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重生小夫郎种田记 > 第三百章番外(十)

第三百章番外(十)

作品:重生小夫郎种田记 作者:给爷喵一个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3163 更新时间:17-12-01 01:5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小夫郎种田记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大哥!你放过我吧?”一棵大树顶上抱着树枝的男子对树下的人道。

“你下来。”那男子一身白色裘衣,深金色的眼眸幽深的盯着树上之人。

“性别不是问题,年龄不是界限,但我们真的没有可能,我求你放我走吧!”男子的衣裳有些破烂,头发凌乱,可怜兮兮的说道。

“你下来。”白衣男子依旧面无表情气定神闲。

“爷就跟你说了!一只老虎和一只蜘蛛是没有未来的!”

没错,树上的男子就是买个贺礼一去不复返的相原曲,至于为何会惹到树下的男子还得从那日他出门开始说起。

话说那日他拿着银子出门去买贺礼,刚到山下就看见一只白虎在追着一个模样姣好的少女。

相原曲当即便变成蜘蛛人用几百根蛛丝将白虎缠住,少女趁机逃走,然后他的悲剧就开始了。

白虎歪着头看了他许久,相原曲还想用蛛丝把它缠个结实就走,谁知白虎轻易的挣开了蛛丝,速度极快的扑了过来。

相原曲侧身避开,堪比铁爪的蜘蛛腿横扫过去,白虎灵活的跳到了他背上。相原曲当时就懵了一下,心说完了,这要是被白虎把脑袋给咬掉,就算是洛望舒来了都救不了。

正当脑中浮现“吾命休矣”四个大字时,四周景物一转,他发现自己被翻了过去。什么鬼?

白虎冷道:“给我变回去。”

相原曲一愣,这家伙会说话?他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忽的不受控制的变回人形。肩膀被两只兽爪按住,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脖颈处,他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呼吸没有想象中的腥臭,反而带着些薄荷清香,这让相原曲镇定不少。

“你、你会说话?”相原曲试着跟它交流,会说话那就不是野兽,应该不会吃了他吧?

“嗯。”白虎懒懒的应了一声。

相原曲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些,“那你刚刚为何追着那名少女?”

“我成年了。”

“嗯?”相原曲还是没明白白虎的意思,他只知道盯着自己的深金色眼瞳让他有点后背发寒,兽类的直觉让他觉得应该远离。

白虎顿了顿,“要个伴侣生孩子。”

“嗯……嗯?!”相原曲瞪大眼看他,“那也不能这么找啊。”

白虎歪了歪头困惑道:“那怎么找?”

“你应该去找媒婆……呃,你能变成人吗?不能的话就去找个母老虎。”相原曲认真建议道。

白虎眼眸一沉,“记忆说要有了伴侣才能化形。”

相原曲一听就知道他跟自己的情况不同,这应该是个妖修,哪门哪派也不清楚。“咳,那你也要问问别人的意见么,不能看见个还行的就上啊。”

“她打不过我,为何要问她?”

好……无法反驳的理由。相原曲干笑道:“那我先走了,你继续找,行不?”三观不同,还是早走为好。

白虎按在他肩膀上的爪子用力了些,锋利到几乎戳透衣服,相原曲不敢再乱动。

“你比她强壮。”

所以?相原曲心里一咯噔,冷汗顺着额角流下,不会吧?

白虎张嘴咬住他的肩膀拖走,相原曲见状哪还管那么多?只是八条腿怎么也变不出来了,人形时候的力气和白虎实在相差悬殊。

被拖到一个草地,相原曲还没爬起来,只听刺拉一声过后,衣服裂成两半。反抗的动作还未做出,整个人如同被一座无形的大山压住,连呼吸都很困难。

白虎低头在他身上舔了舔,嘀咕道:“应该不会承受过后就死了吧?”

相原曲:“……”

知道强壮的潜台词后的相原曲疼得差点眼泪掉下来,不知过了多久,他闻到了一股甜腻的香味,属于人的意识渐渐抽离。

在人身上动作着的白虎不明白他怎么挣开了自己的禁制变成了蜘蛛人,而且还主动抱了上来,仰着脖子亲他。

既然人主动了,他就更不客气了,不用花时间担心人会逃跑的感觉还挺好的。

相原曲无意识的抱着白虎的脖子,好饿……他凑到白虎颈间,张嘴就是一口。

唔……皮太厚咬不动。

白虎一顿,记起蜘蛛的习性后把人翻了个身再继续,一爪子按在草地上,人怎么挣扎也动不了。

相原曲的意识就在清醒和模糊间交替,头顶上的太阳落了又升,不知今夕何夕。

等到他彻底清醒后,相原曲躺在一个山洞里,发现白虎不在,刚准备逃跑,人就回来了,还带着一头被咬死的梅花鹿,这才有了人爬上树死活不下来的场景。

“真不下来?”白虎危险的眯了眯眼。

相原曲只觉菊花一紧,硬着头皮道:“不!”他在心里无数次的安慰自己,老虎不会爬树,老虎不会爬树……

白虎几个跳跃间便上了树,相原曲吓得手一松,幸好被人拉住了胳膊才没掉下去,这掉下去不死也得残。

“你还跑不跑了?”白虎抓着他的胳膊淡定的晃了晃道。

相原曲没吃东西,被他晃的眼晕,但还是坚定答案:“跑。”

白虎松手,在人吓得半死时又抓住,“你还跑不跑了?”

那个跑字在嘴边溜了一圈,硬生生被相原曲咽了下去,发现白虎又要松手,他连忙道:“不跑了!不跑了!”

白虎勾了勾唇角,把人拉上来抱好,摸摸他的肚皮道:“你听话,孩子才会听话。”

相原曲面无表情看他,“我不会有孩子的,我是男人,懂不懂?”

“会有。”白虎坚定道。

三观不合无法沟通。相原曲已经放弃跟这家伙说话了,“那你总得告诉我现在已经过去几天了吧?”

白虎歪着头看他,想了一会道:“两个月。”

“你当我傻?我两个月不吃不喝能活到现在?”恐怕早就风化了吧?相原曲看白虎的眼神就跟看二傻子差不多。

“双修,灵气运转,可以不吃不喝。”白虎解释道。

相原曲:“……”他错了,他真的错了,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下山买贺礼,现在贺礼没买到,人还搭了进去。

过了好一会,相原曲才弱弱的问:“你说的怀孕……是真的吗?”

白虎点头,“真的,怀上了,再有八个月就出来了。”他轻抚着相原曲的肚子,眼底满是怜爱。

相原曲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你有没有想过,我是蜘蛛人,你是一只虎,生出来的孩子是个什么样?”

白虎想了许久,摇头,“等出来就知道了。”

“那万一长着蜘蛛腿,头顶俩兽耳,怎么办?”想想就很恐怖……

“我不嫌弃。”白虎一字一句道。

谁特么管你嫌不嫌弃?相原曲快崩溃了,就想呼白虎一巴掌。他怎么就摊上这事了呢?而且,两个月,就没人来找他?

“下去吃东西,怀孕要补补。”白虎抱着人直接跳了下去,相原曲毫无心理准备,反射性的抱住人的脖子。

耳边的风呼呼的吹,直到风声消失,相原曲才拍拍白虎的肩膀,“放我下去。”

白虎这次很听话的放开了他,“你若是再跑,我会打断你的腿。”

相原曲脚步一顿,他知道,这不是在说笑。“那生完孩子你能放我走吗?”

白虎皱着眉看他,“有了孩子还想走?”

这又不是他自愿要生的!相原曲分分钟都想摔桌子,丫的!他还要被困一辈子不成?

“到时候再说。”看人情绪不稳定,白虎软下语气道。

相原曲脸色这才好看了点,但心里很别扭,他不会真的生一个怪物出来吧?他发觉比起自己怀孕这件事,他更在乎生的孩子长什么样……

“你要吃熟的还是生的?”白虎把死透的梅花鹿提了过来。

闻到那血腥味,相原曲就想吐,嫌弃道:“当然是熟的,你拿开点,我想吐。”

白虎闻言把梅花鹿放在一旁,一手搭在相原曲的肚皮上,柔和的白光自手掌传出,相原曲感觉那股子恶心感退了些。

“好点没?”

相原曲不情不愿的点头,“嗯。”

“那就烤着吃。”白虎拎着梅花鹿去外面收拾。

相原曲坐了一会,起身去山洞边,他看见白虎认真的在收拾鹿肉。以往都是他照顾弱者,突然被照顾,相原曲还真不太适应。

看了好一会,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孩子……吗?

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白虎的唇角缓缓牵起一个微妙的弧度。传承记忆说过,不管伴侣是否愿意,从结下缘后,一切都会成为定局——不死不休。

其实,相原曲更加在意另一件事——小五和他哥竟然没让人来找他?!自己果然是被抛弃了吗?可恶!

“阿嚏——”

正在种树的小五打了个喷嚏,相原忆放下手中的书问:“着凉了?”

“没……”小五缩了缩脖子,“就感觉有人在念叨我。”

相原忆不禁莞尔,“许是小曲罢。”

“这么久都没回来,是不是被老虎给吃了?”小五撇撇嘴猜测道。

相原忆看向远方,“可能吧,不回来也好,没人打扰我们。”

“这倒是。”小五把最后一揪土弄好,再浇水,完工!

苹果树,祝愿平安一生。

把刻好字的木牌挂上,小五对相原忆道:“咱们回家。”

“好。”