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第804章君之牧的初恋校园(51)

第804章君之牧的初恋校园(51)

作品: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作者:陆思君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2256 更新时间:21-06-10 11:0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乔宝儿最后一天上班。 奶茶店的老板娘很不舍得她这招财树离开,不过也没办法,乔宝儿是高三学生下个月就在高考了,高三学生出来做兼职的基本没有,她家环境应该非常困难,而且听说她学业优异。

“宝儿,你今天最后一天上班了,我给你结算好了工钱已经转账到你卡里了,多出来的一千块是我额外奖励你的,你高考要加油哦!”

乔宝儿是个大俗人,对自来的钱财来者不拒,学不会婉转别扭的回拒,倒是高高兴兴地接受了,“谢谢。”

比她预算多了一千块,真是好运。

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乔宝儿今晚干起活来特别卖力,帮忙收拾餐桌,今晚奶茶店提前关门,老板娘说在后厨做几道小菜当作提前庆祝她高考顺利。

而就在乔宝儿准备拉上玻璃门的时候,5个身材壮实、手臂纹身的男人闯了进来,老板娘一扭头见有客人便开口道,“不好意思啊,现在我们要关门了……”

“死老太婆,几时轮到你说关门就关门啊,我们兄弟几个就是专程过来‘光顾’你的。”

剃了平头的男人穿得一身花俏,脖子的金项链晃了晃,吼着粗嗓门,话中有话,一看就知道这群人不是什么正经人士。

“什么意思?”乔宝儿反问他。

一群年轻力壮的男人看向她,男人双眼都冒着绿光,好像逮住了猎物一样,语气猥琐。

“小妹妹,我看你在这里也上班了挺长时间了啊,平时这老太婆是不是虐待欺负你了,不用怕,今天哥哥给你出气出气。”

说着,为首那个油头大肚的男人一脸凶恶地冲着张大妈骂道,“……垃圾东西,在这条街做生意也不知道孝敬我们,如果没有我们几个这条街能有这么好的治安,你能挣这么多钱吗?”

“大哥,这个老太婆一看就是个忘恩负义的,她哪里知道我们的辛苦。”

张大妈被吓坏了,这些地痞流氓居然这样登门抢钱了,对方人多势众,她真怕出事,姿态很低地反驳一句,“……我没听过要交治安费的,你们别乱来,这附近时常有交警巡逻。”

距离奶茶店不远处,一对年轻的男女正在吵架。

“你又去找她!”莫语菲气地跺脚,就像是抓到了自己男人出轨那样一脸的愤怒不已。

“关你屁事!”

司马安仰首大步走着,一如既往的粗鲁待她。

莫语菲很伤心,她总是觉得自己跟他才是一对,其它人都是恶劣的第三者,他现在只是误会她的真心,终有一天他会后悔的,到时他肯定会求自己原谅,并爱上她的。

“……你笑脸迎人去找她,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你为了她真的可以不要尊严了吗!”

让莫语菲最难以忍受的是,司马安对她这样无情,却转头向另一个女人示弱,简直让她痛不欲生,她觉得自己现在跟那悲情女主一样,他迟早一定会看见她的好。

“你为什么这么傻,她有什么好啊!”

“她什么都比你好!”

司马安怒不可遏,立即冷漠地赶人,手指着道路的反方向,“滚!立即滚!别出现在我们眼前,学姐看见你是脏了她的眼睛。”

“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莫语菲哭哭泣泣。

这烦人断续的哭泣中,突然前面传出刺耳的警笛声,警车上的红蓝光一晃一晃的,就在那奶茶店前面停靠着。

“学、姐。”司马安几乎不敢置信的看着前方。

乔宝儿被两名警员押上警车了。

天啊,发生什么事了!

司马安一下子乱了心神,哪里有心思去管那烦人的莫语菲,几乎是本能反应就要冲跑过去。

“别去!”

莫语菲这人原本哭得柔柔弱弱委委屈屈,可她手上反应很快,她拦住了司马安。

莫语菲几乎不顾一切地扑上去抱着他的后腰,“安哥哥,她的事情,你别理……”她几乎很享受这样环抱着他,娇软的身子紧贴着他清瘦却结实的后背。

就在这时,奶茶店里又出来了几位身上纹身、牛高马大的地痞流氓,他们骂骂咧咧,指着警车内的乔宝儿。

“……臭婊,子,我一定要让你进去蹲几年,你出来了老子也不会放过你,你等着,我一定逮到机会把你搞死,我们兄弟几个让你欲生欲死……”

后面有一大串难听的话,警员听不过去了,上前吼了他,“闭嘴,再说连你也关了!”

“我现在是受害者!”

这位流氓头目第一次当受害者,居然被人揍得头肿脸青。

奶茶店老板娘被吓得哆哆嗦嗦,拉着警员的手臂,哀求道,“……不是你们看见那样的,我店里有监控,一开始是他们进来挑事要钱,他们有五个人啊,而且小姑娘身上也受伤了。”

“无论前因后果怎样,先动手打人始终是不对的,现在你冷静一下……全部跟我们去录个口供。”

警车疾疾离开,留下一些路人谈论。

司马安没有去追,反而是一脸冷静了下来,他转过身,突然猛地一用力,狠狠地将缠在他腰后的莫语菲推倒在地上。

“莫语菲,你派人去找她麻烦了!”司马安愤怒地连声音都嘶哑了。

他一直都讨厌她,时常恶言相对,却是第一次粗鲁的动手推倒女人。

莫语菲摔倒在地,手掌心都摔破皮了,她怔了片刻,抬头呆呆地望着他,似乎没料到他真会这样厌恶自己。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她还是说得这一句,语调带上哭腔。

“够了!”

司马安此时连眼睛都在喷火,“莫语菲你以为你是我的什么人,你整天说这句,你烦不烦,你怎么可以这样厚颜无耻,你真当你是我老婆啊,我告诉你,全世界的女人死光了,我也看不上你,你真不知道自己有多恶心,你就像冒脓的烂疮,腐烂发臭的死鱼……”

司马安将他一腔怒火化成了言语的利刀,一刀刀地割着莫语菲的肉,将她骂得血肉淋淋。

就连看热闹的路人听了也忍不住觉得司马安这男生嘴巴太毒,怎么能这样骂一个女生。

“不关我的事,不是我派人找她麻烦。”

可能真的被骂得太狠了,这次莫语菲没有哭,咬字清晰。

司马安当然不会相信她,恶狠狠地命令,“立即把她弄出来,当面给她赔钱道歉,让那几个流氓给她嗑头!”

“真的不是我!”

莫语菲怎么解释也没用,一时急上心头,脱口而出,“她是乔文宇的女儿,我哪里敢招惹她,真的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