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第800章君之牧的初恋校园(47)

第800章君之牧的初恋校园(47)

作品: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作者:陆思君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2187 更新时间:21-06-06 23:2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周末清晨的校园显得较为清冷,除了小部分高三学生争分夺秒,大部分还窝在床上。 司马安昨晚一夜没睡,天没亮就在学校女生宿舍前埋伏已久,终于看见那道熟悉的身影下楼

他站得久了有些腿麻,奋起直追,却慌乱中左脚拌了右脚,声势浩荡的摔了一跤。

听到这突兀的声响,乔宝儿停下脚步,回头看去。

在她看来司马安这小学弟,总是这样笨手笨脚,没什么气势可言,挺有一股傻乎劲。

也只有司马安自己内心懊恼极了,怎么每次都在她面前这样狼狈。

赶紧爬起来,也不管裤腿膝盖的灰尘,喊住她,“学姐!”

乔宝儿像是没见到,继续往图书馆方向走去。

平时一向采取怀柔政策,乖乖的跟在她身后慢步,处处想着不能逼得她太急,给乔宝儿舒适的距离,可这下司马安有些慌了,大着胆子拦在她身前。

“学姐,对不起。”他严肃地道歉。

“我代我的父母向你道歉,是他们太过分了。”

昨天下午从他母亲那里听到了一些关于乔宝儿的闲言碎语,他仔细打听,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荒唐事,又是那个莫语菲从中作梗,实在可恶。

昨天那事把乔宝儿气地头顶都冒烟了,不过睡了一觉,她也忘得差不多,一大清早司马安就跑来提醒她这件糟心事,乔宝儿顿时脸色就不好了。

当他是空气,直接绕道直行。

司马安一看她这恼怒的脸色,心里愈加焦急,急地伸手一把就拽住了她手腕。

“……学姐,你听我说,我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具体我爸妈跟你讲了什么,我替他们向你道歉,保证绝对不会有下次,他们只是听了莫语菲的话才对你有误会,他们以后一定会喜欢你的。”

他的话说得有些语无伦次,“就算我爸妈继续坚持门第之见,那也不用怕,以后我们读书毕业出来工作,我不住在家里,我也有自己的房子,我奶奶已经把两处房产过户给我,我有能力养你……”

“你想太多了。”

乔宝儿原本没心思听他长篇大论,可是听着听着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忍不住开口打断了他。

他竟然规划起两人的将来。

“乔宝儿,你相信我,我真的有能力给你过好的生活!”

他头一次这么大大方方地喊她的名字,司马安腰板站的笔直,一双眼睛明亮坚定的望着她。

就像他突然已经长成了一个成熟的男人,他郑重地许下自己坚定的诺言,背负起自己想要背负的责任,照顾家庭妻儿的责任。

他想好了以后背负起家庭责任?乔宝儿可从没想过。

这反而是吓了她一跳。

“司马安,你想太多了,我只是把你当学弟,我们从来都不是男女关系不是吗?”他这突然的举动真让乔宝儿有点愣了。

虽然她对情爱不太热衷,但结婚这种事情,对她现在来说太遥远了,她连谈恋爱也没开始过。

一句话将司马安所有的热情浇了一盆冷水。

他所有的焦虑不安,甚至是偷偷的愉悦激动,也不过是白梦一场,是他自己的自作多情。

“……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吗!”

“乔宝儿,我现在告诉你,我很喜欢你,我为了你转学过来,我努力跳级跟你一起高考,以后我们上同一所大学……”

乔宝儿很克制地再次打断他,语气平淡,“我觉得我们不适合。”

司马安一张脸绷得紧紧地、压抑难堪的神色,复杂地望着她。

预料到了现在时机不成熟,向她表白大概率会被拒,但既然是早有预料还是觉得心窝痛难受。

“哪里不适合、你、你觉得我哪里不好……”他直直地看入她的眼睛里,声音却有些哽咽。

乔宝儿不想伤害自己的朋友,若是别人,她直接丢一句,‘我不喜欢你。’‘你不要打扰我的生活。’她这次算是非常客气。

她用司马家长说的话回复他,“我高攀不起你。”

这话让司马安立即紧张了起来,抓着她的手腕更加用力,嘴上快速地保证道。

“我知道我爸妈说话很难听,你别往心里去,尤其是我妈那个人她控制欲很强,她整天担心有儿媳没有儿子,她总是存心就打压我喜欢的人,高考完了之后我会尽量不依赖我的家人,我完全可以脱离他们独自生活……”

乔宝儿越听越觉得他是魔怔了,她眉头紧皱,觉得他现在是一时糊涂了,猛地抽了自己的手,用大姐姐的语气教训。

“司马安,很快我们就要高考了,大学之后天各一方,你还有心思幻想不切实际的爱情吗!”

“现在的我们还是要以学业为重,谈恋爱和结婚的事情对我来说还很遥远,我不懂你和莫语菲那样的为了爱情的偏执疯狂,你也没必要为了我跟家人起冲突,亲人比任何所谓的爱情都要可贵,你应该珍惜你的父母。”

司马安被她这么一本正经地教训,反正他热胀的脑子冷静下来,她没有因为被他父母羞辱而生气,反而这样教训他。

原来她的心里,从来都没有他。

所以她才不生气。

他感觉自己原本充满爱意心一下被抽空了,空荡荡,迷茫。

“乔宝儿,我真的很喜欢你,我想一直跟你在一起,我可以为了你跟家人反目,我为了你,我做什么都值得。”他的声音不由地弱了下去。

她笔直站立,一脸平淡看着他,不言不语。

她越是这样冷静,司马安觉得自己心口痛得更难受,好像心尖被什么狠狠地掐了一下。

他微张开口,几欲说出,‘我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明白。’

‘我那么努力去爱你,是我做得不够好吗,为什么你不懂。’

后面的话他说不出口,因为她真的不懂,说了也只是自找其辱罢了。

就算是他费尽心机,用尽全力,他奋力一拳头打下去,结果打在一个软绵绵的棉花上,根本使不出力气,让他自暴自弃、无能无力。

“我没那么好,不值得你这样。”乔宝儿最后看他一眼,语气略带沉重叮嘱。

乔宝儿从来也不觉得自己比别人优秀,除了她占有了先天基因优势脸蛋身材长得好一些,可莫语菲也说得没错,漂亮的女人多得去了,红颜易老,暂时的一副臭皮囊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