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悍妻当家:山里汉子,宠上天 > 第三百五十五章

第三百五十五章

作品:悍妻当家:山里汉子,宠上天 作者:闻人姑姑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95 更新时间:19-08-14 06:25

傍晚之前,栗伶儿见到了那个老县丞,之前栗伶儿在县衙里住过,是见过那个老县丞的,此刻老县丞看到栗伶儿也挺激动的,没想到在这样的小镇上见到栗伶儿。

寒暄了一番,栗伶儿问了一下老县丞的调查情况,老县丞倒是如实说了,还说这样的贼其实根本就没法找。

清阳镇本来就是南来北往什么人都有,指不定就是哪个生意做赔了捞一笔回家的路费呢,像这样的案子整个临山县一年不知道要发生多少。

他们过来呢也是因为架不住万民书的力量,所以不得不过来查一下。

交谈中栗伶儿又问了一下老县丞关于新县令什么时候能到任,老县丞只说应该快了,却也没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又闲谈了几句,老县丞便告辞了。

等到老县丞走后,叶龙青突然从后面出来,看着老县丞远走的背影,淡淡道:“你觉得他说话可信吗?”

“都是一些场面话,没什么考究的价值,也就谈不上可信不可信了。”

“可是你觉得这样一个老油条真的会惧一个什么万民书吗?你看这些捕快,查的是认认真真,一家一家问的是仔仔细细,你不觉得他们这么敬业认真有点反常吗?”

“嘶,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啊,之前南浔去找的时候可是使了银子还拿出了铖阳楼的令牌来才勉强要了那么几个捕快,还都是一些没什么用的捕快,可今天这架势,明显是敬业多了啊,呵呵,这万民书真这么管用?”

“万民书管用不管用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老县丞突然这么敬业肯定是有问题的,咱们是拭目以待吧,算算时间朝廷应该也已经放榜了,想来这新县令应该不日也会到任了。”

听到新县令的事,栗伶儿前后左右看了看,见着没什么人,突然神秘兮兮的拉着叶龙青到一边去。

然后小声问道:“青青,之前我听五哥说庆王允诺了如果我明哥成绩不差的话,说不定会让明哥来做这临山县的县令,你觉得这事有可能吗?”

虽然目前还不知道贺明的成绩怎么样,但是栗伶儿有信心他即便不能高中,也至于名落孙山的,想来做一个七品县令应该还是问题不大的。

“庆王那人什么都不好,不过有一件事还是不错,便是答应了别人的事他都会信守承诺,如果贺明真的有成绩的话,想来这事应该不难!”

“真的,太好了,老天保佑,一定让明哥能够高中,不求飞黄腾达,只求能在临山县谋上一官半职就好!”

对于做大官栗伶儿没太大喜感,有时候官做的大不见得是好事,身在其位,很多时候会身不由己,倒不如在这小县城做上一个小官安稳。

“出息,区区一个县令你就满足了?”

“嘿嘿,我觉得县令挺好的,远离京城的纷争,没有那么多党派纠结,好好的当老百姓的父母官有什么不好的呢。”

“……”

老县丞带着县衙里的小吏和捕快们在街上一家一家的询问过后,一直到天擦黑了才回去。

之后的几天每天都会有人过来查问,看着倒是煞有介事,好像真的不抓此贼誓不罢休的意思。

不过真正的进展却是一点也没有。

这边没进展,那边却又出了大事了,之前征收起来的税粮往京城运的途中居然让人给劫了。

这次的打劫可不是之前后水村的小打小闹了,那是好几万石的粮食。

“听说还没出临山县的范围呢,就让人给劫了,这帮人简直是胆大包天!”在外面打听了一圈回来的南浔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便给众人汇报了他打听回来的结果。

“什么?连临山县都没出就给劫了?这,这帮家伙是不是脑子有坑啊,出了临山县往南五十里第就是荒山,那里虽是官道,却是没有人家,放在那里劫不是更好吗?”

栗伶儿的话得到叶龙青和南浔一致的肯定。

“是有点蹊跷,不过最近这蹊跷事也实在太多了点,我倒是也不觉得这多诡异了。伶儿,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一出接一出的,总感觉有什么大阴谋一样的!”

自从那次村里被强盗洗劫之后,叶龙青的心里便一直没安定过,后来镇上被偷,叶龙青的心更不安稳了。

当时两人就猜测可能要发生大事,果不其然,还真出大事了,而且这事出的也未免太大了。

“唉,青青你说的我心里也是慌慌的,先是村子里被劫独留了我家,接着又是镇上被盗也独留我们一家,当时我心里就不安生,现在出的这个事虽然跟我们没关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事反而让我更不安稳了。”

“放心吧,没事的,有我们在,不会让你出什么事的,这事若跟郭清严父女两没关系便罢,若有关系,我定不轻饶了他们。”

“唉,先静观其变吧!”

栗伶儿这话音刚落,街上突然敲敲打打了起来了,伴随着敲敲打打的声音,还有鞭炮的声音传来。

听着鞭炮声,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有点搞不清状况。

这不年不节,镇上也没人家开业好好的放什么鞭炮,搞的这么隆重的,也没听说谁家有喜事了啊。

“咦,这谁家啊,走,咱们出去看看!”

阴霾了好多天,难得这镇上有点喜气,栗伶儿也想跟着去沾点喜气去。

三人从屋里一出来,就见着两家客栈的掌柜高举着一个红布蒙上的牌上走再二来前头。

旁边还有人拿着竹竿,竹竿上挂着鞭炮,再几人前面还有两个舞龙舞狮的,后面跟着敲锣打鼓的,弄得是热闹的不行。

“这怎么回事啊,怎么这贼来偷一回,倒是把这两个对头给偷成了亲兄弟了,从前见面就掐的两个冤家,居然能共举着一块木牌,这可是稀奇事了!”

“南浔,你去问问。”听着栗伶儿疑惑的话,叶龙青冲着南浔递过去一个眼神,示意南浔去打听看看。

南浔去了没一会便满脸喜气的回来了。

“伶儿姑娘,师姐,好消息,前些日子的贼给抓住了!”

“什么?贼给抓住了?”

“是啊,这不两家掌柜的做了一块‘当世青天’的牌匾准备送到县衙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