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霍三爷,宠妻请克制 > 第385章 咄咄逼人的样子

第385章 咄咄逼人的样子

作品:霍三爷,宠妻请克制 作者:无尽夏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2029 更新时间:19-07-12 06:22

有记者钻空子,写了一条温情这个白家次女,成为帝徽集团总裁夫人后,倒踩娘家,不光害自己的姐姐入狱,还在姐姐出狱后玩儿空气人,疏远亲情。

这新闻看完,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的确够不是东西的。

“温老师,这种新闻,算不算是诽谤啊,我们告他吧,太过分了也。”

温情耸肩:“记者们也得活呀,不乱写新闻吸引别人眼球,他们怎么拿奖金呢?算了,就当我做慈善了。”

“哪有人拿自己的清白做慈善的。”

温情心想,这种新闻,就算她什么都不做,霍庭深也不会由着他们继续乱来的。

她连心都不想操了。

她起身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包:“行了,李老师,我都不生气,你也别气了,走了,下班啦,我要赶紧回家去抱我家小奶狗了。”

“哎呀,你一说我才想起来,你都是个孩儿他妈了,不过说真的,温老师,你恢复的太好了,我甚至觉得,你除了胸之外,别的地方都比生孩子之前更瘦了。”

温情无语:“你倒是观察的仔细,我不跟你说了,先走了。”

她跟大家打了招呼后,就下楼离开了。

来到学校门口,老陈正在等她。

回到家,她第一时间就是上楼给霍霍喂奶。

喂完奶下来的时候,霍庭深和霍霆仁都在。

霍霆仁正在义愤填膺的跟霍庭深说新闻的事儿。

见温情下来,霍霆仁道:“三嫂,你今天别看新闻啊。”

“你说那个说我没人性的新闻?”

“我去,你看完啦?”

温情耸肩:“我今天去学校上班啦,我们办公室不是有个百事通吗。”

霍庭深看向她:“刚刚怎么没告诉我你知道了?”

“我现在心态好,并不在意这些。”

霍霆仁一本正经道:“三嫂,你这样可不行,你不在意,他们还以为是真的呢。”

“都说谣言止于智者,愚蠢的人愿意议论,就让他们说去呗。”

“那可不行,咱们霍家人,凭什么被白家人戳脊梁骨,这口气我就咽不下。”

温情笑着看向霍庭深:“我觉得,霆仁现在越来越有年轻人的血性了。”

霍庭深看向他:“这事儿既然你这么恼火,那就交给你处理掉吧。”

“我?”

霍庭深淡定道:“我认为你行,你觉得呢?”

他说着,看向温情。

温情禁不住轻笑道:“那就劳烦你了,霆仁。”

“不是吧,你们两个这是甩锅给我呀。”

“不是甩锅,是让你帮忙刷锅呢,”温情对他竖起大拇指:“等你好消息。”

霍霆仁抱怀:“行吧,这活儿我接了,不过你们给我什么报酬呀?”

“你想要什么?”

“你俩今晚请我吃饭吧。”

霍庭深看向佟管家:“行,去通知厨房,今晚做霆仁爱吃的东西。”

“三哥,你也太抠门了吧,哪有请客吃饭还在家吃的。”

霍霆仁起身:“出去吃呗,我昨天请我同学去一家餐厅吃饭,发现那家口味真心不错,我带你们去尝尝吧。”

霍庭深看向温情:“想去吗?”

霍霆仁忙道:“三嫂,他家还可以单点清汤麻辣烫,干净又好吃。”

温情想也不想的道:“去。”

霍庭深不禁摇头,霆仁这小子,现在也摸到温情的口味了。

这女人,一如既往的爱吃垃圾食品……

他起身道:“那就走吧。”

几人出门,霍霆仁将地址告诉了司机。

来到餐厅,霍霆仁进门就被认了出来。

因为昨天走之前,他在这里办了一张超级金卡。

服务生将他们引进了包间。

温情只看了一眼菜单,就有些肝儿疼。

她这辈子还没吃过三百多块一份儿的麻辣烫呢。

怪不得好吃,这吃的是钱,不好吃才怪。

霍霆仁点完餐后,服务生离开,他一本正经的道:“三哥,这家的口味,你绝对也会喜欢的。”

霍庭深道:“你这嘴一向刁,你推荐的,错不了,不过我丑话可说在前头,今天吃了我的饭,明天的事儿,给我处理的漂亮点,不然……”

“三哥,不带提前给人压力的啊。”

温情笑了笑,她起身道:“你俩聊着吧,我去趟洗手间。”

霍霆仁看着她道:“我刚想跟你求救呢。”

温情无奈道:“你自己答应了的事儿,哭着也得办完呀,我可帮不了你。”

“你俩真的是无限刷新底线呀。”

温情笑着出了包间,没再回应他。

她从洗手间出来,好巧不巧的,竟然遇到了白成泰。

见到她,白成泰似乎也有些意外。

温情脸色瞬间冷落,要从他身边走过。

白成泰回身叫住她道:“小情,等一下,跟我聊一聊吧。”

温情停住脚步,声音冷了几分:“我想,我应该没有什么可以跟白总聊的。”

“我是想问一下孩子的事儿,我听说你生了个男孩儿,他怎么样?”

温情冷笑,转身看向他:“这与白总有什么关系吗?”

“小情,就算我们的关系再差,可那孩子毕竟是我的外孙,我就算待你不好,可总也有资格问一下孩子的情况吧。”

温情盯着他。

他是不知道她不是他的女儿?

还是明知道,却故意要以父亲的名义来伤害她,以达到报复母亲的目的的?

“小情,你现在真的恨我恨到连跟我说句话都不愿意了吗?我只是想知道孩子好不好。”

温情讽刺的笑道:“我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外孙,他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以后,就请白总收起你假惺惺的善意吧,我真心不需要。”

她转身就走。

白成泰声音寒凉的道:“小情,你站住,你这孩子的倔强,到底是随了谁?白月坐过牢,未来已经被你毁了。白家现在也因为你,几乎面临破产的危机。我承认,我是没有对你尽到一个做父亲的义务,可从头到尾,你也没做对什么,为什么却天天都摆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你凭的是什么?”

“就凭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女儿。”

“真是笑话,你以为你否定了这份血缘关系,就可以跟我撇的一干二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