思,但是刘道并没有窥探隐秘的意思。

他自己身上的麻烦还没有解决,现在不适合招惹新的敌人。

只不过,有些时候吧,嘴贱真的是个毛病。

就比如在各种影视作品中出厂的无赖式角色,又比如刘道面前的油腻船长。

“神气什么,还不是两个要跳船的逃犯。”

刘道和老法师不是第一个要求这么做的乘客,在飞空艇船长的术语里,刘道这种不能在官方降落点下船的客人,就被称为逃犯。

只不过虽然背地里都这么叫,但是当面喊出来还是会有麻烦。

蓝头发的青年微微一叹,挡在了刘道和老法师面前。

“我的搭档不会说话,请不要在意。”

嘴上说的客气,青年实际上已经运转起所有内息,水元素在他周身浮动,深邃的大海气息展现着职业者本身的实力。

大师级的力量体现于对权柄的操控,在精英阶段,熟练所有能力的职业者会凝聚出权柄,获得类似异能的力量,大师阶的职业要根据相应的权柄选择,职业与权柄相辅相成,全部达到最顶峰之时即为宗师,然后宗师获得传奇职业,将自身的权柄消化,变成传奇职业的养料。

青年现在显露出来的气息,就代表着他对权柄的深度利用,对应其大师高阶的力量。

如果是一般的大师,估计就被这深沉的权柄气息蒙骗过去了,但是有着系统并且身负海神之名的刘道不会,这个年轻人的海洋权柄应该是意外得来,与其身上的职业并不匹配,其职业本身还处在精英阶段,虽然实力达到大师,但是虚有其表。

这种大师对付低阶毫无破绽,同阶也能僵持一会,但是对上高阶一戳就破。

年轻人展露实力是为了吓退刘道,只是看他目前状况,不得不让人怀疑,这是不是一出戏。

油腻船长之所以出言挑衅,目的就是为了让年轻人顺理成章的展露实力,给刘道和老法师一个下马威,让其不要仗着大师的力量在旅途中为所欲为。

刘道思考了一下,感觉是演戏的几率很大,不过考虑到自身的情况,他也没有揭穿的意思。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青年展露出其大师高阶的权柄力量后,刘道的老法师就要走了。

只可惜,绝大部分时候儒雅随和不会带来和平,暴躁有力才会让双方心态平静。

“给他们到什么歉,敢做还不敢让人说了。”

油腻的船长笑嘻嘻道,他的本意或许是为了让接下来的旅途少点麻烦,但是忍耐是有限度的。

轰!

无形的威压涌出,源自高等生物的威胁唤醒了潜藏在所有生灵血脉中的恐惧,油腻船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刘道冷冷一笑,转身就走。

刘道高兴的走了,留下青年人棘手不已,按照他表现出来的实力,现在应该出手教训刘道,否则之前的演戏就毫无作用了。

但是所谓有血既强,血脉对职业者的加成真的很强大,面对拥有龙血的刘道,年轻人自知自己不是对手,最多达成平局。

平局还是好事,一但在过程中露出外强中干的本质,别说维护这一次旅途的秩序了,就连他们两个都自身难保。

年轻人心中万分懊悔,早知道就不搞什么下马威了,两位大师在船上胡闹又怎么样,最多就是其他客人会有所不满,现在到好了,客人不会有危险了,他们两个却麻烦了。

青年人站在原地,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刘道看的好笑,老法师也觉得有趣。

“好了,一点小小的冒犯,不要生气了。”

老法师出声打了个圆场,一边将刘道带走,一边对着年轻人眨了眨眼。

年轻人长松一口气,略显尴尬的回应,刘道和老法师走出船长室,各自捧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