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嫡女嫁到 > 第五百七十三章 朕最爱的女人

第五百七十三章 朕最爱的女人

作品:嫡女嫁到 作者:雪月相宜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25 更新时间:19-10-10 03:14

陈芷兰沉沉地叹了一口气,“民妇不敢,民妇此次进宫来,只是想知道,皇上究竟有没有听到京城之中的传言,面对这样的传言,皇上又有什么样的打算呢?”

皇上有些好笑地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陈芷兰,轻声问道,“若是正常人,遇上这样的情况,可都是躲还来不及呢,怎样明夫人主动进宫来了?朕听坊间传言,说是明庄主与明夫人伉俪情深,你此次入宫的动作他定然是不知晓的吧?他若是知晓你这般,定然是会生气的。至少,他是应该陪着你一起来的。”

陈芷兰又何尝不伤心呢?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明允初待她如何,她不是不知道,好不容易打开了自己的心防,想要和他一起走下去,可是谁又能想到会碰上这样的事情?

陈芷兰稳了稳气息,拼命地在心里告诉自己,自己这样做是对的,“让他生气,总比让他死于非命要好的多吧。”

皇上轻挑了挑眉梢,“明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芷兰心中并无惧怕,淡定地说道,“民妇若真是罪臣之后,必定会连累了夫君与女儿,说不好,整个天刃山庄都会被牵连了进去。比起陛下龙颜大怒,整个府的人都丢了性命,那么还不如与他一刀两断,所有的罪责,都归咎于我一人身上就是了。”

太后和皇上面面相觑,虽然两个人的心里好像都明白了陈芷兰的意思,可是心里却又都不是很敢相信,皇上有些不大确定地看着陈芷兰,“明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一刀两断?”

陈芷兰微微扬起头来,虽然是跪在地上的,但是整个人的气势却是一点儿都不少,“我与明庄主已经和离了,有什么罪过我一人承担,绝不连累天刃山庄。”

皇上目光微转,好奇地问道,“这明庄主可是你自己当时择得良婿,他是断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儿的事情,就与你和离的。所以,这和离书,是你自己写的?”

陈芷兰平和地点着头,“不错,那和离书确实是我所写,我进宫来,只是求皇上不要累及镇国公府。毕竟,我可以自行做主与明庄主和离,可是却没有办法将自己从镇国公府除名。而且,就算除了名,家父的欺君之罪也还在,只是望皇上看在镇国公府满门忠良的情分上,不要累及母亲与弟弟。”

皇上的脸孔倏地一冷,“你也知道你父亲他犯了欺君之罪?若是欺君之罪都可以被原谅,那岂不是要朝臣们有样学样,朕的威严又要置于何处?”

陈芷兰淡淡地看着皇上,轻声问道,“皇上现在,也一直认为周家通敌叛国、死有余辜吗?”

穿越来了一个如此没有法制的时代,陈芷兰只觉得一阵阵的心凉,“若是皇上依旧这般认为,那么父亲他确实是到了欺君之罪。可是父亲他不信,他不信人心那么容易就会变、他不信周国公府对陛下的忠义之心会那么快就变了质,所以他才会伸出援手,救了周国公府的血脉。”

陈芷兰的泪珠簌簌地落了下来,“若是皇上现在愿意相信周国公府的是清白的,那么父亲不仅无罪,而且有功,因为他让周国公府还不至于绝后,是在替皇上做了一件善事。”

陈芷兰话锋一转,突然有几分的锋芒微露,“当然,皇上之所以是皇上,就是因为皇权最是至高无上,如果,即便您的心里相信周国公府无罪,但仍然觉得父亲的行为是欺骗的话,那么民妇恐怕也没了办法。不过父亲的错误与母亲、与轩儿无关,还请皇上重新发落。”

皇上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浅淡的笑意,“在明夫人的眼里,朕就是如此是非不分的人吗?”

毕竟有当时皇上为了让陈芷兰和亲北燕时用了卑鄙龌龊的手段,所以,皇上现在表现出来的善意让陈芷兰有些不愿意相信,所以便怔愣地看着他。

皇上轻扶起陈芷兰,对着陈芷兰有些惊讶的眸子,平静地说道,“这么多年了,真没有一天不愧疚的。周国公府可是开国忠臣啊,可是却被沈家如此卑劣之徒害成了这样的下场,朕怎能不痛心?还有周贵妃,那是朕最爱的女人,可是朕却无力护住她和我们的孩子。朕又能如何不自责?朕当年,是真的没想过要她们母女死的。那是朕最爱的女人啊,是朕的亲骨肉啊。”

陈芷兰一时有些缓不过神来,这和那个暗中使手段,逼迫自己和亲的皇上好像不是一个。

皇上自嘲地笑了笑,“你这丫头,还真以为帝王无情吗?虽然当时对你使了手段,可当时也是为了江山社稷着想,实在是不得已为之。还希望你,不要见怪才是。”

陈芷兰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只是想着君心难测,一会儿追念功臣爱妃,一会儿又又不知想着什么阴损的主意,牺牲谁来换的江山稳固。

皇上像是害怕陈芷兰不信自己一般,慢慢地说道,“你都不知道,看见你活着,朕的心里有多高兴,百年之后,朕也算是有几分颜面去见周国公,见朕的岳父和爱妃了。只是不知,你的身份,会是玉婉弟弟的孩子,还是周家的旁支。”

说到这里,皇上觉得有几分不对,“京城中关于这件事情还只是传言,虽然朝中有大臣希望可以调查你的身世,若是流言当真,就严厉处置。可是都被朕压了下去,因为朕知道,这些人都是沈家的人,如果你真的是周国公府的骨肉,那么这一次,朕想竭尽全力地保住你,朕不想一错再错下去了。可是既然还只是传言,你一直都是一个沉稳的姑娘,却又为何如此沉不住气?怎么就这样草率和离,又进了宫,和朕说了这么多。俨然明天就要定罪了一般。”

皇上的目光微转,心头便已经猜到了几许,难掩错愕地看着陈芷兰,“难不成,你知道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所以才会坐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