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第806章君之牧的初恋校园(53)

第806章君之牧的初恋校园(53)

作品: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作者:陆思君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2131 更新时间:21-06-26 04:1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你关心她,她一直都不在乎,你急地跟蚂蚁一样转圈,她只是当猴戏。” “你自己心里很清楚,乔宝儿从来没把你放在心上。”

从儿时就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十分了解对方的软肋,莫语菲的话如刀锋割着他这份年少轻狂的自尊心。

“乔宝儿不像普通学生那样收敛、忍让,她一副高高在上,拒人千里,她有资本,觉得这里的人都配不上她。”

“她插手那些麻烦事,你们觉得她勇敢,我觉得她就是故意找麻烦,因为她虽然跟乔家闹矛盾,但她内心想让她首富爸爸乔文宇注意到她自己,口是心非,她心机很深……”

夜风中,一对年轻男女在清冷的大街道激烈地争吵。

“你说够了没有!”

司马安不傻,知道莫语菲言语中处处抹黑。

但他的话音也显得无力,无论怎样,乔宝儿是乔家的女儿这是事实。

她是乔家的女儿,他要怎么跟她相处?

司马安对未来所有美好的构思都打乱了,他计划好了与乔宝儿一起考上名校,他会努力工作赚钱,给她更好的生活,她迟早会因为他的付出和努力而喜欢上他。

莫语菲看见了他眼底的动摇,再接再厉的提高了嗓音,“上次你和她去动物园里,乔宝儿打了人贩子,被抓进局里了,结果不到半天,她被恭恭敬敬放了出来,你骗她说是司马家的人替她保释……”

司马安脸上立即阴郁了起来。

那件事,他并不是故意欺骗乔宝儿,他给父母打了电话,他以为那件事是他父母找关系保释的,乔宝儿当时向他们道谢,他事后才知道另有其人。

“你知道上次是谁保了她吗?”

莫语菲语气立即变得古怪了起来,复杂地口吻,咬重了音,却又透出几分嫉妒,“是君家。”

君家。

司马安表情错愕。

莫语菲像是细述稿子一样,冷冷地说了一遍,“A市的君家旁支亲属众多,而朝阳半山别墅群里的君家大门内只有一位堂堂正正的男孙,今年22岁,是君家唯一的继承人,他应当还在国外念书,但他现在在国内,就在我们学校,MARK助教,他原名叫君之牧。”

MARK助教。

司马安听到这个名词,心里如同惊雷一般。

曾经他多次向他校长叔叔打听MARK老师,他校长叔叔严肃警惕,他猜到这年轻的老师来历不单纯。

竟然是君家的人啊,是那个传说的天之娇子。

“……我们的MARK老师亲自力保她呵呵。”

“你说,乔宝儿跟君家那位是什么关系,君家的男孙来了我们学校当老师,这么荒唐的事情,明摆着就是冲乔宝儿来的……”

“君家与顾家的老一辈早有渊缘,他们肯定也像我们这样从小就认识的青梅竹马,互相爱恋,他们只是在我们平凡的世界里玩游戏。这场游戏是属于他们的,我和你都没资格参与。”

“……安哥哥,我是真心诚意的为你好,不要再理那个乔宝儿了,你不要当小丑了,乔宝儿眼里只有君家那位,她永远看不见你。”

司马安心脏像是被人一下捏住难以喘气,他跟君家那位比。

云泥之别。

乔宝儿跟君家那位天之娇之子是相恋的青梅竹马?

莫语菲的话说得苦口婆心,极耐心的劝导,而司马安脸色苍白,整个人僵硬站立。

莫语菲内心窃喜,看到他这副受到打击、复杂愤然,甚至有些悲伤的表情。

她要用事实再次抨击他,让他彻底死心,“……你要是还不相信我的话,你可以等,等半天时间,乔宝儿会被人安然无恙地捞出来。”

而此时,被警员押送去医院看伤的乔宝儿很不幸伤得左手腕关节骨折,整条左手臂都淤青紫肿带着擦伤血痕。

“这,这怎么办啊,这姑娘快要高考了。”陪同的奶茶店老板娘急地没了主意,慌张地询问,“宝儿,要不给你家人打个电话……”

这么大的事情,外人可作不了主啊。

“必须通知亲属过来。”警员也绷着脸催促,“你爸呢,你妈呢,他们联系电话是多少,快给他们打个电话!”

乔宝儿脸色有些病弱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低着头,一句也不答。

此时学校那边。

LUCY观察到了自从君之牧当上‘老师’之后,他也跟着修身养性早睡早起,若是没有紧急事情他几乎跟着学校宿舍那边同时关灯休息,早上也跟着学生们5、6点起床,这生活作息比他在国外念书时要规律多了。

最近君之牧心情似乎不错,还有一个月就高考,那个女生完成高考之后不知道他有什么打算,总不能又跟着去她的大学当老师吧?

自从君之牧谈恋爱之后就越来越难搞了,LUCY真说不准他下一步会怎么安排,或许直接向人家表白,直接娶回家也说不定。

刚刚得到一个关于那女生的消息,LUCY正犹豫着要怎么向君之牧汇报,亲自过去教师宿舍找他,还是打个电话过去汇报比较安全。

LUCY果断地决定了打电话汇报,“……有一则消息关于那位乔同学,她跟人打架了,进了局子……”

君之牧回国这段时间精神气都好了,他睡眠足,作息比从前规律,除了半夜偶尔总有些太平洋对岸的人打电话来打搅,刚刚才挂了陆祈南那骚扰电话,LUCY电话刚进来,他原本情绪是烦躁的,LUCY够聪明直接说了重点,这才让他一下子灭了火气。

“打架了?”他嗓音低沉平平,重复反问。

LUCY回复的声音清响有力,“是。”

“今天晚上有5个地痞流氓到她兼职的店里找事,她跟对方干了一架,那流氓头目被她打头肿脸青,报了警,她伤人逮进去了……”

LUCY汇报消息通常都简洁明了,话没说完,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隐隐地笑意。

他在笑。

LUCY内心有些扭曲了,君之牧居然听到这个消息在笑。

“……她自己也伤了左手,现在在医院做检查。”LUCY很忠实地将所有事实讲完。

君之牧唇角扬起的笑意也在此刻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